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我的心了吗第23集剧情介绍

 
听见我的心了吗剧情介绍

东株被俊河的话伤害了,和俊河彻底决裂了。

俊河抢走东株公司的位置,并且故意羞辱东株,让他去下属办公室。东株不想轻易放弃他一直为之努力的公司,搬离物品去下属办公室,并且让侑莉做他的秘书。侑莉看到东株轻易地把公司位置让给俊河,很是替他不值。

奉母为了不想痴呆严重,一直不停地做事,英九看到母亲干活心疼不已。申爱无处可去,跑到奉母家请求奉母帮他去求俊河,帮她说说好话。奉母教导女儿,如果母亲并没有为孩子做什么的话,孩子也不会回报母亲的。申爱不死心,不想看到儿子和儿子的父亲过着奢侈的生活,而她自己悲惨地活着,觉得很冤枉。

蒙军画出关系图来,想让英九对申爱和振哲以及俊河产生讨厌,头脑单纯的英九只讨厌振哲,记恨不起俊河。

那美淑拿来一曲贝多芬的月光,激励东株。侑莉知道东株听不到声音,用嘴型把话告诉东株。敏秀看到侑莉和东株关系亲近,心里有点吃味。

东株看出侑莉和他说话时,都会脸面对着他,猜想侑莉是不是知道他耳聋的事情了。俊河想带侑莉去他家看看,东株要跟着一起去,被侑莉制止了,说有事要和俊河单独谈。侑莉反问俊河,他要以什么身份和她相处。俊河说以第三人的身份,让侑莉以人的身份看待他。侑莉告诫俊河,他这样报复下去,会让他自己更加痛苦。俊河觉得侑莉心里只有东株,不开心,扔下侑莉独自走了。

侑莉心里不舒服,到胜哲那里喝酒。

东株指责俊河一直拿他的弱点打击他,而不是光明正大的和他抗争。俊河觉得东株应该感谢自己用明显讨厌的态度而不是像贤淑那样背后里中伤他。东株让俊河记住,不管什么话,他都会用眼睛听,用心去记,让俊河小心点说话。并且告诫俊河不要做后悔的事情,指出他小时候脱离家庭,投奔贤淑的时候,也没有想到现在这样的局面。而俊河现在选择的生活,也不知道以后会是什么样子,所以不要妄言下结论。

东株教侑莉弹钢琴,侑莉想起小时候妈妈说她的声音像钢琴,说东株和妈妈一样不是听不见声音,而是看得清楚的人。侑莉赞扬东株的声音和人一样很温暖。

振哲无所顾忌地告诉姜理事,他以前拔掉了老会长的氧气罩,杀死了老会长,威胁姜和他是一条船上的人必须按照他的意愿做事。姜会长很吃惊。

敏秀知道俊河是振哲的儿子,所以才抢走东株的位置,很是气愤。俊河一点也没有愧疚感,觉得东株一直坐他的位置,他不过拿回来而已。

在会场,俊河拿东株耳聋的弱点想从心理打垮他,让东株面对记者采访,被东株巧妙的应付了过去。正好此时贤淑打电话过来,俊河让东株当做众人面接电话,东株匆匆接了电话就挂了,俊河抢过电话,背对着东株,给贤淑下马威同时让众人得知东株的弱点。侑莉看到俊河在为难东株,就走过去,帮东株脱离困境。

那美淑老身不由已地跟着英九,她觉得世界上再也找不到像英九这样痴心,专一的男人了,很羡慕天上的美淑。

东株看到侑莉一直在他面前说话,而且口型夸张,知道她已经知晓自己的弱点了。俊河威胁振哲把公司整个交给他,抛弃贤淑,不然就把振哲杀死老会长的事情公布天下。振哲感觉到俊河的野心,告诫俊河要注意尺度,不要太心急。

俊河看到东株一帮人团结一致在进行化妆品发布会,而他插不了手,心里空荡荡的。侑莉仍然很关心俊河,俊河鼓动侑莉和他在一起过光鲜的生活,而不是站在东株身边只做一个跑腿的。侑莉听到俊河的话很伤心,告诉俊河。东株不会管她任何身份,都会喜欢和重视她。

俊河看到侑莉一直帮着东株掩饰弱点,很嫉妒。趁更衣室没人的时候,把东株关在乌黑的屋子里,以为他会害怕,束手无策。俊河这样的行为反而让东株不再害怕黑暗,他勇敢地走出黑屋,反击俊河。

化妆品发布现场,最后一幕应该是由东株亲自主持的,但是到处找不到东株,侑莉和俊河四处寻找东株。突然灯全部灭了,东株用这样的形式告诉会场里的所有人他耳朵听不见声音,会场一片哗然,连振哲都倍感震惊,只有侑莉一人用手势鼓励东株正视他自己的弱点。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