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陵王妃剧情介绍

25-30集
兰陵王妃剧情介绍

兰陵王妃第25集剧情介绍

宇文护到大司空府以探病为由去探宇文邕虚实。宇文邕知道病装不下去了,于是出面见宇文护。宇文邕谎称自己前些日子带元清锁郊游,结果遇到强盗元清锁失踪,他也因此卧病在床。宇文护对此事表现的轻描淡写。他说自己拦截了一封交给宇文邕的信。宇文邕很吃惊,宇文护将信交给他后告辞离开。

宇文邕打开信,信上称元清锁在小春城,要宇文邕拿镇魂珠去交换。宇文邕分析这封信宇文护肯定看过,他不过是想让自己做先锋并顺便探明镇魂珠到底在不在大司空府。

元清锁继续绝食,诸葛无雪将一枚丸药塞到元清锁嘴里,他要用这枚丹药延续元清锁性命直到自己达到目的。接着他听到属下报告信已经传到大冢宰府和大司空府。诸葛无雪决定静观其变。

高长恭仍然对洛云不冷不热,洛云很失落。不多时洛云到厨房谎称自己要亲手给高长恭准备晚饭而遣散了下人。她想到妙无音交给自己的迷情丹,想到她说只要把药给高长恭吃了高长恭就会爱上她。洛云想到这里便把药放进了正在做的食物里。不久洛云到房间把做好的食物端给高长恭,高长恭毫无戒心地吃下了。

诸葛无雪看元清锁为了高长恭绝食折磨自己的样子恼羞成怒,他气急败坏地将元清锁拉到凌霄阁顶楼。诸葛无雪称世上只有两个人能让元清锁活过来,一个是高长恭,一个是宇文邕。

诸葛无雪继续告诉元清锁,自己知道镇魂珠就在大司空府,如果宇文邕真的在乎她一定会拿镇魂珠来交换她。元清锁却祈祷宇文邕千万不要来。诸葛无雪闻言大怒,他下令属下赶紧点燃凌霄阁下堆积的柴火,他要把元清锁葬身在凌霄阁里。

火光大起时,元清锁在凌霄阁四顾茫然。突然她想到桃花临死前让她去找高长恭,让她不要离开高长恭一分一秒。元清锁不想就这么被烧死在这里,于是她决定逃离。凌霄阁的一侧正好对着湖面,元清锁眼一闭跳了下去。

元清锁落入水底后想到不能这么不明不白地死去,求生的欲望让她拼命游向水面。元清锁出了湖面看到了眼前漫山遍野的彼岸花。元清锁激动地想去抚摸,香无尘突然出现阻止了她,并告诉她花有毒。元清锁突然晕倒,香无尘带着她悄然离开。

诸葛无雪看着熊熊燃烧的凌霄阁脸上现出意味深长的笑。紧跟在他身边的属下锦书顿时明白他是故意放走了元清锁,原来一切都在诸葛无雪的计划之中。

大司空府里,属下向他汇报称夫人还在娘家,且因染了风寒不见外人。至于宇文邕他没有其他动向,今日刚刚出门狩猎。宇文护闻言若有所思。

兰陵王妃第26集剧情介绍

宇文邕野外狩猎时意外发现昏迷不醒的元清锁,宇文邕大惊,赶紧把她抱回家。宇文邕爱怜地看着元清锁,衣不解带地照顾她一宿。次日元清锁醒来后宇文邕明明心疼元清锁,嘴上却带着嘲讽的口气嘲笑她跟着高长恭日子过的并不怎样。元清锁闻言挣扎着要起身离开。

无奈元清锁虚弱不堪,起身后险些摔倒。宇文邕赶紧扶住站立不稳的元清锁,元清锁突然想到幼时目睹宇文邕父亲屠城的场景,于是便朝他吼道自己恨他。宇文邕愣住了。

楚总管向宇文邕汇报宇文护近日与突厥来往密切,宇文邕猜不透宇文护的目的。正好皇上下旨让他进宫,于是宇文邕便前往皇宫。宇文护正在宫中和皇上商议国事,见到宇文邕后宇文护便向他道喜,称突厥有意将公主和宇文邕联姻。宇文邕急忙以元清锁已然回府为由推辞婚事,宇文护却坚持要宇文邕尽快完婚。

皇上也赶紧帮宇文邕推辞,宇文护大怒将宇文邕狠狠斥责一顿,随后气急败坏地拂袖而去。宇文邕为顾全大局急忙追出去向宇文护道歉,宇文护脸色总算好转些,答应宽限几日再议。

元清锁不吃不喝以绝食向宇文邕抗争。宇文邕逼着元清锁进食。元清锁愤然怒吼,他是自己杀父仇人的儿子。宇文邕突然想到自己幼时跟父亲出征目睹父亲屠杀江陵的场景。

香无尘在花园看到一筹莫展的宇文邕。香无尘同情地称,宇文邕活的比高长恭还要累。他问宇文邕为什么不把他救了元清锁的真相告诉她。

原来宇文邕在打听到元清锁被困小春城的事后义无反顾地准备带兵前往营救,可因为宇文护蠢蠢欲动,宇文邕根本走不开。于是宇文邕将笼中的青鸟放出去召唤来香无尘。香无尘见到宇文邕很生气,原来青鸟是他和宇文邕秘密联系方式,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联系他的。可宇文邕为了元清锁竟然动用了青鸟。香无尘无奈地答应帮宇文邕救出元清锁。

宇文邕接着告诉香无尘,自己心中一直有个谜团。他幼时目睹父亲在江陵作战受了刺激,所以后来厌武习文,也是因为这件事自己才会被选去给新立的齐国做质子,以求保国。

宇文邕称当初官兵屠杀的是江陵附近村落的百姓,但具体地名他记不清了。他不解一向爱民如子的父亲为什么会这么做。因为这与元清锁描述的不谋而合,所以他认为只要查到元清锁身世一切都明白了。香无尘见宇文邕对元清锁用情至深,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领命。

皇上亲自到大司空府看望元清锁,他温柔体贴地照顾元清锁,言语的温柔和目光的深邃让元清锁无所适从。皇上告诉元清锁,他和宇文邕的父亲一向仁慈宽厚不可能做出屠城之事,他一定会查明真相。元清锁被皇上的诚意深深打动。

高长恭服了迷情丹后对洛云格外温柔,主动牵着她的手带她到集市闲逛。两人有说有笑酷似神仙眷侣。这时集市一老妇正追赶忤逆好赌的儿子,高长恭见到后突然性情大变,他异常暴怒地钳住赌徒的脖子。

兰陵王妃第27集剧情介绍

洛云焦急地在集市等待妙无音。妙无音过来后询问高长恭是不是打死了人。洛云很奇怪她为什么会知道高长恭打人。洛云告诉妙无音,高长恭服了药虽然对自己好了很多,但却性情大变不再体恤下属,长此以往她恐怕高长恭会失了民心。

妙无音冷笑着告诉洛云,她给她的丹药不仅可以迷情,还会使人性情大变,更严重的是药性会逐渐在高长恭体内扩散,最后他还会伤害他自己。洛云大惊,求妙无音给自己解药。妙无音却乘机提出条件。

妙无音要洛云继续监视高长恭母子,让她一有风吹草动马上向自己汇报。说完妙无音得意地扬长而去。洛云心中后悔不已,她觉得自己上了妙无音的当害了高长恭。

宇文邕应宇文护之邀到大冢宰府见他。但到了府里却不见宇文护,金护卫让他稍等他去向宇文护汇报。宇文邕没有生疑,就在他等候宇文护时颜婉突然从宇文邕背后紧紧抱住他。宇文邕想推开颜婉,颜婉却紧紧抱住他不撒手。就在两人僵持时,宇文护突然带着一帮属下赶到。

宇文护怒斥宇文邕不检点做下苟且之事,伤风败俗不堪入目。宇文邕想争辩,宇文护却根本不给他辩解的机会。等宇文邕不再言语时,宇文护提出解决的办法,他逼宇文邕娶了颜婉,而且马上带颜婉回大司空府。宇文邕顺从地向宇文护道谢指婚,然后爱怜地搀着颜婉离开。宇文护有些猜不透宇文邕的心思。

在回去的路上,宇文邕恶狠狠地警告颜婉不要以为目的达到,他会让她知道大司空府不是她想象的那样。回到府中,颜婉卖弄得意地向元清锁炫耀自己被指婚给宇文邕的事。元清锁没有任何表情地回了房间。

晚上宇文邕在花园借酒消愁,香无尘走过来陪他聊天,他同时告诉宇文邕一件事,大冢宰夫人已经一个多月不见人影,说是回娘家可行迹太可疑。宇文邕闻言陷入沉思。

高长恭接到情报得知元清锁又回到大司空府,他以为元清锁是为了帮诸葛无雪取镇魂珠。他痛恨元清锁的绝情。这时洛云过来找他,两人回到府中被下人告知,夫人留下一封信后离开了。原来夫人本人就医术高明,身患重病的假象完全是她伪装出来的。

宇文护夫人突然从娘家赶回来看望元清锁,她深知颜婉的为人,所以非常同情元清锁。元清锁却表示自己根本不在乎宇文邕的婚事。元清锁无意间闻到夫人身上的香气,她脑海里突然浮现出自己向师父求情求她成全自己的婚事的场景。她非常不解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记忆。

元清锁进了皇宫见到皇上。皇上请她帮忙鉴赏一匹马。元清锁对马赞不绝口,但却无意中说出这是她见过的第二好的马。

兰陵王妃第28集剧情介绍

皇上看元清锁郁郁寡欢的样子安慰她,自己会尽最大的努力帮助她,他也劝元清锁开朗一些。元清锁长舒一口气后表示,自己决定重振旗鼓,开开心心主动出击去史局调查当年江陵的案子。

元清锁到史局翻看当年的记录,史局陆著作告诉元清锁以她查阅的速度估计得一个月才找的到。元清锁有些沮丧,但没有放弃查阅。陆著作主动告诉她,当年的确有文皇帝屠城的事。

元清锁想问的更详细一些,陆著作欲言又止,他只说当年跟随文皇帝一起屠城的人官职都和他不相上下。元清锁闻言心中暗自思忖文皇帝过去是什么官职。陆著作乘元清锁沉思之际拔腿就跑了。

元清锁追出去便不见了陆著作身影。元清锁觉得陆著作一定是有难言之隐。不久陆著作悄悄地从藏身的柱子后探出了身。宇文护的护卫金虎满意地把一袋钱交给了陆著作。

元清锁在史局没有找到自己想查的史料有些失落。碧香得意地拿出她从史局偷出来的关于白水镇的书籍,那里就是被屠城的地方。这时迎面走来一个宫女梅姐姐,碧香称这个梅姐姐是自己同乡。元清锁打过招呼正准备离开时,梅姐姐叫住了她。

梅姐姐好心地提醒元清锁,黄昏后不要往右边拐,那里是宫女们祭奠易珠的地方。梅姐姐接着告诉她们,端木易珠是秦朝的宫女,传说当年她从天罗地宫盗出镇魂珠并隐居在南方。也只有端木一族的后人才能辨别镇魂珠。碧香听的毛骨悚然,急忙拉着元清锁离开。

元清锁翻阅史书想找到蛛丝马迹。宇文邕询问她到底想查清什么,元清锁却对宇文邕没有一点好言语且对文皇帝充满敌意。宇文邕愤怒地告诉她,当年自己父亲是大冢宰不是她口里的刺史,他根本不会做出屠城之事。元清锁反应过来,当年随文皇帝出征的竟然是宇文护。

此刻宇文护听到金虎的汇报非常满意。他得意地称鱼儿已经上钩,不久元清锁将查清当年和文皇帝出征的就是自己,那时候她一定来找他并拿出最宝贵的东西和自己交换,到时候镇魂珠便指日可待。宇文护说完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高长恭性情大变,异常暴躁。洛云找妙无音求情,求她给高长恭解药,妙无音嗤之以鼻。洛云失落地回到王府,谁知突然有人冲出来劫走洛云,高长恭听到呼救急忙追了出去。

不久高长恭发现洛云晕倒在树林,高长恭抱起她,她把挂着元清锁戒指的项链交给高长恭,嘴里喊着元清锁的名字。高长恭便认为一定是元清锁伤了洛云。

斛律光清醒地提醒高长恭,以手无缚鸡之力的元清锁的身手不可能连伤高长恭母亲和洛云二人。他劝高长恭理智一些。高长恭却坚持要找到答案,于是他决定独闯长安城。

元清锁乘宇文邕准备婚礼之际偷偷逃出大司空府,她要去找宇文护问个明白。这时宇文邕收到细作传来的齐国的消息,称高长恭已经到了长安城。宇文邕大惊,这一次他决定再也不会让高长恭带走元清锁。

元清锁刚出大司空府就被宇文邕发现,宇文邕拦住她。元清锁坚持要去大冢宰府找宇文护查明真相,宇文邕非常恼怒,他坚决不放元清锁离开。

兰陵王妃第29集剧情介绍

宇文邕禁止元清锁离开,元清锁愤怒地与宇文邕争吵,宇文邕争辩不过她便突然一把搂住元清锁强吻起来,元清锁拼命挣扎。宇文邕放下狠话,自己这一次不可能再放她离开。既然她觉得自己是坏人,那自己索性便做出坏人的样子。他要把元清锁囚禁起来。

不多时,宇文邕拉扯着碧香过来。他要当着元清锁的面责罚碧香看管不力之过。元清锁紧紧护着碧香,替碧香挨了宇文邕一鞭子。宇文邕当即心疼地询问元清锁伤情,元清锁却嫌弃地拂开他的手,自己走进囚禁的房间。

宇文护得到高长恭进长安城的消息,他觉得这是个除掉高长恭的良机。这时颜婉带着厚礼过来拜访宇文护,一来感谢他成全自己和宇文邕,二来告元清锁的状,希望他帮自己除掉元清锁。她承诺一定帮宇文护拿到大司空府的镇魂珠。

宇文护暗中与突厥交好,皇上却拒绝和亲,随时准备与突厥开战。这让宇文护恼羞成怒,他气势汹汹地冲上朝堂向皇上兴师问罪。皇上坚持己见,宇文护便告病不理朝政。皇上叫住准备离开的宇文护,希望他取消宇文邕和颜婉的婚礼。宇文护却飞扬跋扈地威胁皇上,坚持婚礼如期举行。皇上气的咬牙切齿。

大司空府戒备森严起来,因为宇文邕知道高长恭就是奔元清锁而来。晚上,颜婉蒙面悄悄潜入宇文邕房间寻找镇魂珠。不料宇文邕突然回到房间,宇文邕嗅到香气觉察到房间有人,但他却装出熟睡的样子。颜婉赶紧逃离。

元清锁听闻高长恭进长安城的消息后焦急万分,她虽然觉得高长恭误会伤害了自己,可她还是想出去见高长恭通知他这里很危险。但她却被宇文护囚禁哪里也去不了。这时碧香给她送饭过来。

元清锁吃了几口饭菜便谎称饭菜有异味不好,碧香紧张地嗅了嗅饭菜并没有发现异味。元清锁让碧香去把楚总管找来。

元清锁悄悄拿起书桌上的砚台藏在身后。不多时楚总管过来。元清锁谎称有要事要告诉楚总管,她让楚总管把门关上。

楚总管毫不生疑地关上了门。就在他还来不及回头时,元清锁突然出手用砚台打晕了他。然后,元清锁穿着楚总管的衣服脚步匆匆地往大司空府外走去。一路上府里的下人议论楚总管变矮变瘦,但谁也没有想到那是元清锁的乔装。

元清锁正准备翻身跳楼出去时,香无尘突然赶到制止了她。香无尘不屑地告诉元清锁,自己想不通宇文邕究竟看上她什么。元清锁争辩宇文邕根本就不喜欢自己,不然不会不去小春城救自己。香无尘无奈地摇头告诉她,宇文邕是最爱她的人她却看不到,他说自己不会无缘无故地去小春城救她。元清锁似乎听明白了。就在此时苏醒过来的楚总管带人找了过来。

皇上对宇文护忍无可忍,便召集朝臣商量除掉宇文护。这时赶到皇宫的宇文邕力劝皇上在没有万全之策时不要轻举妄动。两人正商议时,屋外的太监暗示他们有刺客窃听。于是宇文邕便故意大声劝皇上不要和宇文护作对。皇上装出很生气的样子责怪宇文邕与宇文护沆瀣一气。

兰陵王妃第30集剧情介绍

宇文邕喝的醉醺醺地往元清锁房间走去。高长恭悄悄躲在暗处看着宇文邕摇摇晃晃立足不稳。宇文邕走进元清锁房间搂着她诉说着内心的苦闷,元清锁从没有看过宇文邕这样脆弱无助的样子,再联想到香无尘曾跟自己说过的话,元清锁心里还是有些心疼。

宇文邕醉倒在床榻上,元清锁突然看到宇文邕别在腰间的腰牌。她偷了腰牌想骗过门口守卫,结果宇文邕清醒地开门出来把元清锁拉进房间。高长恭躲在暗处看着他们,他嫉妒地抓破树皮而茫然不知。

支持皇上对付宇文护的大司马被宇文护暗杀,皇上愤怒地决定不再委曲求全,他准备对宇文护动手。宇文邕担心不已,这时宇文护写信给宇文邕,要他在朝堂上主动表明愿意和突厥和亲。宇文邕纠结不堪。楚总管建议他想个周全之策,宇文护想到了高长恭,他肯定高长恭就在府里。

颜婉一大早听到侍女汇报称宇文邕要带元清锁上山进香。她暗笑,因为她已经从宇文护那里得知这不过是宇文邕诱高长恭出来的计策。于是她谎称有疾不能随同宇文邕前往,宇文邕便带着假扮的元清锁离开上了门口的马车。

此时元清锁焦急地在囚禁她的房间跺步。她想出去但门口守卫寸步不离。突然元清锁发现守卫们晕倒在地,颜婉闯进来告诉她,自己用迷药迷晕了守卫可以帮她离开,另外宇文邕带着一个外形像她的女子外出就是为了抓捕高长恭。元清锁大惊,急忙跟着颜婉出了门。

颜婉把元清锁带到山上进香的地方。她让元清锁藏身在假山后等着看一出好戏。此时高长恭不知宇文邕带着的女子是假扮的元清锁,他紧紧跟在他们身后。不久宇文邕让女子站在大殿前,他借口离开藏进偏殿。

宇文邕和楚总管躲在暗处密切监视屋外。楚总管担忧高长恭会不会来,宇文邕很有把握地坚信高长恭一定会来。

果然,不多时高长恭悄悄走进院子,他拿着剑横在院子里背对他站立的元清锁的脖子。他厉声质问元清锁,自己只想问那些事是不是她干的。元清锁却没有转身也没有回答。

不远处的假山旁,元清锁被颜婉钳制,颜婉紧紧地捂住元清锁的嘴。元清锁紧张地看着高长恭错把院子当中乔装的女子当成自己。她拼命挣脱颜婉的钳制,朝高长恭大呼并向高长恭跑了过去。高长恭终于看到了她。

高长恭问元清锁自己母亲是不是她所伤,元清锁很难过,她没想到高长恭仍然不相信自己。元清锁痛心的说,他母亲就是自己伤的,他可以找自己报仇。

这时宇文邕的士兵突然现身包围了高长恭。宇文邕告诉高长恭,自己说过他如果再出现在长安城自己一定不会放过他。宇文邕同时怒喝元清锁,让她赶紧回到大司空府。元清锁却担心高长恭的安危,劝他赶紧离开。

高长恭反问她,她是不是伤害了自己母亲。元清锁伤透了心不想再解释,高长恭却急切地说自己知道她根本近不了母亲的身。

这时宇文护带兵赶了过来。高长恭临危不惧以一敌十,激战中他突然看到一把剑朝元清锁飞了过去,宇文邕也发现了这个险情。顿时这两个深爱元清锁的男人毫不犹豫地朝剑扑过去想抓住剑身。

结果元清锁眼睁睁地看到剑刺入高长恭的胸口,元清锁惊呼冲过去看高长恭。高长恭忍住剧痛告诉元清锁,自己在小春城刺了她心口一刀,现在还给她了,他们两不相欠了。元清锁痛彻心扉。这时宇文护的兵乘高长恭重伤再次围了上来。

宇文邕死死拉住元清锁,此刻元清锁眼里只有高长恭,她担心着他的安危。宇文邕见根本拉不住元清锁,索性把她扛起来强行带她离开。此刻高长恭虽血流如注仍奋勇杀敌。最终高长恭寡不敌众被宇文护抓住。

元清锁担心高长恭,她跪在宇文邕面前哀求他放了高长恭,她宁愿拿自己的命自己的一切交换高长恭。宇文邕见元清锁为了高长恭不顾一切心里很痛。他想拂袖离开,元清锁发誓如果他救出高长恭,自己陪他一生一世并永不再见高长恭。宇文邕愣了片刻后不置可否地离开。

高长恭被宇文护绑在人多的广场示众。他想引出那些救高长恭的人。此刻宇文邕急忙密见皇上,他分析杀了高长恭只会破了齐周联盟大计。他们商量想办法救出高长恭。

眼看天色已晚,宇文护还是没有等到救高长恭的人出现。颜婉躲在暗处看着宇文护,不知道他为什么安排自己躲在暗处静观其变。这时有一队宫女在名叫春花的宫女带领下出现在广场。

春花称皇上体恤宇文护功不可没,特意赏赐点心。多疑的宇文护上下打量春花,他盘问春花的名字和供职何处。这时金虎突然焦急地报告宇文护宫中出了大事。宇文护来不及继续盘问春花,他急忙带人往宫里赶去。

春花躲在路旁看宇文护等人焦急赶路,她的脸上现出诡异的笑容。这时她转过身撕掉脸上的伪装,赫然竟是香无尘。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