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我的心了吗剧情介绍

1-6集
听见我的心了吗剧情介绍

听见我的心了吗第1集剧情介绍

  1995年春天,奉英九一家正在吃饭。奉英九一边看着电视,一边手舞足蹈。并且学着电视上的样子做给他妈妈看。妈妈看了无可奈何。奉英九的儿子看到爸爸这样,筷子一放,回到房间去了。原来奉英九是个患有智障的人,他的儿子因为有这样的爸爸而感到自卑。

  奉英九快乐地骑着自行车,唱着歌带他妈妈去市场卖菜。而奉英九也给人打临工赚钱。菜场定人拿来鸡肉给奉母吃,奉母给儿子吃,奉英九很孝顺地给几个母亲吃。奉母向那人打听要帮儿子再找个媳妇的美淑的消息。

  奉英九偷偷地去理发店看美淑,遇到美淑调皮活泼的女儿。奉英九用鸡腿讨好美淑。美淑拿英九开心,用什么话形容自己的妈妈?说不出来就不准他来。

  在一家别墅里,车允株因为父母贤淑振哲管他太严,准备用梯子爬下去,听说生病醒来的爷爷醒来,立刻回头。

  奉英九用美淑是女人来形容美淑,终于过了美淑女儿友莉这一关。友莉想去学钢琴,但是因为妈妈美淑是个聋哑人,所以到了九岁,还没去上学。善良的英九掏出所有的钱给友莉,但是被美淑阻止了。

  友莉在路上看到英九的儿子马陆去上学,就上去叫他,但是马陆不屑理她,但是友莉却喜欢马陆。马陆来到学校看到几辆豪华的汽车停在门口,很是羡慕。原来是车云株一家来学校资助奖学金的。校长带着马陆来到宇景集团会长的女儿贤淑,也就是车云珠的妈妈面前,推荐马陆领奖学金。聪明,谦顺的马陆博得了贤淑的欢心。校长拍允株的马屁,说他长得和他爸爸振哲一样。允株说那个不是他的亲爸爸,弄得校长很尴尬。

  学校正在举行领取奖学金的仪式,允株趁机溜了出去,看到乡村的一切都很好奇。他来到一间教室,看到友莉正在弹着钢琴

  唱歌,但是没有用脚踩,就上前帮忙,吓了友莉一跳。这时候校卫过来,允株和友莉两人赶紧一切逃跑。逃跑时,友莉的沙袋掉了,回头去找。友莉回到教室找沙袋的时候,听到一阵美妙的钢琴声。原来是允株为了帮她分散校卫的注意力而弹的。

  那边贤淑因为允许不见了,而乱了套。马陆自告奋勇的帮着一起找。马陆他们一行人来到菜市场。马陆不想在这里碰到爸爸他们。想绕开,偏偏爸爸看到他了,很兴奋。马陆立刻拉他准备离去。谁料,英九又跑到面前振哲,原来他妈妈经常帮送辣白菜到申爱时经常遇到的那个人。振哲但是却说不认识他。

  马陆嫌爸爸给他丢脸,很不高兴。英九告诉母亲看到申爱家的那个人,母亲以为他在说傻话。

  友莉看到妈妈走在街上,就叫她,妈妈听不见,就拿沙袋轻轻地砸她。友莉告诉妈妈以后不再要去上学和学钢琴了,因为她都有去学校做过了。这一切都被允株看到了。友莉很羡慕允株钢琴弹得那么好,问他是不是钢琴师,并送沙袋给允株,说是不管多远,都可以找到。贤淑和马陆正好过来,接走了允株。允株把自己家的地址写给了友莉,答应教她弹钢琴。

  英久不顾顺金的反对执意要和美淑结婚。美淑的女儿侑利和英久关系亲近,而英久的儿子马陆却对聋哑人美淑和弱智的英久感到丢脸。贤淑和东株邀请马陆和侑利到首尔的家里做客。

听见我的心了吗第2集剧情介绍

  美淑夜里收拾东西要搬家,友莉醒来哭着求妈妈不要搬,英九大叔答应做她爸爸了。第二天美淑一醒,看不到友莉,急忙到处去找。英九看到了也急忙帮忙寻找。友莉执意要找允株,英九陪着他一起去找。

  申爱来到英九家要带走马陆。原来申爱是马陆的妈妈。而英九是马陆的舅舅,申爱当年河别人生了儿子后,不辞而别。为了不让人家笑话,所以才说马陆是英九的儿子。

  泰会长在宴会上宣布任命振哲为社长,振哲发现跟着来宴会场的侑利和马陆后要赶走他们,贤淑和东株却亲切地迎接两个人。

  英九妈妈发现自称是美淑老公的男人竟然只是个讨债的,就帮美淑赶走了。英九在别墅外等友莉,看到马陆从里面出来,马陆责问他为什么在这里时,英九看到申爱从计程车下来,就要上前。马陆奇怪英九怎么认识申爱,就问是谁,英九脱口说出是他妈妈。

  申爱在宴会场遇到马陆,马陆问她是不是认识自己,申爱不知如何回答。友莉看到马陆就从桌子底下钻出来。申爱否认认识他。振哲要赶走他们,允株说星期天去友莉家找她。

  英九他们回到家门口,看见美淑蹲在那里哭呢,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马陆回来问奶奶,申爱是谁,奶奶告诉他。是自己的女儿,让他不要相信英九的话。

  夜里,英九看见友莉拿着行李,说是要搬走,很伤心地用头撞柱子。奉母看在眼里。为了要留下美淑,英九又是唱歌,又是跳舞地哄母亲开心。最终,是奉母替美淑还了欠的债。

  泰会长发现了振哲的阴谋后欲修改遗言,却被振哲抢先发现。泰会长又一次病倒了。想要出院,却被阻止了。说是要得到他女婿的认可,才可以。

  申爱打电话回家向她妈妈借钱。她妈妈没有理睬她,挂了电话。申爱因为拖欠房租,被房东赶了出去。

  奉母同意了英九和美淑的婚事,一家人穿戴整齐地去照全家福,但是马陆不高兴,本来有个傻子爸爸就够丢脸的,现在又多了个聋哑妈妈。但是也无可奈何。

  申爱请求淑贤让自己再做她的秘书。还说自己有个儿子,申爱没地方去,就暂时到允株家照顾允株,

  英九和美淑他们终于成了一家人。除了马陆。其他人都很高兴。友莉正吃着的时候想起和允株的约定,赶快跑过去。两个好朋友碰面,允株教友莉弹电子琴。

听见我的心了吗第3集剧情介绍

  奉母叫邻居蒙军教英九怎么洞房。英九却错误理解了,新婚第一夜和友莉在新房里又唱又跳,斗美淑开心。

  两个好朋友分别了,允株想起了什么,就想叫住回家的友莉,友莉没有听到,允株用友莉送自己的沙包,轻轻地砸了友莉。果然叫住了友莉,为允株什么事,允株问友莉叫什么名字,友莉告诉他自己还没有名字。有名字的话第一个告诉他,并且约好了下个星期天见面。

  泰会长想要修改遗嘱,从医院里偷偷回家。但是被振哲发觉赶回家阻止泰会长,并把他推翻在地。泰会长呼吸困难想要吸氧,但是被振哲拔掉了氧气管。振哲把氧气管扔出窗外时,发现正从绳梯上准备偷偷回家的允株,振哲又惊又急,去喝斥允株,造成允株从绳梯上摔了下去。泰会长目睹允株掉了下去,也昏死过去,而这一切都被门外的申爱看到了。

  婚后的英九和美淑恩恩爱爱的过日子。淑贤无意间听到振哲和申爱的话,才知道他们两个早有奸情,而且有了孩子。淑贤听了,痛苦万分。贤淑虽然知道了他们的事情,但是装作不知道的样子。

  允株从窗外掉下去后失去知觉。医生告诉贤淑允株可能会出现障碍,贤淑对振哲说要和东株一起死。贤淑要带允株出国治疗。

  马陆要去上学,美淑特意为他准备了午饭,马陆却不领情,推开盒饭。友莉追上去送盒饭,问怎样才可以叫他哥哥。美淑帮奉母做了个发型,使她年轻了很多岁,又送午饭给奉母她们吃,一家和和美美,快快乐乐的。

  泰会长的葬礼上,贤淑悲痛万分。父亲死了,允株昏迷,老公出轨了。她叫振哲陪她和允株一起去陪泰会长,这可把振哲吓坏了。

  而浑然不知的友莉一边学着电子琴,一边在等着好友允株的到来。

  友莉一直没有名字,在想着叫什么名字。只有马陆和他们融洽的气氛有点哥哥不入,但是关系也没有那么排斥了。友莉采来野花讨好马陆,马陆虽然嘴里说不接受,但还是面带笑意。正在融洽的时候,友莉要看马陆的手表,结果弄坏了马陆的手表。马陆气极,吵了起来,气愤地把手表扔下了河。

  直觉地感到马陆就是自己的孩子的振哲来到英久家。正好看见马陆冲了出来。

听见我的心了吗第4集剧情介绍

  友莉采来野花安慰有点伤心的妈妈马陆带耳机不是不想听到她说话,而是因为不想和人讲话才带上耳机的。妈妈告诉她等春天就会种鲜花。

  申爱假意照顾东株,贤淑心里厌恶她,但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申爱觉得贤淑有点奇怪。

  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是高美淑的电话,说是可能回不来,厂里要加班。英九就和友莉一起送饭给搞美淑,两个人边走边憧憬着未来的日子。在厂里。搞美淑闻到奇怪的味道,告诉工头,但是没人相信。

  英久和侑利听到美淑工作的工厂着火的消息后他们急忙跑去了工厂。

  美淑回去找要送给马陆的手表,不料被防火墙挡住去路,英九求振哲救美淑,但是振哲根本不理睬。友莉和英九不顾一切地冲进去救美淑。但是由于美淑听不见,错过了时机。而当她知道英九他们来救她时,工厂的卷闸门却被关了。

  美淑临死嘱咐英久和侑利要在一起。英九一家伤心欲绝。英久、顺金、马陆对工厂火灾的处理方式表示抗议,振哲反而捏造美淑纵火的证据,要拘留英久。申爱得知这个消息后,就急忙跑去查看,殊不知这一切都被贤淑看在眼里,尾随其后。由于英九智障,说不出个所以然,诬陷美淑资料室放火,并拿出美淑又回去的证据。马陆一看竟然是一块手表,知道是美淑帮她买的。申爱来了,不管不顾英九。厂长让马陆去求振哲。对一切感到厌倦的马陆离开家来找贤淑。临走前让友莉和他一起走。友莉却说要和爸爸在一起。

  东株醒了,但是听不见声音。马陆跪下来求贤淑帮助自己。贤淑要马陆也做自己的儿子,这其实是贤淑已经知道马陆就是振哲和申爱的孩子,她决定用马陆来报复他们。

  英九带着友莉送走美淑时承诺一直会和友莉在一起,并且送友莉去上学。马陆不见了。友莉他们一直在寻找他。友莉很懂事地照顾着奶奶和爸爸。申爱到奉母这里骗钱说是去找马陆,但是奉母没有相信。

  贤淑决定带着马陆出国为东株寻找恢复听力的方法。并且把马陆的名字改作俊河。东株一直不肯讲话,让贤淑很着急,打了东株一巴掌,夜里俊河看到贤淑偷偷地看望东株,想起了爸爸对自己的疼爱。

  东株虽然在母亲和俊河的照顾下,读懂唇语,但是还会时不时头疼。

听见我的心了吗第5集剧情介绍

  友莉一家很开心的生活在一起。但是一直还在寻找马陆。并且为了找马陆,而卖掉了房子。

  申爱找振哲询问关于马陆的下落。振哲对她爱理不理。申爱用泰会长的死威胁他。

  东株虽然会读唇语,但是始终不说话。贤淑逼着他说话。两个人拉扯中,东株自己伤害自己,贤淑看了火冒三丈,心灰意冷,拉着东株一起去悬崖边寻死。在危急时候,东株想起来爷爷的死,和自己的跌落,说出了救救我三个字。东株终于肯说话了。让淑贤喜极而泣。而放学回家的俊河看到这个情景对贤淑说以后要死,也要带着自己。

  友莉每天都在村口的大树上吹着电子琴,等着马陆和东株能有一天会出现在这里。侑莉看见爸爸一人骑着车去市场。就孝顺地陪着爸爸一起去。

  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了。十六年后。东株长大成人了,东株学读唇语,东株通过自己不懈的努力,克服了自己的缺陷,通过读别人的嘴唇就能够和对方交流,这样完美的伪装令人如同听得到一般。但是仍然把玩着侑莉小时候送她的沙袋。

  友莉也长大成人了。每天为了寻找马陆,而辛勤地工作着。和智障爸爸和年迈的奶奶相依为命的侑利从不打扮自己,也没有谈过一次恋爱。有天得知邻居蒙军的儿子李胜哲骗了爸爸找马陆的钱,友莉去找他算账,而李胜哲却误会侑莉对他有意思。英九发现奉母不见了,急忙到处寻找,结果却发现奉母在蒙军家睡着了,并且把人家当做自己家,还说着美淑在世时候的话。原来奉母因为常年想念马陆,得了老年痴呆。

  东株和贤淑、马陆一起回国。。侑利在化妆品店遇到和自己哥哥动作很像的东株。以为是马陆,就急忙追了过去,但是没有追上。东株因为耳朵听不见差点被车撞了。东株因为自己的努力读懂唇语,一般人不知道他耳聋。

  侑莉准备上电视台“很想见一次面”找马陆而在排演,一家人说着说着都动情地哭了。邻居看了,劝侑莉自己一人去电台,不然一直哭,就说不了话。

  振哲和申爱两人在一起,虽然吃穿不愁,但是也是很想念马陆。振哲正在申爱家时接到贤淑的电话。说是回来了。振哲回家后。东株从阳台走出来,问振哲,自己是从这里掉下来的吗?

  并慢慢地从阳台上下来好像要跌倒的样子,让振哲吓出一身冷汗。

听见我的心了吗第6集剧情介绍

  振哲看到东株这个样子很惊慌。但是东株却走来问自己从这里跌下来时是十三还说十四。振哲问他是不是受伤之前的事全不记得了。东株说是的,说只是听人说振哲不是自己的亲爸爸。看见东株一点也不记得以前的事了,振哲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他走进卧室开灯送贤淑项链。但是被贤淑用吃药了要睡觉,阻止了。振哲走了出去,但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来。

  侑利在电视台“很想见一次面”中演出,装扮成小时候的样子。侑莉让爸爸和自己一起去。英九想起了马陆因为自己,经常觉得丢人,而决定不去电台现场。侑莉找申爱,想让她和自己一起去电台找马陆,但是申爱根本不理睬她,而是扔下钱,让她帮自己打扫后再去。侑莉看见她的裙子和首饰扔在那里,就穿了她的衣服带上申爱的首饰上节目,是不想马陆因为他们家贫穷而决定这样的。在节目中找马陆,侑莉伤心地哭了起来。而在家里看电视的英九他们也哭了起来。

  侑莉去宇景集团那里还申爱衣服,看见了振哲,想起了他就是见死不救的那个人。碰巧听有人说申爱和振哲有染。申爱看到振哲送给贤淑的项链比自己的又大又亮,心里又嫉妒又羡慕。

  宇景集团30周年纪念会场上出现的东株,演奏钢琴.意在振哲庆贺,实为引起了媒体的注意,而振哲却认为他抢了自己的风头。俊河也来到了会场,东株因为人多,思绪纷乱,而不舒服,就跑了出来,正好碰到侑莉在外面,侑莉认出了他就是白天像哥哥的那个人。而东株因为头疼,根本没有注意侑莉说什么。而东株没有认出穿着小时候衣服的侑莉。

  在会场上,侑利代替马陆照顾东洙。。俊河知道侑利就是自己的妹妹,但是贤淑很担心东株,就把侑利从会场赶了出去。申爱问侑莉干什么的,,侑莉说东株很像马陆。申爱告诉他那不是马陆。振哲对在会场上和贤淑一起出现的俊河很疑心。贤淑说是为东株治疗的张博士的三儿子。振哲还是有点怀疑,于是开始对他进行秘密调查。

  金恩珠去找侑莉要买英九为了找马陆而画的画。但是侑莉因为她是宇景的人而不肯卖。金恩珠喝醉了酒,侑莉只好让她睡在自己家。

  申爱因为贤淑的项链比自己的大而去烦振哲时,碰到了东株,东株表现出认不出她的样子。振哲警告申爱再闹的话,就对她不客气。

  因为奶奶的病愈来愈严重,金恩珠就帮他们联系外科医生俊河。胜哲和侑莉陪着奶奶来到医院找俊河。俊河看见了他们,想要躲避,金恩珠打电话过来要他照应侑莉他们。俊河和侑莉的目光碰到了一起。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