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不得妈妈剧情介绍

13-18集
巴不得妈妈剧情介绍

巴不得妈妈第13集剧情介绍

映虹说出 当年秘密 

有声与众同事工作时,家朗致电约苏基一起健身,苏基为想有声参与,竟在电话的对话中提及懿曦,希望能诱得有声一同前往健身。有声想从家朗口中打探懿曦的近况,家朗故弄玄虚一番后,终说出懿曦正在离岛的寺庙内执行社会服务令。有声气恼懿曦倔强的性格,仍不想到寺庙找她。家朗看见两人间拖拖拉拉的感情关系,亦不禁摇头叹息。懿曦为寺庙修葺时,竟发现映虹原来躲在寺内静修。

映虹挑剔 众人难顶

映虹挑剔的性格,令寺庙内各人都对她避之则吉,懿曦看在眼中不禁暗替她担心。懿曦知映虹被蚊虫弄得不能安睡,於是吩咐客舍员工代自己送日用品给她,但又千叮万嘱不能让映虹知道真相。映虹在浴室内苦着口面投诉床板太硬,懿曦听到后偷偷把自己的床垫送到映虹房中。映虹发现懿曦闯入自己房间,即指她是小偷要求报警,幸得客舍员工替懿曦解围。映虹对懿曦的关心毫不领情,更出言侮辱,令懿曦大感委屈。

露华突然 指责若真

露华如常地带苏基拜祭,但阴差阳错下竟遇上另一对母子亦在祭祠同一人,露华不作反抗,反暗地立即带走苏基。苏基带露华到「无得顶」舖外影相留念,更高兴地把早前与若真的合照让露华看,露华看见后却面色大变。露华急忙赶到酒店找若真,若真看见三十多年没有联络的旧朋友,百般滋味湧上心头。露华愤怒地质问若真是否要夺回自己的儿子,这刻若真才恍然苏基是自己的骨肉。

若真露华 重提旧事

三十五年前,没有名份的若真为恨晚诞下了儿子,若真狠下心肠把儿子讬孤於露华,并承诺这一生也不会认回亲儿,更独自离开香港到马来西亚发展。如今若真看见露华如此维护苏基,亦对当年的决定无悔。若真告诉露华与苏基的认识纯属巧合,绝不会揭穿苏基的真正身分。当两人以为已把误会解决之际,竟发现乃馨与苏基早已呆立在大门前。

乃馨指责 母亲冷血

乃馨未能接受若真突如其来的过去,气得大声责骂母亲的不是,直指她贪钱与冷血,若真听后伤心不已。苏基回到家中不停在翻看与露华的合照,露华担心苏基的情绪,本想安慰他一番,但苏基的肺腑之言反把露华感动得老泪纵横。苏基虽然对若真无怨无恨,但乃馨却替苏基大感不值,更誓要替苏基查出生父是谁,苏基为此大感无奈。映虹在经堂内听道时,回想起自己所作的孽,忽然感到胸口不适。

懿曦通知 映虹病况

映虹撑着身子走回房中吃药,懿曦看到映虹吃药的情景后感到不安。懿曦思前想后,还是决定致电给星河,告知她有关映虹的病况。星河立即与有声到寺庙找映虹,映虹不愿被两人得知自己患上了躁郁症的事,竟将所带的药丢弃。有声好言相劝母亲回家,映虹却指有声口是心非,更把有声与苏基之前的对话说出,令有声哑口无言。映虹赶两人离开,星河忍不住与她口角,但映虹竟自揭三十年前星河撞车受伤,全是因为她向记者通风报信所致……

巴不得妈妈第14集剧情介绍

叁十年后 两人重逢

有声四处寻找懿曦的下落,终发现她在寺庙的大闸处作烧焊。有声知道懿曦关心自己,却又刻意逃避感情,感到甚為气结。这时感化官到来观察懿曦的工作情况,即训斥懿曦只顾谈情,未有尽心做好感化服务。有声不满感化官的态度与他口角,懿曦连忙阻止。感化官要求懿曦交出感化日记,但懿曦一脸為难地表示并未完成,只拿出一纸初稿给他,感化官只看到纸上画上奇怪的符号,结果气得把纸撕碎拂袖而去。

有声发现 懿曦秘密

有声偷偷把碎纸收集起来,回家后重新拼贴在一起,希望藉此窥探懿曦的内心世界。有声看到那些似字非字的图像后,仍没法参透。苏基看到拼图后,直指写字的人应有读写障碍,有声听后心头一凛。有声為找答案,特意前往找谨修,希望他能告知有关懿曦的过去。谨修承认懿曦自小有读写障碍,曾因此而被骗感情更留下了案底。有声回想起种种前事,终明白了懿曦一直逃避感情的原因。

星河担心 映虹病情

谨修吩咐懿曦代自己到百货公司购买床褥,更叫她不要忘记填写抽奖券,令她大感為难。正当懿曦欲放弃填写抽奖券之际,有声突然出现代她填写,让懿曦感动得无言以对。F4眾人提及要装修的单位是凶宅,更指自杀的死者生前患有躁鬱症,星河不禁想起了映虹的情况与自杀的死者相似,一阵不安感犹然而生。映虹因未有吃药而令病情反覆,经常手震头晕,亦无法睡得安稳。

星河搜索 失踪映虹

星河与露华到寺庙找映虹,却发现映虹吃下了不少感冒药后失踪,因此极担心她的情况。映虹病发,独自一人迷糊地沿山路下山。映虹在途中踏上了粪便,正自嘆倒霉之时,竟听到星河的声音。映虹不想让星河取笑自己,於是冒险走离山路以逃避星河,却因此失足滚下了山坡。映虹霉运不断,更被捕兽器所伤,只能坐在草地上动弹不得。星河在山路的树枝上发现了映虹的丝巾,终找到狼狈不堪的映虹。

乃馨美色 家朗心动

星河与映虹在等待救援时,两人尽数多年恩怨,剎那间一切恍如烟消云散似的。家朗与乃馨到海滩偷拍色狼非礼泳衣女郎的题材,家朗看见乃馨性感诱惑的一面,不期然心跳加速。若真派人送了一箱榴槤到电视台给乃馨,乃馨明白母亲欲与自己和解,但却坚持不肯原谅她。家朗见乃馨一厢情愿地认為若真必须要给苏基补偿失去叁十多年的母爱,遂出言相劝。

乃馨相约 家人喝茶

乃馨相约苏基与若真一起到牡丹楼喝茶,更将一个榴槤送给苏基,苏基却厌恶得立即拿走榴槤。若真到达后始知女儿相约了苏基,不禁表现尷尬。苏基明白若真感到為难,即先开口表明自己并没有想讨回公道之意图,若真感激苏基的体谅。乃馨认為事情并未解决,硬要若真在眾人面前说出谁是苏基的生父。此时恨晚出现向眾人打招呼,恨晚与若真迎头相遇,两人顿时呆了。叁十多年的伤春悲秋,恍如走马灯般转眼消逝,两人更是相对无言。

巴不得妈妈第15集剧情介绍

恨晚赎罪 拒绝受勳

恨晚与若真三十多年后重聚,两人百感交集,乃馨在若真面前不停追问苏基的身世之谜,若真依然不肯透露半点真相。乃馨一厢情愿地查根究底,令苏基感到既尴尬又无奈。恨晚特意拿取若真最爱吃的猪肝烧卖,但若真对恨晚的好意却毫不领情。若真看着恨晚与苏基的食相相似,心感难受於是借故离去。家朗见乃馨对查探苏基的身世不肯罢休,遂好言相劝乃馨做事应要顾及别人感受。

乃馨再次 主动献吻

乃馨从家朗的训示中明白了若真原来一直忍让自己的横蛮,才恍然大悟自己的行为幼稚。乃馨再次被家朗的说话感动,竟情不自禁地向家朗献吻,家朗被乃馨的举动吓得不知所措。家朗心里明白自己对乃馨情愫渐生,思绪混乱得不知如何处理。映虹到寺庙避静一事因意外受伤而曝光,各传媒对她是否患上精神病而作多番揣测,令映虹烦恼不已。映虹爱面子不欲将患上躁郁症之事公开,只好采取逃避的态度。

星河出卖 说出真相

星河与家朗到映虹家探望,星河提议陪伴映虹一起会见记者作出澄清,好让各传媒不再在映虹家前骚扰。映虹刻意打扮一番才与星河一起出席记者会,岂料星河却反口,在众传媒面前直指映虹患上了躁郁症,令映虹气得七孔生烟。星河欲向映虹解释时,映虹却大骂了她一顿,家朗更成为两女间的磨心。特首办宣布恨晚将获颁SBS勳章,引来众传媒争相访问。

恨晚误会 若真变心

恨晚在访问中被问及感情问题,禁不住回想起与若真的一段感情。三十五年前恨晚在影棚内认识了在影坛初出茅庐的若真。若真被映虹欺负时,幸得恨晚好言安慰,两人情愫渐生。但好景不常,恨晚突然收到若真在大马搭上了富豪的消息,令恨晚以为若真已变了心,令他既伤心又难过。恨晚在访问中骄傲地表示自己一生光明磊落,本着良心做人。若真听到恨晚的豪言,气得立即赶往牡丹楼找他。

若真隐瞒 怀了身孕

若真把藏多年在心中的冤屈一一细诉,恨晚直指若真贪慕虚荣离他而去,若真却冷笑回应恨晚所作出的指控。若真回想当年与恨晚约会时的真实情况,恨晚每遇到有影迷认出自己之时,为保持自己「银坛铁汉」之名而把若真推开。若真因此常被恨晚弄得头破血流,满身伤痕,但仍默默忍受着。当若真无意中听到恨晚对肉弹艳星的批评之后,终对恨晚死心,而若真亦决定不向恨晚透露自己怀有身孕一事,黯然离开。

恨晚得知 错怪若真

恨晚多年后才惊悉原来若真为自己诞下儿子,更闻得苏基便是自己亲儿,才惊觉自己一直错怪了若真。若真发洩了心中的怨气后,悻悻然离开牡丹楼。映虹自公开交代了病况后,竟然真的再没有记者追访,露华大讚星河的计策有效。恨晚思量一晚后决定拒绝接受勳章,映虹等得知后大感意外。若真与恨晚在大学的走廊相遇,恨晚向若真表示为了她而拒绝了受勳,但若真对他的决定不屑一顾。

巴不得妈妈第16集剧情介绍

为改形象 蘇基相亲

恨晚得悉映虹与星河因误会反目,于是相约两人到牡丹楼作和解谈判。星河与映虹各执一词互不相让,迫得恨晚以师傅的威严要两女一同向对方道歉。岂料,映虹与星河乘火警钟误鸣之际偷偷溜走,未肯就范。映虹经诊治后,病情渐渐康复,心情亦随之开朗起来。露华看见映虹的改变,忍不住认同星河当初揭穿了映虹患病的做法。映虹终明白星河的出发点全为自己,亦不由得对她心存歉意。

恨晚当众 认真道歉

恨晚到映虹家探望时,闻得若真就在隔邻与苏基等人吃饭,于是毅然走到苏基家探访。恨晚不理会众人的目光,认真严肃地向若真诚心道歉,更说出了自己是苏基生父一事,映虹等人震惊得呆若木鸡不懂如何反应。若真未有想到恨晚会有此一着,既感动亦感叹,却又不想在众人面前流露出半点激动之情。映虹得知恨晚与若真及苏基的关系后,不禁为之前自己在家中大肆批评若真的绯闻而不安。

映虹星河 笑泯仇怨

想不到恨晚竟出言赞赏映虹敢言,映虹才松一口气。恨晚语带相关地指映虹也可以如他一样为错事而作出补救,映虹明白恨晚之暗示。映虹因患病而减少了到女儿坟前栽种鲜花,但当她重临时却看见星河正淡然地打理定音的坟墓。映虹与星河难得心平气和地沟通,两人不约而同地向对方诚心道歉,一笑泯恩仇。有声带懿曦察看F4四子的马虎装修工程,懿曦看见手工差劣得惨不忍睹,只好答应为有声重修办公室。

懿曦拒绝 公开关系

有声认为自抽奖券一事后,与懿曦的感情变得稳定,希望能在众同事面前公开两人的情侣关系。懿曦察觉到有声的意图后,故意回避话题,令有声无功而还。有声特意送情侣咖啡到装修的房间给懿曦,岂料最后喝咖啡的人却换成了素。有声把一大屋的装修工程推介了给懿曦,要懿曦自行决定如何装修大屋,懿曦听后立即拒绝,更揭穿了有声的计谋。

有声担心 母亲不满

有声多番想与懿曦有进一步发展感情,但被她连番拒绝,气得找苏基大吐苦水。苏基批评有声的行为不当,令他无从反驳。映虹无意中听到苏基与有声的对话,只好装作若无其事地在二人面前走过,有声见状心感不妙。有声担心母亲又像以前般找懿曦出气,决定先低声下气地请求映虹不要再伤害懿曦,映虹之后一言不发便回到房中。懿曦收到百货公司的通知,她在抽奖游戏中得到日本双人旅行的奖赏。

苏基心意 不被接纳

有声以为懿曦会找自己一同前往日本,但懿曦却出乎意料地找了萍同往,有声一气之下不批准萍的假期。有声开门见山地表示要与懿曦同游日本,懿曦怕投放过多感情到有声身上,还是拒绝与有声同往。苏基为恨晚编织围巾,完成后特意拿到牡丹楼送赠他。恨晚不能接受苏基娘娘腔的性格,拒绝披上围巾,苏基明白恨晚不愿接受自己的性格,伤心离去。星河、映虹与露华三人同情苏基的遭遇,决定为他安排相亲。

巴不得妈妈第17集剧情介绍

蘇基玉芬 擦出火花

映虹与露华安排了蘇基与一女子相亲,遂带他前往一高级怀旧舞餐厅吃饭。当众人乘电梯到餐厅时,突然有一男性打扮的人自称遭人非礼,此人正是玉芬。玉芬向保安员投诉,指蘇基非礼自己,蘇基以为玉芬是男性,不禁气得直说出自己不是同性恋者。蘇基与玉芬互不相让更恶言相向,直至星河带著兰出现。兰介绍了玉芬是自己的家姐,两人才勉为其难不再争拗下去。映虹与星河看在眼中,担心玉芬会破坏蘇基与兰相亲。

玉芬蘇基 舞池比拼

玉芬与蘇基结怨後,两人在言语间互相单打,众人看到火药味甚重,亦不敢参与发言。这时餐厅在举行怀旧舞比赛,蘇基与玉芬各自表示自己的扭腰舞跳得精采,更把斗争的战场迁移到舞池之中。家朗与乃馨再到沙滩偷拍假救生员非礼女泳客的罪证。乃馨穿上性感泳衣,终引来假救生员的注意。乃馨被假救生员轻薄,幸得家朗及时出现解围。假救生员对乃馨死心不息,竟趁家朗离开之时再次非礼乃馨。

为救乃馨 家朗出手

家朗刚好折返,见乃馨被死缠,气结下打至假救生员的门牙飞脱。乃馨看见家朗的英姿,更加被他所迷倒。星河与谨修以为家朗有意安排英雄救美的行动,即大赞机灵,家朗只得露出没好气的样子。家朗收到乃馨的「鬼马」问候短讯,不期然感到一阵心甜。懿曦仍未找到合适的人选陪伴自己参加日本之旅,但她仍然坚持不与有声同往。有声按捺不住再向懿曦旧事重提,更得意洋洋表示已使计令懿曦的所有朋友也不能参加。

众人得知 映虹计策

懿曦得知後甚愤怒,但却不甘示弱地表示已找了蘇基作伴,有声料不到懿曦有此一著,不禁大表气结。有声与蘇基在家中吃饭时互数对方不是,映虹得悉蘇基陪伴懿曦前往日本旅行後,竟一脸怒容地离开了饭桌,令有声与蘇基大惑不解。露华静静地向两人透露,懿曦能抽中往日本旅行旅游的奖赏全是映虹的安排,目的就是为了帮助有声与懿曦能增进感情。映虹难得与有声倾吐心事,令有声感动非常。

有声现身 懿曦欢喜

懿曦与蘇基各自登机,但懿曦心中仍猜想有声会否又再出其不意地给她惊喜。有声果然如懿曦所料在起飞前一刻登机,有声幪著眼与身边人对话,但发觉邻座竟换了一位孕妇,令他尴尬不已。有声几经辛苦,终在普通客位找到懿曦,令她喜出望外。乃馨回味著家朗拯救自己而出手打假救生员的片段,看见乃馨的痴情,众同事都大感吃不消,但乃馨却乐在其中。

恨晚误会 玉芬性别

玉芬为了徵友网站的采访而需要一对男女扮作奸夫淫妇,乃馨踊跃地表示要与家朗一起工作。恨晚到访映虹家时,从蓉的口中得知众人与蘇基的男朋友吃饭,恨晚不禁心下一沉。当玉芬到映虹家取红酒时,恨晚以为玉芬真的是男儿身,竟向她出言不逊。恨晚怒指若真纵容儿子成为同性恋,若真忍无可忍怒掴恨晚,众人错愕不已。懿曦与有声抵达日本後,因言语沟通问题,令懿曦经常要有声代自己说话,有声亦乐得成为她的依靠。但在旅馆时,两人却为睡床的问题而互不相让。

巴不得妈妈第18集剧情介绍

乃馨昏迷 家朗无奈

映虹与星河得知恨晚对蘇基有所误会,急忙到牡丹楼找恨晚解释,恨晚才明白自己原来误会了蘇基。星河提议把恨晚所写的剧本搬上舞台,以助他与蘇基重新修补父子情。映虹要蘇基协助问玺制作美术功课时,乘机游说他担任舞台剧的美术指导,但蘇基连想也不想便拒绝了。映虹以契母的名义迫蘇基就范,蘇基无可奈何地提出了条件,要恨晚饰演剧本中娘娘腔的角色「古明华」,映虹听後不禁皱眉。

家朗心思 乃馨不觉

家朗见乃馨工作时没精打彩,不禁大感奇怪。玉芬要求家朗陪伴乃馨扮作奸夫淫妇参加徵友俱乐部的换妻派对,更要两人互相多作了解,避免遭人揭穿卧底的身分。众同事以游戏方式为家朗与乃馨作测试,发现乃馨对家朗所有习惯与喜好均瞭如指掌,众人不禁大表惊叹。家朗看出乃馨因经痛而感身体不适,於是细心地为乃馨安排热姜茶驱寒,但乃馨未有看出家朗的细心,以为家朗又戏弄自己。

星河谨修 再迫儿子

星河见秋水工作时玩平板电脑,即把电脑没收。星河在家中慢镜重播家朗拯救乃馨的片段,故意夸张地指家朗其实十分紧张乃馨。星河与谨修一唱一和,希望迫家朗坦承自己对乃馨的感觉,但家朗依旧不理会两人的把戏。乃馨自编自演好戏,令家朗送上示爱的毛公仔给她,家朗见乃馨为无聊玩意竟也玩得这样开心,亦不禁失笑。午饭时乃馨本想与家朗同吃,但家朗故意避开她,当家朗与乃馨分道扬镳之後,家朗突然闻得一声巨响。

乃馨受伤 家朗担心

家朗回头一看,立即大感不祥更冲进人群当中,家朗发现乃馨因交通意外而被卷进车底。家朗奋力救出受伤的乃馨,但她已昏迷不醒。乃馨被送进医院急救,若真与蘇基急忙赶至。医生把乃馨的手提电话交回若真,若真看见乃馨在出意外前的短讯,不禁一怔。若真淡然地把手提电话递给家朗,家朗才明白乃馨出意外的原因。家朗无法再拒绝乃馨的感情,但又感到对亡妻的内疚,遂到定音的坟前忏悔。

恨晚安慰 若真接受

映虹把家朗的真心话以手提电话录下,更偷偷带到乃馨的床前,让昏迷不醒的乃馨细听,希望能对她作出鼓励。恨晚前往医院探望,看见一向坚强的若真坐在长椅上叹气,终忍不住上前安慰她。恨晚淡然的关怀,终让若真放下了装作坚强的面具。星河见家朗不停地洗擦电单车,明白家朗十分担心乃馨的安危,但星河更担心儿子会再一次受情伤。

乃馨失忆 家朗无奈

蘇基把乃馨醒来的消息通知家朗,家朗立即赶往医院探望。乃馨因撞伤头部以致局部失忆,对家朗的记忆只停留在初相识对他十分憎恨的阶段。乃馨不肯承认自己曾爱上家朗,更指家朗是个极差的男人。若真看见家朗与乃馨被打断了情缘之事,又不禁回想起恨晚与自己的一段有关嗅觉的回忆。恨晚当年曾赞赏若真身上的香气与别不同,令若真多年来也为恨晚而坚持用爽身粉涂身。另一方面,恨晚为是否放下自己铁汉形象饰演「古明华」一角而大感烦恼。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