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集

如锦第1集剧情介绍

曹庆祥盗墓不成,反炸伤了自己的'子孙根', 但除了曹母及曹家'大拿'焦四爷,没人知道他的秘密。伤口愈合后,他瞒着众人,按原定之日上李家迎娶李如锦。
李如锦从小与余春荣订亲,日后被余春荣退了婚,这羞辱让心高气傲的李如锦始终耿耿于怀。因此,她虽然不是嫌贫爱富之人,但冲着这是余春荣牵的线,还是应允了这门亲事,她并不知道当年真正先毁婚的人是她自己的爹。李老爹当年见余春荣之父因'行厨下毒,险伤人命'一案在狱中以死明志,认定了余家难有翻身的机会,为了女儿一生的幸福,私下到余家退回当初的信物。
曹庆祥娶亲宴客之夜,焦四把余春荣叫到账房,一面教他'袖吞金',一面让他避开那'爱人别抱'的伤感场面。余春荣倒也看开了,他相信只有家大业大的曹家才配得上精明练达的李如锦。
当夜,曹家小管家金穗又给余春荣送来一件古物,让他去桃姐的古董店变卖换现,这已经是好几回了,春荣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不知道他已经被巡捕房给盯上了。

如锦第2集剧情介绍

喜鹊的丈夫过世,夫家要将她转卖,她连夜逃出来,半路被余春荣所救。余春荣将她带回家,喜鹊感激涕零,从此留下来照顾春荣双目失明的母亲。
余春荣被巡捕房羁押,曹庆祥被请到巡捕房,队长'老皮'明指曹庆祥就是盗墓者,逼迫曹庆祥与他合作,将来好处均分,否则严办到底。曹庆祥像是被人掏住了脖子似的难受,但为了救出春荣,只好识时务的忍下一切。
如锦被曹母下药迷昏。为了传宗接代,曹母找来有曹家血脉的余春荣顶替伤残的曹庆祥;余春荣进到醉心楼,见到昏迷中的如锦,内心百感交集。当夜同样懊恼愤恨的还有曹庆祥,他虽然姓曹却不是曹家血脉,夫妻床笫之间的事他连亲自上阵都不可得,内心不安极了,担心自己哪天若给母亲踢出曹家,就一无所有,什么都不是了。

如锦第3集剧情介绍

余春荣要把银票退给曹庆祥,说他是人不是畜牲,做不来那样的难堪事。曹庆祥软硬兼施又哄又逼,指余春荣如果实在不肯,他只有另外找别人,不怕找不到人,余春荣痛苦不已。
余春荣从喜鹊囗里得知有剧毒,且大都来自盗墓所得。他内心起疑,因棺菇牵涉当年他爹的冤曲,乃特别拿到桃姐的店里要打听,巧遇纪松寿,纪松寿对古物有兴趣且有研究,两人相谈甚欢。
余春荣请如锦带他到曹庆祥的书房秘室,他要查曹庆祥是否与棺菇有关,被小姑晓娟撞见,认为两人有奸情。
当天曹庆祥不在家,他正以云鹤子的身份来到邢家,指邢家祖坟出了问题,唬得邢家上上下下佩服得不得了。

如锦第4集剧情介绍

邢家祖坟正是'老皮' 看中的一门发财坟,要曹庆祥一伙去盗挖。曹庆祥说他盗亦有道,只挖无主孤坟。说完走人。他表面扭头离去,背地里却让土鳖和黑瞎子两个同伙盯着老皮。果然不久,就发现老皮带着不肖的手下来盗墓。曹庆祥再一面通知邢家人一起连手抓贼,老皮三人死在曹庆祥三人的手下,曹庆祥出了一口怨气。
曹庆祥得知余春荣进过书房,特地安排了一笔收购古物之交易,余春荣果然完全释疑。随后又在焦四的哀求下与如锦圆了房,并在如锦清醒之前急速离去。
'丈夫'匆匆离去,他的举止及随后曹庆祥鞋上的污泥都让如锦起疑。经过一番查证,如锦终于肯定自己被人下药,且与不是丈夫的男人行房,她愤怒的与曹庆祥大吵一架。

如锦第5集剧情介绍

如锦回到娘家,李老爹不明所以,但不容许女儿受委屈,带着李家庄一票人要来开'挖锥子会'。没想到曹母带着曹庆祥自动来请罪。李老爹看不明白,要女儿与女婿曹庆祥私下谈。曹庆祥再次以其三寸不烂之舌对如锦晓以利弊得失。如锦已经与人行了房,再也不是黄花闺女,倘若就此离了婚,如何去找'那男人'。思虑再三,如锦决定重回曹家。从此,'生养子女,找那男人'成为她人生的唯一目标。而对于退了她的婚,又介绍了这门亲事的余春荣,如锦心中之恨再也没停过。
余母喜欢喜鹊,想把她永远留下,她想出了试探她的方法,没想到反而误会喜鹊偷窃。待春荣回家,找到了戒指,才急急忙忙要春荣去把人追回来。

如锦第6集剧情介绍

丫头再度送来补品,如锦佯装全喝下肚,今夜她就要知道谁是那男人。当夜,春荣以为如锦已熟睡,在窗下写下'君问归期未有期'诗句,千钧一发之际余春荣差点露出马脚,他别过脸一句话都不说,就怕如锦从声音认出了他,如锦气愤不平,狠狠的在春荣手背上咬了一口,咬得春荣鲜血淋漓。如锦更下了最后通牒,指自己与他已是夫妻,无论他是谁,她都愿意跟他走,明日黄昏在桥上见,若他不到,她就从桥上跳下去。
老皮的案子曝光,聂队长循线查到余春荣,将他扣押。想起前一天夜里如锦约他桥上见,春荣急死了,但聂队长就是不放人。
金穗有醉心楼的钥匙,如锦误会他就是'那男人'。事情闹到曹母那里,晓娟才承认是她与金穗幽会。

网络微评
 
如锦
分享到:
温峥嵘 江宏恩  
导演:陈国华;陈俊
编剧:邓月娇;傅正辉
出品人:罗明;张苏洲;梁晓涛;魏昕
出品公司:北京华鼎世纪国际文化有限公司

电视剧排行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