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的女神8集剧情介绍

 
结婚的女神剧情介绍

  贤宇和智慧的爸爸在果园里散步聊天,贤宇明知故问他是有一个女儿,智慧爸爸炫耀的说了智慧的事情,还说她现在是一个著名作家,他邀请贤宇和他们一起吃饭,让他吃过饭后再好好参观果园。泰旭开车到他家门口,朴管理迎接他俩,智慧下车和朴管理打招呼,泰旭粗暴。。。

  贤宇和智慧的爸爸在果园里散步聊天,贤宇明知故问他是有一个女儿,智慧爸爸炫耀的说了智慧的事情,还说她现在是一个著名作家,他邀请贤宇和他们一起吃饭,让他吃过饭后再好好参观果园。泰旭开车到他家门口,朴管理迎接他俩,智慧下车和朴管理打招呼,泰旭粗暴的拉走智慧,他问家里的仆人妈妈在哪,仆人说在散步,他让仆人送一瓶酒便拉着智慧去了他们的新房。

  智慧一直心不在焉,泰旭边倒酒边面带微笑和她说话,智慧拿出手机想要给贤宇发短信,泰旭趁她不注意从她手里夺走手机,智慧惊讶又担心发了脾气问他要手机,泰旭也惊讶的看着她,智慧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赶紧向他道歉,说她在联系电视台准备明天回去上班,泰旭这才把手机还给她,智慧慌张的将手机放进包里。随即泰旭无奈她的不在乎又微笑着说他们干杯,他说虽然他们再有两个月结婚但是她还是反抗,不过这样她更迷人,现在他最爱的女人就在他面前,泰旭还问他们去哪蜜月,智慧从头到尾一句话不说,泰旭和她干杯后看着智慧忧郁的样子吻住了她。

  贤宇一个人在果园闲转,果园里的人喊他一起吃饭,贤宇说自己开车来的,不能喝酒,智慧爸爸说喝一点睡一觉再走。泰旭把智慧抱到床上,智慧忍受不了使劲推开泰旭说讨厌,泰旭忍住怒气,智慧想要出去,泰旭拉住她问她去哪,智慧道歉说在家里这样不太好,说完转身出去了,泰旭烦恼的解开扣子松了松衣领。

  智慧和姜家一家人在一起吃饭,姜爸爸说他虽然同意泰振参与政治,但是公司不会给他帮助,让他自己看着办,泰振问爸爸非要现在说这样的事,爸爸说应该让孩子知道他在外面做了什么,智慧也将是姜家的人,姜母没有说话,只是斜眼看着丈夫,惠晶有眼色的领两个孩子离开了饭桌,爸爸说以后出什么事他自己负责。姜母终于出声制止,说今天是她的生日,她又说智慧还不一定真正成为他们家人,说了难听的话让智慧听,泰旭想要阻止妈妈,被妈妈斥责了,姜爸爸制止她,恰好惠晶领着两个孩子送来蛋糕,姜母这才趁机停止说智慧,但是埋怨惠晶弄了蛋糕,惠晶只笑不语。

  泰旭送智慧回家,在路上泰旭让她不要把妈妈的话放在心上,智慧说不会的让他赶快送她回家,到家门口智慧没有让泰旭下车,她很快跑走了,泰旭还担心她不让她跑那么快。泰旭看着她进去,开车走时看见智慧的行李箱落在车上。智慧顾不上和敏静打招呼,进卧室就给贤宇打电话,贤宇看见是智慧来电,等智慧再打他已经关机了。泰旭将她的行李拿进屋,敏静说姨妈在卧室,泰旭在智慧卧室口听见智慧说她会等的,泰旭没有进去将行李交给敏静就走了。

  恩熙出院,智善送她回家,在公寓楼下智善教恩熙如何对待承寿,等到一定时机拆穿承寿出轨的事,她让恩熙千万不要冲动,恩熙答应她上了楼。恩熙看见家里脏乱的样子,先收拾了家里,她正在刷碗时承寿回来了,他看见恩熙就开始质问恩熙这一周去哪了,恩熙忍着不和他吵架,她心平气和的说她去照看五村堂叔了,承寿不再和她理论让恩熙煮泡面给他吃,他坐在电视机前看Cynthia的主持,赏心悦目,正看着脚不小心踩在小框上,他想起恩熙仍在气愤,拿起小框砸在恩熙头上,恩熙忍无可忍跑到沙发处伸手乱打承寿,承寿反抗将她推倒在沙发上,恩熙起来抓伤了他的脸。

  承寿去公司录完节目,Cynthia向他打招呼他都没理,工作人员还问他脸上的伤怎么回事,承寿回办公室看看脸上的伤,忽然想起恩熙给他发过短信,他看了看短信心烦不已。智善给专务递了辞呈,让他一个月后找人接手她的工作,她不想再看专务的脸色。恩熙哭着给智善打电话说了她在家和承寿的事,恩熙责怪她怎么不听她的话把事情搞成这个样子,恩熙说自己实在忍受不了了。

  智慧邀请贤宇在图书馆见面,泰旭站在办公室无心工作,下层工作人员送来她要的资料。智慧向贤宇道歉在果园的事,贤宇淡淡的说没事,智慧好奇他那天为什么去找她,她感到心里烧的慌,贤宇说他俩之间怎么变成这样,他问智慧她希望他抓住她吗。泰旭看了桌上的资料,心中的愤怒难以抑制。他去了她出生的农场看了,他知道她放不下她年老的父亲,不会背叛珍爱她的人,不管现在他俩感情如何,他也不希望她做这些令人后悔的事,只能相见恨晚,但是他不怨恨并且希望她过的好,他会忘记她,让她也忘记他,智慧不等他说完就说她已经明白他的意思。贤宇一个人走在街上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泰旭听见是男人的声音久久不回答。

  泰振得南美拉打电话询问买画的事,尤利和尤珍在他旁边画画,尤利指出尤珍画的不对,尤珍不听她的指示,俩人打了起来,泰振无法好好打电话,南美拉问泰振他妻子在干什么,这时惠晶正在整理茶具酒杯。姜母气冲冲的走进家里的书房,姜父正在看书,姜母问他调动惠晶的工作的事实,姜父说了句真应该先调走尹秘书,她又快步走到客厅找惠晶,问惠晶她有没有接受人事调动,她说惠晶竟然不和她说,她说惠晶太可怕,姜父出面说是他让惠晶保密的。泰旭满脸阴沉的坐在家里。惠晶泡好茶,姜父夫妇在卧室争论,惠晶端茶走到他们卧室门口听见婆婆的话,她在姜家7年了仍然不相信她,她带身份低微的惠晶出门都觉得丢人,她坚持是姜家的女儿才可以管理公司,姜父和姜母开玩笑说让她现在再生个女儿,姜母真的脱衣服说进行造人计划,姜父推开了她,惠晶端茶离开将热茶倒进下水道。

  泰旭在家里借酒浇愁,智慧也一个人在街边的饭店喝酒,泰旭给她打电话问她在哪里,智慧说在家附近喝酒等姐姐,因为姐姐事业不顺利,所以姐妹俩在一起说说话,泰旭问她声音怎么了,智慧说自己也有些郁闷有些累,但是她不说自己郁闷的是什么,智慧问他累不累,泰旭说不累,智慧说他是有钱人所以不累,泰旭沉默一会,智慧以为他生气了,泰旭说了没有就挂了电话。

  智善在家做饭时接到专务(黄东宪)的电话, 写作业听见妈妈打电话就跑神了,爸爸拿戒尺打他的头让他安心。智善嘴不停的说,专务插不上一句话,智善怒斥他竟然将自己调到那么远的地方,专务实在忍不住激动的站起来吆喝智善。承寿和Cynthia在一起吃饭,Cynthia嘲笑他的狼狈,承寿打住她的嘲笑问她他俩的事该怎么办,Cynthia说那是他老婆让他自己看着办,不要让他老婆到公司找她,承寿搂住她的腰说如果恩熙和他离婚就让她和他在一起,Cynthia说他不敢,承寿吹捧说他怎么会不敢。

  承寿开车霸气的回到家。看见抱着膝盖坐在沙发上的恩熙说他俩谈谈,恩熙起身想拿药给他搽脸,承寿拽住恩熙说他也不说那么多,承寿说出离婚,恩熙震惊的看着他,承寿承认自己在外面有女人而且他爱她,所以他要离婚。智慧和姐姐喝酒聊天,智慧问姐姐是和自己爱的人结婚还是和爱自己的人结婚,智善问他和泰旭是不是又发生什么事了,智慧忙说没有,智善说还是和爱自己的人结婚好,因为最近她就知道和自己爱的人结婚的事。恩熙在家抱住承寿的腿死活不要离婚,昌浩从房间出来看见爸爸妈妈和样子,恩熙赶紧让儿子回屋,承寿看见儿子不忍心但还是要离婚,昌浩坐在地上偷偷哭。专务郁闷他该怎么办。

  惠晶准备上班了,她和公公一起出来,公司里的人已经来接,在车上公公让她不要在乎她婆婆的话,安心上班。回到公司公公问她想要多少工资,惠晶犹犹豫豫,公公说没问题说出来,惠晶说出自己想要股份,公公震惊惠晶的野心,但还是答应她,让她去管理信荣酒店把它变成韩国最好的酒店,如果她做的好会给她股份,如果不行还是会辞退她的。惠晶到了属于自己的办公室,很高兴给妈妈打了电话,问海镇的情况,妈妈说海镇在他姐夫的店里工作,让他不用在意海镇的话,她问女儿她不是应该在干家务,惠晶愣了一会回答了妈妈不等妈妈说完话就挂了电话。

  海镇在画舫外面整理货物,姐夫出来问他干的怎样,海镇说自己是不想听妈妈和姐姐的唠叨才来干活,南美拉买画画用具,她看见站在外面的海镇,在海镇送货时故意和海镇见面了。泰旭拿着贤宇的资料端详。智慧给姐姐打电话,听姐姐说亲家母进医院了,智善没空和她说话挂了电话,她看见专务疼痛难忍被推进病房,智善跟上去问医生怎么回事,医生笑了笑,她了解情况后说专务怎么可以乱吃药。

  泰振和泰旭去恭喜惠晶上任,泰旭问泰振他怎么看,泰振说妈妈好像不高兴,泰旭说他不同意让自己的老婆出来工作,泰振说他换个角度想想以后或许还要惠晶帮助他,智善打电话说他在酒店楼下,泰旭就和哥哥分开去接智慧。泰振在酒店等惠晶遇到熟人,泰旭领智慧也到了,泰振介绍泰旭和贤宇认识,智慧看见贤宇愣住了,泰旭抬头也看见贤宇,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