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陵王妃第32集剧情介绍

 
兰陵王妃剧情介绍

宇文邕拉着自己府里的舞姬在花园里双双就坐,他要元清锁为他们表演跳舞。元清锁冷冷地起舞,颜婉这时走过来像是看笑话一般冷眼旁观。一曲舞罢,宇文邕拉住要匆匆离开的元清锁,他痛心地说,元清锁的举动无非是向自己表明自己得到的只是她的躯壳,从没得到她的心。

元清锁不置可否地拂袖而去。这时楚总管匆匆赶来对宇文邕耳语一番。此时皇宫里皇上的贴身太监向他禀告,眨眼之间宫里所有的侍卫全部换成了宇文护的人。皇上感到事情紧急,他拿出暗格里的名册,他要太监秘密传出去交给宇文邕。

但全城都被宇文护看守的如铜墙铁壁滴水不进。负责传送东西的宫女小蝶藏在宫中运水车的机关里想躲过城门的检查。银豹将军出手用内力击打水车,小蝶被银豹内力震伤,她紧张地捂住嘴不敢出声,终于混出城门。

宇文邕猜测皇宫有异变,他想进宫面圣却被宇文护的属下拦在宫门外。宇文邕等了一下午也没见到皇上。他知道一定出了大事。宇文邕回到大司空府时,突然被宫女小蝶叫住。小蝶已经奄奄一息,她拼尽最后一口气将名册交到宇文邕手中后断气。

宇文邕在花园借酒消愁,元清锁走过来仍是一副冷冷清清的样子。这一次宇文邕没有和她争执,只是话里有话地让她以后若情况有变不用再遵守以前的承诺。聪慧的元清锁闻言马上猜到有大事发生。宇文邕这时把皇宫的变化告诉了元清锁。元清锁大惊。

宇文邕拉着元清锁进了书房,宇文邕把名册拿给元清锁看。宇文邕称,名册就是皇上为自己筹集的人,他是为了成全自己才委曲求全做了自己不喜欢的事。元清锁唏嘘感慨不已。

宇文邕一把搂住元清锁伤感地说,成大事者不可避免的会有牺牲。可自己只剩这一位好兄长,断然不想再失去他。说完他从怀里掏出一方手帕交给元清锁。元清锁惊喜地看到手帕竟然是她视若珍品的绣着萤火虫的手帕,她才知道宇文邕一直把手帕带在身上。宇文邕称自己不能让她有任何危险,她随时可以离开这里。

宇文邕心中有万般不舍和无奈,他紧紧搂住元清锁。元清锁提出他们可以一起搏一搏。虽然不是万全之策,但未尝不可置之死地而后生。

元清锁前去拜访宇文护,她请求宇文护能够放了宇文邕。宇文护不解。元清锁称宇文邕对自己情深义重,如果宇文护放了宇文邕,自己会和他隐居起来,国家大事全由宇文护和皇上操持,宇文邕再也不会参与政事。

宇文邕夫人也在一旁说情,宇文护却觉得元清锁说的并非是真正的理由,她一定还有别的打算。元清锁没有否认,她说自己确有其它原因。她不希望颜婉嫁给宇文邕,如果宇文护答应,自己一定尽心尽力地帮他监视宇文邕和皇上,帮他得到镇魂珠。

宇文护却不答应取消婚礼,他说百官面前不好交代。元清锁似乎胸有成竹地称,如果颜婉自己主动退婚就不会让宇文护为难。但宇文护却觉得这是不可能的。

元清锁回府后话里有话地对颜婉说不要在婚礼那天马失前蹄,颜婉对元清锁的半头话非常好奇,她找元清锁追问。元清锁告诉她,自己喜欢宇文邕,如果自己找到宇文护想要的东西而把功劳让给颜婉,希望颜婉能取消婚礼。颜婉暗惊,她自作聪明地决定暂时拿到元清锁找到的东西再说。两人正密谋时,宇文邕正好走过来。

宇文邕听到元清锁说的话,他恼怒地斥责元清锁并推搡着把她关林屋里。颜婉本想从元清锁那里打听到镇魂珠的下落,宇文邕却一边责怪元清锁胡言乱语一边拉着颜婉离开。

宇文护得知元清锁被关押的消息非常想探明元清锁的情况。于是宇文护夫人让奴婢鸳鸯以送点心给元清锁为名探个虚实。哪知宇文邕根本不让她们见面。

鸳鸯佯装崴了脚暂时住了下来。晚上鸳鸯焦急地在房间里跺来跺去,因为见不到元清锁根本就探不到消息。这时元清锁突然敲门进来,她说自己想尽办法跑过来见她。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