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我的心了吗第26集剧情介绍

 
听见我的心了吗剧情介绍

俊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东株居然先他一步把化妆品公司卖掉,非常恼火。振哲得知后,抢过俊河的电话,责骂东株。东株知道是振哲接了电话,他也装作自己耳朵不便,声称不知道对方是谁,挂了电话。敏秀向东株表明心迹,虽然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回事,她是站在东株这边的。

振哲和俊河偷鸡不成蚀把米,原来想借机赶走东株,卖掉化妆品公司。现在反而要赔偿违约金。振哲和俊河互相埋怨,指责对方小看了东株。俊河打电话给敏秀探听虚实,得知东株只是把化妆品技术卖掉,并没有把整个化妆品公司卖掉。俊河挑拨敏秀,让敏秀站在他这边。俊河说贤淑不是相信她,只是因为她的宇景大股东姜理事的女儿才加以利用的。敏秀听了俊河的话,很吃惊,不知道该相信谁了。

贤淑看到振哲和俊河联合起来对方东株,又急又怒,也决定用父亲的遗书起诉振哲侵吞公司财产。当贤淑得知东株已经抢先一步卖掉了化妆品的技术,很欣慰。东株叮嘱母亲不准利用敏秀。

振哲责怪东株擅自卖掉化妆品公司。东株反击他只是卖掉了自己的公司,让振哲小心会长的位置。

俊河在敏秀的面前说东株的坏话,诬陷东株想要像利用他一样利用敏秀,说敏秀的父亲也参与了抢夺老会长的财产,想说服敏秀和他合作赶走东株。而他们的谈话,被想来安慰他的侑莉听到了。

英九看到那美淑不化妆的样子和侑莉的妈妈很像,非要美淑化妆,不准美淑像侑莉的妈妈。美淑不肯,两人纠缠起来。奉母内心喜欢美淑,想要撮合美淑和英九。

申爱看到美淑一直住在奉母家,很不开心,但是看到母亲处处护着美淑,也无可奈何。申爱想让奉母向俊河提出要一所大房子,奉母不肯。英九不想给俊河丢脸,不愿意搬去大房子住,他画了一幅画,让侑莉带去送给俊河,画的大意是俊河一直没有笑容,好像要哭的样子,想让俊河开心起来。

东株一针见血地向贤淑指出她自从没有了俊河,就没有了笑容,他让母亲不要插手他和俊河之间的事情。

侑莉听到了俊河要对付东株的话,很替东株担心,思来想去,决定打电话告诉东株。东株因为查资料,没有注意到手机,而贤淑看到是侑莉的电话,挂了她的电话。

俊河看到振哲怕东株手里握有他的把柄,而不敢与东株为敌,就想出一个诡计促使振哲对付东株。

胜哲说出他故意不还侑莉的钱,是想让侑莉一直想着他,而侑莉以为胜哲是和她开玩笑,根本没往心里去。东株看出胜哲喜欢侑莉,心里有点吃醋。胜哲看到东株,虽然知道他是自己的情敌,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对他讨厌不起来。侑莉告诉了东株,俊河虽然一直在针对他,但是俊河的心里也并不好受,希望东株能早点把俊河改变成东株的哥哥。

俊河去东株公司接侑莉下班,让侑莉到他家做泡菜汤给他吃。侑莉在俊河家了忙碌着,让俊河才感觉到有家的感觉,俊河要求侑莉住在他家一晚。申爱得知侑莉要在俊河家住一夜时,担心侑莉借此勾引俊河,但是又不知道俊河的家,而无可奈何。奉母说出俊河小时候虽然嘴里一直说讨厌侑莉,但是脸上却是一直笑着的,指出俊河并不像外表那样冷酷。

敏秀找东株问责,是不是在利用她夺回宇景。东株把母亲所做的事情,都一人背负了,他真诚地向敏秀道歉。敏秀因为爱上了东株,愿意被东株利用,条件是东株离开侑莉,和她相爱。东株不愿意敏秀变得像母亲一样不再信任任何人,拒绝了敏秀的要求。

侑莉在俊河家里感觉很别扭,俊河也觉得有点尴尬。俊河问侑莉,是不是曾经喜欢过还是医生的俊河,侑莉承认了,确实那时候她曾经喜欢过像马陆哥哥一样的俊河。

东株去公司上班时,看到解雇他的布告。原来振哲和俊河想通过解雇东株,从而赶走他。东株目睹俊河,侑莉一起上班,虽然知道侑莉不会和俊河有什么,但是心里还是有点吃味。俊河假意地和东株说,他打算原谅贤淑,让东株也原谅振哲,他解雇了东株,是希望他们永远不要再见面,避免争斗。东株质疑俊河根本忘不掉过去的事情。东株毅然决然的走出公司。而俊河一脸诧异,他没想到东株是真的为了他能原谅贤淑,而不作任何抗争,就离开宇景。

而此时贤淑交给振哲一份老会长留下的遗嘱,要解雇振哲会长的职位,把会长的位置让给东株。振哲看到解雇书惊慌失措。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