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海不是海27集剧情介绍

 

经过对绑匪的审讯得知,忠实在牢里检举过囚犯的越狱行为,被抓的囚犯里就有这名绑匪。当时他想去看看情况再举报,却被忠实抢先一步。他被误抓后有口说不清,不仅没有举报立功减刑,反而涉嫌越狱被加刑。由此他对忠实怀恨在心,出狱后就想陷害忠实坐牢,才上演了这么一出。虽然事情调查清楚了,但石墨固执的认为这人与黑蜂有关,他这么说是想保护背后的黑蜂。郑元红对石墨这种捕风捉影的想法,根本就不予理睬。

仍不死心的石墨到客栈找海鸥,追问她绑匪是否说过其他的话。连忠实也看不下去,让石墨不要再纠缠海鸥。石墨始终认为这事和黑蜂有关,让响晴在客栈住几天,以测安全。出了这事以后,李也屏到客栈帮忙,旁敲侧击的打探海鸥被绑架时的情况。幸好绑匪对海鸥秋毫无犯,只是一心要报复忠实。海鸥心里有时甚至希望绑匪就是黑蜂派来的,好让这些事早点做个了结。

响晴对眼前的事是莫名其妙,找到忠实才知道是忠实为了找到黑蜂去联系了以前的狱友,人找多了就引来了这个想报复的人,连累了海鸥。现在能找的人都找了,还是没黑蜂的影子,忠实打算放弃找黑蜂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响晴听了以后认为石墨紧张的情绪影响了大家,就特意到石墨家。在响晴看来,现在石墨只想着找黑蜂。在客栈看到平安归来的海鸥非但不高兴,反而听到绑架的人与黑影没关系时就拉长了脸,这根本就是个人英雄主义。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以后,响晴气哼哼的离开。

石墨一个人在家想着响晴说的话,看到手机上显示几十个未接电话,都是栖霞打来的。樱子已经去过澳洲,但因为在新西兰的学业繁重很快就回去了。虽然樱子已经与那个老龄男友分手,但栖霞认为樱子是想补偿缺失的父爱,是石墨平时过于强势造成的。

响晴再次来到石墨家,发现石墨仍没有放弃自己的想法。石墨还称理清了所有的疑点和相关人员,但所说的一番话,只是把人和事生拉硬扯的联系到一起,没有任何证据。响晴觉得石墨的精神压力太大,为此他要找到说服石墨的理由。他想到了石墨保管在他办公室的陈大夫日记。

石墨一再去找郑元红,让他不胜其烦。终于郑元红决定找个时间对石墨说清楚。在客栈,郑元红找来了石墨列出的人物关系图里的人,包括吕新岩。当着大家的面,对所有的事进行一一分析。在曹老大的事上,调查后他唯一的问题就是原石是走私入境,并未涉及毒品。关于黑子要杀忠实的事,忠实说出了当年在牢里拍了黑子爹一板砖,黑子受老爹指使制造车祸想吓唬忠实,却没想到出了人命。陈大夫的日记,响晴也全部仔细看了一遍,完全不是石墨想象的那样。郑元红拿出了陈大夫的精神鉴定报告和黑子的尸检报告。陈大夫患有严重抑郁症,已经到了精神分裂的边缘。黑子在忠实那看到病历后,以为可以找到什么把柄,就去找过陈大夫。之后的事与黑子并没有关系。因为陈大夫的病情影响,她把所有看到年龄相仿的人都当成了黑子。而组织旅游的医药代表也与黑子有几分相似,年纪大的张医生也看错了人,误认为是黑子。陈大夫在抑郁症的影响下把所有接触她的陌生人都当成了威胁,还在一名医药代表的饮料里加入了不明东西。她的行为被那名医药代表发现,就把饮料交给了警方。化验发现只是维生素。陈大夫却因此幻想自己杀了人,因自责而自杀。黑子的尸检报告也说明,黑子并未中毒,而是家族遗传性的肝衰竭,黑子爹目前也处于肝癌晚期。黑子死亡当晚,恰逢病发昏迷,车辆就一头撞上了大树。另外,黑子爹怕被石墨殴打才说二红与黑蜂有关,实际从二红的口供来看,涉及的是另一个贩毒集团。吕新岩的事上,只是其经纪公司为了曝光率所做的下三滥手段,与黑蜂并没有关系。至于石墨被威胁、家里被砸、在夜店被暗算,因为石墨没报案,警方也无从查起。

说清楚了这些,石墨仍无法接受。他的直觉告诉他,黑蜂没有死。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