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的女神剧情介绍

7-12集
结婚的女神剧情介绍

结婚的女神7集剧情介绍

  智慧乘车直接去了果园,她看见爸爸都激动的跳起来了,果园里的人也很热情,你一句我一句,智慧很高兴,虽然有人问关于结婚的事,智慧会尴尬,但她的心情还是高兴的。爸爸看出智慧对于结婚的话题很敏感,回到家他打电话问智善智慧结婚的事,智善说都准备好了,。。。

  智慧乘车直接去了果园,她看见爸爸都激动的跳起来了,果园里的人也很热情,你一句我一句,智慧很高兴,虽然有人问关于结婚的事,智慧会尴尬,但她的心情还是高兴的。爸爸看出智慧对于结婚的话题很敏感,回到家他打电话问智善智慧结婚的事,智善说都准备好了,爸爸又交代她几句就让挂电话,智善大声回答一句我爱你,爸爸心里高兴还说她吵死了,智慧看好端出晚饭。智慧主持的广播恰好开始,爸爸问智慧没她也可以,智慧说她把原稿都交给同事了,爸爸说他觉得泰旭好像不能消化智慧,智慧开怀大笑。智慧看见桌上的书又恍惚一下。

  贤宇听见智慧的广播心神难定,正在画图的他放下笔给智慧的工作室打电话问智慧去哪了,智慧同事告诉他智慧会老家了。贤宇开车回去朋友打电话让他准备好明天的图案,贤宇挂了电话,想起母亲说过的话,不要放弃自己想抓住的,他立马开车掉头。泰旭公司在召开会议。

  承受回到家没有见恩熙,他看见家里的脏乱问儿子他妈妈去哪了,儿子给大娘打电话,智善听说他妈妈还没有回家,智商说她会申请失踪申报,承受听见儿子重复的话抢过电话质问智善他妻子去哪了,俩人说着吵起来,智善开车没注意撞在路边的花坛上,承受仍在说个不停。

  恩熙在医院也醒了,护士让她联系监护人,她说她只想一个人休息会。智善开车去赴约,让她担当宋学建设,庆宇为了出名在酒吧扮演艺人到恩熙所在的包间跳舞,正和上级领导商量事情的智善看见儿子忍不住跳桌抓儿子,庆宇为了躲妈妈也上桌乱跑,结果不小心踩到领导的要处,智善抓住儿子教训他,常务再三道歉送走领导后回到包间掐住 的脸,智善看不下去,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劝常务放手。

  智慧陪着爸爸坐在屋里讨论书籍,智慧听爸爸说一个人孤单所以看这些书,智慧说她不结婚回来陪他,也可以安心写小说,爸爸生气斥责她说泰旭是个不错的人,让她回去结婚生孩子,好好和泰旭生活。

  泰旭开车去他和智慧结婚的新房,看见窗户未关,保安说夫人让透气所以打开窗户,泰旭知道后让保安回去了,他看看屋里的一切心里很舒坦。智慧一个人走在果园,时不时想起贤宇对她的关心与爱护,想起自己的冲动。泰旭躺在他们的新床上给智慧打电话打断了智慧的回忆,智慧不知道是谁,泰旭对智慧说是家里的号,他说自己跟她装一星期就完蛋了,躺在新床上更想她,智慧让他不要说些奇怪的话赶紧睡觉,泰旭说出我爱你,并让智慧说出后他才安心睡觉,而且他以后就会像她的狗一样生活,智慧盈泪满眶断断续续说出我也爱你。

  惠晶在家整理丈夫的衣服时想起公公喊她去公司说的话,公公让她准备好接手泰振在公司的工作,让她对泰振和婆婆保密这件事,公公说她在姜家7年有资格管理公司了,公公还交给她一件事,让她再生一个儿子,他会以继承人的身份培养他。泰振洗完澡出来看见惠晶在发呆,回家回过神将衣服交给他说在想三弟结婚的事,她走到镜子前脱下衣服,泰振问她要干什么,惠晶说她也要洗澡,泰振经不住引诱抱着她进了卧室。

  早上惠晶起床准备早餐切菜时,想起她当初嫁进姜家时婆婆说的话,问她为什么要嫁给她儿子,她有什么目的,还说以前的女孩要了钱或者车就会离开,问她要多少钱,惠晶说她没有什么目的,惠晶切到手才停止回忆。

  贤宇和智慧在果园相遇,智慧快走到他身边才看见他,问他怎么在这里,贤宇说有话对她说。泰旭开车来到智慧老家,先见了伯父,智慧爸爸进屋喊智慧,智慧什么时候出去了他都不知道。贤宇和智慧在说话,果园里的人喊智慧,贤宇拉住离开的智慧,智慧说很快就回来,走了几步智慧问他会等她吧,贤宇说会,智慧跑走了。

  听果园里的人说泰旭来了,她赶回家,爸爸和泰旭聊天,她准备了饭菜,泰旭说爸爸想让一家人聚聚,所以他来接智慧回去,还有礼貌的问伯父会不会介意,伯父说当然不会。贤宇仍在果园等待智慧,泰旭打理好智慧的东西,智慧问他为什么突然过来,泰旭说爸爸想要聚聚,说完提着她的行李箱出去等她,爸爸也让智慧回去。泰旭拉着穿好鞋的智慧上车,伯父喊泰旭让他带走几箱水果,智慧看见站在路一旁的贤宇,心上人,两相望却无可奈何。待泰旭开车走后,智慧爸爸看见贤宇,问他是谁。

  开车回去的路上泰旭对智慧说他知道果园里藏着一个男人,智慧心中难受,泰旭接着笑着说他看见伯父的房间的书了,智慧说爸爸是因为太孤单才看那样的书,说着泪情不自禁的流下了,泰旭问她怎么了,她说觉得对不起爸爸,泰旭握住她的手安慰她,她挣开了泰旭的手,泰旭也无奈智慧什么都不告诉他。

  智善去向常务道歉,常务生气的说他的客户已经飞了。智善撒娇该怎么办,常务气愤的说她的撒娇去庆南昌源再做,智善跑到公司大厅才看见她被调任,她坐在停车场哭着给长寿打电话,正在工作的长寿放下活去接智善。长寿带她去吃饭,智善诉说自己心中的苦楚,恩熙给她打电话,她停止哭声了解情况后赶到医院,她赶走医院电视前的人和恩熙看承受的节目,她冲动的拿泡面砸电视,恩熙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只会坐在地上哭。

  泰旭将智慧送回家,智慧不让他下车匆忙跑回家,泰旭让她不要跑那么快小心点,泰旭看见智慧的行李箱落在车上。智慧跑进屋没有回答敏静招呼,进自己的卧室给贤宇打电话,贤宇不接,智慧再打,贤宇挂断然后关机了。

结婚的女神8集剧情介绍

  贤宇和智慧的爸爸在果园里散步聊天,贤宇明知故问他是有一个女儿,智慧爸爸炫耀的说了智慧的事情,还说她现在是一个著名作家,他邀请贤宇和他们一起吃饭,让他吃过饭后再好好参观果园。泰旭开车到他家门口,朴管理迎接他俩,智慧下车和朴管理打招呼,泰旭粗暴。。。

  贤宇和智慧的爸爸在果园里散步聊天,贤宇明知故问他是有一个女儿,智慧爸爸炫耀的说了智慧的事情,还说她现在是一个著名作家,他邀请贤宇和他们一起吃饭,让他吃过饭后再好好参观果园。泰旭开车到他家门口,朴管理迎接他俩,智慧下车和朴管理打招呼,泰旭粗暴的拉走智慧,他问家里的仆人妈妈在哪,仆人说在散步,他让仆人送一瓶酒便拉着智慧去了他们的新房。

  智慧一直心不在焉,泰旭边倒酒边面带微笑和她说话,智慧拿出手机想要给贤宇发短信,泰旭趁她不注意从她手里夺走手机,智慧惊讶又担心发了脾气问他要手机,泰旭也惊讶的看着她,智慧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赶紧向他道歉,说她在联系电视台准备明天回去上班,泰旭这才把手机还给她,智慧慌张的将手机放进包里。随即泰旭无奈她的不在乎又微笑着说他们干杯,他说虽然他们再有两个月结婚但是她还是反抗,不过这样她更迷人,现在他最爱的女人就在他面前,泰旭还问他们去哪蜜月,智慧从头到尾一句话不说,泰旭和她干杯后看着智慧忧郁的样子吻住了她。

  贤宇一个人在果园闲转,果园里的人喊他一起吃饭,贤宇说自己开车来的,不能喝酒,智慧爸爸说喝一点睡一觉再走。泰旭把智慧抱到床上,智慧忍受不了使劲推开泰旭说讨厌,泰旭忍住怒气,智慧想要出去,泰旭拉住她问她去哪,智慧道歉说在家里这样不太好,说完转身出去了,泰旭烦恼的解开扣子松了松衣领。

  智慧和姜家一家人在一起吃饭,姜爸爸说他虽然同意泰振参与政治,但是公司不会给他帮助,让他自己看着办,泰振问爸爸非要现在说这样的事,爸爸说应该让孩子知道他在外面做了什么,智慧也将是姜家的人,姜母没有说话,只是斜眼看着丈夫,惠晶有眼色的领两个孩子离开了饭桌,爸爸说以后出什么事他自己负责。姜母终于出声制止,说今天是她的生日,她又说智慧还不一定真正成为他们家人,说了难听的话让智慧听,泰旭想要阻止妈妈,被妈妈斥责了,姜爸爸制止她,恰好惠晶领着两个孩子送来蛋糕,姜母这才趁机停止说智慧,但是埋怨惠晶弄了蛋糕,惠晶只笑不语。

  泰旭送智慧回家,在路上泰旭让她不要把妈妈的话放在心上,智慧说不会的让他赶快送她回家,到家门口智慧没有让泰旭下车,她很快跑走了,泰旭还担心她不让她跑那么快。泰旭看着她进去,开车走时看见智慧的行李箱落在车上。智慧顾不上和敏静打招呼,进卧室就给贤宇打电话,贤宇看见是智慧来电,等智慧再打他已经关机了。泰旭将她的行李拿进屋,敏静说姨妈在卧室,泰旭在智慧卧室口听见智慧说她会等的,泰旭没有进去将行李交给敏静就走了。

  恩熙出院,智善送她回家,在公寓楼下智善教恩熙如何对待承寿,等到一定时机拆穿承寿出轨的事,她让恩熙千万不要冲动,恩熙答应她上了楼。恩熙看见家里脏乱的样子,先收拾了家里,她正在刷碗时承寿回来了,他看见恩熙就开始质问恩熙这一周去哪了,恩熙忍着不和他吵架,她心平气和的说她去照看五村堂叔了,承寿不再和她理论让恩熙煮泡面给他吃,他坐在电视机前看Cynthia的主持,赏心悦目,正看着脚不小心踩在小框上,他想起恩熙仍在气愤,拿起小框砸在恩熙头上,恩熙忍无可忍跑到沙发处伸手乱打承寿,承寿反抗将她推倒在沙发上,恩熙起来抓伤了他的脸。

  承寿去公司录完节目,Cynthia向他打招呼他都没理,工作人员还问他脸上的伤怎么回事,承寿回办公室看看脸上的伤,忽然想起恩熙给他发过短信,他看了看短信心烦不已。智善给专务递了辞呈,让他一个月后找人接手她的工作,她不想再看专务的脸色。恩熙哭着给智善打电话说了她在家和承寿的事,恩熙责怪她怎么不听她的话把事情搞成这个样子,恩熙说自己实在忍受不了了。

  智慧邀请贤宇在图书馆见面,泰旭站在办公室无心工作,下层工作人员送来她要的资料。智慧向贤宇道歉在果园的事,贤宇淡淡的说没事,智慧好奇他那天为什么去找她,她感到心里烧的慌,贤宇说他俩之间怎么变成这样,他问智慧她希望他抓住她吗。泰旭看了桌上的资料,心中的愤怒难以抑制。他去了她出生的农场看了,他知道她放不下她年老的父亲,不会背叛珍爱她的人,不管现在他俩感情如何,他也不希望她做这些令人后悔的事,只能相见恨晚,但是他不怨恨并且希望她过的好,他会忘记她,让她也忘记他,智慧不等他说完就说她已经明白他的意思。贤宇一个人走在街上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泰旭听见是男人的声音久久不回答。

  泰振得南美拉打电话询问买画的事,尤利和尤珍在他旁边画画,尤利指出尤珍画的不对,尤珍不听她的指示,俩人打了起来,泰振无法好好打电话,南美拉问泰振他妻子在干什么,这时惠晶正在整理茶具酒杯。姜母气冲冲的走进家里的书房,姜父正在看书,姜母问他调动惠晶的工作的事实,姜父说了句真应该先调走尹秘书,她又快步走到客厅找惠晶,问惠晶她有没有接受人事调动,她说惠晶竟然不和她说,她说惠晶太可怕,姜父出面说是他让惠晶保密的。泰旭满脸阴沉的坐在家里。惠晶泡好茶,姜父夫妇在卧室争论,惠晶端茶走到他们卧室门口听见婆婆的话,她在姜家7年了仍然不相信她,她带身份低微的惠晶出门都觉得丢人,她坚持是姜家的女儿才可以管理公司,姜父和姜母开玩笑说让她现在再生个女儿,姜母真的脱衣服说进行造人计划,姜父推开了她,惠晶端茶离开将热茶倒进下水道。

  泰旭在家里借酒浇愁,智慧也一个人在街边的饭店喝酒,泰旭给她打电话问她在哪里,智慧说在家附近喝酒等姐姐,因为姐姐事业不顺利,所以姐妹俩在一起说说话,泰旭问她声音怎么了,智慧说自己也有些郁闷有些累,但是她不说自己郁闷的是什么,智慧问他累不累,泰旭说不累,智慧说他是有钱人所以不累,泰旭沉默一会,智慧以为他生气了,泰旭说了没有就挂了电话。

  智善在家做饭时接到专务(黄东宪)的电话, 写作业听见妈妈打电话就跑神了,爸爸拿戒尺打他的头让他安心。智善嘴不停的说,专务插不上一句话,智善怒斥他竟然将自己调到那么远的地方,专务实在忍不住激动的站起来吆喝智善。承寿和Cynthia在一起吃饭,Cynthia嘲笑他的狼狈,承寿打住她的嘲笑问她他俩的事该怎么办,Cynthia说那是他老婆让他自己看着办,不要让他老婆到公司找她,承寿搂住她的腰说如果恩熙和他离婚就让她和他在一起,Cynthia说他不敢,承寿吹捧说他怎么会不敢。

  承寿开车霸气的回到家。看见抱着膝盖坐在沙发上的恩熙说他俩谈谈,恩熙起身想拿药给他搽脸,承寿拽住恩熙说他也不说那么多,承寿说出离婚,恩熙震惊的看着他,承寿承认自己在外面有女人而且他爱她,所以他要离婚。智慧和姐姐喝酒聊天,智慧问姐姐是和自己爱的人结婚还是和爱自己的人结婚,智善问他和泰旭是不是又发生什么事了,智慧忙说没有,智善说还是和爱自己的人结婚好,因为最近她就知道和自己爱的人结婚的事。恩熙在家抱住承寿的腿死活不要离婚,昌浩从房间出来看见爸爸妈妈和样子,恩熙赶紧让儿子回屋,承寿看见儿子不忍心但还是要离婚,昌浩坐在地上偷偷哭。专务郁闷他该怎么办。

  惠晶准备上班了,她和公公一起出来,公司里的人已经来接,在车上公公让她不要在乎她婆婆的话,安心上班。回到公司公公问她想要多少工资,惠晶犹犹豫豫,公公说没问题说出来,惠晶说出自己想要股份,公公震惊惠晶的野心,但还是答应她,让她去管理信荣酒店把它变成韩国最好的酒店,如果她做的好会给她股份,如果不行还是会辞退她的。惠晶到了属于自己的办公室,很高兴给妈妈打了电话,问海镇的情况,妈妈说海镇在他姐夫的店里工作,让他不用在意海镇的话,她问女儿她不是应该在干家务,惠晶愣了一会回答了妈妈不等妈妈说完话就挂了电话。

  海镇在画舫外面整理货物,姐夫出来问他干的怎样,海镇说自己是不想听妈妈和姐姐的唠叨才来干活,南美拉买画画用具,她看见站在外面的海镇,在海镇送货时故意和海镇见面了。泰旭拿着贤宇的资料端详。智慧给姐姐打电话,听姐姐说亲家母进医院了,智善没空和她说话挂了电话,她看见专务疼痛难忍被推进病房,智善跟上去问医生怎么回事,医生笑了笑,她了解情况后说专务怎么可以乱吃药。

  泰振和泰旭去恭喜惠晶上任,泰旭问泰振他怎么看,泰振说妈妈好像不高兴,泰旭说他不同意让自己的老婆出来工作,泰振说他换个角度想想以后或许还要惠晶帮助他,智善打电话说他在酒店楼下,泰旭就和哥哥分开去接智慧。泰振在酒店等惠晶遇到熟人,泰旭领智慧也到了,泰振介绍泰旭和贤宇认识,智慧看见贤宇愣住了,泰旭抬头也看见贤宇,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结婚的女神9集剧情介绍

  贤宇和泰旭做了简单介绍,智慧独自出神,泰振扯扯泰旭的衣服让他就坐,泰旭问智慧是不是有什么事,智慧逃避泰旭的眼神说没事。惠晶忙完事务和他们一起就餐,四个人坐在一起边吃边聊,惠晶让智慧结婚后帮助她,泰旭看了一眼旁边吃饭的贤宇对哥哥嫂子说他想提前。。。

  贤宇和泰旭做了简单介绍,智慧独自出神,泰振扯扯泰旭的衣服让他就坐,泰旭问智慧是不是有什么事,智慧逃避泰旭的眼神说没事。惠晶忙完事务和他们一起就餐,四个人坐在一起边吃边聊,惠晶让智慧结婚后帮助她,泰旭看了一眼旁边吃饭的贤宇对哥哥嫂子说他想提前婚礼在这个餐厅举办,惠晶欣然答应,智慧吃惊不已。饭后智慧和泰旭在餐厅门口等车时讨论此事,智慧埋怨他没有和她商量,泰旭没有说出她的事让她准备好结婚。智慧说自己要去上班,泰旭说她今天还是回家好,说着将她推上了车。

  在车上智慧还是疑惑问泰旭,她不想结婚,泰旭烦恼的不想听她说话,大声呵斥让她安静点什么都不要说,准备结婚,气氛骤然下降。泰旭将智慧送回家,自己开车离开。智慧刚进家门智善就问她怎么回事,泰旭已经给她打过电话了,智慧说她也不知道,她说自己累了回去休息了。

  恩熙约Cynthia见面,恩熙本来嘲笑她穿着高跟鞋陷入下水道,但是看见两个男人帮助她又垮下脸。恩熙断断续续话都说不完整,Cynthia大概明白她的意图,她口齿伶俐说的恩熙无法接话,而且一些英语恩熙也无法理解。Cynthia接到公司的电话回去了,恩熙气愤自己竟然什么都没有说成,她想起自己曾经报了一年的英语学习班,决心开始学习英语。

  恩熙之前的搭伴埋怨恩熙两个月都没有来,让他孤单一人练习英语,恩熙不耐烦的解释一通。导师播放了一段动画视频,讲的是抛弃的事,恩熙看着回忆起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Cynthia回公司向承受说恩熙找她的事,承受无可奈何。恩熙向智善哭诉自己的委屈,智善只能安慰安慰她。

  智善准备吃的去医院照顾专务,专务还关心智善弟媳的事,虽然俩人还是吵嘴,但是关系近了不少,智善问专务夫人什么时候回来,专务说他借口工作忙没有让她回来,智善愤怒让她照顾到什么时候。恩熙伺候着脚受伤的婆婆,她还是忍不住伤心,她骗婆婆说是因为自己看了悲情电影,不知情的婆婆还斥责恩熙哭哭啼啼。

  姜母在家泡澡接到朋友的电话说今天在她家餐厅的糗事,姜母挂了电话就打给惠晶怒斥她不会办事,惠晶向婆婆解释说会恢复她朋友的会员卡。姜母问惠晶什么时候下班,谁给她做晚餐。姜母吃着家里下人做到饭非常不满意,尤珍和尤利说妈妈说不可以挑食,姜母辩解说自己只是挑口味。

  南美拉和泰振共进晚餐,南美拉介绍了自己认识他夫人的经历,泰振很新奇,俩人互相了解。海镇应约等待南美拉,南美拉回来看见家门口的海镇邀请他进屋畅谈南美拉给他安排工作的事。

  惠晶处理公司的事务井井有条,丝毫不顾及熟人的脸面,姜母的交代她也没有执行,反而让秘书收取他们的消费费用,她忠告秘书不要将公司里的事情向她婆婆禀告,她说话有些难听。

  贤宇担心智慧,晚上发短信问她是否平安,智慧回了没事,贤宇说他今天才明白自己在济州岛做了什么事,今天见到她的未婚夫给他当头一棒,智慧说他们都玩过火了,她的婚期已经提前。

  承寿回家辩解自己和Cynthia的关系,他说如果她再去公司找Cynthia就会真的和她离婚。恩熙偷偷拿出承寿的手机和智善见面,智善解不开承寿的手机锁,她看见儿子就让儿子帮忙解锁,他也解不开,让婶子说出女人的名字,恩熙说出Cynthia的名字,他一下就解开了,恩熙看见手机上的短信痛哭流涕,智善搂着她安慰,侄子将短信传至恩熙的手机,他说叔叔手机上有位置跟踪仪帮恩熙设置。

  智善将爸爸接到城里参加智慧的婚礼,他问为什么提前结婚,智善说泰旭没有时间,她又简单向爸爸介绍了婚礼情况。

  智慧打电话给泰旭,俩人又吵起来,泰旭说他会让秘书接她去和伯父一起吃饭,智慧厌烦的挂了电话。

  专务的妻子回来,他打电话给智善帮他隐瞒他生病的原因,智善忙着处理这件事,恩熙打电话说她去嘉平抓承寿,智善让她先去处理。专务的老婆进病房问他的是什么病,智善穿着医院护士的衣服在一边打圆场说是急性肠炎。恩熙追到嘉平看见丈夫的车。智善送走夫人回去问专务怎么样,他生病妻子呆了十分钟就走,儿女也不来照顾,专务也伤心闭着眼睛不看智善。恩熙进去宾馆大厅被赶了出来。

  智慧在泰旭的车上发现有关贤宇的书籍,她坐在车上没有下来,泰旭亲自下楼接她看见车上翻开的书。俩人去他们的新居谈论这件事,泰旭说他本来想当做不知道,但是智慧说她是真的,泰旭立马翻脸吓到智慧,泰旭语气强烈的说他比不上贤宇,但是他希望她忘记他和他结婚,智慧说自己没有资格和他结婚,泰旭彻底恼怒了,结婚是她选择的,她要遵守约定给父母交代。

结婚的女神10集剧情介绍

  智慧回到家姐姐就质问她去哪了,让她和爸爸在饭店等一个小时,智慧说她不想喝泰旭结婚了,说完躲到自己屋里哭了起来,智善实在没办法就说不想结就不要结了,让她和爸爸费劲,长寿回家没有多问安排老丈人去休息。恩熙在家等承寿回家就和他打闹,承寿无奈她的纠。。。

  智慧回到家姐姐就质问她去哪了,让她和爸爸在饭店等一个小时,智慧说她不想喝泰旭结婚了,说完躲到自己屋里哭了起来,智善实在没办法就说不想结就不要结了,让她和爸爸费劲,长寿回家没有多问安排老丈人去休息。

  恩熙在家等承寿回家就和他打闹,承寿无奈她的纠缠,昌宇哭着从房间出来拽着爸爸让他不要打妈妈。恩熙打电话找智善出来诉苦,智善也在烦恼智慧的事。姜母在家教训惠晶竟然让她交餐厅包间的费用,惠晶解释婆婆不听,姜父出来替惠晶出头解释,让她自己出钱订房。

  惠晶回公司拿着资料打秘书的头教训她向夫人打报告,惠晶安排她去度假村工作,她请求惠晶不要让她去度假村,惠晶说她了解一些事,她又让李汉勇和她一起去哪里工作,尹秘书只能认命的走出去了。

  岳父大人约泰旭出来见面,泰旭说智慧好像对他有所不满,他请求岳父帮他说服智慧,让智慧放宽心。泰旭开车回家的路上给智慧打电话说今天爸爸的脸都是苍白的,智慧说她劈腿了,为什么还要这样,泰旭说和她交往之前他也有许多女人,智慧问他为什么选择她,泰旭说她单纯,不会在意他的家世身份,他说过他会想狗一样陪在她身边,所以他还是会和她结婚,说完果断的挂了电话。

  惠晶下班回到家,下人示意她婆婆在等她,婆婆说早上的事让她难受所以喝杯酒,惠晶放下手里的包去给婆婆做饼干。惠晶端来饼干,婆婆说理事身份只是她在姜家7年换来的酬劳,她意在警告惠晶不要嚣张过分。

  智慧爸爸和女儿谈话,智慧说因为泰旭的生活方式和她不同,他们有太多差距,爸爸说哪有一开始就合适的人,相处久了有感情就结婚生子,爸爸举例给她讲结婚的哲理,这几天智慧终于笑了。智慧一个人出来散心,贤宇给她发短信,智慧下决心断绝了俩人的关系。

  早上承寿收拾东西离开家,恩熙拦着他不让走,儿子也拦着他,但他已经决心离开,她推翻恩熙,恩熙没有穿鞋追出来向承寿道歉,承寿不顾夫妻情开车分默然离开,昌宇追下来抱住妈妈哭。

  泰旭和智慧走在小桥上,泰旭说听到她的夸赞很难,他伸手拉着智慧的手笑着说他就像牛筋面有韧劲,抓着她不放手。智慧问他想怎么办,她没有信心做一个妻子母亲,性格孤僻而且搞外遇,泰旭不让她提起这件事,智慧说结婚以后或许他会憎恨她,泰旭说他不担心。敏静和弟弟妹妹看见泰旭送智慧回家,敏静吃醋的说他们整天黏在一起,泰旭从车里拿出一束花送给智慧,敏智和哥哥发现后备箱里有东西,哥哥上车打开了后备箱,气球飞了出去,泰旭不好意思了,智慧轻笑着。

  晚上智慧给妍秀打电话说泰旭向她求婚,智慧笑呵呵终于减轻了忧愁。恩熙坐在智善家里。承寿和Cynthia在一起欢乐。姜母在家呵斥惠晶的自作主张将尹秘书调离。泰振的政治生涯正式拉开序幕。海镇帮助南美拉工作。姜母打电话问泰振尹秘书和李汉勇的关系,她得到求证后出来找惠晶,惠晶又离开去公司了。海镇给惠晶打电话说自己找到工作了,惠晶以为他找的事不正经的工作,海镇不听姐姐的话就挂了电话。

  泰振回家让惠晶照顾他资金周转问题,惠晶不答应他,泰振为之前的事向她道歉,惠晶依然不回应他。

  智善和恩熙跟踪承寿,承寿在Cynthia家俩人开心做饭,智善和恩熙破坏他俩的车被车库管理员发现,俩人跑到人群地方逃过一劫。

  姜母和朋友在家闲聊,朋友说起惠晶当理事的事,姜母说看来她要早点采取行动。智善劳累趴在床上睡觉,智慧打了招呼出门了。专务给智善打电话让智善回去上班,说抓到送药的人了,智善有气无力的说她已经交了辞职信了,那些事和她无关,专务说她可以升职,智善激动的从床上跳了起来。

  智慧去餐厅,贤宇去帮朋友拿东西,俩人碰面了。智慧说她要结婚了,贤宇失落的说祝福的话他不会说,俩人说清了关系,智慧最后流泪说希望以后不要再见面,心里还是会不舍,俩人相向而行。

  智慧穿上了婚纱等待属于自己的婚礼,妍秀和大贤迟到了,看守的人怎样都不让进去,又几人也迟到了,大贤说自己是来唱歌祝福的,他在门口高歌。在主婚人的主持下,泰旭回答是,他担忧着等待智慧的回答,智慧轻轻回答是,泰旭终于放下那颗心。

  贤宇在俩人停留过的地方祝福智慧。

结婚的女神11集剧情介绍

  敏静参加姨母的婚礼,看见那些用了一次的鲜花觉得可惜,她请工作人给她一束,她出去是碰见同学金艺术,艺术邀请她和咖啡,敏静说自己要考进电视台,看的出来艺术很喜欢敏静,但是敏静和他聊一会天就离开了。长寿和承寿两家参加完婚礼回家,刚走到家门口,警车。。。

  敏静参加姨母的婚礼,看见那些用了一次的鲜花觉得可惜,她请工作人给她一束,她出去是碰见同学金艺术,艺术邀请她和咖啡,敏静说自己要考进电视台,看的出来艺术很喜欢敏静,但是敏静和他聊一会天就离开了。

  长寿和承寿两家参加完婚礼回家,刚走到家门口,警车出现要带智善和恩熙去警局,俩人被强迫带走。恩熙害怕,智善问他们是谁告发的,警察不回答,承寿看了录像,智善看着录像不承认那是她和恩熙。

  泰旭带智慧去度假村,尹秘书接待了他们,打过招呼后泰旭搂着智慧进去,智慧坐在外面给妍秀打电话,妍秀责备她竟然没有让她去婚礼现场,泰旭喊智慧,智慧伸手示意泰旭心有领会,大贤抢过妻子的电话唱歌给智慧听。泰旭端着高脚杯出来和智慧喝酒,智慧说多妍秀和电视台的人抱歉,泰旭说有空请他们吃饭,智慧说不是吃饭的问题,泰旭公主抱式的将智慧抱进屋。

  智善和恩熙从警局出来,俩人悠闲步行回家讨论着结婚的事,智善说饿了,恩熙说她做饭。长寿看见智善呵斥她为什么被抓进警局,给孩子们不好的印象,智善恼火了说怨他弟弟,恩熙也赞同了。

  惠晶在公司开大会引起争分,但是她没有在意,还是按照自己的规矩办事。姜父在家大笑,姜母皱着脸,姜父给她讲了万石富翁选儿媳妇的故事,说她很有福气,相信惠晶会做的更好。泰振作为候选人发言取得很好的效果。

  泰旭和智慧牵着手散步,泰旭问智慧昨晚好像没睡好,智慧说睡好的人怎么知道,泰旭说第一次有人睡在他身边很新鲜,因为从小他就不让被宠溺,现在能俩人一起睡,他很幸福。泰旭在游泳看见智慧带着眼镜别有一番风趣,智慧别扭问他一直瞅着她,嫌她丑还娶,泰旭笑了,他将智慧抱下水让她回答她是他的,智慧说她会尽力的,如果以后他也有一次外遇她会原谅他的,泰旭给她承诺,智慧出声笑了,泰旭慢慢吻住智慧。晚上泰旭睡觉智慧一个人站在阳台。

  智善满面春风回公司上班了,恩熙买菜做饭,她询问嫂子买什么东西,说起承寿还是忍不下气。长寿也给弟弟打电话问他小姨子的婚礼不参加还离家出走,承寿不承认他搞外遇,长寿说今天是妈妈生日让他回家,这时的承寿正在Cynthia的家门口。Cynthia准备了惊喜,因为今天是他们认识一周年,承寿以为她帮他准备他妈妈的生日礼物,她也没有解释,晚上承寿带着礼物回家了。

  智慧给姐姐打电话心情不错的说他们蜜月回来了,承寿也进来家门,智善走到他身边气势汹汹瞪着他,妈妈让他赶紧坐下,一桌人不给他好脸色。承寿拿出蛋糕,敏静拆开插蜡烛,他让恩熙给他盛饭,恩熙气急的去了。敏静念出蛋糕上的话,还有Cynthia的名,大家指责他,他把气撒到儿子身上,恩熙爆发了,一下将他按在蛋糕上,他妈妈、智善、长寿都出动了,家里乱作一团。

  敏静他们回到家看见智慧,敏智抱着她哭了,敏静问泰旭会不会搞外遇。恩熙婆婆教训儿子和儿媳,长寿说承寿有外遇,妈妈竟然说男人风流很正常,智善针对承寿,婆婆说她没有教养,智善以爸爸打比方,婆婆说那是妻子烦人丈夫才会搞外遇,她就是向着自己的小儿子。委屈的恩熙替嫂子抱不平,婆婆一味埋怨,智善没有再狡辩流泪了。

  泰旭带智慧回家,姜父让儿子和智慧好好生活,姜母还是一身毛病。姜父告诉智慧说在他们家是没有离婚的,惠晶坐着一言不发,姜父说不想在重复他大哥的事,他让智慧要像惠晶一样有忍性,智慧一一答应。泰旭搂着智慧离开了。姜母对丈夫说智慧今天的不足表现,姜父说慢慢教,他没有见过泰旭那样开心的笑,姜母威胁丈夫不要让她在儿媳面前丢人,否则她会离婚。

  姜母出去喊住准备外出的惠晶让她转告智慧以后穿正装来家,不要让她老土,另外她解雇了尤真的老师,她会另找。惠晶无奈,她下楼碰见南美拉,姜母让南美拉来交尤真画画。泰旭看见南美拉,不顾妻子在场就套近乎,和她一起上楼,留下惠晶,南美拉回头看了一眼惠晶。

  泰旭喊智慧亲爱的,让她和他去看电影,智慧对他说她今天真应该穿韩服去见婆婆,泰旭说没事,他去洗漱然后出去看电影。

  颓废的贤宇躺在房间睡觉,朋友叫醒了他,贤宇无精打采。整理着装和朋友去参加哲秀婚礼,朋友说他蜜月回来就和老婆闹翻了,贤宇说他罗嗦。世京看见站在婚礼口的贤宇激动的抱住了他。智善送恩熙去捉奸,恩熙独自去了承寿所在的公司,她鬼鬼祟祟看见承寿时躲进了卫生间,Cynthia恰好出去,和承寿打情骂俏。晚上公司关门了,恩熙还躲在卫生间,就在里面吃东西。

结婚的女神12集剧情介绍

  世京和贤宇还有他朋友一起吃饭聊天,世京吃个不停,像饿死鬼托生,贤宇关心了几句,世京开始讲自己的登山旅程,京民还和她开玩笑,有一次传奇经历,她因为头痛想要下山,谁知导游竟然给她伟哥,而她真的忘记了海拔问题,京民借口上厕所走了。世京这才对贤宇说。。。

  世京和贤宇还有他朋友一起吃饭聊天,世京吃个不停,像饿死鬼托生,贤宇关心了几句,世京开始讲自己的登山旅程,京民还和她开玩笑,有一次传奇经历,她因为头痛想要下山,谁知导游竟然给她伟哥,而她真的忘记了海拔问题,京民借口上厕所走了。世京这才对贤宇说她最讨厌的就是京民,一直呆在他身边,十年前如此,现在依旧。世京问贤宇为什么不回她邮件,五年前打赌再也不和他联系,但是忍不住,她让贤宇给她道歉,世京喝醉贤宇和京民送她回家了。

  京民问贤宇他们之间怎么回事,她从小学就跟着他,他俩之间肯定还有感情,而且她爸爸还是富翁,贤宇不高兴听这些,贤宇想自己能不能结婚还是问题。

  等检查人员回去恩熙从厕所出来,拿着几张纸张贴,她不小心将东西掉在地上引起检查人员的注意,恩熙被发现她和检查人员玩捉迷藏,监控室的人昏昏欲睡根本没发现有情况,那人问恩熙到底是什么人,恩熙讲了家里的事。恩熙哭着说不想让孩子受到伤害,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那人帮助恩熙一起张贴,他交代恩熙不要告发他。

  正在睡觉的智慧被电话吵醒,是惠晶打电话让她回家帮忙做早餐,智慧急匆匆跑去。惠晶友好的向智慧介绍家里的规矩,智慧心惊的帮忙。

  开始了早餐,泰旭迟到了,姜父关心他们的婚后生活,姜母看不惯,姜父问智慧也一起做饭了,智慧回答父亲的话,姜母让智慧不要因为做饭就忘记喊丈夫起床上班。姜父批评姜母,姜母说话难听还故意装友好,泰振插嘴和智慧说话,然后说起选举的事,姜母想让家里出钱帮助泰振,姜父不愿意,惠晶汇报说公司五年来亏损150亿,泰旭说多了会有法律责任的,智慧看着一家人的言行举止震惊。

  智善喊家里人起床,少了智慧她做饭都紧张,敏静打扮一番准备去面试播音员,智善不相信她的水平,敏静气妈妈的话没吃饭就走了。艺术给敏静打电话,他准备了早餐,敏静不领情还大声呵斥艺术,艺术很是沮丧。智善想起恩熙的事也没吃饭放下孩子们就去找恩熙,恩熙后悔自己的行为,智善不让她屈服。

  大早上承寿公司人都在看承受偷情记录,承寿向大家打招呼,大家注定让出路让他看,承寿一路上向大家解释,也没人搭理Cynthia,承寿爆发打架,被人们拦住,社长打电话让他和Cynthia去办公室。

  智慧进公司也被记者围住采访她的新婚生活,什么问题都有,智慧烦透了,同事也烦恼记者们不停打电话的纠缠。智慧进办公室受到大家的祝贺,她亲自答应请大家吃饭。同事喊出智慧问她是否愿意接受采访,智慧沉默了。

  惠晶检查完酒店的情况后给智慧打电话约她中午见面,智慧说她中午有约,但是惠晶强迫说是家里的事,让她一定抽出时间。惠晶坐车去接智慧,智慧在商场门口疑惑惠晶干什么,惠晶带智慧进去让她认识了商场里的经理,然后给智慧准备衣服,智慧无奈又厌烦的一件一件试穿他们给自己准备的衣服。在回去的路上智慧不悦的问给她准备衣服是紧要的事,惠晶有威严的说不高兴也没办法,惠晶又让智慧挑了一辆车。

  智慧给泰旭打电话说了今天的情况,泰旭也感到抱歉,智慧让他过来陪她。贤宇在认真工作世京找来了,他俩以前吃饭,世京问贤宇不结婚,她猜想他不会喜欢男人,贤宇被呛了一下。贤宇送世京回家,世京让贤宇抱她,贤宇拒绝了,世京强势吻住他,贤宇推开她,世京无奈哭着说自己十年都没有忘记他。贤宇在车里听着智慧的作品,不觉心痛。

  智慧在家和美美通话夸奖她广播做的好,另外抱歉自己提前下班。智慧看着床上的衣服叹了口气将它们整理起来。惠晶很晚才回家,教孩子们画画的南美拉正在给父亲打电话问候,泰振洗完澡出来了,惠晶看见泰振的穿着误会了。南美拉回去,惠晶追出去告诉南美拉她不用留很晚,南美拉说是姜母答应的,她告诉惠晶她和泰振没有发生一点事。泰振在家和孩子们玩耍。

  承寿拿着高尔夫球杆回家,他砸了电视,恩熙抱头坐在地上,昌浩去叫伯伯,长寿和智善赶过来教训承寿。承寿去医院威胁医生写了一份癫痫病证明,他交给社长证明自己的清白,还把破坏的电视拍下让社长看,他说的楚楚可怜,社长更觉得他会做出那样的事。承寿拿着离婚书回家交给恩熙。恩熙晚上坐在屋里不睡觉,看看睡觉的承寿和儿子,看看屋里的一切,她一夜无眠。天快亮时她抚摸着儿子说为了他,她不会离婚,爸爸只是犯了一个错误,她哭着说对不起儿子。恩熙从儿子房间出来拉着行李离开了这个难舍的家,昌浩醒来到处找妈妈,从窗户看见妈妈离着行李离开。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