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陵王妃剧情介绍

7-12集
兰陵王妃剧情介绍

兰陵王妃第7集剧情介绍

元清锁得知大冢宰夫妇还有大司空都身患重疾心中非常疑惑,她安排人去厨房查看是不是有人在食物里下毒。元清锁回到房间时从门缝看到宇文邕面色红润根本没有病态,还看到他偷偷把药倒掉,元清锁越发怀疑宇文邕跟此次众人病发有关。宇文邕听到元清锁的动静后一把抱住她,把她安置在床榻,然后塞给她一粒丸药,元清锁的肚痛立马缓解。元清锁单刀直入地问宇文邕是不是他下的毒,宇文邕不屑地笑了笑否认了。

宇文护府中突然来了一位白发白须的无尘道士。宇文护府中所有人都喝下了无尘道士配置的解药。无尘称次日众人身上的毒便会解了。元清锁将宇文护请到一旁,然后装出很紧急的样子,称自己偶然得知高长恭要进攻大冢宰府的计划。宇文护大惊,急忙调整兵力部署。

此时高长恭等人已经混入城里,他们埋伏在石牢周围。此时有人还在质疑元清锁会不会不守承诺按计划行事,却突然见石牢的守卫大部分兵力突然撤往宇文护府中。众人知道元清锁果然守信。

高长恭带着阿才引开石牢兵力,其他人进石牢救人。众官兵发现戴面具的高长恭纷纷追赶过去,他们包围了高长恭和阿才。两人虽尽力突围但却寡不敌众,眼见围攻的官兵越来越多,阿才受伤拼死一搏,高长恭危在旦夕。

宇文护的手下把情况汇报给他,宇文护断定高长恭义薄云天绝不会把兄弟置于危险之处,所以他断定城门处戴面具的人就是真正的高长恭。深知高长恭计划的元清锁见宇文护分析果然正确,她对高长恭的安危充满忧虑。于是元清锁不顾一切地夺门而出,骑上一匹马后往城门狂奔而出。宇文邕发现她的异常,追赶而去。

此时阿才已经殉国,高长恭孤军奋战岌岌可危。正在此时,明月带着八个带着面具的高长恭模样的人突然杀进城,明月冲进敌军中拉走高长恭,高长恭不忍离开,明月劝他以大局为重,然后强拉着他疾驰而去。元清锁赶到时正见一帮官兵刺杀戴面具的人,元清锁不顾一切地想扑过去,宇文邕一把拉住她并悄悄告诉她那人不是高长恭。元清锁细看果然被杀的根本不是高长恭。

宇文护的手下抓到其中一个戴面具的人,他们把此人带进大冢宰府审问。宇文护对此人施以酷刑严刑逼供,元清锁看到此人受刑心中甚是不忍,宇文邕唯恐她露出马脚,紧紧拉住她。结果此人铮铮铁骨视死如归,最后以身殉国。

元清锁心中对眼前的铁汉钦佩不已,哪知宇文护话头一转指认元清锁是奸细,说她故意调虎离山让高长恭得逞,还说自己在房间窗户上找到她的衣服丝线,证明她事先潜入到自己房间盗了钥匙。宇文邕赶紧站出来维护元清锁,证明她一直和自己在一起。然而元清锁身上有太多的疑点解释不清,宇文护命人把她关押起来。

宇文护夫人突然晕倒,众人乱成一团赶紧救治夫人,元清锁的事暂时搁置一边。宇文护知道夫人此时晕倒只是为了维护元清锁。

颜婉和宇文邕回到房间后,宇文邕言语中甚是恼怒元清锁,抱怨她尽给自己惹事。颜婉却认为他言不由衷,因为她分明觉得宇文邕对元清锁越来越好。

兰陵王妃第8集剧情介绍

香无尘入住大冢宰府 清锁设法出逃失败

大冢宰府人终于醒了,一直在旁边照顾着的清锁也回到了自己房中,宇文邕责备她不应该与高长恭勾结,并警告她再有下次自己绝对毫不留情,虽然宇文邕救了自己的性命,清锁对他却没有什么好脸色。宇文邕还看到了清锁脖子上佩戴的高长恭送的首饰,他责问首饰的来历,还想把首饰给拿走,可是面对双眼含泪的清锁他根本下不去手。

深夜,宇文护发现自己的夫人独自一人离开了府里,想起清锁来到大冢宰府以后夫人的变化宇文护不禁开始怀疑起来,还让手下金虎密切注意夫人的动向。失了忆的清锁早已厌倦了阴谋和血腥,兰陵王高长恭的顺利逃脱让她十分高兴,她时刻都在期待着与高长恭约好的时间的到来。宇文护有意将无尘道长留在大冢宰府,并命工人连夜将东阁改成无尘观给他居住。清锁发现姑母的行踪,跟着她来到了城外,发现大冢宰府夫人把一只鹦鹉带了回去。清锁正准备离开,却被颜婉用匕首挟持了,颜婉让她选择要不交出镇魂珠,要不离开宇文邕,可是清锁却突然头疼晕倒了。

夫人带着鹦鹉回到了府里,宇文护让她应该多帮助帮助自己而不是每天侍弄花花草草,宇文护分析说,之前宇文邕执意为清锁求情其实是为了给自己找一个台阶下,而且他现在日夜留在大冢宰府明显是故意讨好自己,宇文邕对于大冢宰府以后的行动是有利的,可以信任。无尘阁修好了,宇文护邀请大家都前去观看,只留下丫鬟鸳鸯照顾昏迷的清锁,而鸳鸯就是清锁嫁入大司空府之前负责照顾她的人,清锁醒来后又问鸳鸯自己失忆以前的事,除了一些她早就知道的鸳鸯还说清锁之前经常去马厩,还有一张手帕不离手。今天就是清锁和高长恭约定的一起出走的日子,清锁支开了鸳鸯,想溜出去,还没走出大门就被守卫拦了下来。清锁在府里到处找角门想出去,无意间走到了无尘阁,正好看到香无尘把胡子拿了下来,原来香无尘是假扮的道士,而且颜婉竟然是香无尘的徒弟,他们都是奔着镇魂珠而来,前段时间大冢宰府上下都得病的事也是他们所为,颜婉求香无尘跟宇文护建议把自己许给宇文邕,再除掉元清锁,香无尘过两天还要和宇文护一起给元清锁下付猛药,让她找回记忆。

半夜,清锁趁着宇文邕熟睡以后把几只茶杯偷偷塞进他的鞋子以后就溜出了房间,想去与高长恭汇合,她不知道宇文邕根本就是假睡。她来到了与高长恭约定的地方,等了一夜,高长恭都没有出现,反而是宇文邕找到了这里,清锁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她是宇文护送给宇文邕的女人,宇文邕不可能完全信任她,他只是把自己当做诱饵和棋子,而她也早就看穿了宇文邕的野心,两人又大吵一架,宇文邕狠狠羞辱了清锁一番,他说清锁是在欲擒故纵,清锁求他放自己离开,被狠狠的拒绝了。远在边境战场的高长恭也时时刻刻在惦记着清锁的安危,他拜托洛云派一名亲信前往长安城找到清锁告诉她自己并非不是不守承诺,只是形势所逼,等战事一完他便回去接她,高长恭说完这些就上了战场,洛云为了不让高长恭在战场上分心,准备不顾危险亲自去一趟长安找到清锁。清锁被宇文邕带回大冢宰府后反而振作了起来,她下定决心要跟宇文邕一斗到底。

兰陵王妃第9集剧情介绍

宇文邕非常恼怒地把元清锁拉到树林,他质问她不要妄想一番帝王面相言论就把自己置于危险境地。元清锁说他俊朗的外表下有一颗肮脏的心,因为那晚他分明就醒了却跟踪自己。宇文邕却嘲笑她是因为没有等到要等的人。

元清锁被说中心事有些心慌,她转话题向宇文邕讨要自己的手帕,她说那对自己恢复记忆很重要。她还揭穿宇文邕根本就和宇文护不是一条心,她说自己也不会帮他除掉宇文护。两人正争吵时,颜婉走了过来,宇文邕讪讪离开。

元清锁独自在花园深思自己为什么对宇文邕态度恶劣,无尘道长突然走过来。他手里拿着挂着一枚戒指的项链。元清锁大惊,那是高长恭送给她的她视若珍宝的东西,可明明放在枕头下为什么会出现在无尘手中。无尘告诉她,自己是为了查出下毒之人才搜查了房间。

元清锁对无尘的话不屑地笑了笑,她揭穿无尘根本就知道颜婉才是下毒之人,而无尘所谓的符水不过是放了解药的水而已。无尘很震惊元清锁能分析出这些,可他告诉元清锁就算她说的是事实也不会有人相信她。但只要她肯把镇魂珠交出来,自己就帮她解决下毒之事。

元清锁根本交不出镇魂珠,无尘便诬陷她是下毒之人把她抓了起来,并带到宇文护面前。无尘把戒指交给宇文护,谎称自己在戒指上发现了毒药粉末。原以为元清锁会辩解,哪知元清锁却承认了下毒之事。宇文护大怒,下令把元清锁关入大牢。

宇文护在牢中告诉元清锁,如果她交不出镇魂珠她就会从棋子变成弃子。元清锁提出交换条件,她负责找回镇魂珠,宇文护负责找回她的身世。宇文护这才明白她故意不分辨下毒之事就是为了置死地而后生,想让自己到牢里谈条件。宇文护把她身世全盘告知,元清锁才知道自己进大司空府不只是为了监视宇文邕,而是为了镇魂珠。宇文护临走时恶狠狠地命令她尽快想到镇魂珠下落,不然明天中午就会行刑。元清锁大惊。

皇上知道了元清锁的事焦急万分,宇文邕乘夜赶到皇宫。皇上非常恼怒宇文护竟然动宇文邕的女人,他觉得宇文护分明是针对他们兄弟二人。宇文邕劝皇上稍安勿躁静观其变,一切看元清锁自己的造化。

宇文邕带着丰盛的食物到牢里探望元清锁。宇文邕知道有人监视,他故意对元清锁冷嘲热讽。元清锁在宇文邕准备离开时取下头上的发簪折为两段,她说自己从此和他一刀两断两不相欠,从此无瓜无葛。宇文邕见元清锁说的绝情寡义,愤然离开。

宇文护所派的监视夫人和宇文邕的下属向他报告,夫人并没有异常行动,只是伤心难过痛哭流涕,宇文邕也没有动静。宇文护让下属继续监视,直到明天行刑之时。

准备赶到长安城的洛云突然迷路,哪知半路却被突厥的士兵抓获。洛云警告他们自己是兰陵王妃,兰陵王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突厥兵将信将疑便把她带回去交给了统帅叶护。

颜婉非常不解宇文邕对元清锁不闻不问,她倒是想看看元清锁如何逃出生天。颜婉到牢里探望元清锁,元清锁心中已打定主意要利用颜婉。

兰陵王妃第10集剧情介绍

清锁被无罪释放 高长恭救人受伤

元清锁在牢房里告诉颜婉,自己已经想起了镇魂珠的事,还说礼物要送给她,而且礼物就在大司空府的杂物间。颜婉虽然不相信清锁身陷囹圄还送自己礼物,但她还是来到了大司空府的杂物间一探虚实。大冢宰夫人装作伤心过度晕倒,然后趁丫鬟鸳鸯不备迷倒了她。喝醉的元清锁被带到了刑场,行刑现场,宇文护早已猜出清锁是装醉拖延时间。刑场周围,觊觎镇魂珠的各路人马也都聚集于此,包括春城四大护法妙无音、诸葛无雪和桃花,妙无音已经和香无尘联手了,她还想拉拢诸葛无雪,却被挡了回去。妙无音还想再说,却突然看到了桃花,她追着桃花来到了树林里,桃花戳穿了妙无音想得到天下的野心,她还警告妙无音如果元清锁死了那么就没有人能找到镇魂珠的下落了。桃花本是要来营救元清锁的,却又突然得到消息先放弃行动。

颜婉在杂物间里四处翻,最终找到了一块织物包裹着的一个小盒子。宇文邕本在府里等结果,却得到消息说皇上已经下令赦免元清锁,他急忙往刑场赶来。宇文护派人掐醒了清锁,清锁想方设法拖延着时间,可是颜婉却一直未出现。黄宫人带着赦免元清锁的圣旨来到刑场,可是宇文护并没有听圣旨的内容就让黄宫人去一旁休息了。宇文护正准备宣布行刑,宇文邕快马加鞭地赶来,他想劝宇文护放过元清锁,谁知宇文护根本不理会,他当即宣布行刑。宇文邕绝望地心疼地看着元清锁,元清锁的师父此时悄悄躲在一旁。突然宇文护的手下也冲到了刑场,说下毒的真正凶手已经抓到,犯人已经签字画押,宇文护当即下令将真正的凶手斩首,清锁吓晕了过去。

高长恭正与斛律光讨论战事,手下进来报告说有突厥使者觐见,洛云姑娘被突厥兵抓住了。突厥使者带来突厥叶护的旨意,如想兰陵王未婚妻安全回来,要在明日日落之前筹集三百匹锦帛、五百匹骏马和五百名奴隶来交换。高长恭当即想出缓兵之计,答应筹集物资换人。其实高长恭已有计策,当晚就突袭突厥兵部,救出洛云。趁夜,高长恭带着部队来到突厥驻扎地外围查看情况,他安排一队人马去马房放走所有马匹,马房一有动静就放火烧掉粮食库,等突厥叶护发现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了。高长恭趁着混乱独自冲进突厥兵中救人,他还为洛云挡了一支毒箭受了重伤。洛云无微不至地照顾着重伤的高长恭,高长恭悠然醒来。洛云愧疚地告诉他,自己还没有赶到长安城就被突厥兵抓住了。

清锁终于醒了过来,还被带回了大司空府,宇文邕担心她又惹祸,把房间的门窗都锁了,只留下碧香照顾。皇上最近屡次驳回宇文护在朝堂之上的决策,这次又在清锁被处死之前下旨相救,宇文邕担心宇文护会有所行动,他命手下密切注意大冢宰府的动向。正当宇文邕苦恼的时候,有人来报清锁不肯吃东西要求见他,宇文邕愤怒的打开了房门,他指责清锁是大司空府的灾星,还把戒指还给了她,但对她仍是禁足。清锁为了能自由进出房间,让碧香买了很多只小狗放在房间里,特别害怕狗的宇文邕被清锁好好戏弄了一番。

宇文护拿出颜婉找到的织物和盒子,织物是突厥进贡之物,而盒子上有端木一族的族徽,证明这个盒子就是装镇魂珠用的,清锁既然想起了盒子的下落,肯定曾经接触过镇魂珠。

兰陵王妃第11集剧情介绍

无尘深知颜婉一心想嫁宇文邕的心思,他别有深意地告诉颜婉不要急躁,大冢宰府马上就要有动静了,而且这个动静来自宇文护夫人。

此时装病在身的宇文护夫人收到鹦鹉传来的纸条,她正凝思纸条上的情报时,宇文护过来探望她。宇文护主动提出让夫人去探望元清锁,夫人求之不得地答应了。

宇文护夫人到大司空府去探望了元清锁,元清锁无意间告诉她自己做梦时梦到一个珠子,宇文护夫人心中暗自吃惊,她不动声色地问元清锁有没有把此事告诉别人。元清锁告诉她自己告诉了颜婉。宇文护夫人见她确实想不起镇魂珠的下落便谈起了别的事情。她故意透漏出宇文护最近要忙着应付城外来的齐国人,她还说这些齐国人似乎要在东城接应什么人。元清锁听完夫人的话心中暗喜,她认为一定是高长恭要来接自己。

晚上元清锁故意告诉宇文邕自己看宇文护夫人非常憔悴,她想回大冢宰府探望她。宇文邕却嘲笑她无非就是想出去,他强行要和元清锁睡在一张床,元清锁吓的花容失色。元清锁又谎称自己出去可以帮他找镇魂珠,宇文邕正色告诉她,自己囚禁她不是为了镇魂珠。

元清锁询问侍女碧香脸上的污渍从何而来,碧香称自己生火时无意间引燃柴火差点出事。她好心提醒元清锁注意房间火烛。元清锁却想到了逃脱的办法,她故意引燃房间的东西,等浓烟滚滚时她大呼救命。屋外看守她的官兵为了救火打开了门,元清锁乘机逃出。

元清锁到城外树林等高长恭,就在她焦急万分时,一个男人从树后走出来。元清锁认出他是高长恭身边的属下,男人告诉元清锁高长恭不会过来,他还说高长恭钟情的女子数不胜数,他承诺给元清锁的话也只是权宜之计,做不得数。元清锁不信,她拿出高长恭给自己的信物戒指。男人不屑地称这种戒指高长恭那里有不少。如果元清锁想留下做念想戒指送给她也行。元清锁愤怒地把戒指摔给来人。

元清锁走后,一个女人戴着面具从暗处走出来。她称赞男人刚刚表现很好,男人却觉得自己虽然完成她交代的事,却觉得对不起高长恭。女人称自己就是要让元清锁对高长恭死心。女人离开后,男人正惆怅地独自行走时,诸葛无雪突然现身出手用暗器杀了男人。

宇文邕发现了树林里的马,他认出是自己府里的马。接着他发现了地上的尸体,他想到了元清锁,然后担忧地赶紧去寻找。此时元清锁失魂落魄地独自在雨里哭泣,宇文邕悄悄走到她身旁将伞撑在她头上。那一刻元清锁非常需要一个怀抱依靠,她无力地靠在了宇文邕胸前。回到大司空府后,元清锁转念想到既然高长恭不在乎自己,此刻自己需要的可能仅仅是一份依靠,她转变了对宇文邕的态度。

颜婉过来通知宇文邕和元清锁,宇文护要举行家宴让他们回去。宇文邕走后,颜婉挑拨离间地告诉元清锁不要得意忘形,她说宇文邕只是想利用她引出齐国的细作而已。元清锁恼怒异常,她找到宇文邕朝他大发雷霆,她说自己才明白他这些天迁就自己护着自己原来是有目的。宇文邕见元清锁根本不给自己解释机会,他也有些恼怒不加辩解。元清锁越发生气。

宇文邕和元清锁一起回大冢宰府参加家宴。席间颜婉正抚琴。曲罢颜婉说自己班门弄斧,宇文邕才是第一琴师。元清锁故意装出与宇文邕伉俪情深的样子撒娇要宇文邕为自己抚琴一曲。

兰陵王妃第12集剧情介绍

宇文邕的琴声响起,元清锁顿时惊呆了,他果然是音律高手,琴声悠扬,元清锁禁不住起身随琴声翩翩起舞,一时两人琴瑟和谐相得益彰。宇文邕看到元清锁优美舞姿姣好容颜一时也惊为天人,差点忘了继续抚琴。颜婉心中满是妒意。

宇文护夫人将元清锁叫进房间,她悲苦地流着泪说,自己觉得宇文护越来越偏激,为了找到镇魂珠现在性情大变,她希望元清锁能想起镇魂珠的下落。元清锁却始终想不起来。元清锁为了找回记忆便追问宇文护夫人自己幼时被寄养在哪个乡下,她想到那里去寻找记忆。宇文护夫人却很为难。

此时在高长恭军营,重伤的高长恭昏迷不醒,但他口里偶尔还是会念叨着端木怜的名字。他梦到了过去和端木怜相处的恩爱点滴。洛云守在高长恭病榻前衣不解带地照顾他,听到他叫端木怜名字她心如刀割。

元清锁独自潜入到大司空府杂物间,她四处翻找想看看能不能找到镇魂珠。这时她突然听到屋外宇文邕和属下在屋外谈话,属下告诉他谁也不会想到那个宝贝藏在皇宫藏宝阁。元清听到这些心中大惊。

颜婉乘元清锁房间无人悄悄将食盒放在门外然后潜入房间,她取出一枚东西偷偷放在元清锁卧榻的枕头下,接着她胡乱翻找想在元清锁房间找到镇魂珠。结果一无所获,她赶紧提着食盒离开,但她没有注意到从食盒里掉落的粉末。

宇文邕在书房写字时,元清锁讨好地为他研墨。宇文邕对她异于平常的行为顿时起了疑心。元清锁这时提出想让他带自己去皇宫,她谎称自己听说皇宫有个藏宝阁,自己想去看看。宇文邕顿时觉得她一定是偷听到什么了。元清锁极力争辩,称自己只是想进皇宫寻找记忆。宇文邕恼羞成怒,他拉扯着元清锁回她的房间,他想把她再次关起来。

侍女碧香正坐在门槛上吃东西,看到宇文邕她紧张地站了起来。宇文邕注意到门口的地上有一些食物碎末,他没有在意让碧香赶紧清扫。宇文邕接着把元清锁拉进房间,元清锁还是坚持要去皇宫寻找记忆,宇文邕怒斥她别有用心。这时宇文邕注意到元清锁枕头下有烟雾飘出,他猛地掀开枕头发现枕下有一个东西冒出大量的烟雾。宇文邕警惕地拦住凑过身的元清锁,然后让她赶紧到屋外去。

宇文护对颜婉擅作主张擅自行动非常恼怒,他怒斥颜婉做好亲自己棋子的事不要超越了职责。颜婉始终想不通为什么所有人都护着元清锁,她觉得自己完全有能力代替元清锁寻找镇魂珠。宇文护不愿解释,怒斥她不要多问。

颜婉心情郁闷地走在街头,桃花突然拦住她的去路,警告她不要动元清锁。颜婉诧异时,无尘和妙无音出现赶走了桃花。桃花愤然离开。可即便如此香无尘还是警告颜婉不要动元清锁,让她好好做她的棋子。

颜婉不敢争辩,愤然离开。半途中遇到诸葛无雪,诸葛无雪素来与香无尘不和,他倒是有意拉拢颜婉。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