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击兵工厂剧情介绍

1-6集
游击兵工厂剧情介绍

游击兵工厂第1集剧情介绍

1941年夏天,江红缨刚刚结束在盐城抗大的培训,她和几个同学在区大队队长李学庆的护送下,穿过封锁线,乘船前往新四军淮安军分区所在地张圩子报到。谁知在半道,突然遭遇日伪军的扫荡,江红缨等人为了掩护老百姓,冒险炸了鬼子的船,遭到日伪军围堵,江红缨等人弃船逃跑,他们只有几只短枪,只能一路打一路跑,一边让人去找区大队求援,最后被围困在一个土圩子里,弹尽粮绝,伤亡很大,眼看就要全军覆没。

就在关键时刻,恰好崔铁飞带着崔家的商队经过,崔铁飞领着四个神枪手,快马神枪,冲过去撂倒了几个日伪军的头目。(因为有所顾忌,崔铁飞等人均蒙面)日伪军分出大部分兵力来追赶崔铁飞。区小队赶到,把江红缨等人解救出来。

崔铁飞还不知道自己捅了大篓子,被他击毙的一个日军小队长田中大有来路,是某实权派大官的儿子,送到前线来镀金的,他还是沭阳县的山口司令的小舅子,山口盛怒,下命令务必抓住这个凶手,给上面一个交代。

这场遭遇战,让江红缨的几个亲如兄弟的同学牺牲,只剩下两个女的,江红缨和沈月,都受了伤,被安排在区委所在地张圩子养伤。

然而山口并没有给人喘息的机会,日军主力对张圩子发动了规模空前的扫荡,新四军的野战部队和地方部队都压力很大,被迫撤出了这一区域,区小队留下了十个人的敌后武装工作队,队长就是因为犯了错误被降职的李学庆。沈月的爹是沭阳县的一个商人,所以上级将她派回沭阳县城做地下工作,而江红缨被派去马厂镇组织铁工会,为部队造枪。萧云将自己的警卫员周四妹派给她,双枪周四妹在当地颇有名气,日军曾悬赏一万大洋要她的命。

江红缨来到马厂,和地下党员吴景升接上头,吴景升领着她参观当地造枪的铁匠铺,江红缨发现他们是纯手工制作,枪管是用轨道钢锻打成柱状,然后用钻头钻出枪筒,再拉出膛线,一个工人造一支枪平均耗时一个月,效率低不说,而且质量也没保障,一根枪管要是稍微钻歪了一点,就废掉了。

此情此景让江红缨顿时傻了眼。江红缨马上就跟吴景升撂挑子,说这么造枪太不现实,纯属瞎耽误工夫,保不准这枪能不能使呢。崔铁飞恰好来铁匠铺买东西,听到江红缨的话,很不高兴,说我们马厂造枪是从我祖上开始的,我们的枪一点不比三八大盖差。两个人三句话不合就呛上了,崔铁飞说,是骡子是马牵出来溜溜,咱们比比枪。

江红缨和崔铁飞当街比枪,引来很多看热闹的老百姓,江红缨用一支缴获的三八大盖,崔铁飞用一支马厂造八八式步枪,崔铁飞五发五中,江红缨五发四中,崔铁飞赢了。江红缨发现崔铁飞的枪做工精良,确实一点不比三八大盖差。江红缨问他的枪是哪儿买的。崔铁飞哈哈大笑,说,我们老崔家还用去买枪吗?这是我亲手做的。江红缨还想继续了解情况,这时崔铁蛋慌慌张张地跑过来,将崔铁飞叫走。这次比试,让江红缨意识到,手工造枪大有可为。

江红缨和崔铁飞当街比枪,引起了许大勇爪牙的注意,而且发现她和赤色分子吴景升是一伙的,于是猜测江红缨可能是共产党的人。许大勇命令侄子许灵光密切监视江红缨。

吴景升给江红缨介绍本地的情况,当地的铁工很多,但是势力最大的有两拨,一拨是老崔家,他们是最早造枪的,手艺好,崔家枪是本地的名牌,而且子侄众多,都是造枪的。另一拨是枪霸许大勇,许大勇是马厂的乡长,所有铁工都要向他缴税,(每十支枪要给他一支)而且他还垄断了所有枪支的销售,恶意压低价格,层层盘剥工人,民愤很大。

江红缨说,那应该把崔家拉进铁工会。吴景升说,这个很难,老崔家有规矩,只谈生意不问政治。江红缨说,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崔铁飞袭击日本人的事儿被他爹崔承宗发现了,老崔大怒,派人将崔铁飞叫回去大骂一顿,崔铁飞还犟嘴,跟老崔辩论。老崔拎着棍子追打崔铁飞,说老崔家总有一天会毁在你手里。崔铁飞在庭院里罚跪,头上还顶着一缸水。

恰巧此时,江红缨和吴景升来访,江红缨看见崔铁飞跪在院子里,很诧异。崔铁飞觉得很没面子。江红缨见崔承宗,表达了来意,邀请崔家加入铁工会,吴景升表示,崔家若加入,必拥戴崔承宗当会长。崔承宗一口拒绝,说老崔家的家规不让参与类似事务,只是一门心思造枪、做生意,你们看见犬子跪在外面吗,我要答应你们,我也得跪在外面去。双方没谈拢,不欢而散。

游击兵工厂第2集剧情介绍

江红缨让吴景升召集了几个有威望的铁匠,商量组织铁工会的事儿。这一切都在许灵光的监视下,其中一个叫朱五的铁匠和许大勇手下的师爷马远图是结拜兄弟,马远图马上把朱五叫到许宅,一番威逼利诱,朱五就说出了江红缨的目的。许大勇决定趁江红缨立足未稳,给她来个下马威。

许大勇派出干儿子锤子去程锄头的铁匠铺捣乱,砸了人家的铺子。周四妹赶到,打败了锤子,群众一片欢腾。江红缨趁机鼓动大家加入铁工会。

经此一役,江红缨感觉许大勇不会善罢甘休,马上派人去联络李学庆的武工队。在大家的努力下,铁工会初具规模,在成立大会上,吴景升被选为会长,江红缨担任指导员。正在大伙儿兴高采烈的时候,许大勇带着一群荷枪实弹的家丁闯了进来,质问江红缨和吴景升为什么带领工人闹事。江红缨据理力争,两下闹翻了,许大勇翻脸动武。

先是周四妹挺身而出,只身劫持了许大勇,许大勇只能跌软,假装服输,被释放之后,突然又翻脸,命令家丁血洗会场。

千钧一发之际,李学庆的武工队神兵天降,把家丁们打得稀里哗啦,顺利控制住局面,许大勇见势头不对,马上转风向,来文的,说自己是乡长,国民政府赋予他权力来管理马厂,谁要跟他不对付就是跟国民政府不对付。江红缨说,按照规定,乡长是老百姓选出来的,你有没有胆量参加竞选?许大勇哈哈大笑,说没问题,什么时候选通知我一声。

许大勇领着家丁撤了,铁工会终于算成立了。

这件事让江红缨认识到,如果没有一支自己的武装力量,是不能在马厂立足的。为了造势,江红缨以铁工会的名义,发起一次赛枪会,表面上是让造枪的各家秀一下自己的产品,比出本地的名牌,私下里则是为了挑选枪手,招收铁工会会员,为接下来的乡长选举聚人气。

许大勇想把这个事儿搞乱,于是向外散布消息,说赛枪会是要选'天下第一枪'。于是,各方势力纷纷出动,很多江湖好汉、土匪都奔着这个'天下第一枪'的名号齐聚马厂。宪兵队的暗探把这个消息传给了山口,日本人反复扫荡,也没有找到枪杀田中的凶手,山口一直很郁闷,当他得知马厂赛枪会,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没准那个凶手会参加,于是派出精锐的宪兵队混进了马厂。

马厂一下子来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人,报名处的人不接受他们的报名,这些好汉们立刻就翻了,差点把报名处都砸了,江红缨见状,只好同意让他们报名。这个局面让江红缨有些意外,然而这是铁工会第一次搞的活动,想撤也没可能了。

崔铁飞年轻气盛,对这种活动更是雀雀欲试,无奈老爹命令家族子弟都不许参加,崔铁飞很无奈,撺掇崔铁蛋给他打掩护。

赛枪会当天,各路好汉各显神通,比得不亦乐乎。赛枪会决赛的时候,突然从场外冲进一匹快马,马上的人黑纱蒙面,他一边策马奔驰,一边射击,十枪全部命中目标,一时之间,彩声如雷。

游击兵工厂第3集剧情介绍

在看台上的宪兵队立刻锁定此人必是杀田中的凶手,于是一声令下,十几个人冲出来,开着枪向蒙面人围上去,蒙面人且战且退。

场面顿时乱了,周四妹大喊一声,小鬼子要围剿咱们,跟他们拼了!场上有很多亡命之徒,立刻投入战斗,一时之间打成了乱战。蒙面人趁机撂倒几个封堵出口的宪兵,策马冲出了场地,远遁而去,宪兵队一看人跑了,连忙尾随而去。

蒙面人自然就是崔铁飞,他骑着马冲出马厂,远远兜了一圈,才回去。

江红缨对铁工会的工人们晓以利害,说必须马上建立一支民团,保卫家乡。工人们很踊跃,很快就拉起来一支二十多人的队伍,号称铁卫队。江红缨请李学庆代为进行军事训练。

宪兵队没有追到崔铁飞,回城向山口汇报,因为有大量的江湖人士参与赛枪会,山口认为,这个凶手很有可能是个土匪或者江湖人士。于是,下命令让日军剿灭周边的土匪。

许大勇命令锤子带人去烧铁匠户的房子,务必要闹得轰轰烈烈。没想到李学庆早就监视了他们,在纵火现场,李学庆带人和锤子的人打起来,因为有备而来,锤子吃了亏。许大勇带人来救人,也被弄得灰头土脸。

双方的矛盾升级,大家都意识到,要想在选举中获胜,就要争取中间派老崔家的支持。于是,江红缨和吴景升再次拜访崔承宗。崔铁飞擅自参加赛枪会的事儿被老崔发现,崔铁飞再次被家法伺候,光着膀子跪在院子里,头上还顶着水缸。江红缨和吴景升一进院子就看见崔铁飞在那儿跪着,忍不住乐了。崔铁飞臊得恨不能钻地里去。

崔承宗说,如果还谈加入铁工会的事儿,那就请回吧。江红缨说,我不是来谈这个的,我来谈生意,我们愿意将崔家出产的枪全部包下来。江红缨想用这种办法把崔家和铁工会捆在一起。江红缨还说,如果能把许大勇选下去,让吴景升当乡长,我们将会减租减息、执行公平交易,杜绝苛捐杂税和层层盘剥。崔承宗有些心动。

恰好此时,许大勇带着人来访,三方碰在一起,气氛有些紧张。崔承宗说,你们两家都是干大事的,我们老崔家只做生意不问政治。许大勇说,我不谈生意也不谈政治,我是来提亲的,我想把小女许灵芝许配给崔铁飞。崔铁飞听见了,大声说,饶了我吧,那个姑奶奶我可伺候不了。崔承宗一拍桌子说,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这件事儿我得跟孩儿他妈商量一下。

崔铁飞和许灵芝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许灵芝有大小姐脾气,经常带着人欺负别的小孩,而崔铁飞没少被她修理。崔承宗老两口商量崔铁飞的婚事,崔铁飞一百个不乐意。崔承宗说,许灵芝有大小姐脾气没关系,过了门让你妈好好拾掇她,保证给你培养一个温良恭俭让的老婆。

晚上,一帮朋友起哄,让崔铁飞请喝酒,崔铁飞带着大伙儿去镇上的饭馆吃饭,崔铁飞一个劲倒苦水,说得最来劲的时候,许灵芝骑着马冲了进来,挥起马鞭把酒桌抽了个稀里哗啦。原来许大勇手下的四大金刚之一马远图一直暗中喜欢许灵芝,从崔家提亲回来,立刻找到许灵芝,将许大勇提亲,崔铁飞不乐意的情形加油添醋地描述了一番。许灵芝怒火攻心,来找崔铁飞的别扭。崔铁飞说你什么意思啊?不会是你看上我了吧?许灵芝说,想得美,不过要拒婚也得是我来,还轮不到你。两个人吵嘴,说翻了脸,许灵芝拎着马鞭在街上追打崔铁飞。这一幕恰好被路过的江红缨看在眼里,江红缨对这个崔铁飞有些看不起,先是被老爹罚跪,现在连女人都敢欺负他。

很快就到了乡长选举的日子,没想到国军守备队的汪子文突然带着200多士兵出现,而且还搬来了国民政府委任的沭阳县县长,要亲自主持选举。一时之间,许大勇这方的势力一下就超过了铁工会,一些摇摆不定的工人顿时产生了犹豫。

就在此时,马厂镇外来了一支200多人的日伪军,好像在追杀什么人,李学庆和周四妹和日军交火,两个人把这队日伪军引走。

会场上,县长致辞的时候,突然远处响起了密集的枪声,几个铁卫队的队员跑进来,说不远处发现了敌人,估计有200多日伪军,而且已经突破了第一道防线。这是李学庆定下的计策,希望吓跑汪子文。

游击兵工厂第4集剧情介绍

果然汪子文和县长顿时慌了。江红缨说,没事儿的,咱们现在的人马加一起也有300人,正好跟鬼子大干一仗。汪子文借口日军势大,要回去搬救兵。江红缨拦不住他,但老实不客气地讹了他一些弹药。汪子文带着人一溜烟地跑了。

选举被推迟,许大勇乱了方寸,带着家丁跑回家。这时,土匪头子高九爷突然来访,原来,日伪军追杀的人是高九爷,日军最近对周边的土匪势力进行了围剿,高九爷的队伍被打散,他带了一队人逃跑,到马厂的时候,只剩下了四个人。高九爷决定到许大勇家躲起来。

选举再次开始,两个候选人分别上台讲话,吴景升号召大家起来反压迫反剥削,得到群众的大面积认可。而许大勇说了几句冠冕堂皇的话,把工人们的火气勾了起来,有几个胆大的起来控诉许大勇欺行霸市、鱼肉百姓、勾结土匪等等,工人们群起响应,选举会差点变成批斗会。许大勇灰溜溜地下了台。接下来的选举变成了一边倒的局面。吴景升成功当选乡长。

老崔家为了不触犯众怒,集体选择了弃权。许大勇见事不可为,撂下一句狠话,说江红缨操纵选举,要向国民政府投诉,然后带着人气呼呼地撤了。众人一片欢腾。崔铁飞也被气氛感染,对铁工会颇为向往。

许大勇回到家里,马远图搬弄是非,说老崔家落井下石,不应该把二小姐许配给崔铁飞。许大勇说,老崔家不过是墙头草,没有什么危害,现在最要紧的是江红缨。马远图说,擒贼先擒王,只要把这个娘儿们干掉,不就万事大吉了吗?何况咱们这儿正好有合适的人选。

马远图找到高九爷,让他帮忙刺杀江红缨,高九爷狮子大张口要了一万大洋。

江红缨为铁工会的事儿进展不顺有点郁闷,只好写信向书记萧云求救,希望可以从山东根据地借用几个军工专家和一些机器设备。

另一方面,江红缨再次拜访崔承宗,希望崔家可以和铁工会交流技术,共同进步。崔承宗却不买他的帐。

江红缨离开后,崔铁飞跟老爹说,人家讲得很有道理,大工业化生产是大势所趋,咱们老守着这点手艺,早晚会被淘汰的。崔承宗大怒,骂崔铁飞数典忘祖。崔铁飞说,老崔家造枪不过百年,如果每一代人都不思进取原地踏步,咱们现在还在造火铳呢。父子俩发生口角,崔铁飞给哄了出去。

江红缨在回家的路上,感觉有人在跟踪自己,她略施小计,甩掉了尾巴,却发现后面走来的是崔铁飞。(注:跟踪的其实是高九爷的人,崔铁飞是被老爹轰出来,恰巧路过的。)江红缨觉得有些怪,但没有揭破。

转天,周四妹告诉江红缨,在住处的不远处,发现了几个烟头和皮鞋脚印。因为当地普通人很少抽纸烟穿皮鞋,种种迹象表明,有人在盯着江红缨。江红缨不敢大意,决定引蛇出洞。

当晚,高九爷展开刺杀行动。

高九爷带着七个人突袭铁工会,他们翻墙进入,冲进江红缨的卧室,对着床上就是一顿乱枪,却发现床上的人只是几个枕头而已。土匪们大惊,知道对手有防备,连忙组织突围。埋伏在四周的铁卫队和武工队在李学庆、周四妹的带领下,和土匪打起来,高九爷在手下的拼死掩护下,仓惶逃出了马厂,留下了几具尸体。

经过辨认,有武工队的人认出了尸体是高九爷手下的土匪。江红缨没想到敌人居然勾结土匪杀人,如果不把这股气焰打下去,铁工会很难运作。周四妹认为,既然发现那天崔铁飞曾经跟踪江红缨,此事可能和崔铁飞有关。江红缨说,我们跟老崔家无冤无仇,他们为什么要算计我?周四妹说,许大勇是崔铁飞未来的老丈人,而许大勇跟我们势不两立啊。

游击兵工厂第5集剧情介绍

转天,在崔承宗的逼迫下,崔铁飞跟着老爹带着聘礼去许家下聘。没想到许灵芝反应激烈,当众拒绝嫁给崔铁飞,还讽刺他不是个爷儿们。再加上马远图在一边煽风点火,崔铁飞气不过,脱口说出,我连鬼子头都杀了好几个,怎么不算爷儿们?崔承宗大惊,扇了崔铁飞一巴掌,崔铁飞掩面而逃。下聘仪式不欢而散。言者无心,听者有意,马远图意识到崔铁飞很可能就是日本人在找的那个凶手。

刚回到家的崔铁飞就碰上带人登门问罪的江红缨。崔铁飞一头雾水。江红缨罗列出多个疑点,他抽纸烟,穿皮鞋,而且还跟踪江红缨,几个证据都对崔铁飞很不利。连崔承宗都对这个儿子很没信心,他答应江红缨,一定给她一个交代。

江红缨走后,崔承宗逼问崔铁飞,崔铁飞整个一六月飞雪,还有口说不清,只得发誓一定要把幕后真凶揪出来。

崔铁飞去找李学庆询问刺杀案的具体情况,恰好周四妹也在,两个人对他冷嘲热讽,崔铁飞感觉非常的冤枉。

崔铁飞的事儿传到镇上,大家都有意识地排斥他,连他的朋友都看不起他,崔铁飞非常郁闷,许大勇听说了这个消息,非常高兴,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替罪羊,而且可以把老崔家拉到自己的阵营来。许大勇特意邀请崔氏父子来家里吃饭,还拉着许灵芝作陪。席间,崔铁飞说自己受冤枉,压根不认识土匪高九爷。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许灵芝很快联想到高九爷之前曾经在家里住过,莫非自己的老爹才是幕后黑手。许灵芝内心很纠结,虽然对崔铁飞有成见,但是看他背黑锅,还是有点不忍心。

崔铁飞和老许家的密切来往被人回报给江红缨,更加落实崔许两家联合的事实。江红缨感觉争取崔家已经不太可能了,而铁工会的工作也停滞下来,无法推进。

为了找到武器制造的资料,江红缨带着周四妹进了沭阳城,找到已经打开局面的沈月,沈月在父亲的公司上班,沈月以公司的名义为掩护,经常偷偷给新四军运货,购买紧俏物资。沈月还在一家教会医院当义工,这里经常有上层社会人士来看病,所以能较好地获得情报。

两人见面,分外高兴,江红缨说明了来意,沈月有点犯难,说这种资料可是不好找啊。江红缨说,找到多少算多少,直接的没有,间接的也要,比如机械加工啊、冶金什么的。沈月让她先在家住下,自己去想想办法。

高九爷刺杀失败,潜回来找马远图要钱,马远图哭笑不得,现在当土匪的也太不要脸了,杀人不成还要收钱?高九爷说,我这是给死掉的兄弟要安家费,再说了,这次失败了,下次还可以再来嘛。马远图说,你想要钱的话,眼下倒是有一宗大富贵。然后将崔铁飞杀了田中的事儿说了。高九爷心领神会,拿了钱离开。

许灵芝无意中发现马远图和高九爷接头,许灵芝质问马远图刺杀江红缨是不是你指使的。马远图实话实说,是你爹请高九爷杀江红缨的,他还告诉许灵芝,不要对崔铁飞抱有什么幻想,这个人很快就要倒霉了。许灵芝很纠结,一边是老爹,一边是被冤枉的崔铁飞。

游击兵工厂第6集剧情介绍

在沭阳县城,沈府突然来了一队日军,周四妹和江红缨很紧张,还以为行藏暴露,其实是山口带着杨翻译来拜访沈月的爹沈怀山。沈怀山是个商人,业余爱好就是收藏古董、古籍,而山口对此也非常痴迷,进入中国之后,首要任务就是巧取豪夺古董,其次才是打战。

山口和沈怀山坐而论道,山口称南京伪政府委托他追查故宫国宝,而这些东西很可能在沈怀山的手里。沈怀山百般辩解,说这是没有的事。山口见问不出所以然,本着贼不走空的原则,不要脸地要把他家的古董借回去赏玩赏玩,沈怀山傻了眼,只能眼睁睁看着日军进来搬东西。沈月很气愤,从后面出来,跟山口掰尺,山口看见沈月,不由眼前一亮。山口说,其实除了古董,我更爱美女。吓得沈怀山一哆嗦,连忙将沈月给推到后面。

高九爷投靠了山口,说出杀死田中的凶手就是崔铁飞,山口大喜,立刻调集重兵,准备转天一早去扫荡马厂。

由于没有找到合适的资料,周四妹展开高超的武艺,夜入日军的修械所,偷取了一张汉阳造的枪械图。

沈月得到鬼子要去马厂扫荡的消息,连忙回家找到江红缨,把情报告诉她,让她赶紧回去报信。

江红缨和周四妹带着沈月收集的资料,慌忙离开沭阳县城。她们不知道带走的资料里有两本沈怀山收藏的古本书,《天工开物》和《武备志》。

这天崔铁飞独自在酒馆喝闷酒,许灵芝找过来,问他杀鬼子的事儿是不是真的。崔铁飞说,当然是真的,否则我爹能大耳瓜子扇我吗?而且我还是天下第一枪呢。许灵芝说,当日赛枪会上的蒙面人就是你?崔铁飞很得意地说,没错啊。许灵芝说,敢杀鬼子的就是英雄好汉,我愿意嫁给你。崔铁飞说,你愿意嫁,我还不愿意娶呢。许灵芝恼羞成怒,而崔铁飞正满脑门官司,两个人口角起来,不欢而散。但许灵芝还是告诉他刺杀江红缨的高九爷,他已经逃到沭阳县城了。崔铁飞受了刺激,单枪匹马出去寻找高九爷。

他不知道,此时山口已经组织了一个中队的日军和一个连伪军,亲自领军杀奔马厂。

江红缨和周四妹抄近路赶回马厂,告诉李学庆日伪军要来扫荡的消息,大家一商量敌人势大,不能硬扛,于是马上组织马厂镇的老百姓转移,而崔铁飞失踪了,崔承宗很担心,让家里其他人转移,而自己躲在家里等儿子。

山口带着队伍直扑崔家,把崔承宗搜了出来。山口讯问崔承宗,是不是他儿子杀了田中小队长。崔承宗哈哈大笑,说那次袭击是自己带人干的,小队长也是他射杀的。山口准备把崔承宗带回县城慢慢审讯,崔承宗知道没活路了,突然爆起反抗,被山口一刀砍死。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