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翻译官剧情介绍

7-12集
亲爱的翻译官剧情介绍

亲爱的翻译官第7集剧情介绍

  

  程家阳不由自主地来到乔菲买早饭的摊上买了鸡蛋饼想当夜宵,回到家却意外地看到几天来都联系不上的文晓华,晓华让家阳不要吃路边摊的东西,说是要亲自煮夜宵给他吃,还说要谢谢他,自己为家明学会了做饭,但只有家阳捧她的场。她告诉家阳自己已经在尝试接触其他人,也劝家阳该替自己物色对象了,家阳突然心情就变坏了,推说自己很忙,没时间谈恋爱。

  乔菲和吴嘉怡喝得东倒西歪地走在马路上,路过高翻院,乔菲看到程家阳的车就停在路边,吴嘉怡一看凯迪拉克,正是自己梦寐以求的车,她借着酒兴趴在车上犯着花痴,乔菲上前拉她,两人拉拉扯扯间掰断了车子的反光镜,顿时两人的酒被吓醒了一半,慌忙夺路而逃。汽车的报警声惊动了楼上的程家阳,待他来到楼下哪里来有肇事者的人影。第二天一早乔菲酒醒连忙去找吴嘉怡问她自己喝醉了酒有没有做了什么出格的事?嘉怡告诉她掰断了程人魔车子的后视镜,但关照她打死也不能承认,因为那车巨贵,光一个后视镜就得好几万呢。

  乔菲惴惴不安地来到高翻院上班,看到程家阳站在他的车前乔菲下意识地就想绕道而行,没想到眼尖的程家阳喊住了她,让她猜自己有什么话要说,乔菲以为自己被抓现行了,结结巴巴地说了声'对不起',程家阳说自己想说的正是'对不起',他说自己通过车子被损,而保险公司不信他的说辞,非说他是自己撞的一事,他开始反省自己的错误,做为乔菲的主任教官,怎么可以怀疑乔菲的人品,非说她出卖自己的肉体,所以他决定反省,向乔菲道歉。但他又奇怪,乔菲家里到底有多大的经济负担,需要她这么拼了命地到处去打工?

  乔菲估计做梦都想不到,自从反光镜被砸后程家阳仿佛悟到了很多东西,一下子人都变得平易近人了,文晓华却不喜欢程家阳的改变,她说家阳从小受的就是精英教育,他本身就是精英,而且高翻院需要的也是精英,所以高标准、严厉是他的教学风格,不应该被一个实习生轻易改变。程家阳接受了文晓华的提议,继续在实习生面前扮演前人魔的角色,把一众实习生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唯独乔菲胆大,敢当众为一个专业名词的翻法和他进行辩论。显然程家阳对乔菲的表现也越来越满意,经常在同事提起乔菲时嘴角含笑。

  吴嘉怡就要外出拍戏,但她一直以为对自己玩欲擒故纵把戏的高家明仍然没有再约她。

  乔菲做义工,在医院偶遇家明,家明约她晚上见面。

亲爱的翻译官第8集剧情介绍

  

  程家难得聚在一起用餐,家阳的金宝舅舅匆匆替他们烧完菜赶着回家带孩子,家阳替舅舅打抱不平,又要做妈妈的司机、助理,还要管着家里的事,真的忙不过来,他向妈妈建议不如从外面请个保姆吧,程父不同意,说自己级别没那么高,家里住个保姆不成样子,家务活可以请个钟点工回来。高家明的出现打破了和谐的气氛,他阴阳怪气地向大家打招呼,程父表示不满,他则说谁让自己姓高呢,承蒙程家可怜把死去司机的孩子养大,但鸠占鹊巢终究还是鸠。他不忘向大家宣布原来将他踢出的那个项目又将他收了回去,他知道是妈妈出了力,但他根本不想领情,他说妈妈这么做完全多余,这项目本来就是他的。一番话把程父气得摔了筷子,高家明趁机逃离这个让他感到窒息的家。

  程父程母要替家阳安排相亲,家阳推说自己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待父母追问,他又开玩笑说他喜欢的就是自己的翻译事业。

  文晓华劝家阳不如就顺着父母的意思见见吧,家阳说他一直有喜欢的人,文晓华心里明白,但却没有给机会让家阳说下去。

  文晓华约了周南一起和家阳打网球,家阳不喜周南的为人,两人对话已是绵里藏针,一上场周南趁着程家阳不留意一拍把球打在了家阳的脸上,这让家阳心里憋屈却又有苦难言。田主任看家阳脸上挂着彩,担心组里人手不够用,让家阳从实习生里挑几个能用的把名单及各人的特点发他邮箱里备用。

  文晓华对程家阳说她和高家明真的结束了,她现在明白无论是高家明逢场作戏的女人还是一心挂念的女人都不是她,她觉得这样也挺好,挺平静的。程家阳在心里呐喊自己就是真心爱她的人,但终于还是说不出口。

  周南向文晓华示好,他说自己有资金可以投资任何行当,但他只愿意和文氏酒业合作,因为他一看见文晓华就有一种亲近感,他想自己是爱上晓华了,文晓华告诉他自己有男朋友,至于男朋友不陪着她是因为工作忙,她提议周南他们还是从朋友做起。

  乔菲猜到程家阳喜欢文晓华,她对家阳说如果他追求文老师她会支持他的,家阳的心事被人看穿恼羞成怒,他让乔菲摆准自己的位置,不要干涉他的私生活。乔菲开始用上了激将法,她说家阳只会凶他们这些实习生,谈个恋爱就胆怯成这样,他可以把追求文老师当成考高翻院啊,今年考不上就明年继续考,说完不由分说拉着家阳就走,说是要带他去考他的高翻院。乔菲在花店买了玫瑰花,拉着家阳来到晓华家门口,不给他反应的时间就拍响了晓华家的家门,晓华开门看到抱着玫瑰一脸无奈的家阳,于是邀请他进屋与周南一起探讨红酒事业,周南当面刺激家阳说自己爱文晓华,并取出早已准备好的钻戒向晓华求婚。

亲爱的翻译官第9集剧情介绍

  

  程家阳和周南一言不合差点打了起来,程家阳借口有事先行离开,周南眼看已经没有做戏的必要,于是也匆匆告退,出门追上程家阳还不忘再刺激他几句,说程家阳在文晓华眼里永远只是个弟弟,幼稚、冲动,程家阳直恨得牙痒痒,终是按捺住想揍人的冲动。

  程家阳知道乔菲需要钱,于是帮她介绍了一份兼职,让她周末帮旭东带一个法国招待团。乔菲知道程家阳不懂怎么追姑娘,于是编写了一本图文并茂的爱情翻译原则准备送给程家阳,让他能顺利追上文晓华。吴嘉怡怀疑乔菲是喜欢上程家阳了,但乔菲矢口否认,她说程家阳帮了自己这么多次,作为回报帮他一次也应该啊。

  乔菲以抄笔记为理由,把她赶工一晚上完成的爱情翻译原则交给程家阳,并拿出一叠她曾经打过工的餐厅的名片,让家阳有空可以约晓华出去吃饭,程家阳被烦不胜烦,他对乔菲说他最后悔的就是被她知道了自己的私事,要是她胆敢把这事告诉别人,就别怪他把她踢出高翻院。说完拿出两本厚厚的词典,说要是乔菲精力充沛的话就去背词典,明天检查前五十页。

  文道的生意出现了问题,宴会用酒的三个订单被退了两个,他的资金缺口越来越大,偏偏在这个时候董事会又向他拿业绩报表,他一下急得血压上升,心脏也出现了问题,从医院回来后就把晓华叫到书房嘱咐她和周南的红酒生意必须谈成,这目前是他的唯一救命稻草了,如果谈不成他们文氏酒业就完蛋了。

  医院发了文件,让高家明负责海绵状脑血管瘤科研小组的资料搜集工作,这明摆着是晾着高家明,不让他着手研究工作,高家明气愤地去找组长赵金亮理论,反被赵金亮一通阴阳怪气的论调塞得无话可说。正憋屈着,高家明突然又看到了一直拒绝和自己坐下来好好谈谈的乔菲出现在医院,他拦着乔菲非要她给自己一个说法,当年为什么向他妈要了十万元钱后又跟自己分手,乔菲对着偏执的家明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说自己当年用无数方式对他表示过自己并不爱他,只是把他当朋友看待。

  高家明收治的脑部海绵状血管瘤患者的儿子幸福也出现了间歇性头疼的症状,高家明向赵金亮提出,既然科研组让他负责资料收集工作,那他就准备建立海绵状血管瘤的遗传跟踪档案,据他所知瑞士有成功干预青少年初发病的案例,他准备跟瑞士方面联系送小幸福去瑞士手术,他问赵金亮能给多少钱,赵金亮直接拒绝他说一分钱没有。但高家明依然告诉患者赵医生同意拨款让小幸福去瑞士手术,显然他是准备自掏腰包替幸福治病。

  乔菲去杭州替旭东接待法国团,家阳不放心随行前往,果然在机场就因一位访问团成员祖祖突发疾病送往医院急救,医院需要患者直系亲属签字,乔菲想代为签字让手术尽快开展,而家阳却阻止她,请医生进行保守治疗,乔菲对家阳的决定不解,家阳只管自己和法国大使馆取得联系,最终认定祖祖得的是安德森法布雷症,而不是肥厚性心肌炎,他的冷静救了祖祖一命,但乔菲却无法理解家阳是怎么做到面对人命关天的大事冷漠到只是公事公办的样子。

亲爱的翻译官第10集剧情介绍

  乔菲走入家阳生活 迥异二人异常合拍

  乔菲坚持在医院守着祖祖,等他清醒,程家阳认为她太感情用事,又拗不过她,只好把她留在医院。不多时,祖祖从昏迷中醒过来,他看到乔菲的第一眼,就夸她是个天使,救了他的命。按常理而言,乔菲应该将祖祖送回法国去休养。可是,祖祖为了来中国,已经刻苦学习中文五年,他还把自己的城堡卖给了王旭东,只因为旭东说,杭州西湖是一个比他的城堡还要美的地方。

  为了满足祖祖的愿望,乔菲偷偷把他留了下来。可是,第二天,祖祖要跟队去游湖时,却被家阳发现了。家阳执意要把祖祖送回法国,乔菲为祖祖据理力争,终于让家阳改变了主意,同意祖祖参与旅游团的西湖游。

  乔菲亲切感十足,给法国团的客户们留下了极好的印象。尤其是祖祖,他还约乔菲和家阳一起去喝酒。乔菲欣然应允,随后便到家阳的房间找他,意外发现家阳身着一条浴巾与一个女人在房间里。她误以为家阳交了三陪小姐,羞涩得急忙要躲。家阳哭笑不得,让女人先离开,把乔菲留了下来。

  原来,家阳只是受乔菲影响,想听从情感做一回决定,便找了纹身师傅来给自己的背上纹上精忠报国这四个字。乔菲这才知道家阳小时候也跟许多热血少年一样,把岳飞视为偶像。

  这时,久等不见乔菲和家阳下楼的祖祖来敲门,看到家阳的装扮,误会了他和乔菲的关系。所以,他决定不做电灯泡,让乔菲和家阳自己去喝酒。乔菲啼笑皆非,怎么解释都没用,只好自己和家阳聊起了天。这段时日的相处,乔菲渐渐了解了家阳的嘴硬心软,明白他其实是个傲娇的好人。而家阳虽然总是取笑乔菲是个急躁又冲动的人,但还是把她当成了朋友,并尽自己所能地帮助她,同时也认可她的翻译能力。

  西湖游很快结束了,乔菲十里相送,把自己身上所有的好东西都分发给了客户团的人,甚至把腰包也送给了祖祖。结果,她把钥匙落在了腰包里,晚上回家时又发现吴嘉怡没有回家,她又落了个无家可归的下场。家阳送她去酒店开房间,乔菲却神秘兮兮地不让家阳送她上楼,更在家阳走了以后立刻就到前台办理退房手续。在乔菲看来,睡几百块的大床还不如去几十块包夜的网咖,包吃包住还有沙发睡。

  原本她是可以在网咖度过一个晚上的,可是,心思细腻的家阳察觉了乔菲的不对劲,去而复返,在网咖逮到了她。家阳将乔菲带到了高翻院的独立宿舍,让她在这里休息一个晚上,他自己则回父母家。

  家阳让乔菲走进了他的生活,就注定了无法再平静地过日子。这天晚上,文晓华送了一箱红酒来宿舍给家阳,却看到了乔菲。她的脸色很不自然,让乔菲觉得她肯定是在乎家阳的。

  另一方面,曾经就读心理学专业的高家明在数年前转为研究海绵状血管瘤,但他的研究一直遭受阻碍。近日,医院里来了个海绵状血管瘤的典型患者,叫老孙。家明把他作为治疗标本,努力地为他寻找治疗方法。老孙有一个十三岁的儿子,叫幸福,他也已经出现了临床病状。让一个十三岁的孩子去承受那么多痛苦,家明于心不忍,决定自己出资让小幸福到瑞士接受治疗。

亲爱的翻译官第11集剧情介绍

  

  高家明对母亲说如果她愿意借自己三十万,那他保证把钱用在正道上,如果不愿意借也不强求。母亲求家明多回去看看父亲,说他父亲只是不善于表达,其实心里是惦记他的,高家明没正形地说他保证每个星期回去看父亲两次,但母亲必须支付一千元一次的费用。

  程家阳和韩梅梅担任《有关逊比亚问题的联合声明会》的同声传译,因为会议时间长,程家阳显得有点疲倦,在宣布休会时嗓子都哑了,乔菲好心替他送去咖啡和面包,说是吃了它们保证五分钟状态恢复,没想到程家阳吃了这些东西却闹起了肚子,严重地影响了他下半场会议的传译工作。

  高家明履行承诺回家吃饭,还像样地替父母准备了礼物,他顺手将借款三十万的协议书塞在礼物袋里被程父发现,发现家明回家吃饭居然还要收费,气得他七窍生烟。

  实习生转正考试在即,高翻院里弥漫着紧张的气息,一早上班郝哲就神秘兮兮地问乔菲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同?乔菲发现少了两名实习生,郝哲告诉她是昨天下午田主任趁其他人出去开会,找了那两个实习生谈话,今天这两人就不见了,估计是被劝退了,郝哲还庆幸自己昨天去开会,否则只怕也会被劝退。

  乔菲将之前文晓华托她代为转交的酒庄开业请柬交给程家阳,乔菲还不忘鼓动程家阳向文晓华表白,说是把窗户纸捅破了就能拥有幸福,程家阳恼羞成怒,问乔菲他们间前有那么熟吗?怎么就让她那么关心自己的私生活?他对乔菲说他们是同事关系,所以他希望乔菲能够顺利地渡过实习期,眼下当务之急是去把那个口译班给报了。

  乔菲回到家看到吴嘉怡正一人在嚎啕大哭,一问之下才知道是高家明向她提出了分手,乔菲再三考虑决定把自己认识高家明的事告诉嘉怡,她说之前跟嘉怡说过自己读大学时遇到过一个心理学的学长,为人很偏执,死缠烂打地追求自己,而这人正是高家明。但吴嘉怡却并不领情,她认为乔菲是想抢她的家明,她恨自己演了那么多年抢人男朋友的戏却没想着防火防盗防闺蜜,两闺蜜终是因为一个男人大吵了一架不欢而散。

  实习生们观摩韩梅梅和程家阳的同声传译,乔菲试着小声地自己做着同传,李雷和田主任惊喜地发现乔菲翻译的速度居然快过程家阳。

  高家明难得约文晓华吃饭,文晓华还一厢情愿地以为高家明良心发现要替自己补过生日,可惜高家明连她的生日是哪一天都记不清。高家明说他明白她是真的喜欢自己,而不是因为他是程家的儿子,其实他对晓华真的不怎么样,同样晓华对家阳也一样,所以他希望晓华不要再等自己,也不要干耗着家阳了,他再次郑重地向晓华提出分手。

亲爱的翻译官第12集剧情介绍

  

  文晓华追问家明要分手的原因,家明告诉她自己遇上了一个想要对她认真的女孩,晓华提出想见见那女孩,说自己努力了多年都实现不了的事,为什么别人短短几天就能做到?

  得知乔菲的口译班因人员满额了没报上,程家阳决定给她一次机会,故意说晚上约了法国朋友一起用餐,约她一同前往,乔菲一听有免费的晚餐当然欣然前往,没想到赶到约定的餐厅约定的座位时,那个座位上坐着的正是法国文化中心的负责人,但对方硬说根本不认识程家阳,乔菲通过赔礼道歉外加一通苦求,居然让对方同意给了她一个实习生的优惠名额,学费半价,事后她才知道这一切都是程家阳的故意安排。

  乔菲带着吴嘉怡一起去程家阳宿舍吃火锅,王旭东见到吴嘉怡就跟蜜蜂见了花一般围着她团团转,吴嘉怡却始终认为王旭东的富二代是装出来的。乔菲帮着程家阳一起收拾碗筷时文晓华的电话来了,她告诉家阳他哥哥正式向她提出了分手,但这并不影响她和家阳的关系,她始终把家阳当弟弟看待。乔菲鼓励家阳去找晓华,家阳向乔菲展示自己的百宝箱,那里藏着众多的红酒瓶塞,每个瓶塞上都简单记录着一件他认为十分重要的事情,这一箱子的瓶塞堪称他的秘密日记,这些瓶塞上记录的每一件事几乎都离不开晓华,家阳对乔菲说自己从上大一开始就向晓华告白,但每次晓华都笑着拒绝他,说自己把他当弟弟,所以他不去找晓华是不想让她再笑着拒绝他。乔菲建议家阳就认真地向晓华表白一次,家阳说那样会令他更害怕,如果晓华认真地拒绝了自己,那自己就彻底没有希望了。乔菲感叹家阳的专情,她看到房间里的另一个箱子,好奇地想上前打开,程家阳急着上前阻止,情急之间两人嘴对嘴地撞在了一起,正尴尬时,吴嘉怡进来喊乔菲回家,正好解了两人的围。乔菲离开后,家阳打开了另一个箱子,那里同样放着许多的红酒瓶塞,不同的是这上面记录的事都与乔菲有关。

  乔菲一早去上班发现程父来高翻院找程家阳,她估计家阳是上班迟到了,连忙微信向家阳报信,没想到家阳看到微信时已经遇到了父亲,这条微信反倒暴露了家阳上班迟到,挨了父亲一顿批。

  乔菲在医院再次碰到高家明,高家明对乔菲说他决定从现在开始做一个全新的高家明,当然他也不会再勉强乔菲。医院的护士告诉乔菲高医生最近有个壮举,他资助一个孩子去瑞士作手术,乔菲这才知道高家明已经从心理学转攻神经外科。

  这天是文晓华阴历的生日,也是乔菲的生日,一早程家阳提着专程订制的蛋糕要替晓华庆祝生日,但晓华心情不好,连门都没开,就把家阳给打发走了。

  家阳去长悦酒庄替旭东选酒,他让乔菲帮着把酒搬上车,没想到乔菲看到车里的蛋糕想当然就是替她过生日的,一激动当场打开了,当看到蛋糕上'晓华生日快乐'的字样才明白闹乌龙了,她一边道歉一边手忙脚乱地把蛋糕恢复原样,家阳说要带乔菲去一个地方。

  文道拼命说服晓华跟周南出去庆祝生日,他说周南一定会趁今天向她求婚,因为晓华是他眼前能找到的条件最好的女孩,而周南又是他们文氏酒业最好的合作伙伴。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