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的女神7集剧情介绍

 
结婚的女神剧情介绍

  智慧乘车直接去了果园,她看见爸爸都激动的跳起来了,果园里的人也很热情,你一句我一句,智慧很高兴,虽然有人问关于结婚的事,智慧会尴尬,但她的心情还是高兴的。爸爸看出智慧对于结婚的话题很敏感,回到家他打电话问智善智慧结婚的事,智善说都准备好了,。。。

  智慧乘车直接去了果园,她看见爸爸都激动的跳起来了,果园里的人也很热情,你一句我一句,智慧很高兴,虽然有人问关于结婚的事,智慧会尴尬,但她的心情还是高兴的。爸爸看出智慧对于结婚的话题很敏感,回到家他打电话问智善智慧结婚的事,智善说都准备好了,爸爸又交代她几句就让挂电话,智善大声回答一句我爱你,爸爸心里高兴还说她吵死了,智慧看好端出晚饭。智慧主持的广播恰好开始,爸爸问智慧没她也可以,智慧说她把原稿都交给同事了,爸爸说他觉得泰旭好像不能消化智慧,智慧开怀大笑。智慧看见桌上的书又恍惚一下。

  贤宇听见智慧的广播心神难定,正在画图的他放下笔给智慧的工作室打电话问智慧去哪了,智慧同事告诉他智慧会老家了。贤宇开车回去朋友打电话让他准备好明天的图案,贤宇挂了电话,想起母亲说过的话,不要放弃自己想抓住的,他立马开车掉头。泰旭公司在召开会议。

  承受回到家没有见恩熙,他看见家里的脏乱问儿子他妈妈去哪了,儿子给大娘打电话,智善听说他妈妈还没有回家,智商说她会申请失踪申报,承受听见儿子重复的话抢过电话质问智善他妻子去哪了,俩人说着吵起来,智善开车没注意撞在路边的花坛上,承受仍在说个不停。

  恩熙在医院也醒了,护士让她联系监护人,她说她只想一个人休息会。智善开车去赴约,让她担当宋学建设,庆宇为了出名在酒吧扮演艺人到恩熙所在的包间跳舞,正和上级领导商量事情的智善看见儿子忍不住跳桌抓儿子,庆宇为了躲妈妈也上桌乱跑,结果不小心踩到领导的要处,智善抓住儿子教训他,常务再三道歉送走领导后回到包间掐住 的脸,智善看不下去,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劝常务放手。

  智慧陪着爸爸坐在屋里讨论书籍,智慧听爸爸说一个人孤单所以看这些书,智慧说她不结婚回来陪他,也可以安心写小说,爸爸生气斥责她说泰旭是个不错的人,让她回去结婚生孩子,好好和泰旭生活。

  泰旭开车去他和智慧结婚的新房,看见窗户未关,保安说夫人让透气所以打开窗户,泰旭知道后让保安回去了,他看看屋里的一切心里很舒坦。智慧一个人走在果园,时不时想起贤宇对她的关心与爱护,想起自己的冲动。泰旭躺在他们的新床上给智慧打电话打断了智慧的回忆,智慧不知道是谁,泰旭对智慧说是家里的号,他说自己跟她装一星期就完蛋了,躺在新床上更想她,智慧让他不要说些奇怪的话赶紧睡觉,泰旭说出我爱你,并让智慧说出后他才安心睡觉,而且他以后就会像她的狗一样生活,智慧盈泪满眶断断续续说出我也爱你。

  惠晶在家整理丈夫的衣服时想起公公喊她去公司说的话,公公让她准备好接手泰振在公司的工作,让她对泰振和婆婆保密这件事,公公说她在姜家7年有资格管理公司了,公公还交给她一件事,让她再生一个儿子,他会以继承人的身份培养他。泰振洗完澡出来看见惠晶在发呆,回家回过神将衣服交给他说在想三弟结婚的事,她走到镜子前脱下衣服,泰振问她要干什么,惠晶说她也要洗澡,泰振经不住引诱抱着她进了卧室。

  早上惠晶起床准备早餐切菜时,想起她当初嫁进姜家时婆婆说的话,问她为什么要嫁给她儿子,她有什么目的,还说以前的女孩要了钱或者车就会离开,问她要多少钱,惠晶说她没有什么目的,惠晶切到手才停止回忆。

  贤宇和智慧在果园相遇,智慧快走到他身边才看见他,问他怎么在这里,贤宇说有话对她说。泰旭开车来到智慧老家,先见了伯父,智慧爸爸进屋喊智慧,智慧什么时候出去了他都不知道。贤宇和智慧在说话,果园里的人喊智慧,贤宇拉住离开的智慧,智慧说很快就回来,走了几步智慧问他会等她吧,贤宇说会,智慧跑走了。

  听果园里的人说泰旭来了,她赶回家,爸爸和泰旭聊天,她准备了饭菜,泰旭说爸爸想让一家人聚聚,所以他来接智慧回去,还有礼貌的问伯父会不会介意,伯父说当然不会。贤宇仍在果园等待智慧,泰旭打理好智慧的东西,智慧问他为什么突然过来,泰旭说爸爸想要聚聚,说完提着她的行李箱出去等她,爸爸也让智慧回去。泰旭拉着穿好鞋的智慧上车,伯父喊泰旭让他带走几箱水果,智慧看见站在路一旁的贤宇,心上人,两相望却无可奈何。待泰旭开车走后,智慧爸爸看见贤宇,问他是谁。

  开车回去的路上泰旭对智慧说他知道果园里藏着一个男人,智慧心中难受,泰旭接着笑着说他看见伯父的房间的书了,智慧说爸爸是因为太孤单才看那样的书,说着泪情不自禁的流下了,泰旭问她怎么了,她说觉得对不起爸爸,泰旭握住她的手安慰她,她挣开了泰旭的手,泰旭也无奈智慧什么都不告诉他。

  智善去向常务道歉,常务生气的说他的客户已经飞了。智善撒娇该怎么办,常务气愤的说她的撒娇去庆南昌源再做,智善跑到公司大厅才看见她被调任,她坐在停车场哭着给长寿打电话,正在工作的长寿放下活去接智善。长寿带她去吃饭,智善诉说自己心中的苦楚,恩熙给她打电话,她停止哭声了解情况后赶到医院,她赶走医院电视前的人和恩熙看承受的节目,她冲动的拿泡面砸电视,恩熙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只会坐在地上哭。

  泰旭将智慧送回家,智慧不让他下车匆忙跑回家,泰旭让她不要跑那么快小心点,泰旭看见智慧的行李箱落在车上。智慧跑进屋没有回答敏静招呼,进自己的卧室给贤宇打电话,贤宇不接,智慧再打,贤宇挂断然后关机了。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