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不得妈妈剧情介绍

7-12集
巴不得妈妈剧情介绍

巴不得妈妈第7集剧情介绍

失血过多 昏迷不醒

有声冲动下骂走了懿曦,多天未见她出现,有声只好独自到涂鸦墙前等候她,但结果还是无功而回。有声发现自己对懿曦的感情日渐加深,但又碍於面子而不肯表白心意。这边厢懿曦全言不知有声对自己的感情,只觉他是个横蛮无理的阔少爷。懿曦致电给家朗约他吃饭,当得悉他与有声在一起后,即大骂有声的不是。有声不甘受屈反击,结果变成两人隔空对骂,俨如欢喜冤家。

有声归还 懿曦帽子

家朗得悉原来有声指把懿曦所戴的旧帽弄丢,家朗才明白为何懿曦变得如此愤怒。家朗说出懿曦的旧帽子是她父亲的遗物,有声得知真相后大感内疚。有声约懿曦见面,更把旧帽子取出归还给她,终令懿曦重现笑颜。家朗独自一人到狗场假装买狗,但其极怕狗的反应却引起了负责人的怀疑,最后幸得乃馨出现及时解围。乃馨把已调查所得的消息通知家朗,家朗见她苦苦哀求,终答应让她加入调查狗肉宴一事。

星河强迫 儿子约会

星河与谨修悉心为家朗与懿曦挑选亲子装,穿上后让两人一起陪问玺到音乐农庄遊乐。家朗与懿曦欲推却星河的提议,但最终还是不想问玺失望而无奈答应。映虹随地产经纪到郊野农地参观时,竟无意中发现家朗等人的踪影,映虹铁青着脸从远处监视家朗的一举一动。映虹特意相约家朗到女儿的坟前见面,更借意试探家朗是否已另结新欢。家朗为表忠诚,在亡妻坟前发誓只爱定音一人,终身不娶。家朗与乃馨再到狗场监视时遇上了大狼狗,两人躲避至一废屋中。

成功潜入 狗肉盛宴

家朗无计可施下,只好以手中零食以引开狼狗,希望能让乃馨及时逃脱继续采访工作。乃馨向俊雄讹称母亲未能出席晚宴而代她出席,俊雄照样替乃馨安排狗肉菜式。当乃馨自洗手间步出时,看见俊雄拿着她的手袋与摄录机,即心感不妙。俊雄揭穿了乃馨的身分,更把她赶离餐厅,令所有的事终功亏一篑。乃馨未能完成任务而不知所措之际,家朗面色苍白地出现,乃馨看见家朗腿上流血不禁大惊。

家朗受伤 乃馨担心

原来家朗未有与乃馨会合是害怕打草惊蛇,情愿兵分两路各自搜集俊雄卖狗肉给介典等人食用的证据。乃馨急忙送家朗往医院救治,但家朗却因失血过多而昏迷过去。乃馨见状急得不停逗家朗说话以让他保持清醒,终成功载家朗到医院。乃馨六神无主下,只有通知玉芬到医院一起商量对策。乃馨从医生处得知家朗因被狗咬伤的伤口甚深,加上流血过多所以昏迷不醒,不禁大表担心。

乃馨尽力 完成报道

玉芬发现有网友把家朗被狗所咬的短片上载到网上分享,担心被俊雄等人看到闻风先遁,决定立刻动用家朗现时所找到的有关证据,找人到医院内作第一手报道。乃馨急忙在现场担任采访记者,一方面担心着家朗的安危,另一方面又要镇定地作出报道,不禁感到压力甚大。结果乃馨不负所讬,哭着把事实顺利报道出来,为家朗的亡妻完成了遗愿。乃馨发现摄录完毕后,终情绪崩溃得拥着玉芬大哭不止。

巴不得妈妈第8集剧情介绍

映虹借机 试探懿曦

映虹在家中看到电视新闻报道时,才得悉家朗為完成定音的最后採访而受伤入院,大感震撼。露华看出映虹的心意,但提醒她探病时间已过,映虹吩咐露华预备瑶柱粥在翌日出发探望。乃馨在医院内守候了一夜,终得悉家朗甦醒过来,立即进入病房内探望他。家朗甫见乃馨出现,便肆意地对她的现场报道作出批评,乃馨听得既伤心又难受。刚前来探望的星河与谨修看见此情境,亦觉家朗不懂怜香惜玉。

星河看出 乃馨心意

星河看到乃馨不敢反驳家朗的反应,认定了乃馨应该喜欢上了家朗,於是鼓励儿子追求她,但家朗表明两人间只是同事关系。星河的说话刚好被映虹听见,映虹气得不入病房探望家朗,转身离去。露华看到映虹不悦即提醒她,指这一切可能都是星河一厢情愿的想法,映虹听后怒气渐消。谨修等人為豪宅示范单位进行装修,但乔木偷工减料令吊柜跌下,眾人為此议论纷纷。

有声不愿 攀附权贵

此时映虹与阔太们到访,映虹為了不想在朋友面前失礼,未有与谨修打招呼。懿曦听见映虹的朋友原来是有声公司内高层人员的太太,即不屑有声靠映虹出面巴结高层的行径。有声到达牡丹楼后,看见母亲与高层人员的太太出现,即欲借故不参与饭局。映虹问有声原因,有声坦言不想外人误会自己要靠关系才能平步青云。映虹认為拉拢把结高层并无不妥,更大谈人生的命运根本从没有公平,把低下阶层践踏得一文不值。

懿曦有声 误会加深

映虹母子的对话被谨修与懿曦等人听到,令懿曦对有声与映虹更没好感。有声心知与懿曦自在牡丹楼相遇后,必定会误会自己,逐打算找机会向她解释一切,可惜懿曦不明白有声的好意而拒绝了他的邀请。懿曦以為有声是靠关系升职,直言希望有声在向客人作简介的会议上失败收场,有声抑制不了心中的怒火,结果与懿曦大吵一场。

苏基出手 平反误会

懿曦见苏基在房内不停為有声作占卜,因好奇而忍不住前往了解一番。苏基得知懿曦大骂了有声后,忍不住為有声平反。懿曦终明白了有声的处境,后悔自己的失言。公司各人收到有声简介计画失败一事的通知,苏基明白有声不肯接听电话,全因心情极度低落,苏基决定把有声喜欢上了懿曦一事向她相告,希望懿曦能出面安慰有声。懿曦从未有想过原来有声喜欢自己,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映虹星河 庙中相遇

星河自见乃馨出现后,即想為懿曦另找目标。星河见乔木对懿曦献殷勤,即以為乔木对她有意思。映虹与星河同到寺庙求籤,两人争相向庙祝表示自己求得上上籤。庙祝指若是求有关姻缘则是万事大吉,映虹与星河听后大喜。映虹发现恨晚以身边人物作毕业剧本的题材,更看出懿曦原来曾因犯事而进女童院,心中暗暗盘算她与有声的关系。映虹借机会到有声公司内,与懿曦接触,试探他是否与有声谈恋爱,懿曦了解映虹的动机后却未有如实相告……

巴不得妈妈第9集剧情介绍

家朗乃馨 成為头条

映虹為了让有声知道懿曦的秘密,故意表示自己丢失了手上的戒指,要求警方到场调查。警察把懿曦有案底一事告知有声,令他大感愕然。懿曦的往事被揭发,自卑得不敢再面对有声。有声欲了解真相,特意到星河家寻找懿曦。懿曦直认自己有犯事记录,却又不肯向他详细解释当中原因,令有声十分苦恼。懿曦断言要与有声分手,使有声感到既愤怒又失望,两人各自回到自己生活的世界中,恍如一切也没有开始过似的。

乃馨表白 眾人哗然

玉芬与眾下属开会时,乃馨提及某小学有主任收受家长的入学贿款,要求找同事假扮夫妇作深入调查。乃馨在眾人面前直认自己喜欢上家朗,而希望能争取机会与家朗假扮夫妇。看到家朗爽快答应,德鼎等人听后无不哗然。原来家朗以為乃馨有心在眾同事面前戏弄自己,所以才未有激烈反应。当只剩下家朗与乃馨两人独处时,家朗即向乃馨冷笑,表示自己不会中计,乃馨听后反觉得莫名其妙。

星河贺礼 讽刺映虹

乃馨认真地表示自己喜欢家朗是事实,但家朗仍无法相信她的说话。恨晚又再找星河与谨修為他的剧本给予意见,星河同样发现恨晚以身边人物為剧中人作蓝本,即猜想出映虹也可能因此知晓懿曦的身世,并责备恨晚不该把各人的私隐也写进剧本内。谨修记起有声到访其家中之事,终明白有声与懿曦分手,全因映虹从中作梗。

映虹的纤体中心开张,星河竟送来了一个马桶作贺礼,更在眾宾客及记者面前暗讽映虹无风起浪。

映虹当眾 发下毒誓

映虹与星河在牡丹楼内对质,谨修亦看不过眼有关映虹所為,大骂了她一顿。映虹理直气壮地指天发誓,表示自己并没有设圈套让懿曦的丑事曝光。星河与谨修未有想到映虹真的起誓以证清白,亦只好悻悻然离去。星河相约乃馨到家中喝汤,乃馨得知后高兴地带同礼物赴会。

星河出计 弄出大祸

岂料星河不小心把汤料倒翻在乃馨身上,令乃馨被迫在其家中沐浴更衣。星河乘机要家朗回家,但家朗回家后竟发现乃馨竟晕倒在浴室内。星河收到家朗来电,家朗大骂母亲竟令乃馨差点出了意外,星河听到后大吃一惊。但星河冷静后却将计就计,竟致电日报记者到场採访,终令乃馨与家朗成為了新闻主角。映虹精心策划巴结介典的太太,却因為介典吃狗肉一事曝光而功亏一簣,映虹更成為了林太的发洩对象,让她大受屈辱。

看见緋闻 映虹气炸

懿曦在涂鸦上讽刺介典一事被广泛报道,苏基与有声讨论懿曦时,却被映虹听到。有声得悉母亲偷听后,故意与苏基大声谈论,表明若映虹向警方举报懿曦是绘画涂鸦的人,必定不会原谅映虹。映虹听进耳中更是有气,明白儿子是向自己作出警告。映虹步至厨房,露华即把报纸掐作一团,映虹抢过后细看,发现了家朗与乃馨竟成了緋闻主角。露华安抚映虹,表示可能家朗与乃馨的关系不如新闻报道般深入,映虹只有抑压心中怒火,静待家朗向自己作出解释。

巴不得妈妈第10集剧情介绍

家朗交出 乃馨裸照

映虹带同有声与苏基於定音死忌在她坟前致祭,但守候多时却未见家朗出现。映虹认定报纸所言属实,於是在女儿坟前大骂家朗是个薄倖郎,苏基等人亦只站在一旁不敢出言辩驳。看见映虹整天也激动地大数家朗的不是,苏基只好从旁安抚。有声从新闻中得悉懿曦被警方拘捕后,即向映虹大兴问罪,映虹直认把懿曦之事告知林太,让林太报警,映虹更豁出去把自己一直以来的所作所為向儿子说个明白。

有声反抗 离家出走

映虹提出不准有声与懿曦交往,令有声感到母亲不可理喻。映虹一肚子气衝入厨房,把厨房内的物品乱丢一通,以发洩心中的怒气。露华看见映虹失去了一贯的冷静和自制力,不禁惊愕不已。此时家朗到访,映虹不听家朗解释因由便把他赶走,令家朗大感无辜。映虹步出大厅看见有声收拾行李準备离开,映虹觉儿子刻意与自己对着干,不禁大感心痛,竟不对有声作出挽留。露华与苏基看到此情况,即时面面相覷。

心情恶劣 下属受罪

苏基欲浸浴以冷静一番时,露华却按映虹吩咐要他一起唱卡拉OK发洩。苏基与露华看见映虹情绪大上大落,不禁大感担心。映虹发现自己诸事不顺而到寺庙找庙祝晦气,庙祝指出或许求籤当天映虹因為拿错了星河的上上籤才遇上此恶果。映虹想起自己当天拒绝收下「下下籤」之事,不禁呆住。有声為商场的大型主题佈置作最后衝刺,但因这阵子的私人事情影响,令他的情绪暴躁,不停挑剔下属的过错。

苏基技穷 求助懿曦

苏基见有声之举弄得天怒人怨,只得好言相劝,却惹来责骂。苏基气得带同眾同事离去,只剩下有声一人冷静反思。法庭因涂鸦抹黑介典一事而判了懿曦罪成,要她执行社会服务令以作惩戒。苏基几经辛苦终於在孤儿院内找到懿曦。苏基把有声无心工作一事说出,更跪求懿曦到商场替有声完成大型主题佈置,懿曦得知后犹豫不决。有声收到懿曦传给他的短讯后,立即赶到孤儿院与他见面,但懿曦的态度与言语,令有声大感痛心,只好黯然离去。

家朗表明 只爱亡妻

星河以為经乃馨晕倒一事后,会令家朗与乃馨的感情大进,但家朗反指母亲此事多此一举,结果反令映虹有所误会。星河得知映虹对家朗有新恋情一事极感不满后,反而心情大好,家朗见状被气得半死。家朗在街上閒逛时,突然遭到数名黑衣大汉所围堵,家朗戒心顿起欲出手反抗。

乃馨母亲 利诱家朗

黑衣汉开口,指已把星河送到老闆身边,家朗担心母亲安危,只好就范陪眾人离去。家朗在五星级酒店内看见星河受到如女皇般的服侍,不禁大表惊讶。原来要见家朗的人正是乃馨的母亲若真,而若真更是着名投资公司的大老闆,家朗得知后大表意外。但更难以置信的是,若真开出优厚条件,要家朗迎聚乃馨,以完成女儿的心愿。翌日,家朗与乃馨在公司相遇,家朗把早前拍下乃馨晕倒时的裸照交还给她,乃馨呆然不懂应对。

巴不得妈妈第11集剧情介绍

有声透露 回家因由

乃馨收到了介典与黑社会人物密会的消息,於是立即通知玉芬,玉芬要求乃馨找摄影师一同合作进行採访,乃馨无可奈何下再找家朗合作,两人一起到山头上守候介典的出现。家朗回家拿出私人珍藏的长镜头时,不禁让他又再想起多年前与亡妻一起工作的日子。映虹欲接回孙儿问璽之时,星河竟表示她正与问璽在六星级酒店中享受,映虹听后大感奇怪。映虹到达酒店后惊见星河出现在总统套房内,感难以置信。

映虹若真 再次重遇

星河故意在映虹面前介绍若真,映虹才认出眼前人就是当年的肉弹女星程若真。映虹得知若真已贵為千亿上市公司的主席后,亦不敢再如往日般看扁她。星河乘机说出乃馨是若真的女儿,以迫使映虹不能反对家朗另觅姻缘。映虹未料到若真是有声公司正争取合作的大老闆,担心自己的过错会累及儿子前途,於是好意致电儿子小心被人刁难。有声认為映虹又再以己度人,只是找藉口敷衍了事。

映虹发难 捣乱谨记

映虹认定是星河利用若真向有声施压,担心儿子会被整治,於是亲到谨记装修找星河算账,令她大感莫名其妙。映虹不可理喻地在谨记内捣乱,不慎把恨晚的手提电脑弄坏,恨晚见自己的毕业剧本资料化為乌有,气得把映虹逐出师门,令她大感错愕。映虹经过连番打击,又因找不到有声而变得烦躁不安,於是直闯苏基家中,竟看见有声与眾同事在庆祝获得若真公司的工作,映虹终按捺不住心中怒火质问有声一番。

问璽无辜 被骂大哭

有声得悉映虹在谨记捣乱一事后,骂母亲不可理喻,映虹闻言不禁呆立当场,既伤心又愤怒。映虹满腔委屈无处发洩,竟以问璽出气。映虹怒指问璽害死其母亲,吓得他哭个不停。苏基与露华也发觉映虹性情大变,却不知如何能帮助她平復心情。映虹半夜醒来,听见琴室中有哭泣声,原来是问璽躲在大钢琴下向亡母哭诉心事。映虹到牡丹楼找恨晚道歉,恨晚因找到电脑维修师傅成功修復电脑内的剧本,终原谅了她。

映虹恨晚 再起争端

映虹发现恨晚的剧本首段内容,影射她向记者通风报信,指星河当年与情人幽会一事,映虹不满内容,要求恨晚删去,但恨晚坚决不允,两人再次不欢而散。家朗与乃馨在山头扎营露宿,為了守候介典的出现作準备。乃馨买食物回营时竟不小心跌下山崖,家朗拼命相救时不慎弄伤手臂。乃馨见家朗手臂脱臼,情急下脱下胸围给家朗作固定手臂伤势用,家朗竟借此取笑乃馨用的胸围款式过时。

有声拒绝 升职外调

苏基收到消息指有声将调升到新加坡工作,映虹得知后既高兴又不捨。有声决定搬回家中居住,又拒绝了公司的升职安排,映虹為此大惑不解。有声指不捨母亲一人,映虹听后感动不已。在夜阑人静时苏基与有声谈心事,苏基揭穿了有声不愿离开香港的理由。两人听回当时定音出嫁前的一段录音对话,原来有声与定音一早已想脱离映虹的严厉管教。映虹一直偷听苏基与有声的对话,剎那间明白儿子留下的原因并非因母子情。

巴不得妈妈第12集剧情介绍

恨晚若真 珠链定情 

映虹忽然表示要出发外遊散心,故把问玺交讬给星河照顾,星河亦乐得能多与孙儿相处。家朗与乃馨守候多时仍未见介典的出现,乃馨担心家朗的伤势,提议早点结束离开。家朗以自己昔日与定音拍摄野猪王的往事来勉励乃馨,指作为记者应要有耐性,但乃馨听见家朗又提及定音而大感没趣。家朗与乃馨因太劳累而睡着,错过了未能拍下介典与黑人物会面的照片。

家朗被责 如梦初醒

家朗仍想守株待兔,乃馨忍无可忍大骂了家朗一顿。乃馨在盛怒下收十细软离去,而家朗则因乃馨的一番话如遭当头棒喝,终明白自己与定音的一切已成过去。乃馨陪伴家朗往跌打医馆治理伤势,医师看见家朗以胸围固定受伤的手臂,大讚其聪明,令一旁的乃馨大感尴尬。星河与谨修看见家朗回家,即急着问他与乃馨可有感情进展,家朗支吾以对不肯正面回应。家朗偷偷地洗乃馨的胸围时,竟被谨修发现。

乃馨坦言 仍爱家朗

谨修立即将好消息告知星河,两人再向家朗逼供,但家朗仍坚持自己只爱定音一人。乃馨与若真逛街购物时,若真看见乃馨选择一些新款的内衣,即明白女儿的少女心事。若真借意询问乃馨的感情事,乃馨明知瞒不过母亲,只好说出自己仍喜欢家朗,若真看见女儿一脸癡情,不禁失笑。有声思前想后,终明白涂鸦艺术的特点,决定要把整个商场的佈置计画再作出修改。苏基认同有声的创作,答应努力协助他完成构思。

若真苏基 成为朋友

若真到商场巡视时遇上苏基,苏基见若真唇上沾满了咖啡泡沫,即示意若真要抹嘴,以免出丑人前。若真对苏基留下了好印象,答应让苏基解释商场主题佈置的改动,苏基那时才得知若真的真正身分。苏基为了说服若真让出商场的走廊与洗手间位置作涂鸦,特意带她参观了小巷内的街头涂鸦。若真欣赏苏基的诚意,终同意了他的方案。苏基虽然初次与若真见面,但两人却有说不完的话题,若真坐房车经过旧区时,不禁回想起在香港生活的旧事,更亲切地与苏基分享,令他大感意外。

恨晚星河 重遊旧地

苏基佩服若真的真性情,而若真亦欣赏苏基的乐天性格,两人一见如故。若真在车上看见人造首饰店「无得顶」人头湧湧,即忍不住前往查看。苏基告知若真该店即将结业,若真听后大感可惜。另一边厢,恨晚得悉「无得顶」即将结业,亦找来星河陪伴他重遊旧地。恨晚无意间说出映虹找自己诉说心事,星河隐约感到映虹的举动甚为奇怪。

若真回忆 昔日情话

苏基见店内人山人海,众人争着选购首饰,亦兴奋得选个不停。苏基直言与若真感觉相逢恨晚,反令若真想起了当年事。在三十五年前,若真与恨晚偷偷来到「无得顶」挑选人造首饰作定情信物。恨晚内疚自己因帮助人而倾尽家财,未能买下珍珠链,但若真却毫不介意。恨晚答应在将来必定会补购真的珍珠链送她,令若真甜在心头。若真与恨晚在三十多年后重遊旧地,却又缘悭一面。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