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我的心了吗第28集剧情介绍

 
听见我的心了吗剧情介绍

振哲亲自来找申爱,申爱非常高兴,以为振哲是来接她回家的。哪知道,振哲是来责怪她生了个不该生的儿子。

贤淑把老会长另留的遗书拿给东株看,上面注明了等到东株三十岁时,就得把位置还给东株等协议。东株看到了协议内容,觉得爷爷对振哲过于苛刻。贤淑让儿子不要心软,说振哲从来没有真心对待过他们。东株拿着爷爷的遗书,觉得所有的一切起因都是因为爷爷和振哲互相不相信的原因造成的。

侑莉虽然暂时和东株分手了,但是仍然偷偷地去东株家,想见到东株。东株从屋里看见了侑莉,但为了俊河,强忍着不见。东株喝了侑莉送的爱心牛奶,信心百倍的去公司上班,没有注意盒子底下的字。

东株去了公司,和俊河之间好像很陌生的感觉。俊河让东株感谢自己把振哲从会长的位置上拉了下来,并且也准备以谋杀罪使振哲坐牢,他说这一切都是报复贤淑,因为贤淑让他十六年来没有任何意义,他也要让东株十六年的报仇也没有意义。东株看着俊河充满报仇的脸,淡淡地说他们都很冤枉,还不如曾经一起玩球的时候。东株的话让俊河陷入了沉思。

东株去找振哲,让振哲去自首。振哲执意不肯,认为已经过了上诉期,东株没有办法定他的罪。东株拿出爷爷和振哲签订的协议,想让振哲认罪,结束这场争斗。振哲不肯,威胁东株,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东株无奈,让他出席明天的股东大会。

俊河以大股东的身份,叫来股东,让他们在明天的股东大会上解雇振哲,并挑拨他们不要选东株做老总,赶走东株。股东们想要得到姜理事首肯,才能做出抉择。

东株把姜理事约到家里商谈,想让他做证人。姜理事提出让申爱做证人。东株考虑到俊河的感受,不想让他觉得父母都是罪人,否决了这个提议。

振哲威胁申爱是同犯,不让她出面作证。申爱左右为难,不知道到底帮他们父子哪一个。

侑莉说服家人搬去和俊河一起住,奉母因为内疚,不想搬去。申爱因为看到他们父子互相争斗,也犹豫不决的。侑莉哄骗奉母去看望俊河,奉母兴奋地连夜为俊河做泡菜。

敏秀和东株说起了以前和俊河在一起相处的日子,很感慨,觉得现在所做的一切是那么没有意义。

侑莉一行人来到俊河为他们买的房子,申爱心事重重,而俊河改变了态度,第一次对她和颜悦色。奉母想去看下俊河居住的家,俊河有点不愿意。

蒙军因为侑莉一家有可能离开他们家而郁闷不已。

英九看到俊河家只有一条鱼,觉得很孤独。俊河看到英九对他很是敬畏,就尽量对英九和气地说话。英九还是很害怕俊河,俊河看了心里很不是滋味。申爱把振哲威胁她是共犯,让她来监视俊河的事情说了出来。俊河让她在股东大会上指证振哲是谋杀了老会长的人。申爱左右为难,俊河让她自己做出抉择。

奉母从俊河家回来后,突然又失忆了。那美淑细心地照顾奉母。申爱左右为难,喝酒解闷。

胜哲看到侑莉不再见东株了,很开心,又担心东株,想代替侑莉去照顾东株。

敏秀告诉俊河,她喜欢东株,愿意被东株利用,但是东株让她帮助俊河,赞同俊河所做的一切。这让俊河很意外。

振哲恐吓俊河,俊河不肯。振哲指出俊河不如东株,有东株在,俊河永远得不到宇景。俊河气愤地说出要让东株消失的话。而他们的谈话,都被振哲偷偷地录了音。

东株劝说妈妈贤淑不要再报仇了。振哲利用东株耳朵不便,冒充俊河,约东株一人去工厂见面。振哲拿出录音笔,告诉俊河东株会如他所愿消失,俊河会得到宇景公司,而振哲本人也不会因为杀人坐牢了。俊河知道东株很危险,赶紧赶去,并打电话给侑莉,让她阻止东株进厂。英九听到俊河的电话,抢过来接,俊河第一次叫了英九爸爸,恳求他去找回东株。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