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不得妈妈剧情介绍

1-6集
巴不得妈妈剧情介绍

巴不得妈妈第1集剧情介绍

映虹报警 指控拐带

电视台摄影师庄家朗到深水埗采访,其厚颜的「摄位」表现,令新晋主持人香乃馨甚不高兴。乃馨向特首候选人林介典提问时,竟把收音咪直插向介典令他受伤,现场实时陷入骚乱中。介典亦乘机离开,避过了回答乃馨提出的尖锐问题。乃馨因被家朗丢在地上的竹签所「跣倒」,以致大出洋相,因此对家朗的印象极差,但家朗却不以为然。新闻部总监鲁玉芬得知深水埗的采访混乱不堪,即召见家朗。

家朗成功 逃过指责

当各同事以为家朗将会被大兴问罪之际,家朗透过摄影机镜头,捕捉了介典被乃馨插伤面部的一刻,成为了电视台的独家片段。玉芬未能借此事向家朗责骂,德鼎等同事为此暗笑。德鼎大赞家朗是新闻部最好的摄影师,但家朗对赞赏仍不以为然。在谨记装修公司内,缪星河突然收到丈夫庄谨修的来电,要求把新坐厕送到正进行装修的唐楼内,星河二话不说便把坐厕托起出发送货。

不见孙儿 星河不满

星河送货时更顺道买了下午茶与各伙计共享,秋水等人大谈有味笑话,但星河与懿曦两女却毫不尴尬地融入其中。谨修因要回内地验收货物,星河即爽快地表示由她下厨造饭给家朗及孙儿问玺。星河兴高采烈地买下大量美食回家,家朗却告知她未能把问玺带回来,令星河大发脾气,面如玄坛。家朗急召谨修与懿曦回家安慰星河,谨修提议打麻将让星河消气。家朗向星河承诺下星期必能带问玺回家与她见面,星河才转怒为笑。

乃馨入职 即被牵连

玉芬聘请了乃馨加入电视台的新闻部,乃馨刚上班即又被家朗戏弄,对家朗更是讨厌。玉芬要各男同事到会议室挑选新面试的天气女郎,众男眉飞色舞地说个不停。乃馨在公司停车场内看见有恶汉淋火水,才得悉原来家朗向财务公司借高利贷,乃馨更无辜被淋得一身火水。玉芬派乃馨与家朗到海旁采访企图跳海的新闻,家朗为求找出最有利的位置,竟如特技人般极速走上多层货柜之上,乃馨竟傻傻的拼命跟随在后。

家朗出手 救助乃馨

警察与企跳的肥女子看见家朗举机摄影,即要求家朗为自己作采访。乃馨为肥女子访问,竟激起了她的怒火,乃馨更吓得差点堕海。家朗敏捷地捉着乃馨的手,但当他看到影机差点倒地时,竟选择救摄影机而令乃馨失去依靠直跌入海中。乃馨与家朗被玉芬召见,玉芬要求他们为「二十世纪最具影响力演艺人」选举作采访,家朗偷偷看见名单内有星河与商映虹的照片,不禁心下一沉。

映虹拒绝 接受访问

家朗为避免与映虹与星河作采访,要盘鼓初负责随乃馨一起工作。乃馨先向映虹提出访问要求,但却被拒绝,但乃馨仍死缠不休。映虹得悉乃馨是LCD TV的记者后,即表示自己在猪场内丢失了戒指,乃馨为讨映虹欢心,自告奋勇走入猪栏内找戒指。乃馨得悉家朗是星河的儿子,亦是映虹的女婿后,即往家朗家向他质问,却看见映虹带着警察到庄家,更指星河拐带了孙儿问玺。

巴不得妈妈第2集剧情介绍

家朗自责 让子受伤

映虹从星河手上把孙儿问玺接走,问玺童言无忌地指责是映虹不对,但映虹则以似是而非的道理来哄骗问玺,在软硬兼施下,把问玺驯服得如羔羊一般。家朗得知星河私自接问玺放学而惹怒了映虹,即带同礼物到映虹家向她道歉。映虹故意找机会奚落家朗与星河没有家教,令家朗尴尬难堪。映虹向家朗晓以大义,更表示若要问玺能有好的教养,必定要让他一直跟随自己生活,家朗闻言心下一沉,明白映虹不会放弃问玺的监护人身分。

星河猛数 昔日过节

星河看见家朗垂头丧气地回家,即估计到映虹不会轻易就范让问玺回到庄家,星河气得大骂映虹多年以来的不是,家朗看见星河尽数积怨说个不停,无助得找谨修与懿曦一同安抚星河。乃馨从资料中得悉被称作「银坛铁汉」的冯恨晚是映虹与星河的师傅后,决定由恨晚方面着手,目标是找出更多有关映虹与星河间的恩怨。乃馨在大学内见恨晚与一年轻人讨论戏剧功课,即以为恨晚的学生不懂尊师重道,但结果又是误会一场。

访问恨晚 不欢而散

恨晚得知乃馨来意,即热情地带乃馨到自己开设的牡丹楼作访问。乃馨死缠恨晚,要他多说有关映虹与星河间的往事,厚道的恨晚只说出两人友好的一面,而乃馨竟因此质疑当中的真伪,令恨晚气得即时中止访问。结果乃馨向映虹的干儿子苏基着手,特意到商场活动的舞台找苏基见面,乃馨在后台看见脂粉味甚重的苏基与有声举止亲暱,即认定了二人情侣关系。

苏基说出 昔日恩怨

有声与苏基得悉映虹有机会夺得奖项,即勉为其难地答应替乃馨作简单采访。乃馨要苏基诉说多年前找星河与映虹拍摄电视剧《粥是故乡绵》的往事,令苏基又再回忆起当年的悲惨经历。十年前苏基几经辛苦,才邀得映虹与星河复出合演电视剧,但星河与映虹在戏里戏外均斗争不停,令苏基与男主角松官大感吃不消。而星河与映虹更无法把剧完成。

苏基有声 敷衍乃馨

乃馨把当年两人的不和报道再次提及,苏基与有声不敢道出真相,只好敷衍了事。家朗买了宠物变色龙交到苏基手上,讬他代为转送给问玺,苏基亦即时把乃馨找自己进行访问一事告知家朗。

乃馨得知 家朗秘密

家朗、苏基与有声三人在厕所内提及映虹早前接走问玺之事,有声向家朗道歉,更直言母亲的行为过分。乃馨阴差阳错下偷听到三人对话的内容,兴奋得连男厕厕格的门也弄坏。家朗等人得知乃馨的偷听行为后,感到极度不满。有声为母亲的恶行作补偿,偷偷带问玺与家朗父子见面,让他们可以共聚天伦。乃馨死心不息地跟踪家朗,终被家朗发现。当家朗想大骂乃馨之际,问玺却从遊乐场设施堕地受伤,家朗大惊下急忙把头破血流的儿子送往医院。乃馨一直紧随其后,更自责间接累及问玺受伤。

巴不得妈妈第3集剧情介绍

星河为孙 赶制花灯

乃馨尾随家朗赶至医院,看见家朗失魂落魄地跌坐在地上,还以为问玺已返魂无术,因此伤心得不停抽泣。家朗见乃馨哭丧着脸,只得告知她问玺只是受伤骨折,乃馨顿时放下心头大石。映虹得知问玺受伤入院,於是立即赶至。又气又怒的映虹,不停以说话奚落家朗,令他感到无地自容。乃馨看不过映虹的所为,竟出言直斥映虹的不是,家朗吓得连忙把乃馨拉出病房外。

家朗计画 懿曦反对

家朗不想乃馨插手自己的家事,强硬地警告乃馨远离自己,令乃馨大感无奈,而乃馨亦不明白为何家朗要如此惧怕映虹。家朗不想映虹与星河在医院碰面而再生事端,於是要求谨修与懿曦一起合力隐瞒有关问玺入院一事。懿曦虽明白家朗的苦衷,但亦心知星河的性格冲动,因此并不赞成家朗的做法,但谨修则选择与家朗共同进退。好景不常,乃馨竟抢先一步把问玺受伤的消息通知了星河,家朗回来后即被星河大兴问罪,家朗气得把乃馨赶走。

星河映虹 医院争执

谨修与星河特意带生鱼汤给孙儿补身,但到达公立医院时,竟发现病床已空置。家朗等人得知映虹把问玺转送到私家医院治理后,立刻前往探望。映虹看见众人时,竟以各种理由不让星河探望孙儿。星河忍无可忍下大发雷霆,提出誓要与映虹平均分担医疗费用,以争取与孙儿见面。映虹与星河在问玺面前争宠,得知问玺喜欢喝星河带来的生鱼汤后,她沾沾自喜之馀更乘势奚落映虹一番。

谨修提醒 懿曦打扮

被称为F4的范氏四子的装修技术一般,工作态度马虎,令懿曦常要为他们作善后工作。谨修提醒懿曦不要让自己的打扮与行为变得愈来愈男性化,但懿曦却认为没甚麼问题。懿曦下班后看见F4在楼下等候自己,原来四子私下接洽了装修工程赚外快,懿曦一时心软答应协助四人跟进工程。秋水带懿曦到否极的写字楼与创作总监洽谈办公室的设计,岂料有声在大堂看见秋水与懿曦的打扮后,要求保安员赶两人离开升降机。

苏基大方 批出工程

懿曦不满有声,指他严重歧视自己与秋水的身分,坚决不肯让步。苏基代替有声与懿曦见面洽谈装修工程,当苏基得知懿曦是家朗的表妹后,即决定把工程的修改全部都交给她负责。映虹与星河得知爱孙想得到「冬孤熊猫」玩偶,於是各自走到快餐店买下大量套餐,希望能为问玺抽得玩偶。映虹看见星河比自己早一步抽得玩偶,大感气结下亦只得要求有声为她在公司拿取一只玩偶,令有声与苏基大感为难。

巨型人偶 讨孙欢心

星河兴高采烈地送上自己辛苦抽中的玩偶给孙儿时,岂料映虹却带来了一只由真人所扮的大玩偶到医院探望问玺。星河见问玺喜欢映虹弄来的玩偶多於自己的礼物而耿耿於怀,但家朗等人见状亦无计可施。谨修想出了哄回星河的妙计,即前往房中找星河,但打开房门时,众人惊见星河正为问壐制作环保花灯。

巴不得妈妈第4集剧情介绍

众人欲阻 问玺出国

玉芬与德鼎等人商讨工作时,乃馨鬼鬼祟祟地拉开鼓初打听消息。乃馨得知映虹与星河将会获得「二十世纪最具影响力演艺人」的奖项后,即与鼓初商讨合作采访一事,更指不想家朗被迫参与其中。玉芬偷听了乃馨与鼓初的对话,终得知家朗与星河及映虹有密切关系后,心中暗暗盘算着。德鼎按玉芬吩咐安排家朗出动做突发采访,但当家朗匆匆赶到现场后,却只发现玉芬一人在场。

玉芬强迫 家朗就范

玉芬要求家朗重新处理「二十世纪最具影响力演艺人」的访问,但家朗却借故推搪,结果玉芬以辞退来要胁家朗就范,令他甚感无奈。乃馨在坟场外等候摄影师进行采访拍摄,但结果出现的竟是家朗,不禁令她大感意外。家朗直言被玉芬要求取消假期复工,乃馨连忙澄清自己并没有向玉芬提及家朗与星河等人之间的复杂关系。乃馨进行采访时,不小心被绊倒摔在一坟头前,德鼎等人指乃馨对死者不尊重。

得罪先人 乃馨心惊

家朗听到后,即乘机与各人一起向乃馨大谈在采访时坐在坟上所发生的恐怖怪事,乃馨听后心中大感不安。德鼎与家朗等人一起外出吃消夜,只剩下了乃馨一人留守新闻部。乃馨忽然听见有小孩唱歌之声,吓得立刻跑进洗手间。其后乃馨不停被小孩子的声音骚扰,最终吓至花容失色地离开新闻部。星河与映虹因替问玺付医疗费用一事而起争执,恨晚见两女互不相让,不禁皱眉。露华突然出现表示问玺被陌生男子拐带,映虹与星河急忙在医院内四处寻找。

懿曦有声 成为冤家

恨晚为了解开映虹与星河间之恩怨,特别安排两人面对面互相对质。恨晚要求两人多记恩,少记怨,两女只好勉为其难答应,并为家朗完成采访。懿曦在否极公司替F4监察装修进程时,发现F4的装修技术十分马虎,懿曦按捺不住,出手替众人善后。有声在房间内看见只有懿曦一人在工作,直指其手工粗疏。

欣赏画作 反被耻笑

懿曦无意中发现有声的房间内放有多幅油画,不由自主地走入房中驻足欣赏。有声不悦地把懿曦赶走,而懿曦则故意弄污有声的一幅油画以作报复。苏基大讚懿曦有眼光,把有声最喜欢的油画弄污,有声一脸没好气的指懿曦根本不懂艺术。家朗与乃馨前往采访特首候选人的新闻,一众记者只看到两位候选人扮作友好的政治表演,唯独家朗能找到好角度,成功拍下了两人面和心不和的画面。

为了采访 疲於奔命

家朗安排映虹与星河在牡丹楼作访问,两人不约而同对灯光及环境各有要求,更互不相让,结果令家朗疲於奔命。最终恨晚亲自坐镇,才能完成拍摄。映虹让问玺到星河家中居住一段时间,原来她是想把问玺送往外国读书。星河无意中得悉此事,即大发雷霆指家朗才是问玺的父亲,映虹没有资格带问玺离开香港。家朗得知映虹有此打算后,亦意外得不懂反应。乃馨知家朗受了严重打击,不禁暗自替他担心,但家朗却如常地回电视台工作。谨修明白星河不想失去孙儿,遂与懿曦等人聚首商量,想办法让映虹改变初衷。

巴不得妈妈第5集剧情介绍

家朗偷拍 映虹凑孙

谨修装病到访映虹家,把自己患有绝症一事告知映虹,映虹听后对谨修的遭遇表示十分同情。谨修要求映虹不要带问玺到外国去,映虹这刻才恍然大悟看清真相。映虹为谨修炮制了一道医病秘方,更迫谨修喝掉,结果让谨修苦不堪言。谨修被映虹作弄了一番后,仍无法说服映虹,只得鸣金收兵。星河得悉谨修曾到访映虹家,即指他自讨苦吃,但又对谨修如此贴体自己感心甜不已。

星河强迫 夺抚养权

星河严正地与家朗商讨有关问玺的事,星河要求家朗争回儿子的抚养权,否则便会与家朗脱离母子关系,看到母亲如此横蛮,家朗不知如何是好。懿曦明白家朗的苦况,努力给予他精神上的支持,令家朗甚为感激。家朗看着在房中熟睡的儿子,想到即将与他分隔异地,不舍地上床拥着儿子同睡。有声因懿曦弄污了他最喜欢的油画,於是打算另选一幅作房间内的挂饰,苏基见有声再三挑选后才找出一幅画替补,不禁摇头叹息。

有声搞事 懿曦反击

有声向懿曦故意挑剔,以报复她曾弄污油画一事,但懿曦亦不甘示弱反击,把有声新选的油画粘上香口胶作破坏,有声看后欲哭无泪。苏基直言有声与懿曦的眼光一致,有声不认同苏基的判断。苏基与有声进行打赌,懿曦会否再选中有声所选的油画作破坏,於是特意召她到房中,更藉词要懿曦穿上高跟鞋与裙子陪有声前往高级店舖选购艺术品。懿曦因不喜欢穿高跟鞋及裙子而不肯就范,又再故意踩穿有声的油画发洩。

无处发洩 迁怒懿曦

有声见懿曦未有选中自己所喜欢的油画,不禁沾沾自喜。有声与懿曦购买完艺术品时,遇上旧同事Louis,Louis不忿有声比自己升职快,故意在大庭广众指有声全靠母亲映虹而平步青云。有声一腔怨气无从发洩,竟故意向懿曦无理取闹,更指不再需要懿曦跟进装修工程而把她辞退。

问玺被淋 要求回家

问玺要求父亲带他到电视台参观,家朗难得与儿子共享快乐时光。乃馨在洗手间内听见小孩说话的声音,即时手执水喉开门射水,岂料把路过的问玺喷个正着。问玺被吓得大哭,嚷着要回到映虹身边,家朗只有把儿子送回映虹家。家朗不舍地把儿子交讬给映虹,内心万般感触,不是味儿。

星河发火 赶儿离家

星河得知家朗把问玺送到映虹家后,不禁怒不可遏,怒赶家朗离开家门,令他大感左右做人难。有声与苏基努力协助家朗,故意在映虹面前做戏,指要问玺在外国生活没人照顾十分可怜。映虹看穿两人的把戏,明言不会改变决定,有声与苏基变本加厉,在家中大玩狂野派对,希望迫映虹就范,但她仍不为所动。映虹担心因问玺的事而遭家朗在早前的访问中抹黑自己,决定亲自到电视台找家朗。映虹赫然发现家朗在放影室内,播放着一些自己从没见过的片段,原来家朗多年来一直偷拍映虹与问玺的生活片段。

巴不得妈妈第6集剧情介绍

圆妻遗愿 家朗犯险

有声在平民区看过涂鸦后灵感湧现,即改动大型商场主题佈置的设计。苏基看出涂鸦元素并非有声所长,更指出涂鸦作品应是出自女性手笔,有声不禁对涂鸦者的身分感到十分好奇。有声驾车回到有涂鸦的墙附近守候,期待涂鸦者出现。苦候多时终让他发现原来启发自己灵感泉源的竟然是懿曦。懿曦因被警察追捕而狂奔,大风竟把她所戴的帽子吹到有声手上,懿曦在危急情况下,只好暂弃帽子先逃跑。

恶梦影响 心绪不宁

苏基看见有声拿着懿曦的帽子回家后,兴奋得不断高谈阔论,映虹奇怪懿曦竟有天赋的艺术天分。映虹心绪不宁,常梦见女儿六年前死去时的情景,故特意赶到孙儿上课的地点,以察看他的健康状况,露华在旁看在眼中,不禁暗替映虹担心。映虹到女儿坟前倾诉心事,终不得不承认女儿当初选择嫁给家朗是正确的,她认为必定是女儿不想自己把问玺送往外国读书,因此借梦来告诫自己。

有声施计 留住懿曦

映虹约家朗见面,表示会放弃要问玺出国读书一事,家朗高兴得拥吻儿子。其后映虹突然向家朗道歉,令他大感诧异,两人终打破了多年来对立的关系。有声拿着懿曦遗下的帽子,不知不觉间对她动了思念之情。此时懿曦来到有声的公司指要取回帽子,有声心念一转,要懿曦跟随自己到装修中的办公室。懿曦看见墙上的装修一塌糊涂,心中暗骂F4四子工作马虎。有声要求懿曦回到工作岗位作监工及善后工作,懿曦为保声誉,即使心中万个不愿意,也只得答允。

星河欲替 儿子牵线

星河见家朗与懿曦相处融洽,忽然萌生出撮合两人姻缘的念头。星河买了戏票命令两人去看电影以增进感情,家朗与懿曦无奈受命同往。家朗向懿曦坦言对她没有爱的冲动,懿曦听到后反感到高兴不已,两人更因此了解大家只有如兄妹般的感情。家朗陪懿曦回到儿时玩耍的儿童遊乐场,懿曦缅怀昔日的快乐时光,家朗却取笑她如男孩般倔强。懿曦为有声的房间完成了水幕墙的装修,但由於产生的噪音过大,令有声大表不满。有声与苏基吃午饭时,竟记挂懿曦没有吃午饭之事。

苏基看破 有声情意

有声最终买了外卖给懿曦,但离开时被知客的一句无心之言,令有声忍不住又出手戏弄懿曦。苏基指有声已恋上了懿曦,有声听后不禁一怔。有声不由自主地偷偷跟踪懿曦,希望能对她的生活有更多的了解。电视台收到匿名信告密,指特首候选人林介典在香港参加狗肉宴,家朗闻言后立即赶回家中,努力寻找妻子的遗物。原来家朗妻子定音死前曾搜集了大量有关刘俊雄办狗肉宴,以巴结有钱上流社会人士的资料。看着妻子的遗物,家朗决定为亡妻完成其未达成的心愿,揭发俊雄的勾当。乃馨得知后对此事甚感兴趣而欲参与其中,但家朗怕乃馨会好心做坏事,而不肯让她参与一同调查,乃馨为此大感不满。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