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海不是海17集剧情介绍

 

二红离开村子时,黑子父亲在后面一瘸一拐的跟着。黑子不明不白的死了,现在上门讨债的人逼得雷子爹没处去。他知道二红要去丽水,就死活赖着二红。李冰发现二红开始活动后,马上向郑元红作了汇报。但二红和黑子爹又改去了香坊,这让郑大队长犯了糊涂,不知道他们想做什么。

石墨感觉自己的压力越来越大,想起自己在93年因公负伤后离开警队,之后就不再过问黑蜂案件的调查。现在石墨想通过响晴调出自己的档案和黑蜂的卷宗,这可让响晴犯了难。这些公安局的保密文件,响晴不可能为了私情帮已经不是警察的石墨。

石墨仍在反复翻看陈大夫的日记,还是找不出头绪。响晴到旅游公司找到石墨,对石墨现在过度敏感的作法非常不满。石墨坚持黑子受人指使要杀大哥及黑子离奇死亡之间,一定有关联。响晴只能说出郑队已经按这个思路查过,两件事无法联系到一块,让石墨放弃毫无根据的猜测,先做好眼前的事,把陆鸣送出国再说。为此,两人发生了争执,不欢而散。

石墨想自己进行调查,特意到客栈询问忠实当年从哪接的货。忠实并不知道,当时他只是在赵大勇的医药公司接货。来送货的车辆车牌也不固定,忠实只记得最远的是洪德的车牌。

郑元红到旅游公司找石墨。石墨在地图上比划出一条线路,从春都经丽水到香坊再到洪德,这是当年黑蜂的贩毒路线。郑元红哪能不明白石墨的意思,他来就是想告诉石墨,他的人跟踪二红到了洪德,发现这条线还在运作中。

当年石墨说服忠实举报了黑蜂在金三角的基地,石墨带人引爆基地并因此负伤,大家都认为黑蜂必死无疑。但现在忠实出狱后,又发现了黑蜂的人。当时的行动是高度机密,没几个人知道石墨参加了行动。但赵大勇却问过忠实,石墨是否去过金三角。看来一定有人泄密,只是黑蜂的人还不确定其真实性。石墨打算让黑蜂的人知道是他炸毁了黑蜂的基地,让他们冲自己来。不过石墨还没想好怎么说出这件高度机密的事。

石墨找到郑元红,告诉他自己的推断。石墨怀疑黑蜂没有死,而且他正在打算重新启用当年的路线。二红和黑子爹就是想走这条线,但却没走通,所以没带回毒品。郑元红对这些猜测并不认同,他认为黑子与这些事并没关系,陈大夫的死也只是巧合,吕新岩背后的推手更是毫无关联,这些事情不能证明黑蜂仍活着并且在伺机报复。石墨想暴露自己引出黑蜂的计划也被郑元红否定,石墨不是警察,只是平民,警方不能让平民冒这种险。石墨离开郑元红办公室时,看到了一个发型奇怪的人在等郑元红。

陆鸣几天没看到齐大为,从齐母那才知道大为居然瞒着其他人去了新西兰找樱子。陆鸣把这事告诉了栖霞,却不敢告诉石墨。本以为能蒙混过去,却没想到出了事。樱子在新西兰找了一个几十岁的教授做男友并同居。大为屡次找樱子不成,最后爬窗进入樱子男友家,被樱子拿枪指着,报了警。现在齐母求陆鸣打电话,劝樱子撤诉,否则齐父会找律师反诉樱子非法持枪。陆鸣打了电话,樱子嘴上不依不饶,但还是撤了诉。现在这事闹得很大,陆鸣都不知道该不该和父母说。

纸终究包不住火,石墨很快就在网上看到了樱子为大龄男友枪指前任男友的新闻,大发雷霆。栖霞也责怪陆鸣不早点告诉自己,樱子在外面做的这种荒唐事。石墨到高尔夫球场找到陆鸣。陆鸣以为父亲会狠训自己一通,没想到石墨并没有这么做,只是关照他以后不要把樱子的事告诉齐大为。事以至此,责怪又有什么用。

海鸥知道这件事后,情绪激动。原本为了樱子的安全才送她出国,现在樱子有事大家都帮不上忙。石墨很自责,当初没有考虑清楚就急急忙忙的送樱子出国。海鸥认为樱子觉得大家都抛弃了她,所以才会找个老头做男友,自暴自弃。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