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海不是海24集剧情介绍

 

石墨看到照片立刻要响晴陪着自己再去那家夜店。一进店响晴就亮明身份,询问店员是否见过照片上的人。店员称当晚很多人,根本不记得见过照片里的人。找来夜店老板马六,也是同样说辞,但却了解到当晚的化妆舞会是吕新岩举办。又是他,在整个调查过程里,吕新岩总是若隐若现,石墨不免加深了对他的怀疑。

石墨打算跟踪调查吕新岩,可跟踪几天下来并未发现异常。就在石墨怀疑自己是否神经过敏时,意外发现吕新岩在客栈对自己和师父拍照。但吕新岩到客栈并不违法,石墨也无权过问,只好请他认一下照片上的人。吕新岩看后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转移话题让石墨不要因为栖霞误会自己,并警告石墨不要再跟踪,否则将会报警。此时海鸥抱着小暖过来,因为小暖的父亲进了戒毒所,姑姑二红又入狱,所以海鸥让吕新岩带小暖来客栈住几天。看来吕新岩并不是有意到客栈来向石墨示威。

忠实通过多方打听,找到了曾经在牢里的狱友曹老大。当初在牢里,曹老大没少欺负忠实。但有一次曹老大患了疟疾,别人都唯恐避之不及的时候,忠实一个人照顾他直至痊愈。从此后曹老大就待忠实如兄弟一般。曹老大现在开了家洗浴中心,见到老朋友来访自是要好好招待。席间忠实婉拒了曹老大给的钱,他想跟着曹老大干。饭后,两人一起品茶。曹老大只说现在是法制社会,要遵纪守法。但石墨看出他手腕上带的高档手表,光靠一个洗浴中心不可能买得起,一定是另有门路。曹老大多次试探,觉得忠实是个实诚人,不像有什么心机。

曹老大派两个手下送已有醉意的忠实回家。忠实本就是装醉,知道曹老大是想知道自己的住处,于是在半路假装头晕歇在路边。海鸥出门办事正好看到忠实,忠实马上打发曹老大的手下离开。但他没想到,那两人假装离开,却偷偷跟踪他们一直到了客栈。

石墨约响晴见面,想让他查查吕新岩开的化妆舞会和上次炒作栖霞绯闻的幕后推手如何得到樱子的出生证明。调查下来,化妆舞会是吕新岩的经纪公司办的,吕新岩只是露了个面。而幕后推手是家网络公司,能查到任何想要的信息。此时响晴接到了海鸥的电话,说客栈出事了。

原来最近一段时间,不断有霍忠实的狱友带着狐朋狗友来客栈,明着说是捧场,其实就是捣乱,搞得客栈乌烟瘴气。今天忠实不在客栈,居然有人趁海鸥不注意偷走了一天的营业款。等忠实回来,早已等候多时的响晴劝大哥不要再去招惹那些人。忠实也没多说话,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响晴关照海鸥不要让石墨知道这件事,以免他分心。

石墨家的大门又被人用红漆画了骷髅和血手印。石墨感觉不能再这样坐以待毙,必须要主动出击。他到了农贸市场王春石的肉摊前,打听二红的下落。王春石只说二红回家嫁人,随后就问起电视上说的那些事情。虽然王春石一脸崇拜的样子,但石墨并不想多说。此时石墨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声音,一直不停的问“你在找我吗”。石墨在农贸市场里四处查看,并未发现任何可疑之处。直觉告诉他,敌人已经来到身边。

石墨发现那晚自己跟踪至夜店的人进了一家洗浴中心,立刻走进洗浴中心寻找。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