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我的心了吗第20集剧情介绍

 
听见我的心了吗剧情介绍

东株看到俊河执迷不悟,气急地打了俊河一拳。侑莉在旁边看得呆了。俊河让东株先走,说侑莉要最后和马陆说几句话。

侑莉和俊河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就直接叫俊河马陆哥哥。俊河一愣,但是没有否认他不是马陆。

东株看俊河根本听不进劝告,就想劝振哲放过俊河。振哲冷冷地要东株跪下来道歉。东株知道振哲已经打定主意,对付俊河,知道再劝也只会只取其辱。东株拜托敏秀让她爸爸姜理事聚集其他宇景集团的大股东下午开会。敏秀看到东株主动请她帮忙,心里很高兴,觉得和东株的关系更近了一步。侑莉看到东株和敏秀一起走来,东株一反常态对侑莉不理不睬,而敏秀则兴奋的告诉侑莉,她和东株有了很大的发展。侑莉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那美淑看到侑莉的神情,知道她为情所恼,让她暂时不要上班,并从侧面打听看英九有没有把她哭泣的事情告诉侑莉家人。

贤淑为了夺回宇景股份,热情地拉拢各理事夫人。东株以为是母亲逼着俊河和振哲同归于尽的,让母亲贤淑把那些投资者都叫来。贤淑告诉东株这一切是俊河自己做的,不是她让俊河做的,东株不相信母亲的话。

俊河和侑莉两人走在植物园里,追忆小时候在一起的欢乐时光。那时候侑莉总是追着马陆叫哥哥。俊河告诉侑莉是因为讨厌那样的家庭,才离家出走的。俊河捂着侑莉的耳朵向侑莉倾诉,因为他是振哲的儿子,所以再也做不了她的哥哥。想做侑莉男朋友,但是侑莉又不是很喜欢。俊河烦恼不知道用什么关系和侑莉接近。

振哲挑拨各个投资者撤回投资,把俊河告上法庭,想置俊河与死地。东株冲进会议室告诉各投资者,他们不是因为俊河,而是看在振哲和贤淑的面子才投资的,所以不应该把罪责都加在俊河一人头上。姜理事也过来支持东株,让投资者不要撤回投资,从而就不能加罪与俊河。

振哲很恼火东株帮助外人,而不帮着他。东株也嘲讽振哲根本没有把他当做儿子看待,所以他也没有把振哲当做父亲。振哲怀疑东株没有失去记忆力。东株回答地模棱两可。

其实小时候马陆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侑莉,但是侑莉不懂马陆爱的表白,她认定了马陆只是哥哥。侑莉还了手表后,转身走了,她准备一直在心里想念着马路哥哥。

英九逗奉母开心,想让奉母记起以前的事情。但是奉母已经连英九都不认识了,只记得小时候英九的事情。

俊河无意间看到重金寻找他的启事,从医院同事那里得知振哲一直在寻找他的下落,也得知贤淑从中阻挠,撕毁寻人启事的事。俊河在医院里碰到申爱,申爱嘲讽俊河是贤淑的寄生虫,道出了贤淑知道她和振哲的情人关系。俊河知道来龙去脉后,感觉被一直敬重的贤淑利用了。

振哲担心东株没有失忆,怕东株说出他杀害会长的事情,想方设法对付东株。

敏秀向东株表白,东株告诉她,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胜哲的炸鸡店要开业了,侑莉帮忙打扫店铺。

俊河想从贤淑嘴里套出当时她收他做儿子的真正目的。贤淑虽然很内疚利用俊河打垮振哲,但还是决然地要把计划进行下去。

夜晚,东株等着侑莉回来,两个有情人终于拥吻在一起。

东株劝说俊河放下一切,回到美国。俊河知道东株是真心关心他。但是不想就这么放弃报复。

振哲去检察院举报俊河,东株得知后,急着找到俊河。

胜哲炸鸡店开业了,邀请英九一家参加了剪彩仪式。俊河悄悄地来到胜哲的炸鸡店看望奶奶。侑莉给俊河和奶奶独处的机会。东株打电话让侑莉留住俊河,他有急事找俊河。俊河看到奶奶因为受到惊吓,变得痴呆,认不出他,很内疚。东株找到俊河时,英九正好认出了俊河就是马陆,英九怕马陆嫌弃他,请求东株送马陆回家。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