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列一号剧情介绍

1-6集
专列一号剧情介绍

专列一号第1集剧情介绍

1949年10月,新中国刚成立不久,百废待兴,各行各业急需人才建设。为了更好发展国家建设,中国高层特别派出一批专家搭乘专列前往苏联学习。

一伙海外敌特'教主'组织闻讯秘密训练一批特工,企图阻止肩负建国重任的专家搭载的专列出境,妄想将新中国的建设美梦扼杀于摇蓝中。

一场敌暗我明的拉锯战就此展开,首当其中的便是满洲里保安组长杨维忠,在一次行动中遭到敌特派来的一名狙击手的暗杀。幸好一名战士眼疾手快替杨维忠抵挡了子弹,虽然被子弹击中,却没有性命之忧。

此次暗杀行动,保安副组长林亚夫意外在狙击手射出的弹身上发现'七曜'二字,这种刻有'七曜'的子弹是一个名叫'礼拜天'的杀手专用子弹,此人身手不凡,枪法精准,擅长易容术,已于两年前被我方人员击毙,此次竟然出现此人专用子弹,说明此人并未身亡。

与此同时,保安行动组长常春在城内展开了一系列严密的搜查,队伍来到一间废弃的民房,意外发现礼拜天。礼拜天见事情败露当场点燃炸弹自杀。

这一切,都被一位名叫盖保平的人暗中看在眼里。盖保平认为事情不是表面看的这么简单,事实上礼拜天根本没有死。于是暗中调查,随着调查深入,渐渐发现其中隐含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身处一个暗流涌动的年代,知道的事情越多,性命就越危险,盖保平深知性命难保,担忧中希望能见到儿子盖振海最后一面。

盖振海已临时被上级调往一家女子教养所负责看管工作,心思细密的他暗中发现教养所里有一个名叫宝滟的女人行迹可疑,正准备好好调查的时候,宝滟逃走了。

盖振海隐隐觉得宝滟是敌人派来的特务,遂把此事告知找上门的父亲。父亲闻言之后大发雷霆,神色中充满忧虑,告诫儿子不要多管闲事,并且向儿子透露也许俩人是最后一次见面了,此次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

离别时盖保平忽然遭遇横祸,被礼拜天当场狙杀。悲愤万分的盖振海被闻讯而来的警察当成杀人凶手,盖振兴海因此不得不逃走。

一系列的事件暗示敌特将会大举反攻中国政府。我方需要大量得力人手。保安行动组长常春受命前往满洲里监狱请所长乔长春归队,两人在返回途中遭人袭击。

专列一号第2集剧情介绍

乔长军与常春二人返回路上遭到一名女特务的袭击,女特务举着一把狙击枪来到车祸现场,眼看两人性命不保。半道中突然杀出一人救了两人性命。此人是盖振海,拿着在尤发金家中买到的弩箭一箭射中女特务的手臂,将其带走,打算从女特务身上问出父亲的死因,不曾想箭上有毒,女特务当场陨命。

无奈之下,盖振海只得从对方身上搜出一包上好的鸦片,当晚赶到尤发金家中,训斥对方卖毒箭给自己之后,盖振海勒令尤发金在一天时间里面必须要找到鸦片的来源。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遇袭的乔长军跟常春有惊无险回到基地。组长杨维忠依然躺在医院里养伤。跟昔日的老部下乔长军长谈一番后,透露出了二个机秘信息。

一:我方内部隐藏敌方内奸。

二:敌特正在汇款给一名杀手。

乔长军临危受命,再次回到工作岗位,与以前的熟人寒暄一番之后,乔长军正式开始工作,经过一系列地侦查,他发现有三个人的姓名事实上是同一个人的名字。这个人的名字叫做梅峰。

乔长军带领一名女队员连夜潜入梅峰家中,在梅峰回家之前搜到了一些证据资料,拥有了这些资料,乔长军将梅峰带到基地讯问。岂料梅峰是一个老奸巨滑的主儿,任凭乔长军再三追问依然一口咬定自己是清白的。

见梅峰如此顽固,心机机智的乔长军计上心来,当场从身上掏出一把手枪,然后佯装手枪走火误射子弹,终于,在乔长军的威胁利诱之下,梅峰松了口,透露出一个重要信息:有人叫他取出钱然后放到城北机床厂。

得到了这个重要信息,乔长军立即带领一帮手下赶到城市机床厂,在工厂外面设下埋伏。以此同时安保副组长命令乔长军原地待命,不料乔长军不听上级安排私自行动,带领一帮手下冲进工厂扑了个空,只在工厂里搜到了一杆长枪。

乔长军把长枪带回基地,找到组长杨维忠报告事情经过,说出了心中的想法:敌人之所以逃走,得益于隐藏于我方内部的内奸通风报信。

另外一边,敌特基本也发现内部有我方人员。于是展开一系列调查。在这个紧要关头中,负责药学的伊万博士忽然逃走,待他被抓回来之后,在女教练的恐吓之下,当场指认出我方人员。

专列一号第3集剧情介绍

医药博士伊万在女教练的恐喝下,吓得当场指认一个代号叫'牧羊人'的杀手是共党派来的奸细。'牧羊人'当场反驳对方是在污蔑自己。两人你来我往争得不可开交,伊万还声称看到'牧羊人'给共党发密报。'牧羊人'反唇相讥,说伊万是无中生有。

一旁的老汉奸见状向女教练提出一个建议:两人都有嫌疑,宁可错杀,不可放过,不如一起除之而后快。女教练没有听住老汉奸的建议,当场掏钱枪杀医药博士伊万。同时宣布内部奸细已经除掉,接下来将会选派四名杀手潜入中国大陆。代号'牧羊人'的杀手就在四名杀手之列。

与此同时,在大陆办事的乔长军闷闷不乐,因为他的妻子(韩冰)要来看望他。妻子刚下火车的时候,乔长军想了一想掉头就走,装没看到妻子一样,不料妻子眼尖一眼就发现了乔长军,当即追上前,恰巧周围站立着乔长军的一帮手下,大伙看到领导行色慌张,身后跟着一位紧唤其名的女人。还当是遇到敌特,立时掏枪喝令乔长军的妻子不要动。直至乔长军返回来解围,告诉大家这是他的老婆,大家才恍然大悟。

乔长军非常不愿意妻子待在自己身边,因为他认为自己的处境非常危险。两夫妻因此吵了一场。僵持不下之时,广播里传出敌特'教父'组织播放的一首乐曲。这首乐曲暗含一则信息:敌特将会潜入中国大陆。

在韩冰的帮助下,乔长军摸清了敌人潜入大陆的时间和地点。遂带领一帮人马打伏击战。不料遇到的全是从天而降,身上带着炸弹自杀的敌特替死鬼。在这场爆炸自杀中,只有'牧羊人'一人存活。此人另一个外号叫军鸽,是我方人员。

另一边,女教练带领第二队人马悄悄在某处空降。乔长军自知失职,在组长杨维忠面前表示一定要找到女教练的人马。

乔长军回家之后,通讯组成员顾可依悄悄送给乔长军一份信函。乔长军打开一看,里面写着一行字:我有办法找出谁是内奸。

乔长军不看内容则好,一看喜上眉梢,当即找到顾可依,问明详情之后,两人秘密潜入电讯发报室,逐一查找各个组员使用的通讯器材。

不曾想副组长林亚夫忽然出现,乔长军刚刚推门从电讯室走出来的时候,两人撞了个满怀。看到林亚夫想进电讯室,想到顾可依还在里面。乔长军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专列一号第4集剧情介绍

乔长军眼见副组长林亚夫掏钥匙开门进电讯室,情急之下拉住林亚夫,跟林亚夫东扯葫芦西扯瓜,总之就是不让林亚夫进电报室。因为组里有规定,员工不能私自进入电讯室。

经过简短的谈话之后,顾可依突然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林亚夫见状惊奇万分,遂问是怎么回事。乔长军见机不妙赶紧站出来替顾可依说话,声称顾可依是因为一些公事才进入电讯室的,虽然她的做法违反了组里的规定。但主要是为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才这样做的。希望副组长不要怪罪。然后不等林亚夫追问,便拉着顾可依匆匆离去。

杀手'礼拜天'一直记挂王滟的神秘失踪,一次跟队友会面,托付对方寻找王滟的踪迹。而另一边的盖振海跟尤发金两人满街探查云烟来源,经过一番折腾,两人终于从一个闲杂人士口中探得一些信息。

折腾大半天事情总算有一些眉目了,盖振海正想继续查找线索,不料身份爆露,被一伙警察悄悄盯上,双方大打出手,幸有好武功傍身,盖振海得以逃脱。正想跟尤发金汇合,却发现巴金被警察抓住。

后来尤发金从警察手中领走巴金,三人才得以再次汇合。事实上尤发金之所以轻易领走巴金,是警察故意为之,通过两人追查到盖振海的下落。此时的盖振海不止落下杀父的罪名,还被乔长军的安保组织认定为是'礼拜天'。

经过一番准备,安保行动组长常春带领一帮人马来到尤发金住所布控,不料狡猾的盖振海把尤发金当人质要协众人。站在门边将一把匕首架在尤发金的脖子上不许众人前进一步。一番僵持之后,细心的常春发现这其实是盖振海使的'金蝉脱壳'之术,盖振海其实早就跑了,真实的情况是巴金藏在门内伸出一只手紧握匕首架在尤发金脖子上。虽然已经发现了这场骗局,盖振海却早已经跑远了。

抓捕盖振海的行动再次失败,常春遂将尤发金押回组织基地,由乔长安负责审问。在审问过程中,尤发金一个劲表示跟盖振海无任何瓜葛,两人只是简单的买卖关系而已。

以此同时,盖振海再次出现在街上,在街上巡逻的警察一眼就发现了盖振海,于是大声喊叫向盖振海追了过来,盖振海见被人发现了遂赶紧奔跑。

专列一号第5集剧情介绍

尤发金与巴金俩人依然被关押在安保基地的一所小房间中。而盖振海,逃脱警方的追捕之后,依然不忘想方设法营救尤发金两人。

机会终于来到,尤发金在一次午餐中忽然食物中病,被送往医院抢救,进行了洗胃护理,保住了性命。盖振海趁机装扮成医护人员,悄悄找到尤发金的病房,带领尤发金刚走出病房门口的时候却被过道里的警卫兵发现,两人慌不择路逃到一个角落处,听着医院里追兵杂乱的脚步和喊话声,尤发金心知两人在一起目标太大,盖振海不可能带着自己安全逃走,于是自愿留下来,让盖振海先逃。盖振海不得已之下只得独自离去。

偏偏在离去的时候,一个警卫员发现盖振海神色异常,立时举起长枪喝令盖振海不准动。盖振海一见况不妙,当场放倒警卫员,由于动作声音太大,把周围的警卫员全部引了过来,盖振海没有办法,只得窜进了安保组长杨维忠养伤的病房里面,此时病房里面有几个女人,其中有乔长军的妻子以及护士方静等人。

十几分钟之前,乔长军的妻子韩冰来到杨维忠的病房里面,跟杨维忠进行了一次坦诚开怀的谈话,表示自己虽然以前是敌特组织'教主'的手下,但现在已经成为乔长军和妻子,所以希望组织要相信她们两夫妻。后来谈完话,护士方静进来护理杨维忠,仅过了片刻门外便响起盖振海跟警卫员打斗的声音。

然后盖振海中进了病房里面,当着大伙的面举着手枪把杨维忠当成肉票要协冲进来的警卫员。

事情变得更为紧急万分,医院里一片大乱,一大批警卫员蔬散了医院里的平民百姓之后,对医院内外以及周边各处进行严密的布署,欲将盖振海绳子以法。

以此同时,乔长军有事寻找妻子,在家里寻找半天依然找不到妻子的踪迹,而另一边的行动组长常春闻知盖振海在医院协持组长杨维忠之后,迅速调集大批安保士兵赶往医院,准备进行一场营救组长的行动。

盖振海深知安保小组布下了天罗地网,抽了个空在医院中搜寻逃生出口无果之后,又回到病房里,然后对着广播述说自己的遭遇,将自己的经历背景等等全盘述说。并且表示自己是被人陷害的,父亲之死不是自己所为,安保队里面有内奸,这个内奸用心险恶,目的就是把一切罪名扣在自己头上,让自己成为替罪羊。至于那个叫'礼拜天'的杀手当然也不是他盖振海所扮,以及什么特务这些事情都跟盖振海无关,他只是一个清白的警察而已。

在盖振海的谈话中,乔长军赶了过来,一听到妻子也在杨维忠的病房中,乔长军面色一变转身就走,同时对常春表示自己无能为力,不能参加这次营救活动。

专列一号第6集剧情介绍

乔长军之所以拒绝参加营救任务,主要是对于妻子韩冰的行为非常反感,他认为妻子跟杨维忠一定说了一些秘密,而这些秘密正是他不愿意向组长透露的。带着这份复杂的心理,乔长军当场扔掉电话听筒准备离去。

常春,顾可依见状赶紧过来阻止,无奈乔长军去意已决。千钧一发之际,组长忽然打来电话,命令乔长军必须听命于他。乔长军无奈之下只得再次接手营救任务。

盖振海得知乔长军也来到了营救现场,便跟对方进行了一次电话谈话。并且要求乔长军把食物中毒的尤发金带到现场,进行一些问话,调查谁是下毒者。

乔长军照办将尤发金带到现场,进行了一些问话之后,走入医院与盖振海进行了一次私密谈话。

在这次私密谈话中,盖振海向乔长军透露出了自己重点怀疑对象:周锦荣。

乔长军于是跟随盖振海进入病房,对周锦荣展开一次突袭问话,虽然周锦荣失口否认所有疑点。但面部表情显得极为慌乱。

乔长军凭着多年的经验,认定周锦荣在撒谎。周锦荣还在他的质疑下一口咬定常春是敌特组织,陷害盖振海以及尤发金食物中毒,这一切都是常春所为。

乔长军回到医院外面,当面找常春问话,并且保持跟周锦荣通话,在两人之间周旋,试图查出谁是撒谎者。

此时在医院中等待多时的盖振海忽然趁周锦荣不备,迅速从对方的衣领中搜出一粒毒药。这说明周锦荣是敌特人员,一旦事情败露就服毒自杀,面对铁的证据,周锦荣只得承认自己是内奸。

正在他认罪的时候,埋伏在门外的暗杀者忽然开枪射击,幸好盖振海推倒周锦荣才躲过这一劫。

事情真相大白,杨维忠非常看好盖振海的身手和头脑,于是悄悄放走盖振海,并且劝说对方加入安保组织为国家工作。盖振海思前想后本来不打算加入安保组织,但听到杨维忠说杀害他父亲的凶手就是敌特组织里面的人,于是答应加入安保组织。

从医院中逃出来后,盖振海乔装打扮跟乔长军汇合。并且透露了自己也加入了安保组织的事情。两人进行了一次短暂的谈话之后各分东西,准备好好地反击敌特组织。

本次的人质事情就此结束,医院护士方静如释重负回到家中,忽然发现女儿跟一个陌生的男人在一起。这个陌生的男人更是班长春。

方静对班长春极为反感,班长春见状识趣的主动告退。待对方离去之后,方静把女儿拉到身边,告诉女儿班长春不是一个好人。

两母女的谈话,被屋外的班长春听得一清二楚,他悄悄从身上掏出了一把手枪。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