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女巡按剧情介绍

19-24集
大唐女巡按剧情介绍

大唐女巡按第19集剧情介绍

  谢瑶环看穿金刺史假装受伤,就故意让月仙帮他诊治。

  欧阳书办查找与江参军有联系的人等,却发现俱已经杳无音讯,一去难寻。谢瑶环知道是为了阻止她们勘察此案,有人故意安排的。

  秦明奉谢瑶环之命,去找分管粮库的朱桐,却得知朱桐已死。唐敏也得知魏朴也死亡了。谢瑶环发觉二人死因可疑,就先从醉酒后失足跌死的朱桐开始调查。

  金刺史得知谢瑶环勘察朱桐醉死之案,怕她查出真相,吩咐师爷将计就计。

  周开印声称握有江参军之死的证物,要求单独密会谢巡按。秦明提醒谢瑶环当心其中有诈。谢瑶环虽有疑惑,但仍然决定单独前去会面。

  周开印看到谢瑶环一人赴约,拿出匕首就想杀了她,谢瑶环连忙躲避,不料旁边又窜出一人,欲对谢瑶环行凶。秦明、唐敏等人现身,擒住了两位凶手,却发现周开印早已中毒,周开印事前说出有人请他喝酒,还没说出是谁就中毒身亡。而另外一人只是一个江湖杀手,对江参军一案并无多大的关联,但是交代有个老仵作曾经验过江参军的尸体,怀疑江参军不是自缢而死。

  谢瑶环洞察有人要杀掉所有知情人,就交代唐敏等人秘密寻找这个老仵作,调查魏朴的死因,同时把人犯吕长胜妥善安置,秘密关押。唐敏想起江参军有个贴身仆人叫赵三。

  唐敏在市集上听到有人叫赵三,就上前询问并带回审问,得知他确实是江参军的仆人,但是已入关中帮。赵三还招认沙霸天私开银矿,铸造官银。

  沙霸天得知赵三被谢瑶环抓了,就传信给秦明,让他三更支开巡夜官兵,好让他们救走赵三。

  而金刺史也让手下身着穿着官兵的衣服前去刺杀谢瑶环等人,以混淆视听。

  唐敏一直找寻不到秦明,就到他房间苦等,却发现秦明一直睡在床上,以为他生病了,就自告奋勇替他守夜,这正中秦明下怀,他正愁怎样不与师傅正面交锋。

  秦明支开了巡夜的官兵,看到唐敏处处关心他,不由得担心唐敏的安全,就以请她吃饭为借口,想支开唐敏,唐敏高兴不已,忘了巡夜任务,和秦明喝起酒来。

  小佛爷看到连庭飞一直郁郁寡欢,就提议让他去附近看看有没有刺客,顺便以此和谢瑶环和好。

  深夜金刺史带领的官兵正好与沙霸天的手下都来到谢瑶环的住处,不期而遇。秦明从高处看到有两拨人来到此地,不知道另外一拨人是何人,就朝双方处各投掷一块瓦片,引起一片混战。

大唐女巡按第20集剧情介绍

  谢瑶环预知今夜有一场恶斗,她不慌不忙的与月仙坐在亭中抚琴。而外面两拨人马互相厮杀。

  秦明扶着醉酒的唐敏回家,唐敏醉眼熏熏地好像看到地上有什么东西,被秦明哄走了。

  连庭飞一夜深思后,心里还是放不下谢瑶环,他一早去驿馆找她和好,却发现驿馆满地尸首,大惊失色,当看到谢瑶环毫发无损,情不自禁地抱着她,要日夜守护谢瑶环。谢瑶环深知连庭飞对她情深意重,但感念他是个天涯浪子,而她终究要回到深宫,婉拒连庭飞的好意。

  唐敏兴奋地把秦明请她吃饭的事说与谢瑶环、月仙。

  金士钊着急地等着消息,他所派出去的各路杀死都音信皆无,很是让他奇怪。突然收到谢瑶环的请柬,请他赴她的生日宴会。

  沙横天恼火他派出去的人一个也没有回来,又接到谢瑶环的生日请柬,认为谢瑶环挑衅,而一直在他身后的玉官帮他准备一个特别的礼物给谢瑶环贺寿。

  沙横天和金士钊同时来到驿馆,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互相讥讽。沙横天送的贺礼是一条百岁灵蛇。金士钊的师爷指出此礼物是暗含诅咒,挑明沙横天居心叵测。谢瑶环知道沙横天送此物是寓意让她好自为之。金士钊送了谢瑶环一张老虎皮,谢瑶环也说出寓意是让她收敛锋芒。谢瑶环不露声色一并笑纳,并一语双关地感谢沙横天和金士钊让她看了一场龙虎斗的好戏。

  连庭飞也赶来当众舞剑庆贺。连庭飞的深厚武功镇住了蠢蠢欲动的沙横天和金士钊,使他们不敢轻举妄动。沙、金二人准备告辞时,谢瑶环说要回礼,带他们来到后院,让他们各自把死了的部下领走。沙、金二人才知道是对方坏了他们的事,更加心怀怨恨,但又情知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道理,决定联手对付谢瑶环。

  韩石告诉秦明一个消息,公主正赶往这里。

  唐敏以为是秦明想出的空城计,让沙,金两拨人自相残杀,对秦明更加钦佩不已。

  连庭飞找到验尸的老仵作,却发现他被人抢先一步行刺倒地,赶紧上前查看,老仵作指着南边,艰难地说了“东方白”就重伤而亡。

  公主在途中,被一疯妇拦轿喊冤,却不予理睬。

  谢瑶环一直苦苦冥思老仵作临死前说的三个字到底有何寓意。公主来到驿馆,声称是武帝派来督查谢瑶环办案,看到谢瑶环办案不利,要她交出印绶,引咎待罪。谢瑶环不卑不亢地跪地向公主要圣旨。公主根本就没有圣旨,恼怒而去。正好碰到有疯妇击鼓叫怨,公主想要给谢瑶环一个下马威,让公公侯宝宝传话,让谢瑶环三日之内破解此案,不然就交出印绶。

大唐女巡按第21集剧情介绍

  谢瑶环知道连庭飞一直在暗中保护她,看到公主走后,就叫他现身。谢瑶环怕连庭飞受牵连,让他不要插手江参军一案。连庭飞答应谢瑶环一定会小心谨慎,暗中协助。

  金士钊得知一向蛮横骄纵的公主也来到岐州,不知祸福,刑师爷出策,利用公主给谢瑶环制造障碍。

  沙横天也得知是公主来了此地,和玉郎商议对策。韩石让秦明注意公主的行踪。

  谢瑶环看到疯妇半疯半傻,询问她有何冤情。原来此妇严氏,夫君徐承忠家境殷实,夫妻恩爱,婚后三年喜得贵子,取名盼儿。不料夫君暴病而亡后,小叔子徐承义为了抢夺家产,诬陷她背夫偷奸,把她赶出家门,夺走盼儿。

  欧阳书办看到疯妇半疯,觉得此案很棘手。谢瑶环听闻疯妇曾经去衙役告状,委托欧阳书办去找到最初的状纸。

  公主一再逼迫谢瑶环答应三天破疯妇案。谢瑶环答应和公主打赌。

  金士钊接到武承嗣的密函,准备利用公主把谢瑶环贬回宫中。当刑师爷听说武吉告状说三岁小儿被害死,准备利用此案大做文章。

  谢瑶环推断公主突然驾临岐州,必成为沙、金二股势力所觊觎的猎物,而他们当务之急,不光要排除干扰,还要保护公主的安全。谢瑶环命令秦明负责保护公主的安全,秦明欣然应允。

  金士钊拜见公主,对公主阿谀献媚,让公主芳心大悦。金士钊趁机把武吉小儿的凶杀案说成是岐州乱党针对武姓的大案,唆使公主亲自审理此案。公主想与谢瑶环一较高下,又听金士钊说有九成把握破案,不假思索就答应了。

  公主叫来谢瑶环与她打赌,夸下海口,如若她先与三日之内破了小儿案,就让谢交出印绶。谢瑶环明白这是金士钊的诡计,迎难而上,答应迎战。

  谢瑶环叫来苦主武吉,听他把凶案原委道来。原来武吉老婆带儿子上街赶集,不想小儿顽皮,走失,四处搜寻未果。第二天一早,有人在东山山脚下发现了小儿的尸体。谢瑶环让人去武家检验小儿的尸首,看他是因何致死的。谢瑶环得知武吉一向老实,只曾与三个欺行霸市的无赖发生冲突,就让秦明去调查三个无赖的情况,同时让欧阳书办去查办与疯妇严氏的相关证据。

  而金士钊派人把武吉家方圆五里的人都抓来一一审问,怀疑武吉西邻李文禄,就严刑逼供,终于迫使他承认罪行。

  谢瑶环看到验尸单上,小儿身上有十几处伤痕,有钝器,利器所伤,还有勒伤,推断凶手不止一人,觉得此案蹊跷。

  秦明通过调查排除了两个无赖的嫌疑,而抓第三个嫌犯罗老四,却扑了个空,怀疑此人嫌疑最大。经过日夜坚守终于抓住了罗老四。

  谢瑶环连夜审问罗老四,发现他鞋上占有青苔,罗老四辩称昨日是去了郊外东山,但死都不肯承认罪行。

大唐女巡按第22集剧情介绍

  谢瑶环看到罗老四目光狡诈,怀疑他有另案在身。而公主洋洋自得以为先谢瑶环破解了武小吉一案。

  谢瑶环来到武小吉被杀的现场,发现了带血的石头和树枝,很疑惑罗老四为什么不用身上的刀直接刺死小儿。

  谢瑶环使了一计,声称有事要办,直接定罗老四杀害小儿之罪。罗老四闻言,招供他在东山抢劫了一个客商。忽然听到有人大呼冤枉。

  谢瑶环回到驿馆,候公公早已等候多时,声称公主已经破了此案。谢瑶环让候公公回话,等三日期满后和公主当面确认案情,再定输赢。

  李文禄老父向谢瑶环喊冤,说他父子去亲戚家喝醉了酒,第二天才返回,就被抓住严刑逼供,而儿子怕老父受不了重刑,才含冤招供的。秦明查明李文禄父子所说属实。谢瑶环从武小吉身上多处伤痕推断是几个孩子联合起来打死了他,但是苦无证据,只好放手一搏。

  谢瑶环提出再验武小吉尸首,月仙仔细得查看了武小吉的尸体,果然伤痕都很浅。谢瑶环向秦明等人说出她的推断,怀疑武小吉被杀一案是几个孩子所为。秦明坚持是一个成年男子所犯下的凶案,但又说不出所以然。

  谢瑶环命令秦明、唐敏二人在集市附近查询家政疏于管教,没有读书的八到十二岁的小孩子。经过调查发现为首叫孙小勇的三个孩子经常在集市闲逛,偷东西。

  月仙和欧阳书办到孙小勇家以送他去私塾上学,带到驿馆。谢瑶环拿出那块带血的石头凶器,诱导孙小勇说出真相。孙小勇看到凶器,一五一十地说出了真相:那天,他们三个好朋友把武小吉带到山脚下和他玩耍,后来武小吉受到惊吓,哭个不停,三个孩子就以玩游戏的方式轮流戳打武小吉,结果就打死了武小吉。谢瑶环感叹三个孩童杀人后的冷漠,没有丝毫悔改之心。命人带来三个孩子的家长,责令他们赔偿武吉伤子之痛,让三个孩童进入学堂读书,开启良知。

  武小吉一案,公主输了,但是不服气,命令谢瑶环三日之内破了疯妇之案。谢瑶环领命,力劝公主回到深宫,刁蛮公主不领谢瑶环好意。侯宝宝看到公主余怒未消,指出就是金士钊唆使公主申案,让公主把气撒在金士钊身上。

  欧阳书办找不到疯妇的最初状纸,着急万分。连庭飞向他点名严氏第一次告状时,就已发疯,所以她的案子就没被受理过,当然找不到最初状纸了。

  谢瑶环早已料到严氏一案官府没有受理,而她此举是敲山震虎,让受贿的人有所动作。

  谢瑶环等人到徐家拜访,徐承义外出,胡管家像是事先排练好的一样,接待谢瑶环等,说以前的下人都被遣散了,小妾春梅一口咬定盼儿是她所生,而严氏根本不能生育。胡管家在谢瑶环临行时,让谢瑶环去找看坟人蒋六。

大唐女巡按第23集剧情介绍

  欧阳书办很是奇怪看坟人把严氏疯前所诉的冤情都原原本本说了一遍,可却是胡管家提供的人证,对这里面的关系弄不明白。谢瑶环却从胡管家和蒋六的话里听出了许多信息。

  谢瑶环决定快刀斩乱麻从收生婆入手追查,看到底谁是盼儿的生母,欧阳书办却一个收生婆也没有找到。

  小佛爷把全岐州的收生婆都找来,谢瑶环很感激连庭飞暗中相助。

  春梅得知谢瑶环找到接生盼儿的收生婆,吓得收拾细软就想溜,被谢瑶环等人抓住。原来胡管家一直忍辱负重暗中相助。谢瑶环命令衙役

  抓住徐承义收押听审,严氏和盼儿母子相见,疯癫痊愈了,三拜谢瑶环。而谢瑶环因为日夜破案,积劳成疾,身体不支,晕了过去。

  刑师爷在太平公主面前编排谢瑶环的坏话,说谢瑶环在背后嘲讽太平公主。太平公主还在恼火金士钊唆使她申案丢了颜面,赶走了他。

  连庭飞闻听谢瑶环生病,赶来探望。谢瑶环明白连庭飞对她情深意切,她也深爱着他,但是想到未来,还是强忍感情,婉拒了连庭飞的宝剑。连庭飞失望之极,以为谢瑶环嫌弃他是江湖人,而不肯接受他的感情。

  月仙目睹谢瑶环和连庭飞郎情妾意,却不能厮守在一起,也很替他们感到惋惜。

  金士钊不敢把谢瑶环借以生日威慑一事,如实禀报给武承嗣。就胡乱以谢瑶环结交连庭飞,并与之有男女私情等密报武承嗣。

  严氏上门叩谢谢瑶环时,听说她正在到处寻找魏朴亲戚,而正巧她的一个远房侄女曾经在魏朴家做过管家,答应帮谢瑶环去问明魏朴家人的下落。

  谢瑶环根据严氏侄女的指点,找到魏娘子,魏娘子看到谢瑶环等人,偷偷地拿掉头上所带发簪。魏娘子回忆,魏朴死的那夜,读书很晚,早上发现时,已经僵死多时了。而魏朴家族有个病根,都是人到中年半夜突发心疾而死,所以她也认为丈夫是暴死,就带着丈夫的灵柩回到了娘家。谢瑶环去魏朴的坟前察看了一番,看到魏朴坟前的贡品非常新鲜,心觉奇怪,但是表面不露声色假意带人离开,并悄悄派两人监控魏娘子。果然发现魏娘子偷偷地去一间隐蔽的小屋,送食物给一男子。

  谢瑶环返还又找魏娘子询问江参军案情,魏娘子却一问三不知。

  谢瑶环监控到魏娘子半夜又到那间小屋和男人私会。一早命人带魏娘子问话。魏娘子承认小屋男子是她相好。

  谢瑶环放了魏娘子,同时又找严氏侄女问明魏朴夫妻之间的感情到底如何。

  武承嗣把金士钊的密报添油加醋一番启奏给武帝,请武帝降谢瑶环。

大唐女巡按第24集剧情介绍

  武帝闻言大怒,但却不是恼怒谢瑶环,而是恼怒世人对男女不公平的对待:男子拈花惹草就是风流倜傥,女子偶结情缘就是行为不端。武承嗣看到武帝发怒,但是却不降罪谢瑶环很是诧异。

  谢瑶环知道魏朴是以诈死避祸,就故意在他坟前述说江参军一死惨案,魏朴猝然而亡灵魂是否安否。魏朴躲在暗处听了谢瑶环一席话,灵魂触动。

  武承嗣摸不透武帝的脾气,看此计不能除了谢瑶环,又想出一条借刀杀人毒计,命人密报金士钊。

  秦明蒙面装扮成杀手,假意要取魏朴性命,使魏朴承认了真实身份,他一五一十地把事情都告知谢瑶环。江参军枉死当晚,曾与魏朴见面,说金士钊让他做伪证,假说曾奉前刺史于昭德之命,将十万石军娘送往一个秘密所在,以备谋反,要将矛头指向当朝太子李贤,并且买通关中帮,承认上缴十万石军粮,。而于昭德与太子的老师相识,就会被定为结交太子,谋逆篡位之罪,想让他做伪证,把于昭德策动太子谋反的罪名坐实。江参军不屑与之同流合污,叫魏朴保存好库粮账簿,以防被人偷取作假。后来金士钊命人收缴了军粮库账簿,把与之相关的人都遣离本地,朱桐暴死后,魏朴知道金士钊会杀他灭口,就逃离在这里。魏朴作证江参军不可能是自杀,那晚还和他喝茶论事呢。谢瑶环听到那晚江参军是滴酒未沾,与吕长胜所说供词有出入,江参军还拿来真正定粮库账簿,觉得江参军大人冤案洗雪有望了。谢瑶环让魏朴仍然以诈死隐身,等时机成熟时,再让他出来作证。

  金士钊按照武承嗣的指示,想绑架太平公主,让谢瑶环放弃勘察岐州大案,全力寻找太平公主不果,就会被武帝降罪致死。金士钊准备利用沙霸天绑架太平公主。

  秦明奉谢瑶环之命保护太平公主,又要听从师父之命挟持太平公主,左右为难。太平公主看到秦明一直板着脸,就拿秦明开心取乐。秦明把太平公主的游程密告师父。

  太平公主游玩时,对俊俏的玉官一见钟情。秦明本来心里烦闷,又被太平公主戏弄,就把火发在关心他的唐敏身上。

  谢瑶环提醒秦明,唐敏是对他一片诚心。秦明酒后吐真言,要谢瑶环救他。

  武帝下旨让谢瑶环反躬自省加紧破案。谢瑶环看出秦明不能在胜任保护太平公主的职责,请连庭飞代为。连庭飞以为谢瑶环心里没有他,恼羞转身离去。月仙把谢瑶环受到申斥的事情告诉了连庭飞,说谢瑶环现在背腹受敌,既要对付金士钊和沙横天,又要保证太平太平公主的安全。连庭飞答应如果太平公主有事一定相助。

  太平公主倾心玉官,四处寻找他。一女子让她去醉红楼去找鱼郎。太平公主与鱼郎在醉红楼私会。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