大唐女巡按剧情介绍

7-12集
大唐女巡按剧情介绍

大唐女巡按第7集剧情介绍

  小叫花子一直偷偷地跟着连庭飞。连庭飞有所察觉,进入怡红院。小叫花子用计混进怡红院,偷了连庭飞的钱袋,并悄悄一直跟着他。连庭飞早有察觉,他点了小叫花子穴位,想找回钱袋时,才发觉小叫花子原来是个女孩子。他放了小叫花子。小叫花子死皮赖脸地缠着连庭飞,要跟他一起浪迹天涯。连庭飞不愿,小叫花子无奈说出了连庭飞曾经救了她一命,她已经跟了他半个月了。连庭飞听说有两个人对她私设公堂,想一探究竟。

  唐敏恼火秦明不肯收她为徒,处处刁难秦明,让秦明赶车,而她骑上秦明的马前去探路。

  唐敏捉弄秦明说他的马受伤了,秦明爱马心切,顾不得真假,按照唐敏指的方向,进树林寻马。

  彩蝶被人追赶,她也逃到了这个小镇,与小叫花子碰了个正面。小叫花子趁机偷了彩蝶身上的银子。小叫花子准备用彩蝶的银子结算连庭飞的酒钱时,被彩蝶抓住。彩蝶报出银子上的官号-岐州隆昌号,追回了银子。小叫花子看见连庭飞对彩蝶的态度温和婉转,很吃味,她换上和彩蝶差不多的女装,却发现连庭飞没有等她。一直追踪彩蝶的几个彪形大汉,误把小叫花子当成了彩蝶,要抓她回去。危急时刻,连庭飞从天而降救了小叫花子。彩蝶趁机逃走。

  谢瑶环一行人来到峡州境内,听到有哭声,赶紧上前查问,原来此地陈县令是个糊涂官,黑顺被屈打成招,要在午时三刻处决,谢瑶环发现犯人黑顺嘴巴被堵,觉得此事蹊跷,想要查明。秦明劝告谢瑶环不要节外生枝。

  连庭飞与小叫花子也在刑场附近,准备伺机动手,救下黑顺。

  眼看黑顺人头就要落地,唐敏急中生智,用石子弹开侩子手上的大刀。谢瑶环拿出御赐金牌,表明身份,让刀下留人。黑顺被拿掉嘴里的异物后,大声喊冤。谢瑶环让人带下黑顺,重新追查此案。连庭飞也很想知道谢瑶环到底有何本领,跟着谢瑶环看她如何断案。

  陈县令承认是他把人犯的嘴巴堵住的,是为了不让黑顺在临刑前呼喊乱叫,辩称此举是为了稳定人心而为。谢瑶环看到陈县令一问三不知,知道他是一个昏官,也问不出所以然。她找到抓捕黑顺归案的林逋头询问案件的始末。原来两年来经常有女子被杀,林逋头经过多方缉拿却无任何线索,在第三起命案发生现场发现浑身是血的黑顺,所以就将黑顺带了回来,而黑顺是个不务正业,嗜赌成性的人,林逋头由此推断黑顺就是凶手。

  谢瑶环到黑顺家探查,黑顺乡邻都跪求谢瑶环,说黑顺本性老实本分,嗜赌是因为受人唆使,在命案之前还赌赢了钱,被县官诬陷图财害命抓起来屈打成招的。

  连庭飞和叫花子跟着谢瑶环,准备暗中和谢瑶环比试看谁先侦破此案。

大唐女巡按第8集剧情介绍

  公堂之上,那夜,黑顺说他和两位朋友赌钱,因为钱输光了,就孤注一掷,用房产做抵押,没想到最后反而赢了钱,从来没有赢过钱的黑顺高兴地喝的酩酊大醉,第二天一早醒来后才发现他根本没睡在家里,而是抱着被害女子,在他还没有清醒时,就被林逋头抓了起来,后来被严刑逼供三天三夜后,才屈打成招。谢瑶环听了,命人带来黑顺的两位赌友王二、李三问话。王李二人看着陈县令的脸色,说那次赌钱黑顺输了。谢瑶环一针见血地指出,既然黑顺输了房产,为什么他们没有收走房子。王二两人支支吾吾。谢瑶环要追究他们做为证之罪。陈县官看到王二两人说出了实情,面上挂不住,想要把王二两人轰出公堂。谢瑶环怒斥陈县官昏庸无能。王二两人看到谢瑶环的官位在陈县令之上,就一五一十地把事情都讲了出来,不光这个命案,就是前二次的命案,黑顺都在和他们赌钱,根本没时间作案。谢瑶环命陈县官查证王二、李三二人证词的准确性以将功抵过。

  连庭飞让小叫花子去盯着谢瑶环三人的动静,小叫花子却又手痒,偷来银子孝敬连庭飞,被连庭飞呵责。

  谢瑶环得知林逋头已经证实了黑顺的证词属实,决定放了黑顺。秦明却以为,凶手还没抓到,就私放了黑顺,与大唐律相抵,是知法犯法。谢瑶环坚持要放了黑顺。秦明认为谢瑶环此举是妇人之仁,想拿出天后所赐的金牌密令。屋外,小叫花子想学连庭飞倒挂金钩偷听谢瑶环的谈话,却不小心弄出声响,惊动了秦明等人。

  连庭飞回到客栈,目睹了谢瑶环破案,钦佩她一身正气,有胆识有见地,但是对谢瑶环甘心为朝廷卖命,维护天后颇有微词。

  武承嗣得知谢瑶环停留在陕州不走,不知道是何缘故,命人探明。

  谢瑶环找了这三个案子的仵作,询问女尸上有什么异常。仵作说三个受害女子都身中多刀,死相惨烈,但是都未被玷污过。谢瑶环根据案情推算,凶手是个极度仇恨女子的壮年男子。

  为了得知凶手的动机,务必找出三个死者的相似之处,谢瑶环一一去三家询问死者的家人,发现三个死者遇害时都穿着紫色的衣服。

  小叫花子到陈县令房内偷窃,被发现,幸亏连庭飞赶来,救走了她。

  陈县令恼火小偷偷到他头上,命林逋头捉拿,但林逋头要协助谢瑶环破案。陈县令无奈,只得把此事压下。

大唐女巡按第9集剧情介绍

  武承嗣派来的崔继赶到了陕州,他从陈县令那里获知了谢瑶环的一切动向。他找到秦明,让秦明拿出密诏,要他问谢瑶环的罪。秦明不肯,崔继气呼呼地回去向武承嗣复命。

  谢瑶环勘察了案发的地点,觉得案情错综复杂,写一道奏章向武帝说明滞留陕州的原因。而秦明怕武承嗣在武帝面前诬告谢瑶环,也谢了一份奏章,如实禀报谢瑶环平冤狱,查真凶的经过。

  秦明想要提醒谢瑶环当心武承嗣背后搞鬼,苦于她们三人一直在一起,不便明说,就用一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谚语提醒谢瑶环。

  谢瑶环看了三个凶案现场,发现相隔不远,都在一个叫燕子湾的地方遇害。谢瑶环推断出凶手是因为紫色衣服而杀人的,觉得应该尽快找到凶手,不然还会有人因为穿紫衣而被害。

  小叫花子为了搅乱局面,就到处张贴陈县令被偷的布告。陈县令大发其火,命令手下撕去布告。

  又一个紫衣女子被杀,心肝全都被挖。

  连庭飞听闻又发生了一个血案,看到谢瑶环还没有侦破,暗暗替她着急,就偷偷去听谢瑶环分析案情。

  谢瑶环根据案情,分析凶手就住在燕子湾,小时候曾经受过紫衣女的百般折磨,心灵扭曲,而紫衣很可能是继母的一个特征。秦明听了却一反常态,突然发火。

  连庭飞听了谢瑶环的分析,抢先一步去寻找符合特征的凶手。

  武承嗣从手下崔继的汇报中,看出谢瑶环是一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觉得和江永昌是一种人,想暗中对谢瑶环下毒手。

  武承嗣在武帝面前参奏谢瑶环的坏话,说她贪生怕死,滞留陕州,违抗武帝的命令,贻误关中大事。

  连庭飞嘱咐小叫花子混进陕州的乞丐帮,打听消息。小叫花子请全城的乞丐喝酒,让他们帮着查人。

  秦明告诉谢瑶环他的身世,小时候,他的生母也曾弃他于不顾,后母对他百般虐待。谢瑶环这才得知秦明发火的原因。秦明恳求谢瑶环不要再管此案,赶紧赶往关中,不然会有危险。

  武帝派公公下圣旨,让谢瑶环自裁。连庭飞在旁听了,心里暗暗着急,他连忙现身抢了圣旨,力劝谢瑶环随他远走。谢瑶环不肯,请求公公暂缓执行圣旨。连庭飞看谢瑶环不领情,恼羞离去。

  唐敏要替谢瑶环领死,秦明出手相救,恳请公公暂缓复命。公公同意明天天亮之前,还没有转机的话,谢瑶环就得自裁。

  连庭飞始终担心谢瑶环的安危,到官府查看,得知谢瑶环还未脱离危机,又要带着谢瑶环远走。谢瑶环不想畏罪潜逃。连庭飞陪着谢瑶环等到天亮,果然公公来逼谢瑶环自裁。谢瑶环请连庭飞把宝剑给她自裁,连庭飞拔出宝剑,于心不忍,正在为难之际,又来了一道圣旨,赦免了谢瑶环的死罪,令她继续追查陕州案情。连庭飞听了,松了一口气,悄悄离去。

  原来武帝颁发了处死谢瑶环的圣旨后,又心生悔意,正巧陕州的两份奏章赶到,武帝看了这两份奏章后,得知错怪了谢瑶环,赶紧命人追回前旨,准许谢瑶环一路查办冤案。

  小叫花子通过乞丐帮,查出有后母的,在整个陕州城,有能力杀人的只有三人。

大唐女巡按第10集剧情介绍

  小叫花子向连庭飞分析了三个符合特征的人,说最可疑的人叫赵黑子,曾经开过铁匠铺,是个光身汉。连庭飞佩服小叫花子做事细致,让她负责监视赵黑子,另外二人也派人监视。

  林逋头也向秦明报告了三个符合特征的人,也认为赵黑子嫌疑最大。

  黑夜,谢瑶环一干人等来到赵黑子的住处,没料到小叫花子带领乞丐帮和连庭飞也来到此处,不由分说,双方争斗起来。连庭飞得知是谢瑶环等人,连呼误会。谢瑶环从熟悉的双眸中得知此人是连庭飞,相约他与己一起联手破此案。连庭飞心高气傲,断言他能快于谢瑶环破了此案。谢瑶环与他击掌相约如若他先破此案,就听由他调遣,反之,就唯谢瑶环马首是瞻。秦明暗中发誓要与连庭飞一较高下。而赵黑子听到动静后,连夜逃走。

  秦明断定凶手就是赵黑子,谢瑶环和月仙不以为然,派人继续监视刘福、郑二牛。

  小叫花子又名小佛爷为了助连庭飞拔得头筹,她身穿紫衣招摇过市想以此引出凶手。小佛爷走在僻静的小道上,突然窜出一个蒙面人,自称是连环凶手。连庭飞一直跟着保护小佛爷,看到此景,飞身上去,上前擒住了蒙面人。

  连庭飞抓住了自称赵黑子的蒙面人,送往官衙。谢瑶环也抓到了一名赵黑子,当场审讯,让赵黑子用右手捡她扔在地上的扇子。赵黑子右手伤残无力,谢瑶环断定赵黑子并非连环杀人凶手。秦明不认同谢瑶环的判断。谢瑶环请月仙上前检查赵黑子右手伤残是否属实,并说出被害人的伤势大多都在左胸,凶手是用右手行凶。谢瑶环放了赵黑子。

  谢瑶环又当场审讯连庭飞抓住的赵黑子,原来此人是冒充赵黑子,欲行不轨。这次谢瑶环和连庭飞打了个平手。

  秦明想让唐敏穿上紫衣引出凶犯,已经对秦明暗生情愫的唐敏答应了秦明,唐敏处处讨好秦明,秦明不解风情,只想抓住凶手,早日前往关中。因为唐敏一直与跟着她的秦明不时交谈,连着几日,都没看到凶手的影子,只好作罢。

  身穿紫衣的彩蝶夜来到陕州,被凶手跟踪。谢瑶环和秦明一行人在城隍庙等处巡查,连庭飞和小佛爷也不甘示弱,在此巡查。小佛爷无意间看到彩蝶,嫉妒连庭飞与之见面动心,就哄骗连庭飞去别处巡查,与彩蝶错开。谢瑶环无意间发现彩蝶身着紫衣,怕她有危险,就暗中跟着。蒙面黑衣人刚欲对彩蝶下手,被谢瑶环喝止,凶手落荒而逃,林逋头等人赶紧追赶。而彩蝶以为凶手是关中帮的人,和谢瑶环打了个照面,就赶紧离去。

  林逋头抓住了名为周炳的凶手,没想到周炳狡诈,扔了凶器,并不肯承认他是凶手。谢瑶环找不到彩蝶作证,只得下令沿路搜查周炳扔了的凶器。

  陈县官看到犯人一抓,请求谢瑶环让他破此案,树立官威。谢瑶环答应,命秦明前去监察陈县官申案,阻止他对凶犯用刑。而她和月仙等人去周炳家中查看。

大唐女巡按第11集剧情介绍

  连庭飞以为谢瑶环已缉凶,自觉比不过她,要与小佛爷分道扬镳,离开此地。小佛爷无奈之下,说出凶手要杀的紫衣女子即是曾经有一面之缘的彩蝶。

  连庭飞和小佛爷到梨花班找彩蝶,但是却得知没有这个人。

  谢瑶环夜申周炳,周炳一口咬定他不是凶手。

  小佛爷在市集上碰到一个小乞丐,看得他拾到的一把扇子不错,顺手拿了过去,却得知这把扇子的主人就是彩蝶,赶忙问她人在什么地方。

  谢瑶环把周炳带到每个凶案现场,周炳记得清楚每个凶案现场,却矢口否认,说他只是到此看热闹的。谢瑶环拿出一块紫色的巾帕出来,周炳不敢正视,但仍然不肯承认他是凶手。

  小佛爷怀疑彩蝶还在梨花班,拉着连庭飞去梨花班,果然彩蝶真的在此。连庭飞力请彩蝶出面到官府作证,彩蝶支支吾吾就是不肯。连庭飞得知彩蝶被关中帮追杀,不想表露身份。连庭飞不想强人所难,告辞离去。

  谢瑶环推断出周炳杀人的动机,他是记恨从小一直虐待他的穿紫衣的继母,但是仍侥幸没有证人,所以不肯承认罪行。月仙根据谢瑶环的描述画出彩蝶的相貌,让官府的人四处寻找彩蝶。

  彩蝶为了回报连庭飞的救命之恩,答应出庭作证。小佛爷对彩蝶很是看不顺眼。

  谢瑶环看到周炳心思缜密,很难对付,就想了一个计策,带周炳到最后一个凶案现场。在周炳要崩溃时,连庭飞带出穿紫衣的彩蝶,周炳终于承受不了心理压力,大呼要杀了彩蝶。连庭飞钦佩谢瑶环料事如神,谢瑶环也很感激连庭飞一直出手相助。

  公堂上,谢瑶环说出周炳的童年阴影和心结。佩服谢瑶环的透彻分析,一直遭受心魔折磨的周炳,终于甘愿认罪伏法。

  彩蝶看到连庭飞武艺高强,想跟着他。连庭飞一向喜欢独来独往,拒绝彩蝶的跟随。

  谢瑶环觉得彩蝶似曾相识,仿佛在什么地方见过。

  关中帮又到梨花班找彩蝶,彩蝶只好离开了。

  周炳又突然翻供。谢瑶环重申周炳,原来周炳对其他罪行直认不讳,但不肯招认最后一起凶案的受害者英娘是他所杀。谢瑶环察觉周炳如此仇恨继母肯定另有隐情,周炳一直仇恨继母毒死了生母,所以一直想要杀了继母报仇。

大唐女巡按第12集剧情介绍

  谢瑶环相信周炳,觉得最后一个凶案应该不是周炳所为,想要重新审查最后一件英娘被杀案。

  连庭飞看到此案又横生枝节,明里和谢瑶环打赌,实际想助谢瑶环破获此案。

  小佛爷看出连庭飞对彩蝶没有动情,却很喜欢谢瑶环。

  谢瑶环怀疑英娘案件是官府内部人所为。林逋头探听英娘水性杨花,有四五个相好,其中赵时义嫌疑最大,已经潜逃在外。小佛爷请乞丐帮忙去打听英娘的消息。连庭飞告知谢瑶环,英娘有一个遗腹子,还有一个相好,但是此人行事诡秘,不知道真实身份。秦明横竖看连庭飞不顺眼,讥讽连庭飞办事不力。唐敏爱慕秦明,帮着秦明说话。

  连庭飞看到他们查探的案情与官府查探的有出入,推断有人故意隐瞒实情。

  林逋头抓回了生意人赵时义。谢瑶环通过审讯,得知他只是爱慕英娘,曾经看见英娘与一个相好的在亲热后,就放弃了对英娘的追求。赵时义认出英娘的相好即是林逋头,怕遭到报复,惊慌失措不肯说出英娘的相好是谁。谢瑶环通过赵时义和官府内众衙役的神情有异,猜测英娘的相好就在公堂之上。

  谢瑶环觉得林逋头嫌疑最大,派唐敏和秦明去查明林逋头案发前的动向。

  谢瑶环假意和林逋头探讨案情,林逋头回答得滴水不漏。突然来报,赵时义在牢中自杀了。月仙经过勘察,发现赵时义确实是撞墙自杀。谢瑶环亲口判定案子已结,凶手就是赵时义。

  连庭飞得知赵时义在牢中自杀,担心谢瑶环勘察此案艰难,更想要援手相助。小佛爷看到连庭飞一直关注谢瑶环,对她却漠不关心,头疼不已。

  谢瑶环和秦明等人商谈赵时义之死,更加怀疑林逋头。月仙阐述赵时义不是自杀,而是被人下了迷药后遭毒手。

  谢瑶环让月仙以诊治林逋头岳丈病情为名去林逋头探听虚实。林逋头的岳丈在谢瑶环面前夸女婿大仁大义,忠孝两全。谢瑶环却从林的岳丈话中听从话音,知道他膝下无子,家产都要留给女儿女婿。

  赵时义家的伙计找谢瑶环为主人申冤。原来赵时义恐怕他有危险,交代伙计如若他被害,就把真相报与谢瑶环。月仙根据他的描述,画出林逋头的画像。谢瑶环看到证人已死,怕林逋头负隅顽抗,不肯认罪,准备暗中查明罪证,再指证林逋头。

  连庭飞和小佛爷也在暗中调查林逋头,小佛爷跟踪林逋头,发现他确实与董寡妇有染。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