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翻译官剧情介绍

19-24集
亲爱的翻译官剧情介绍

亲爱的翻译官第19集剧情介绍

  

  乔菲一整天都联系不上妈妈心里很担心,好不容易联系上了,妈妈说是替别人摘葡萄去了,手机忘带了,但乔菲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吴嘉怡让她不要多想,说要好好地请她吃一顿,以应付第二天的高翻院转正考试。

  吴嘉怡擅自替乔菲约了高家明,她对乔菲说有些事必须要勇敢去面对,高家明对乔菲说她欠自己一个面对面的结束,而且在他们的事上,最让他感到受伤害的是,她缺钱了不对自己说,却反过来去敲诈他的养母,乔菲不准备对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作过多的解释。

  高家明租下了乔菲家对门的房子,他是准备和乔菲杠上了。高家明像牛皮糖一样缠着乔菲,乔菲打车去上班,他也硬是跟着上了车,乔菲说如今自己对他只剩下了厌恶,高家明对乔菲说别以为高贵的程家阳有多喜欢她,他只是习惯性地对人好,谁惨他就爱谁,否则他怎么能暗恋文晓华那么多年?

  实习生的转正考试如期进行,李雷在考试结束后告诉了大家一个'好'消息,说是拜程主任所赐,对这一届实习生的要求会比往届都高,一旦转正立即进'黑匣子'进行同传特训,同传正是乔菲的软肋所在,听到这一消息乔菲的情绪更低落了。

  程家阳追上匆匆离去的乔菲,告诉她接下来自己主要主要训练她进同传箱了,虽然在高翻院交传比同传重要,但他认为乔菲应该交传同传一起走,因为她反应快、记忆力又好,应该把同传作为自己的特长。乔菲回想起在校时第一时次进同传箱的情景,当同传箱的门一关上她立刻有了心慌意乱的感觉无法继续翻译,老师让她去医务室检查,医生确认她得了幽闭恐惧症。当初考高翻院时她也确认了他们是以做交传为主,才下定决心报名的,没想到最终还是要面临这个问题。

  吴嘉怡和傲天发展着地下情,为了不影响傲天在公众心目中的形象,吴嘉怡忍着不公开他们的关系,连最要好的乔菲都没有说,没想到傲天竟然上了相亲节目,吴嘉怡气得在家里摔碗摔碟的,还声称不想活了,乔菲见多了她这样子,说她扔东西都知道挑便宜的扔,离丧失理智还远着呢。王旭东听说吴嘉怡和傲天恋爱了,他以嘉怡老板的身份上门来兴师问罪,直接被吴嘉怡拒之门外。

亲爱的翻译官第20集剧情介绍

  

  文晓华打电话给家阳试探他什么时候会去瑞士,家阳告诉她自己现在决定不了要不要去,晓华敏感地意识到家阳可能是谈恋爱了,家阳说他自己也确定不了,他说自己似乎和恋爱没有缘份。

  乔菲劝吴嘉怡面对现实,说她这些天为了傲天要死要活的,可对方连面都没有露过。乔菲又拿自己举例,她说自己都要放弃高翻院了,因为她没办法做同传,所以难怪程家阳要取笑她,说她纯粹是为考高翻院而考的,根本无关什么狗屁理想,更可笑的是,自己还居然喜欢上了程家阳。

  乔菲决定回家去看看妈妈,好好地静一静,想想自己究竟该何去何从,她留条给吴嘉怡让她不要告诉任何人自己的去向。

  实习生的成绩汇总出来了,,家阳在成绩公示之前还要再一次确认乔菲真的取得了第一名吗?李雷让他放心,无论是单科、总分、初试、复试,横着竖着都是乔菲第一名,这次肯定没人会挑她刺了。家阳急着想把这一好消息告诉乔菲,但乔菲的电话打不通,这时有人往公示邮箱发了一封举报信,称乔菲曾被拘留,这样的人是怎么通过高翻院的审核的?田主任让家阳必须把此事弄清楚,否则无法向院里交代。

  家阳去家里找乔菲,吴嘉怡不肯交代乔菲的行踪,家阳搬出了嘉怡的衣食父母王旭东,嘉怡才算勉强告诉他乔菲是回了老家。家阳顾不上向主任请假就直接驱车赶往乔菲老家去找她,乔菲告诉家阳妈妈手摔断了,自己一时也走不开,所以院里要开除她的话她也可以理解。家阳说自己就要外派了,所以如果乔菲是怕回到高翻院见到自己会尴尬那就大可不必了。

  家阳知道乔菲家里有困难,于是随手把文晓华从瑞士寄来的原版书交给乔菲妈妈,说这是乔菲的工作,让她在家里把这本书翻译出来,等乔妈妈手术做完再回高翻院上班,还递上一沓钱说是翻译的定金。乔菲妈妈接过钱一个劲地道谢,直夸女儿找了个好单位,回到家乔菲妈妈告诉女儿定金她已经交了手术费用,让乔菲尽快跟着程主任回去上班。

  吴嘉怡将旭东给她的卡扔还给他,嚷嚷着要解约,旭东不紧不慢地告诉她当初签约时协议上白纸黑字写明不能随便解约的,正在吴嘉怡愤怒的时候,旭东告诉她自己知道傲天的下落,吴嘉怡立即欢天喜地地让旭东带自己去见傲天,完全忽视了旭阳的心在滴血。

  家阳把身上的钱都交给了乔菲妈妈当翻译定金,晚上只得在乔家借住,他和乔菲聊起了高家明的身世,乔菲也终于明白高家明之所以性格偏激的原因。

  文晓华打来国际长途,她寄书时在书中夹了纸条,她想知道家阳看到纸条后的反应,没想到的是家阳完全没看书不说,还随手把书交给了乔菲。

亲爱的翻译官第21集剧情介绍

  

  一早程家阳就陪乔菲妈妈去买菜,街坊邻居都以为家阳是乔菲的男朋友,乔菲妈妈不好意思地对家阳说乔菲这孩子她从小就不惯着养,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让家阳尽管训,一路还把乔菲从小到大照顾自己的不容易都絮叨给家阳听。

  张翘楚找到高家明,告诉他乔菲回来了,家明却对养母说这话应该告诉家阳才对,自己至少和乔菲还能保持势均力敌,家阳可不是她的对手,他告诉养母乔菲进了高翻院,还是家阳的实习生,他激愤地让养母尽管去查,查清楚了再送笔钱给乔菲,拆散他们。

  乔菲妈妈的手部换关节手术结束了,面对着麻药劲还未过的母亲,乔菲觉得自己特别无助,家阳让她好好休息一下,但乔菲生怕自己一旦休息了就没有向前冲的动力,她一直以为只要自己足够努力一切困难都可以解决,没想到自己成长的速度还是赶不上妈妈变老的速度。家阳鼓励她现在不是孤军作战,有他一直陪着她。乔菲说家阳告诉她通过了高翻院的转正考试时,她并不是多高兴,妈妈的身体是她永远的牵挂,所以她是无法完成外派任务的,只要她两天不打电话,就不知道妈妈会出什么状况,这还只是外在的困难,她还有内在的困难,那就是她根本进不了同传箱。

  张翘楚一直耿耿于怀当初乔菲拿了她十万元钱人就跑没影了,家阳父亲提醒妻子那十万元钱可不是张翘楚亲手交给乔菲的,要知道金宝的儿子走过弯路,当初欠下了不少的赌债,所以在没有证据之前可不能给人家姑娘乱扣帽子。

  家阳鼓励乔菲没有困难是克服不了的,关键时刻需要自己给自己打气,而且他会帮助她,相信她一定会攻克进不了同传箱的问题。

  乔菲在书中发现了文晓华留给家阳的纸条,上面说她一直追求着家明,所以错过了家阳的好,她现在很不快乐,她问家阳之前说的带她走的话还有没有效,六天后她做坐以前回国经常乘坐的飞机回来,她会在机场等他一小时。乔菲一算日期今天正是文晓华回国的日期,她顾不上再听母亲的唠叨,起身去找程家阳,在经过垃圾筒时乔菲真有冲动把纸条扔进去,就当从来没有看到过,但理智让她还是把纸条交给了程家阳,把选择的权利交还给他。

  火车站打电话给乔菲,说是程家阳的车寄存在那里让她去取,乔菲没好气地来到火车站取车,心里还嘀咕,自己去找文晓华却还要她要帮着取车,突然车子的后车厢打开了,乔菲下车想去关,却发现了车厢里是一颗用红玫瑰拼成的大大的爱心,家阳不知何时出现在身边,不等乔菲开口,家阳上前拥住乔菲就深深地吻了下去。在机场痴痴等待的文晓华最终只等来了自己的父亲,父亲告诉她程家阳不会来了。

亲爱的翻译官第22集剧情介绍

  

  文道问女儿为什么说了只等程家阳一个小时,最终却足足等了两个小时?文晓华称这只是为了让自己彻底死心。文道劝慰女儿任何让她放低底线的生意最终都会让她赔得血本无归的。

  家阳打电话给哥哥,想约他当面把一些事情说清楚,他说自己和乔菲在一起了,他希望得到哥哥的祝福。

  家阳对乔菲说自己向高翻院请了三天假,而乔菲入职前也有三天假期,他们要趁这三天时间好好谈谈恋爱,还有要帮乔菲克服同传障碍。乔菲请求家阳答应她一件事,就是回到高翻院暂时不公开他们的关系,她不想让人觉得自己能有今天的成绩都是靠着程家阳的。

  回到家里乔菲看着一地狼籍还以为家里进贼了,没想到是吴嘉怡得到傲天的帮助得到了演女二号的机会,她立刻决定搬家,这样也可以摆脱对门高家明时不时的上门骚扰。

  家明敲开了乔菲的家门,看着乔菲和家阳在一起恩爱的样子,他根本无法淡定地接受这一消息,他骂乔菲和家阳真的是一样的无耻,一个用感情换钱,一个用感情渡过失恋期。

  家阳找朋友借了一家国际会议中心的同传会议室帮乔菲克服同传障碍,他让乔菲不要压抑自己的感受,翻译过程中有任何的不舒服让它尽量自然流露,他帮她一起找到问题的根源,这样才能对症下药。乔菲一进同传间就开始心慌气促,并有缺氧的感觉,根本无法将翻译工作继续下去,她几乎是逃一般逃出了同传间。家阳决定先克服乔菲的视觉障碍,他将乔菲的双眼蒙上,扶进了同传间,却骗她只是进了训练室,乔菲果然没有再出现之间的障碍,五分钟的同传量完成得非常出色,听到了家阳的掌声,乔菲掀开眼罩无法相信自己竟然在同传间完成了之前无法继续的工作。家阳经过分析终于找到了乔菲的障碍所在,她就是不能看到会场上满座的人,那会令她感到压抑、紧张。

  高翻院经过对举报信的内容进行审核,确认内容不属实,乔菲正式转正成为了程家阳的同事。程家阳将乔菲的座位安排在自己的对面,以满足了自己可以时时抬头就看到乔菲的小心思。

  张翘楚向金宝问起当年的十万元钱的事,金宝将当年的事又回忆了一遍,那时儿子欠下了一屁股的赌债,正好向自己讨要十万元,而乔菲又将自己打到她卡上的十万元退了回来,他一时起了私心,再加上又听说乔菲正准备跟家明说清楚后离开厦门,他就以一个舅舅的身份求乔菲让家明长痛不如短痛,让她不告而别彻底伤了家明的心,然后自己就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十万元去替儿子还了赌债。想来想去自己做得天衣无缝,于是金宝斩钉截铁地对姐姐说他绝对是把钱给了乔菲了。

亲爱的翻译官第23集剧情介绍

  

  文晓华依然不想放弃家阳,她来到高翻院找到家阳,说自己那天在机场等了一会就先走了,还问家阳后来有没有去机场?她说是自己太注重形式,太想要一个华丽的开始,后来一想要是书没寄到或者是夹在书里的纸条丢了呢,或者万一家阳看到的时候已经晚了呢?又或者万一家阳正好出差了呢?她还推说那天自己是回到家才知道父亲去机场接的她,她只想让家阳知道她不想再错过家阳,她想家阳能告诉她那天没去机场见她只是因为意外。但家阳直接告诉晓华,他已经遇到了不想错过的人——那就是乔菲。

  文晓华对感情失望决定将精力放到生意上,她对父亲说她决定把家里的矿卖掉,去瑞士收购一些小酒庄,眼下的经济形势做红酒生意大有前途。

  莫雷医生准备动手给小幸福做手术,但太长时间没做手术加上身体的原因,莫雷医生拿着手术刀的手不停地颤抖着,关键时刻高家明毛遂自荐,代替莫雷医生将手术完成,且非常顺利、非常成功。走出手术室,莫雷医生将一张纸条塞给高家明,上面写着他认为高家明已经完全具备了做这个手术的能力。

  家阳向父母宣布他有女朋友了,张翘楚第一个反对,他对丈夫说这个女孩之前是家明的女朋友,现在又成了家阳的女朋友,之前家明为了她把好好的专业转了,现在她又冲着家阳去了。刚表示自己保持中立的程父听说家阳居然和自己的实习生恋爱,立刻摆明了自己的立场,他决不允许儿子背上利用职务便利搞男女关系的名声,再者他们的工作职位存在着利益关系,就算家阳保证不向乔菲输送利益,但不能保证别人怎么想。程家阳表示自己会谨慎处理两人的关系,但不能为了工作就放弃自己爱的人。看着家阳忤逆父亲,高家明顿时觉得自己这边力量强大了,他唯恐天下不乱地在边上煽风点火,家阳和父亲不欢而散。

  家阳为了不让乔菲担心,回到宿舍后打电话给乔菲,说是他妈妈已经想通了,同意他俩的关系,还说有空要邀请乔菲去家里做客,乔菲心里一块大石头落地显得非常高兴。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又是唯恐天下不乱的高家明,他在门外大声告诉乔菲,程家阳为了她已经和家里闹翻了。乔菲打开门,她嘴上说不信高家明的话,但心里明白他说的是真的,高家明进门后继续絮絮叨叨地烦着,乔菲突然就毫无前兆地晕了过去。高家明守着乔菲直到她醒来,他难得正经地让乔菲去医院检查身体,但乔菲推说自己只是有点贫血。

  在高翻院门口乔菲遇到来交讲座提纲的文晓华,晓华关心乔菲以后专攻的方向,但乔菲告诉她自己根本做不了同传,晓华意识到事态严重,她告诉乔菲只有不以同传为主攻方向的,但哪有完全做不了同传的翻译官啊?如果这事传出去,影响的可是高翻院的声誉。她劝乔菲尽早向院里坦白,越早说她和家阳承受的压力就越小。

亲爱的翻译官第24集剧情介绍

  

  加布首富准备向博物馆捐赠木雕,程家阳指定和乔菲同期转正的吴明负责翻译馆长的发言,田主任提出让乔菲也一起跟着去。乔菲把之前加布王子来访中学到的知识告诉吴明,想让他先有个思想准备,没想到吴明一直因为误会乔菲向院里举报他和郝哲等人集体跳槽之事而对乔菲有成见,因而对乔菲的善意提醒冷嘲热讽。

  田主任让家阳对乔菲不要太苛刻,他说自己也听说了乔菲和家明的事,但请家阳不要因此而对乔菲有成见,乔菲是难得的翻译好苗子。田主任又督促家阳加强对乔菲的同传训练,他说难得院里来了一个可以同传交传双攻的人才,可千万不能放过,并表示坚持同传十分只是基本难度,程家阳想到乔菲的状态顿感任重而道远。家阳约乔菲晚上老时间进行同传训练,但乔菲表示自己真的不想再练,压力实在太大。

  吴嘉怡第一次以女二号的身份参加新剧的新闻发布会,她精神亢奋得不得了,非让发着高烧的王旭东马上过来接她去发布会现场,还一个劲地吆五喝六地,说发达后第一件事就要跟旭东解约。却没想到发布会一开场吴嘉怡就遇到了麻烦,女一号因为身穿皮草,被记者质疑没有公德心,不知道爱护小动物,女一号急中生智称皮草披肩是吴嘉怡的,自己只是觉得好看借来穿穿。眼看自己成为众矢之的,吴喜怡求助自己心爱的傲天,但傲天压根一句话也不替她说,反倒让她向女一号道歉,说是这本剧自己投资了几千万,他不想自己的投资血本无归。吴嘉怡伤心于心爱之人眼中只有钱,两人大吵一架归于陌路。她让王旭东陪自己吃火锅发泄情绪,无意中碰到王旭东的手才发现原来他正在发高烧,感动于旭东带病陪了自己一天,吴嘉怡拖着旭东去买药,送他回来,端茶送水,旭东倍感温暖。

  程家阳一直在同传间等着乔菲出现,直到第二天天亮乔菲才出现在家阳面前,进入同传间乔菲闭着眼睛就能很好地完成同传任务,但当家阳令她将眼睛睁开时,那种不适的感觉就再次出现,她隔着玻璃望向会场,就仿佛回到以前在医院监护室外看着病重的妈妈的感觉,她感觉会场上的人都和妈妈一样会有生命危险,于是各种不适的感觉纷至沓来。家阳告诉乔菲,只要无法进同传箱不是她的天性,那就一定可以克服,只要乔菲自己不绝望,就一定有希望,他觉得自己没有白等乔菲一晚上。

  加布王子的捐赠仪式如期举行,吴明作为主要翻译,表现可圈可点。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