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婚约剧情介绍

19-24集
遥远的婚约剧情介绍

遥远的婚约第19集剧情介绍

马家骏向邓校长递交辞职报告后就去找了宋十二,他想让宋十二帮他安排一个工作。宋十二很给他面子,让他就任东北分公司的经理一职。宋十二在听说他辞职后很好心地提醒他,不如办个停薪留职,可进可退,马家骏接受了他的建议。

马家骏回家后很得意,他向梅凤举炫耀自己不是无用武之地,他说等自己功成名就后要好好让刘思扬看看。次日梅凤举悄悄地去找了宋十二,她告诉宋十二,因为自己工作性质应酬多生活无规律,所以不能管孩子,如果马家骏去了东北就没人给孩子做饭。在加上他们夫妻目前关系紧张,如果他们因此分开离婚,那宋十二就是罪魁祸首。宋十二闻言吓坏了,只好答应她反悔给马家骏的工作。

马家骏如约到宋十二公司时,宋十二就躲了起来联系不上。马家骏不明所以,大骂宋十二没有诚信。没办法后他又去找了高伟臣。高伟臣把他推荐到自己的朋友开的东亚贸易公司,公司老板给马家骏安排了一个到黑龙江分公司的经理职位。马家骏非常高兴,他底气十足地正式向刘思扬提交了辞职报告。梅凤举知道后十分恼怒。

尽管乔慧敏一直对刘思扬有意见,事事处处减少和他在一起的机会,而且除了工作其他话题一律回避。郝佳丽还是觉得乔慧敏的存在就是个极大的隐患,她甚至跑到乔慧敏办公室警告她,最好离刘思扬远一些。乔慧敏觉得她不可理喻,把自己当做敌人时刻警惕。郝佳丽只要想到刘思扬每天要和乔慧敏一起工作她就难受,她无中生有地和刘思扬吵架生气。她甚至把乔慧敏最后送给刘思扬的那件被他视若珍宝的毛衣用剪子绞烂。刘思扬看到毛衣大发雷霆。

沈敬之在读研究生时一直和乔慧敏同学,现在他是一家报社编辑。这天他借口路过南方大学专门来找了乔慧敏。他含蓄地告诉乔慧敏,如今刘思扬已经结婚,而她虽然离过婚但没有享受过真正的婚姻生活,他想让她体验一次。乔慧敏知道他要表达的意思,她非常委婉地拒绝了。沈敬之知道,她心里还是放不下刘思扬。

马家骏很快要离开到外地工作,他约出郝佳丽,关心地问她婚后生活是不是她想要的。郝佳丽发自肺腑地称,以前非常仰慕刘思扬的才华,可过日子后才知道那些并不能当饭吃,而且刘思扬心里从来没有放下过乔慧敏,所以他们从来都是同床异梦。马家骏知道即便如此郝佳丽也还是不会喜欢自己。马家骏一时非常伤感。

遥远的婚约第20集剧情介绍

郝佳丽下班途中偶遇王富贵,王富贵如今做大蒜生意挣了不少钱,他开着汽车,穿着西服,混的人模狗样。郝佳丽告诉他自己已经和刘思扬结婚,劝他看在孩子份上不如和乔慧敏复婚算了。王富贵大喜。王富贵借着看望孩子的机会到乔慧敏家里和她提了复婚的事。乔慧敏觉得很好笑,她明明白白地告诉他,不可能。

郝佳丽在拿到刘思扬工资时非常吃惊,她询问刘思扬他的工资为什么会被扣除一部分。刘思扬告诉她,因为栓柱在北大学的计算机专业。所以他向单位财务借了五千块钱帮栓柱买了台电脑。郝佳丽非常生气。因为女儿莎莎的借读费还没有筹齐。她越发感到家里财务紧张,也怨恨刘思扬做决定从不和自己商量。

马家骏开着奥迪车回南大看望郝佳丽。他一眼便看出郝佳丽心情不好,在得知她因为经济紧张烦恼时,他便极力怂恿她停薪留职和自己一起下海做生意。他说自己在黑河的公司因为经常和俄罗斯人打交道,需要一个翻译。郝佳丽动心了。

郝佳丽把停薪留职的申请交给了乔慧敏。刘思扬极力反对她下海经商,而且还是和马家骏一起。但郝佳丽主意已定,她义无反顾地跟着马家骏离开了。直到刘思扬有一次送孩子上学偶遇梅凤举后,梅凤举才知道马家骏这一次离开时竟然还带走了郝佳丽。

王富贵突然到南大办公室找乔慧敏,他焦急地告诉乔慧敏,王宝库病危想见见乔慧敏。乔慧敏犹豫不决,王富贵几乎要给乔慧敏跪下。乔慧敏只得答应去看看王宝库。在病房里,王宝库拉着乔慧敏的手向她道歉,他觉得王家对不起乔慧敏,然后他又让乔慧敏答应和王富贵复婚,不然他死不瞑目。乔慧敏坚决不答应。李大丫看到王宝库苟延残喘始终不咽气的惨状,扑通一声跪在乔慧敏面前。乔慧敏被迫答应复婚,王宝库与世长辞。

王富贵把李大丫接到城里,让她以后跟着自己在城里生活。乔慧敏的儿子天书询问她答应复婚的事什么时候办,乔慧敏却说那是为了哄老人高兴做不得数。天书气的当时就摔了碗筷。

沈敬之又到南大找乔慧敏,刘思扬看出沈敬之对乔慧敏的用意。沈敬之请刘思扬帮自己说情,劝说乔慧敏接受自己。当刘思扬向乔慧敏推荐沈敬之时,乔慧敏充满怨恨地称,自己原本和沈敬之还有可能,现在既然刘思扬说情,那就没有可能了。刘思扬见乔慧敏这么恨自己,只得苦笑。。

遥远的婚约第21集剧情介绍

邓惜时把乔慧敏叫到办公室,告诉她组织部刚刚下令,要调乔慧敏到文化厅任副厅长。乔慧敏非常吃惊。之前为了撇清与刘思扬的关系,避免二人的尴尬工作接触她一直想调任,可现在真要调任他处,乔慧敏心里还是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惆怅。

此时马家骏和郝佳丽从外地回来,两人同坐一辆车手拉手举止亲密。郝佳丽回到家为刘思扬父女俩做饭,一家人团团圆圆地吃罢饭后,郝佳丽告诉刘思扬自己有话找他谈。刘思扬似乎毫不意外,他问郝佳丽是不是要提离婚。郝佳丽非常震惊刘思扬怎么知道自己的想法,刘思扬告诉她,从她义无反顾地跟着另外一个男人远赴千里之外自己就猜到后果了。刘思扬明确地告诉郝佳丽,自己不可能同意。这让郝佳丽非常意外和吃惊。

郝佳丽告诉马家骏,刘思扬不同意离婚。这让马家骏很意外,他们都以为刘思扬会求之不得,会马上与乔慧敏复合。马家骏决定自己去找刘思扬谈。

马家骏找刘思扬谈时,刘思扬不无讽刺地质问他以什么身份和自己谈这件事。马家骏称自己爱郝佳丽,他愿意不惜一切代价换郝佳丽自由。他提出给刘思扬二十万块钱,刘思扬嗤之以鼻。马家骏以为他嫌少,又加了十万。刘思扬鄙夷地告诉他,无论如何自己都不会答应离婚。马家骏没招了。他让郝佳丽去找乔慧敏试试,让她劝劝刘思扬。

乔慧敏到文化厅报道时,发现厅长竟然是过去的公社书记孙守田。孙守田让她分管艺术,而目前分管艺术的处长竟然是梅凤举。梅凤举之前对虚位以待的副厅长职位信心十足,一直以为非她莫属,没想到乔慧敏被调任过来。梅凤举由分管领导变成了被管的下属,梅凤举心里很不是滋味。

郝佳丽突然来找乔慧敏,乔慧敏纳闷一向对自己充满敌意的郝佳丽为什么会主动找自己。郝佳丽仍然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她开门见山地告诉乔慧敏,自己要和刘思扬离婚,希望她能够帮忙说服刘思扬。她称当年是自己横刀夺爱,现在她要把刘思扬还给乔慧敏。

乔慧敏闻言非常生气,她指责郝佳丽,刘思扬是她丈夫不是垃圾,不是她说不要就不要的。自己也不可能帮她这个忙。郝佳丽见乔慧敏拒绝,愤然离开。

乔慧敏上任后想有一番作为,她想进行文化体制改革。由于梅凤举多年来分管文化工作,对情况非常熟悉,乔慧敏想让她帮忙协助自己。谁知梅凤举一口回绝,乔慧敏非常纳闷梅凤举的不配合。

沈敬之来看望乔慧敏时告诉了她梅凤举有情绪的原因。乔慧敏这才知道文化厅副厅长的职位原来是梅凤举一直争取且以为稳操胜券的职位。乔慧敏得知这个原因,决定还是由自己多费一些力亲自深入基层了解开始。

遥远的婚约第22集剧情介绍

梅凤举约出郝佳丽喝咖啡,郝佳丽如约而至。梅凤举还想含蓄地问她和马家骏的事,谁料郝佳丽直言不讳毫无羞耻感地告诉梅凤举,自己要和刘思扬离婚,还要和马家骏结婚。梅凤举没想到郝佳丽大言不惭,她痛斥十年前她抢了乔慧敏的男人,十年后又来抢自己的男人。郝佳丽无所谓地起身离开。梅凤举咬牙切齿地挤出一个词:无耻!

郝佳丽告诉马家骏,刘思扬始终不同意离婚。马家骏沉思片刻说道,必须出杀手锏才能达到目的。马家骏让郝佳丽把刘思扬约到宾馆房间见面。刘思扬答应了。

宾馆房间里,马家骏刻意大开房门等着刘思扬到来。在估摸刘思扬快来时,马家骏把他送给郝佳丽的项链亲自帮郝佳丽戴上,然后将她搂进怀里。当他看到门口的刘思扬看到这一切时,他还挑衅地在郝佳丽脸上吻了一下。刘思扬目睹这一切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刘思扬经过痛苦的思索后给郝佳丽打电话,让她约出马家骏。见到马家骏后刘思扬提出自己要五十万分手费,五十万打到自己账户上自己就签字离婚。马家骏不放心,他逼着刘思扬签了一份合同。

次日,郝佳丽将打了五十万款的存折交给了刘思扬。她非常失望刘思扬竟然没有逃过金钱这一关。刘思扬什么也不想解释地收下存折,随后就和郝佳丽办理了离婚手续。

马家骏非常不服,他拿着刘思扬签的合同书,还有存折复印件等材料到南大纪检室找李书记举报刘思扬将郝佳丽的自由卖了五十万。李书记非常生气,他严厉批评了刘思扬。刘思扬告诉他,五十万是马家骏赞助的一个项目,自己已经把五十万寄到发行社,此款专门用来让南大的教师们出版学术书刊。李书记愣住了。

乔慧敏关于文化体制改革的事果然遭到众剧团团长的坚决反对和抵制,他们谁也不愿意脱离财政自谋出路。乔慧敏能预想到这个结果,她坦然地接受和面对。梅凤举看到乔慧敏受挫,心中暗喜。

梅凤举将剧团团长们的反应向孙守田作了汇报。孙守田从梅凤举的口气里听出她幸灾乐祸的本意。孙守田是坚决站在乔慧敏这一边,他批评梅凤举不要将个人情绪带到工作中。

王富贵得知乔慧敏升任副厅长,他和李大丫便越发想复婚。他们从天书那里拿到钥匙,反客为主地进到乔慧敏家里为她烧菜做饭。乔慧敏根本不领情,次日便将门锁换掉。王富贵没有办法,便把天书接回自己家。李大丫怂恿天书以不上学相威胁,逼迫乔慧敏同意和王富贵复婚。

乔慧敏回家见天书不做作业,又听到他扬言不和父亲复婚从此就不上学,乔慧敏气坏了。她打电话叫出王富贵,厉声指责他太卑鄙,让他收起那一套,别把孩子教坏误了孩子前程。王富贵忙解释自己不会这么做,乔慧敏便知这一切一定是李大丫教唆的,她非常生气。

遥远的婚约第23集剧情介绍

乔慧敏怒气冲冲地冲进刘思扬办公室,她激动地指着刘思扬的鼻子骂他贪财,说他不顾礼义廉耻离婚前还敲诈前妻50万。刘思扬微笑地看着异常激动的乔慧敏。等她发泄完,刘思扬才将那笔钱的用途告诉她。乔慧敏将信将疑,她马上给沈敬之打电话核实。刚放下电话,雷震拿着书稿过来找刘思扬。刘思扬称已经给出版社一笔出版费,他让雷震直接去找沈敬之交稿。乔慧敏目睹这一幕才知道自己误会了刘思扬。

郝佳丽收拾好自己行李后由马家骏把她送回娘家。郝父看到郝佳丽一个人回来非常吃惊。郝佳丽告诉他自己和刘思扬离婚了,郝父闻言大惊。他吃惊地询问郝佳丽离婚原因,郝佳丽直言不讳地告诉他,因为自己想体会被人爱的感觉,所以她要和马家骏在一起。传统本份的郝父听到女儿理直气壮地这番话当场气的心脏病发。

刘思扬的女儿莎莎缠着他又哭又闹,她逼着刘思扬把郝佳丽找回来。刘思扬没有办法只好给郝佳丽打电话,也这才知道郝父病发住院。刘思扬带着女儿去看郝父,在病房门口遇到马家骏,马家骏对刘思扬讹自己五十万一直耿耿于怀,他愤然提醒刘思扬他已经和郝佳丽离婚了。刘思扬不卑不亢地反过来提醒他是个还没有离婚的男人。马家骏顿时吃瘪。

刘思扬悉心照料郝父,这让郝父羞愧难当,他觉得自己不再是刘思扬岳父,他没有义务照顾自己,况且还是郝佳丽对不起他。刘思扬不计前嫌地安慰郝父,即便自己不再是他女婿,可十年来的亲情不是随着婚姻关系的结束就磨灭的。郝父感动的热泪盈眶。

马家骏因为50万的事忿忿不平,他一直把刘思扬告到了省纪委。他想不通刘思扬的所作所为。当他把刘思扬用这笔钱作为南大中文系学术书籍出版基金的事告诉郝佳丽后,郝佳丽心中反而释然,她脱口赞叹道,刘思扬还是他心目中那个不同凡响的人。马家骏不屑一顾。

马家骏回到家开始和梅凤举摊牌。他称当年梅凤举嫁给他也是看中他的家世,如今他们家气数已尽没了往日的显赫,他让梅凤举不如离婚算了。梅凤举却根本不接招,不闹不吵,但就是不同意离婚。

次日,马家骏找到梅凤举办公室继续和她谈离婚的事。梅凤举告诉他自己不会同意的,因为在机关单位离婚是影响声誉的事,为了维护声誉她坚决不离婚。马家骏无赖地称,如果她不答应自己就天天来缠她,一直缠到满城风雨看她还有没有声誉。梅凤举愤然。

郝佳丽突然打电话约乔慧敏出来。这些天目睹了刘思扬的大仁大义,郝佳丽决定还刘思扬一个清白和说法。她告诉乔慧敏,当年她和刘思扬到黄沙县后,刘思扬还是不接受她。后来她听说乔慧敏离婚的事有些眉目后,她便着急地孤注一掷了。她先是割脉自杀,然后又爬到当地最高的钟楼上,逼迫当地民政部门当场为她和刘思扬办理结婚登记,不然她就跳下去。就这样,由于她以死相逼,刘思扬不得不和她结了婚。她说自始至终刘思扬都不曾爱过自己,只是在为她的生命负责。

乔慧敏听到这里才知道自己误会了刘思扬,刘思扬并没有背叛他们的海誓山盟。乔慧敏激动地抓起手提包往外冲去,她要去找刘思扬。郝佳丽看到乔慧敏的表现脸上露出了苦笑。

遥远的婚约第24集剧情介绍

乔慧敏兴冲冲地找到刘思扬,她说他不是叛徒,自己是来道歉为他平反的。刘思扬一笑而过。乔慧敏直视着刘思扬的眼睛告诉他, 他们现在都是自由身, 他们之间还有一个婚约没有履行。乔慧敏原以为刘思扬会和她一样期待,没想到刘思扬却愣了一会儿称自己还要想一想。乔慧敏愕然了。

刘思扬把沈敬之约出来,他问沈敬之和乔慧敏发展到哪一步了。沈敬之苦笑着告诉他,乔慧敏根本就不答应。沈敬之有些奇怪刘思扬会关心这件事,刘思扬这才告诉他,自己已经离婚了,如果他和乔慧敏之间没有约定,那自己就准备和乔慧敏再续前缘。沈敬之真心地祝福他们。

马家骏突然被乔慧敏叫到办公室,他有些意外,以为乔慧敏要干预自己离婚的事。乔慧敏告诉他,他现在还是梅凤举的丈夫,那他就还有照顾梅凤举的义务,离婚一事也得暂时搁浅,因为梅凤举在此次单位体检中被查出肝部有肿瘤。马家骏惊呆了。

郝佳丽得知这一消息后不得不暂时打消逼马家骏离婚,她要自己先回东北打理公司。莎莎坚持要跟郝佳丽走,刘思扬难分难舍,可又不得不尊重女儿自己的选择。离别的日子终于到了,郝佳丽带走了莎莎。刘思扬回到家看到人去屋空分外凄凉。

马家骏不离不弃地在医院照顾梅凤举,经过医生仔细排查,梅凤举肝部肿瘤只是炎性肿瘤,不是恶性肿瘤。所有人都松了口气。梅凤举却通过这次死里逃生的经历看透了许多问题,她主动把自己写的文化改制方案交给乔慧敏。乔慧敏大度地笑着收下方案。

李大丫整天闷在家里天天唉声叹气,她嚷着要王富贵送她回靠山屯。王富贵觉得她是因为没有城市化,没有融入到城里人的生活。于是王富贵便着手打造李大丫。他带李大丫买衣服整头发改变她外在形象,又带着她去参加城里老年人的业务活动,李大丫很快迷上了交谊舞,心情愉悦了许多。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