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陵王妃剧情介绍

1-6集
兰陵王妃剧情介绍

兰陵王妃第1集剧情介绍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六国命方士端木吉于隐秘处建天罗地宫,将大秦统一天下的秘密藏于其中。其宫殿结构复杂纵横交错。端木吉为天罗地宫设计三件神器,镇魂珠,离殇剑和封存了天下之密的青鸾镜。只有集齐三件神器才能一窥统一天下的秘密。后来,始皇猝死,端木吉失踪,天罗地宫成了世人无法触及之处。坊间传闻只有端木一族的后人才能找到镇魂珠打开地宫。

七百年后,中国进入南北朝时期混战时期,百姓苦不堪言。传闻镇魂珠于北周大司空府现世,北齐女子端木怜化名元清锁潜入北周大司空府伺机窃取镇魂珠。

元清锁姑母为皇帝兄长大冢宰宇文护的夫人,她授意元清锁接近皇上的弟弟大司空宇文邕,想尽办法俘获宇文邕的心,从而住进大司空府拿到镇魂珠。元清锁还在质疑镇魂珠是否真在大司空府时,便与皇上和宇文邕不期而遇。宇文邕看到元清锁清水芙蓉般的娇美容颜顿时惊为天人。皇上也注意到元清锁。

皇上在宫中举行宴席,百官出席。元清锁在宴席上献舞一曲。她婀娜的身姿风情万种的模样深深打动宇文邕和皇上。等元清锁一曲舞罢,宇文护见皇上欲言又止的样子便先发制人地提出,想把元清锁许配给宇文邕。皇上倍感失落,宇文邕却提到自己已经和部落公主有了婚约,怕是不能娶元清锁为正室,所以他为难地想推辞。谁知有任务在身的元清锁却提出自己不在乎名分。宇文邕倒有些意外,他颇有深意地看着元清锁,似乎想看穿她的内心。

婚礼定在三天后。元清锁正在穿戴礼服时,宇文护走进房间再次嘱咐元清锁不要忘了此去大司空府的任务。他叮嘱元清锁一定要尽快拿到镇魂珠,只有拿到这些才能坐上王位。元清锁领命了。宇文护刚离开房间不久,就有一个戴头纱的女子进入房间。

来人是元清锁的师父,师父进来不由分说地突然抓住元清锁的手腕,然后拿出针刺破她的手腕并用一个瓶子接住她流出的血。元清锁不明其意。师父没有解释,而是叮嘱她一定要在洞房当晚拖住宇文邕直到子时。

婚礼当天,皇上亲自为宇文邕主持了婚礼。当晚宇文邕醉醺醺地进入洞房,元清锁在自己身上喷了迷药,想等宇文邕近身时迷晕他。谁知宇文邕早有戒心,根本没有被迷药迷晕。元清锁一时慌乱不堪。

此时,元清锁的师父带着一帮刺客潜入到大司空府,她把元清锁的血分装在几个瓶子里交给众刺客,她嘱咐他们进府寻找镇魂珠,一旦元清锁的血靠近镇魂珠就会发光。众刺客领命开始四处翻找,但却一无所获。最后他们一致想到了宇文邕的洞房。

宇文邕缠着元清锁要洞房,元清锁吓的花容失色四处躲闪,两人在洞房里打闹,元清锁不停地砸东西阻止宇文邕接近。宇文邕突然夺过元清锁绣着萤火虫的手帕威逼她交代进府接近自己的目的。元清锁顿时原来明白宇文邕如此精明。

元清锁扑上去抢夺宇文邕手里的手帕,谁知拉断床顶帐布,硕大的帐布和床柱突然塌下来砸晕了元清锁。这时,躲在洞房外的刺客被宇文邕的手下发现,顿时打杀声一片。这帮刺客见行迹败露纷纷自绝。宇文邕没有问到一点线索。

大司空府遇袭的事很快传开。宇文护命手下把这些刺客的尸体运回来,企图从尸体上找到有用线索。他很奇怪为什么这么快有人动手,他怀疑此事与元清锁有关。他让夫人把元清锁接回来细问。

皇上也很关注大司空府遇袭的事,据他手下暗探回报,刺客不知是些什么人,但元清锁似乎与此事有关。皇上顿时眉头紧锁。

兰陵王妃第2集剧情介绍

宇文邕的手下把从刺客身上搜出来的瓶子交给他,宇文邕吃惊地发现瓶子里竟然是人血。他很费解,也知道此事与元清锁有关。他嘱咐手下不要打草惊蛇,一切等元清锁醒来再说。

宇文护的手下士兵因为被克扣军饷饥饿难耐,他们冒险潜入齐国想抢夺老百姓的粮食。谁知被埋伏在此处的戴着面具的高兰陵王长恭打的措手不及。高长恭制服住这些人后接到军情,得知北周大司空府被刺客袭击的事。高长恭下令准备借机乘乱进攻北周。

宇文邕守在元清锁床边等她醒来,元清锁悠然醒来后遭到宇文邕的盘问。哪知元清锁却一副茫然无措的样子,原来她被倒塌的床柱砸伤头部的失去记忆。

次日,宇文护夫人到司空府想把元清锁接回家,宇文邕想留下元清锁调查清楚。两人正为此事意见不一时,宇文邕的故交颜婉正好过来,能言善辩的她几句话就留下元清锁打发走宇文护夫人。宇文邕向颜婉表示了感谢,并安排她给自己再帮一个忙。

颜婉表面尽心尽力地照顾元清锁,元清锁很感动。次日,元清锁走出房间后闻到厨房传来诱人的香味。她知道是颜婉在为自己下厨,她高兴地往厨房走去。这时颜婉的丫鬟侧目看到了元清锁,她提醒了颜婉。于是颜婉故意称,自己往煮的汤里下了毒,她要毒死元清锁,因为不是她自己原本可以嫁给宇文邕做他的侧室。她还说从元清锁手帕上绣的解忧花来看,估计她就是齐国的细作,因为解忧花只有齐国才有。元清锁偷听到这些大惊,她吓的逃出城往齐国方向逃去。

宇文邕得到消息后以为元清锁真的是齐国派来的,他让人放出话去就称元清锁拿走了镇魂珠。此时高长恭攻克北周边境的军情传到皇上那里,皇上召集众臣商议国事。宇文护主动请缨上阵杀敌对抗高长恭。结果高长恭以一敌百,北周再次受挫。

元清锁流落到北周边境街头,却被两个素不相识的女人争抢亲近拉拢。原来她们都是奔元清锁身上的镇魂珠而来。元清锁乘这两个分别叫桃花和妙无音女子的打斗之机逃跑。她不顾一切地往齐国逃去,全然不顾前方就是齐国的战场。

兰陵王妃第3集剧情介绍

清锁闯进齐周两军战场 高长恭救清锁回军营

第二天午后,周齐两国再次约战,宇文护率兵撤退准备退回虎山城内,哪知高长恭早已派侧翼小队关闭了城门,宇文护无处可退,只能到处逃跑,高长恭下令继续追。清锁也来到了虎山城外,高长恭的马旋风闻着清锁身上的味道甩下高长恭直奔清锁而来,清锁骑上马背,马儿完全不受控制带着清锁狂奔了起来,直往战场上奔去。清锁是端木一族的后人,名叫端木怜。追着北周军队的高长恭看到了骑在马背上的端木怜,不顾危险带兵冲向了敌军的机关里。经过一番混战,高长恭终于把端木怜拥在了怀里,失忆的端木怜仍然记得这个温暖的怀抱,从自己眼前掉落悬崖的端木怜又出现在自己眼前高长恭百感交集。齐军被石门困在了卧虎谷里,北周军队用弓箭攻击齐军,齐军死伤严重。高长恭将小怜托付给斛律光,凭着自己可媲美项羽的神力推开了机关的石门,带领着剩下的齐军冲了出去。

高长恭抱着小怜回到了军营,对守候在军营里的洛云视而不见。看着死而复生的端木怜,洛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斛律光安慰妹妹说这人不可能是端木怜,当初他跟高长恭是亲自见过端木怜的尸体的。昏迷的清锁终于醒了过来,洛云来到营帐中看望她,也借机刺探她到底是不是端木怜,已经失忆的清锁当然不记得端木怜的名字。想起旋风的反常举动,高长恭几乎确定从战场上救回来的女人就是自己心心念念的小怜,但是当初在悬崖下找到的女人的尸体身上佩戴的两人的定情信物又怎么解释呢,高长恭很难做出判断。斛律光来找高长恭责问他为了一个女人贻误战机,导致几十名将士被俘之事,而且端木怜在周军的队伍里横冲直撞毫发无损确实有些奇怪,斛律光怀疑端木怜是周军派来的细作故意扰乱高长恭的心的。

高长恭跟旋风诉说自己内心的苦闷,清锁也来到此与高长恭攀谈,她自我介绍名叫元清锁,周国人,并答谢高长恭和旋风的救命之恩。旋风与清锁十分亲近,高长恭邀请清锁去骑马,斛律光本打算追上去被洛云拦了下来。骑马来到郊外的清锁看着似曾相识的景色无意识的吟诵起了北齐流传的《敕勒歌》,高长恭再次起了疑,清锁说起自己失忆的事,还询问高长恭解忧花,高长恭摘了一朵解忧花送给了清锁,清锁却发现无论颜色还是花瓣的数量都与手帕上的不一致,一朵解忧花解除了高长恭对清锁身份的怀疑,他确定了清锁不是端木怜。高长恭又带着清锁来到两人小时候到过的小溪边,做着两人小时候做过的事,捉鱼烤鱼,鱼是小时候的端木怜最喜欢吃的东西,回忆起小时候的点点滴滴,高长恭沉默了。失去记忆的清锁十分伤心,高长恭答应倾尽全力帮她找回记忆。两人近距离的相处,那种时而熟悉时而陌生的感觉让高长恭快抓狂了。

宇文护不仅打了败仗,还阻扰战报的上传,朝中有正直之臣已非常不满,其中代表苏庭成在朝堂之上劝解宇文毓攘外之前先安内,正好被赶回的宇文护听在耳里,宇文护不顾宇文毓的反对,执意要处理与自己作对的苏庭成。

兰陵王妃第4集剧情介绍

皇上在宇文护的威逼下,不得不下令杀了谏臣苏庭成。宇文护见皇上屈服,他得意地扬长而去。宇文护回到府邸,发现宇文邕正在府中说是来为他庆功。宇文护称无心庆功,并关心元清锁找到没有。他知道他只要过问,宇文邕一定会快马加鞭去找元清锁。果然,宇文邕回府后马上安排人准备行囊他要去找元清锁。

元清锁此时在高长恭军营想象着面具下高长恭的真实容颜,她觉得不管他什么样自己都不会嫌弃。正冥想时,一支竹管捅破窗纸伸进屋里,一股迷烟弥漫开来。元清锁晕倒过去。

洛云的侍女给元清锁送换洗衣服时,震惊地发现元清锁不知去向。高长恭大惊马上派一队人四处寻找,他自己带人去营救被宇文护带回北周的齐国俘虏。

元清锁从昏迷中醒来时,发现自己竟然身处北周的边陲小镇,元清锁不知道发生何事正茫然不知所措时,颜婉正好路过看到她。颜婉把她带回去向她解释自己过去被宇文邕授意才假装下毒试探她。元清锁假意原谅她,让她去给自己拿换洗衣服,颜婉前脚离开元清锁后脚就逃了出去。

元清锁刚逃到山林,就遇到三个蒙面人拦截住她。三人口口声声要元清锁交出镇魂珠,元清锁正想如何脱身时,颜婉赶到并救下元清锁。两人慌不择路逃跑时竟逃到悬崖边,就在危急时刻,宇文邕突然出现救下元清锁,但他在与蒙面人打斗时受了重伤。

宇文邕几人乘马车到附近驿站治伤。宇文邕连声质问元清锁为什么千方百计接近自己不惜做自己侧室,为什么她在齐国战场横冲直撞竟毫发无伤,他有诸多的疑问要元清锁解释,所以他不会放她离开,也不会让她脱离自己的视线范围。

宇文邕命令元清锁晚上必须留在自己房中。元清锁无可奈何只好睡在地板上。半夜,宇文邕悄悄抱了被子替元清锁盖上。

次日几人赶路时,路过一处风景秀美的小树林。宇文邕等人下车休息。宇文邕故意和颜婉浓情蜜意,他悄悄观察元清锁的反应,元清锁却根本没异常表现。这时元清锁发现一只小狗,她欣喜地抱起小狗,哪知宇文邕被小狗吓的惊慌失措四处躲闪。元清锁见他竟然怕只小狗,顿时笑的花枝乱颤。

宇文护把从齐国抓回来的高长恭的士兵通通关进长安城的石牢里。手下人将石牢钥匙交给宇文护,并称已经在石牢附近埋伏兵力,只等高长恭来救人,到时候必让他有来无回。

宇文邕将元清锁带回大司空府,并安排侍女好好照顾和监视元清锁,防止她再次逃离。

兰陵王妃第5集剧情介绍

元清锁无意间看到一个神似高长恭背影的人从窗外路过。元清锁追上去在花园假山处找到高长恭。她有好多话要和高长恭说,哪知宇文邕看到元清锁脚步匆匆便跟过来,宇文邕跑到假山处却并未发现其他人。他警告元清锁以后不要耍花样。

元清锁百思不得其解,她有太多的疑问,她迫切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和经历。侍女建议她回宇文护家问清楚。元清锁正准备动身,颜婉送来一件非常艳丽的礼服让她穿上,因为这天是宇文护的生辰,宇文邕要带她们一起去祝寿。

元清锁在临出发时提出要宇文邕把自己的手帕还给自己,还要他解释为什么众人都要她交出镇魂珠。宇文邕不答应,元清锁便威胁他若不拿出来自己就不回大冢宰府让宇文邕无法交代。宇文邕只好答应从大冢宰府回来后就把她想知道的一切告诉她。

宇文护寿宴宾客盈门。宇文护夫人把元清锁叫到一旁告诉她过去的事。她告诉元清锁,她是自己寄养在乡下的孤女,后来接进府里照顾。宇文护因为功高盖主被皇上时时提放,宇文护原本想把元清锁安插皇上身边做眼线,哪知她对宇文邕一见钟情,所以宇文护才成全她。元清锁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钟情宇文邕。元清锁又问到镇魂珠的事,宇文护夫人一副茫然不知的表情。

元清锁从房间出来后一直思考宇文护夫人告诉自己的一切。哪知宇文护突然拦住她的去路并告诉她,她还有三天时间,再完不成任务她这颗棋子就会变成弃子。元清锁听的云天雾地,她追问宇文护他让自己完成什么任务,宇文护却疾步离开。

晚上赏灯时分,当灯火通明时颜婉突然指着元清锁的后背,惊奇地责怪元清锁竟然欺君罔上穿了件后背绣凤凰的裙子。宇文邕也发现异样,颜婉厉声质问元清锁,元清锁慌乱解释自己并不知情。宇文护却也不为元清锁说情。

宇文邕却拉起元清锁向皇上解释衣裙后只是一只孔雀,根本不是凤凰。在宇文邕的极力维护和周旋下,皇上总算没有再追究此事,元清锁有惊无险长舒一口气。颜婉气急败坏。

为了掩人耳目,宇文邕和元清锁人前装出恩爱有加的样子。宇文护夫人将他们留宿府中。两人进到房里后,便为谁睡床谁睡地争执起来,宇文邕霸道地将元清锁拉上床,元清锁挣扎着,她狠狠地咬住了宇文邕的胳膊。宇文邕发现窗外似乎有人,他忍着没有吵嚷。然而元清锁吱吱呜呜的声音让屋外的颜婉听上去分明是调情声。她气急败坏地离开。

颜婉回到屋里越想越气,她觉得宇文邕一定是爱上了元清锁。她再也不能忍受,于是主动找到宇文护,她表示只要他成全帮助自己嫁给宇文邕,自己就帮他找到离殇剑助他称霸列国。宇文护看出颜婉够狠够毒,他答应了。

元清锁在屋里无意间看到门外一闪而过的高长恭身影,她欣喜地追了出去。

兰陵王妃第6集剧情介绍

元清锁追随高长恭到假山旁,却发现高长恭不见踪影。元清锁只在假山缝隙里发现了一张纸条,上书他的兄弟被关在石牢,需要宇文护身上的钥匙救人。元清锁正盘算怎么帮高长恭拿到钥匙时,却没有发现身后假装高长恭的斛律光一闪而过。

元清锁正思索时,宇文邕喝的醉醺醺地一把拉住她。元清锁好不容易把宇文邕扶进屋安顿好他,然后元清锁悄悄潜入到宇文护的房间。元清锁有惊无险地偷走了宇文护的钥匙。当她急匆匆往石牢赶去时,宇文邕却悄悄跟在元清锁身后。

此时一个蒙面男子悄悄潜入宇文护房间,结果惊动宇文护,顿时大批官兵追赶蒙面人。元清锁听到动静真不知所措时,突然蒙面人挟持住她,用她要挟宇文护交出钥匙。哪知宇文护根本不顾忌元清锁的安危,而是下令抓住蒙面人。一旁的宇文邕大惊,唯恐蒙面人伤了元清锁。正在危机时刻,高长恭从天而降救走元清锁。

高长恭把元清锁带到野外,他失落地告诉元清锁,自己如果知道她是宇文邕侧室,自己一定不会救她。而且他怀疑元清锁根本就是细作。元清锁委屈地痛哭起来。高长恭的心顿时软下去,他情不自禁地帮元清锁擦泪。元清锁慌神了,她突然出手想揭下高长恭的面具看一看他。

谁知高长恭躲闪间脚下不稳向后倒去,元清锁被连带摔倒,巧合的是元清锁正好吻到高长恭。元清锁回过神赶紧坐起身,高长恭也非常尴尬。这时他注意到元清锁的耳后,他记得幼时两人一起放风筝时端木伶弄伤耳后,因为伤口深他估计会留下疤痕。可元清锁的耳后光洁无恙。高长恭很失落,原来元清锁根本不是端木伶。

元清锁告诉高长恭自己再也不愿回到司空府。高长恭属下阿才在照顾脚部受伤的元清锁时,无意间透漏高长恭放不下小怜姑娘,这辈子再不会喜欢任何人。元清锁很好奇小怜是谁,阿才却再也不愿多说。

高长恭的人聚在一起商讨救俘虏的事。元清锁走过来告诉他们钥匙在自己手中。但高长恭的人知道她的身份却根本不相信她。这时元清锁诚恳地说服他们,并为他们献计对付宇文护救出俘虏。众人将信将疑,但高长恭却坚持相信她。

高长恭很奇怪元清锁为什么会拿到钥匙,元清锁把他留纸条的事告诉他,高长恭很吃惊,他告诉元清锁自己之前根本没去过大冢宰府。他提醒元清锁以后不要盲目相信戴面具的。

元清锁和高长恭约好救出俘虏三天后在西大门一起离开。高长恭疑惑她为什么这么相信自己,元清锁告诉他,因为跟着他自己才会有自由。高长恭见元清锁如此信任自己,他拿掉了面具。元清锁震惊地看到高长恭拥有一张面如冠玉的英俊面孔。

元清锁依照计划装出逃回去的样子狼狈不堪地出现在大冢宰府门口。可她突然肚痛难忍。好不容易进府后却被告知宇文护旧疾复发不见人。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