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的女神5集剧情介绍

 
结婚的女神剧情介绍

  贤宇开车带智惠去散心,俩人散漫的走在一起,智惠说她一直认为男人是低等生物,她唯一喜欢的男人是她爸爸,贤宇静静的听她讲,她问贤宇是不是她很自私,贤宇说没有。智惠又半开玩笑的说她还有一个喜欢的男人——托尔斯泰,她尊崇他,她想自己什么时候可以写出。。。

  贤宇开车带智惠去散心,俩人散漫的走在一起,智惠说她一直认为男人是低等生物,她唯一喜欢的男人是她爸爸,贤宇静静的听她讲,她问贤宇是不是她很自私,贤宇说没有。智惠又半开玩笑的说她还有一个喜欢的男人——托尔斯泰,她尊崇他,她想自己什么时候可以写出像他一样的作品,贤宇在她正说的时候吻住智惠,智惠将他推开,俩人迟疑的一会,智惠主动吻上贤宇。

  泰旭坐在自己屋里不放心,智惠也不打电话给他,他拿着手机和衣服出门了。智惠吻过贤宇后又要离开,贤宇拉住她,智惠说有话给他说,她说她其实已经有未婚夫了,贤宇震惊了。智善叫家人起床, 对着镜子刮胡,敏静接敏智的笔盒,敏智不愿意,敏静说她就不该生下来,敏智哭着去找妈妈,长寿出来说智善两句,朝着她和敏智放个屁走了,敏智又开始大哭。智惠自己开车回家,智善问她大清早去干什么,智惠没说什么情绪低落的说她想回屋睡觉。

  智善送孩子们去上学,在车上敏智和敏静吵了起来,昌浩也在,敏智咬了敏静一口,她俩开始打架,智善劝看管他们,忘了控制车子,昌浩提醒智善红灯,智善才扭头赶紧刹车,差点撞上人,昌浩担心的问智善他妈妈什么时候回来。

  恩熙跟踪承寿去录制节目现场差点被发现,恩熙看着录制节目的承寿不禁看呆了,他们录完节目一起聚餐,恩熙坐在承寿背后,承寿给导游倒酒是胳膊肘撞了恩熙,他忙问恩熙有没有事,恩熙晃手不敢说话,承寿觉得不对劲,恰好服务员端来恩熙的饭,承寿才没有继续追问恩熙。节目组准备离开,恩熙在后面追他们的车摔跤不小心让两个路人也遭殃。

  智善在公司接到电话说货品有问题,她到办公室分配完工作,突然想起儿子的老师打电话说儿子感冒了,智善一路开车奔进学校, 正在炫耀自己的胡子,智善快步走到儿子的班级逮住儿子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子把胡子给他刮了。

  泰旭给智惠打电话无法接通,他想起智惠从他家出来时的委屈,无心工作的他想起他和智惠的相识,他追求智惠的过程,他和智惠闹别扭的时候,他都历历在目,但是他相信智惠可以守护自己,不知不觉他已经开车回到家里。他问下人妈妈和嫂子去哪了,下人不敢说。他爸爸妈妈在房间里吵架,他妈妈真是蛮不讲理。惠晶化好妆开始录制早间节目,从买菜开始她始终扮演着贤惠妻子的模样,泰振也来到节目组声明自己要进入政治圈。惠晶埋怨丈夫暴露了孩子们,她很不高兴。

  泰旭给智惠留言要她给他打电话,智惠仍在被窝里不想起床,她又和贤宇见面向贤宇说了自己和泰旭的事,贤宇痛心的听着智惠的伤心时,智惠向他道歉。贤宇和智惠分开后一个人静心,刚下车就接到电话要他上班,他回到工地解决了建筑问题和工友们一起吃饭,工友的热情和他的低落形成对比。吃完饭一个人坐在外面透气,想起智惠对他的拒绝,一个人坐在那喝酒。

  泰旭给智善打电话问智惠的情况,他说智惠不接他电话,长寿追着儿子教训他留胡子,敏智追着敏静要笔盒,智善听不清泰旭的话,她说她会和智惠谈话。智善去智惠屋问智惠她和泰旭的事,智惠什么都不想说,智善说她照顾一家已经很累了,让她不要再给她添麻烦,用力打智惠一下让她准备好好结婚。

  智善一家和她婆婆公公一起吃饭,她婆婆说她们命好,她嫁到她们有教养的家,妹妹嫁到财阀家。智惠坐在床上回想智善婆婆说的话,说父母都希望女儿嫁个好人家。

  恩熙在酒店门口给丈夫发短信没人回,她打电话才知道丈夫关机,儿子打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回来,恩熙看见节目组的车回来她顾不上管儿子,一波三折进去酒店,等待节目组分好住房准备去找承寿却看见他偷偷的出来敲开Cynthia的房门,她看见承寿背叛了她,她流着泪走到Cynthia的房门口听见里面的声音,希望承寿不要这样,儿子该怎么办,一个人无助的哭着。之后恩熙一个人去了海边。

  惠晶去节目公司找负责人,也是她的前辈,她告诉她其实她生活的并不幸福,她讲了婆婆的挑剔,前辈问她来的目的是什么,她知道他们公司有一个作家将要嫁到他们家,前辈问她是害怕她向她为来的妯娌说什么,前辈气愤的的说她没有那种爱好,让她放心。

  智惠从家出来看见开车等在外面的泰旭,泰旭和她去咖啡厅,泰旭对她说他们不要结婚了。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