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陵王妃第11集剧情介绍

 
兰陵王妃剧情介绍

无尘深知颜婉一心想嫁宇文邕的心思,他别有深意地告诉颜婉不要急躁,大冢宰府马上就要有动静了,而且这个动静来自宇文护夫人。

此时装病在身的宇文护夫人收到鹦鹉传来的纸条,她正凝思纸条上的情报时,宇文护过来探望她。宇文护主动提出让夫人去探望元清锁,夫人求之不得地答应了。

宇文护夫人到大司空府去探望了元清锁,元清锁无意间告诉她自己做梦时梦到一个珠子,宇文护夫人心中暗自吃惊,她不动声色地问元清锁有没有把此事告诉别人。元清锁告诉她自己告诉了颜婉。宇文护夫人见她确实想不起镇魂珠的下落便谈起了别的事情。她故意透漏出宇文护最近要忙着应付城外来的齐国人,她还说这些齐国人似乎要在东城接应什么人。元清锁听完夫人的话心中暗喜,她认为一定是高长恭要来接自己。

晚上元清锁故意告诉宇文邕自己看宇文护夫人非常憔悴,她想回大冢宰府探望她。宇文邕却嘲笑她无非就是想出去,他强行要和元清锁睡在一张床,元清锁吓的花容失色。元清锁又谎称自己出去可以帮他找镇魂珠,宇文邕正色告诉她,自己囚禁她不是为了镇魂珠。

元清锁询问侍女碧香脸上的污渍从何而来,碧香称自己生火时无意间引燃柴火差点出事。她好心提醒元清锁注意房间火烛。元清锁却想到了逃脱的办法,她故意引燃房间的东西,等浓烟滚滚时她大呼救命。屋外看守她的官兵为了救火打开了门,元清锁乘机逃出。

元清锁到城外树林等高长恭,就在她焦急万分时,一个男人从树后走出来。元清锁认出他是高长恭身边的属下,男人告诉元清锁高长恭不会过来,他还说高长恭钟情的女子数不胜数,他承诺给元清锁的话也只是权宜之计,做不得数。元清锁不信,她拿出高长恭给自己的信物戒指。男人不屑地称这种戒指高长恭那里有不少。如果元清锁想留下做念想戒指送给她也行。元清锁愤怒地把戒指摔给来人。

元清锁走后,一个女人戴着面具从暗处走出来。她称赞男人刚刚表现很好,男人却觉得自己虽然完成她交代的事,却觉得对不起高长恭。女人称自己就是要让元清锁对高长恭死心。女人离开后,男人正惆怅地独自行走时,诸葛无雪突然现身出手用暗器杀了男人。

宇文邕发现了树林里的马,他认出是自己府里的马。接着他发现了地上的尸体,他想到了元清锁,然后担忧地赶紧去寻找。此时元清锁失魂落魄地独自在雨里哭泣,宇文邕悄悄走到她身旁将伞撑在她头上。那一刻元清锁非常需要一个怀抱依靠,她无力地靠在了宇文邕胸前。回到大司空府后,元清锁转念想到既然高长恭不在乎自己,此刻自己需要的可能仅仅是一份依靠,她转变了对宇文邕的态度。

颜婉过来通知宇文邕和元清锁,宇文护要举行家宴让他们回去。宇文邕走后,颜婉挑拨离间地告诉元清锁不要得意忘形,她说宇文邕只是想利用她引出齐国的细作而已。元清锁恼怒异常,她找到宇文邕朝他大发雷霆,她说自己才明白他这些天迁就自己护着自己原来是有目的。宇文邕见元清锁根本不给自己解释机会,他也有些恼怒不加辩解。元清锁越发生气。

宇文邕和元清锁一起回大冢宰府参加家宴。席间颜婉正抚琴。曲罢颜婉说自己班门弄斧,宇文邕才是第一琴师。元清锁故意装出与宇文邕伉俪情深的样子撒娇要宇文邕为自己抚琴一曲。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