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孩子剧情介绍

7-12集

嘿,孩子第7集剧情介绍

  

  方乐教过的一个女学员萌萌来健身房找他约私教课,而这个女学员之前和丈夫闹离婚闹的特别凶,自从她生完孩子后夫妻关系缓和了不少,萌萌告诉方乐孩子是联系夫妻感情的一根绳,让方乐很有感触。

  方老爷子得知贾元元假孕的事情很是生气,他觉得孩子没了自己之前立的将小院留给方乐的遗嘱也就自然不生效了,让方乐将遗嘱还给他,但方乐却不想交出遗嘱,觉得自己和贾元元迟早还会有孩子的,方老爷子告诉他等什么时候再有孩子了再说遗嘱的事,还说遗嘱他随时可以重新再立,坚持要方乐赶紧把遗嘱还给他。

  贾父贾母让贾元元回家吃饭,贾元元以为父母原谅了自己很是高兴,赶紧收拾东西回家,却意外的在家里遇到了自己以前的男朋友糖醋鱼。

  糖醋鱼想将贾元元接到美国生活,让贾元元觉得非常莫名其妙,但贾父贾母却早就知道了这一幕,这个糖醋鱼就是他们叫到自己家来的,他们都希望贾元元和方乐分手,和这个事业有成的糖醋鱼去美国生活,贾元元非常生气,指责贾父贾母这件事做的非常过分,还向糖醋鱼郑重声明自己已经结婚,希望他不要再打扰自己。

  秦栓柱以前诊断过的一个女人和方韵一样是卵巢衰竭,这一天这个女人的丈夫来找秦栓柱,说自己卵巢衰竭的媳妇已经成功怀孕了,秦栓柱觉得不可能,但是从诊断报告上却发现那个女人确实怀孕了,他赶紧向这个女人的丈夫讨教用了什么手段,想要看看他和方韵有没有可能效仿。

  秦栓柱回家向方韵道歉,承认自己近几年忽略了她的感受,方韵说自己从来没有怪过他,想要和秦栓柱重新开始,夫妻两相拥在一起,终于和好如初。

嘿,孩子第8集剧情介绍

  

  贾元元闷闷不乐的回到自己家,和方乐说起糖醋鱼的事情,还告诉他糖醋鱼想要带自己去美国的事情,方乐表面上满不在乎,但内心却开始生出危机感,偷偷的翻看贾元元的手机,想要看看她和糖醋鱼有没有联系。

  方向再次产生了冷冻卵子的想法,她知道尚北京不想要孩子,告诉尚北京她冷冻卵子是为了以后找别人生孩子,尚北京和方向大吵起来,还打了方向一个耳光,方向坚决要和尚北京离婚,暂时住在了方大爷的小院。

  方乐认为贾父贾母已经为贾元元找好了下家,就等着自己和贾元元离婚,而那个糖醋鱼又确实非常有钱,这让他心里非常难受。心情烦闷的方乐喝的酩酊大醉,他找方大爷诉苦,说贾父贾母看不起他,已经为贾元元找好下一个老公了,这让方大爷感觉非常生气。

  方大爷决心为方乐讨回公道,他刻意穿上了自己以前当兵时候的军装,怒气冲冲的赶到贾家,质问贾父是不是给自己的闺女找小三,没想到贾父却说他从来没承认过方乐这个女婿,糖醋鱼和贾元元才是青梅竹马,不愿搭理方大爷,方大爷让他不要再干涉孩子们的事后转身离开。

  尚北京找贾元元帮忙,让她帮自己和方向求情,还以要帮贾元元复职作为条件,贾元元顿时有了兴趣,尚北京给贾元元支招,让她去找找金总。 

  方乐担心贾父贾母要拆散自己夫妻,跑到贾家找贾父贾母求情,他说自己其实已经非常努力,两人要孩子也是为了让贾父贾母接受自己,还告诉贾父贾母孩子已经没了的消息,这下贾父贾母着急了,赶紧询问孩子没了的原因。

  方韵和秦栓柱在一个办公室,方韵的一个病人是个辣妹,没有结婚却非常想要一个孩子,方韵向辣妹说起未婚先孕的种种坏处,和辣妹发生了争执,秦栓柱赶紧起身维护方韵,这引起了辣妹的不满,扬言要去告他们。

嘿,孩子第9集剧情介绍

  

  贾元元拿着验孕棒去找金总,假意说自己已经为了工作放弃孩子,还向金总写下了一份保证书,保证自己五年内不会再要孩子,希望金总能让自己重回主播的位置,这让金总非常高兴,觉得以前那个贾元元又回来了,开始考虑让贾元元重新回直播间工作。

  尚北京去小院接方向回家,在门口被方大爷拦住,方大爷告诉他方乐现在在家,给尚北京支招骗过方乐两人,他假意追打尚北京,方向果然很是心疼,冲出门外说自己已经原谅了尚北京,尚北京又拿出新买的钻石戒指向方向道歉,夫妻二人最终重归于好,方向收拾东西跟着尚北京回家了。

  方向跟着尚北京回家,但她经常养的小狗毛毛却被方大爷留在了小院,方大爷将小狗改名为刘大妈,为此事和街坊刘大妈发生争执。

  秦栓柱和方韵去一家高档的西餐厅吃饭,两人假装素不相识培养浪漫的气氛,吃完饭后两人一起去了宾馆,想要借美好的心情看看能否让方韵怀孕,但两人都觉得非常别扭,最终什么也没做就离开了宾馆。

  贾母误以为贾乐乐真的流产,收拾东西到方乐家照顾贾元元,还告诉贾元元自己已经接受了方乐,这让贾元元觉得很吃惊。贾元元很快得知贾母是误以为自己流产才接受方乐,不顾方乐的劝阻向贾母说明了真相,贾母立刻叫来方乐质问,之后愤怒的离开了方乐家。

  由于不想每天面对方韵,秦栓柱辞去了自己妇产科主任的职位,向医院申请去生殖中心工作,方韵觉得秦栓柱是想躲着自己非常生气,质问秦栓柱是不是故意躲着自己,两人发生了激烈争执,秦栓柱再一次喝的烂醉跑到了街上。

  深夜尚北京躲着方向给自己的女儿打电话,方向突然感到非常落寞,开始怀疑自己隐婚到底是对是错,她将尚北京锁在了房子外面,自己则躺在床上胡思乱想起来。

  为了让秦栓柱能安心在医院工作,也让两人能有一个新的开始,方韵考虑辞去医院的工作。另一边傅波为尚北京按摩被贾元元看见,贾元元对傅波冷嘲热讽。

嘿,孩子第10集剧情介绍

  

  傅波为尚北京按摩被贾元元看见,贾元元对着傅波冷嘲热讽,两人争吵起来。贾元元为傅波选了一个广播题目,傅波故意说自己很不喜欢,指责贾元元在公司在公司吃闲饭,尚北京赶紧将傅波劝走。

  贾元元警告尚北京不要假戏真做,当心方向让他净身出户,没想到尚北京说自己现在已经每天睡在客厅了,让贾元元帮忙劝劝方向,贾元元答应帮忙,尚北京也说自己会替她向金总求情,帮助贾元元重回主播的位置。

  方韵不愿回家面对秦栓柱,去找她一个开酒吧的闺蜜喝酒聊天,她说起自己小时候的梦想是做一个歌唱家,而现在却每天做着妇产科大夫的工作很不开心,之后以酒杯当麦克风唱起歌来,但她越唱越感到落寞。

  方向和一群朋友去酒吧疯玩,尚北京赶紧去将喝得烂醉的方向接回家,他知道方向还在生自己的气,这么做也是想故意折腾自己,觉得非常无奈。

  方韵待在壮壮的房间里感伤,还告诉秦栓柱自己想要离开医院,给他们彼此一个自由的空间,心情烦闷的秦栓柱质问方韵是不是两人没有孩子就没法生活下去,问方韵到底能不能从死去孩子的阴影中走出去,还准备将壮壮的遗物全部扔出去,方韵连忙拦住秦栓柱,又一次和秦栓柱大吵起来,夫妻两的关系再一次陷入僵局。

  贾元元找方韵一起劝说方向,希望方向不要再和尚北京闹了,她们故意说让方向和尚北京离婚,激起了方向对尚北京的保护欲,再借机劝方向给尚北京一个台阶下,但方向却说这事她和尚北京没完,还说起了方韵婚姻的不幸福之处作为例子,方韵气冲冲的离开了。

  贾母骗糖醋鱼说贾元元根本不幸福,还说方乐的妹妹因为争房子的问题将贾元元打到流产,这再一次给了糖醋鱼等下去的希望,他约贾元元去一家高档餐厅吃饭,再次和贾元元提起带她去美国的事情,但贾元元却果断的拒绝了他,这时方乐赶到餐厅,故意当着糖醋鱼的面和贾元元秀恩爱,将糖醋鱼气的够呛,吃完饭后方乐背着贾元元回家,跟在他们后面的糖醋鱼好像明白了贾元元为什么不肯和自己去美国。

嘿,孩子第11集剧情介绍

  

  贾元元知道了方乐偷看自己手机的事情非常生气,她觉得方乐对自己不够信任,告诉方乐自己已经向金总保证五年内不生孩子,说方乐再逼她退休前就不要再想生孩子的事了,方乐生气的质问贾元元,是不想生孩子还是不想和他生孩子,之后愤怒的摔门离开,留下默默抽泣的贾元元独自伤心。

  为了能真正的走出阴影,方韵将壮壮的所有东西全部丢掉,希望能和秦栓柱忘掉过去重新开始,秦栓柱觉得方韵比自己想象中的坚强,夫妻两抱头痛哭。

  得知贾元元假孕的真相,贾父贾母来找方乐算账,贾元元赶紧让方乐藏到窗帘后面,自己独自应付生气的父母。贾父贾母劝贾元元赶紧和方乐离婚,还说要搬过来住看着方乐,贾元元好说歹说才将他们劝走,这让躲在窗帘后面的方乐很是难受,看着窗外陷入了沉思。

  贾元元和同事闲聊对领导的不满被金总听到,让金总有些生气,贾元元越来越怀念自己做主播时的感觉,她在录音室独自说起自己职业生涯的点点滴滴,说了自己对于播音事业的喜爱,门外的傅波听到后很是感动。

  贾元元告诉尚北京自己现在一无所有,向尚北京抱怨起自己目前的烦恼,尚北京劝贾元元乐观一点,仔细想想她所拥有的东西,还告诉贾元元一个可以重回主播位置的消息,说金总现在正在为了电台的年底广告目标烦恼,劝贾元元帮助金总完成电台的广告业务。

  贾元元告诉方乐自己的梦想就是当一个主播,而自己以前什么目标都实现了,就因为孩子她现在什么都没了,越说越伤心的贾元元哭了起来,还说起自己想重做主播就要去拉广告,就要去陪人家吃饭喝酒唱歌的事情,这让方乐心里很不是滋味,觉得是因为自己没有本事所以才让贾元元受苦。

  方乐找糖醋鱼一起喝酒,告诉糖醋鱼当年贾元元曾经因为失恋自杀,希望糖醋鱼能帮帮贾元元,让糖醋鱼往电台投点广告,糖醋鱼答应帮忙,两人越喝越开心,还像真正的朋友一样在大马路上溜达起来。

  方韵拿着公文包要去上班,秦栓柱提醒方韵她现在已经休假,方韵将手里的公文包放下,感觉很是落寞。

  方向整天在外面玩到深夜,尚北京希望方韵能帮自己劝劝方向,方韵约方向一起吃饭,告诉她结婚了就要收心,没想到方向说合约也可以撕毁,结了婚也可以离婚,方韵告诉她爱情是妥协但不是威胁,劝方向好好想想。

嘿,孩子第12集剧情介绍

  

  方向自从被尚北京打过后就一直出现耳鸣的现象,她赶紧去医院检查后才发现是耳膜穿孔,这让本来已经打算原谅尚北京的方向更生气了。

  糖醋鱼准备回美国,贾元元去机场为他送行,糖醋鱼和贾元元说了方乐来找自己谈广告的事,还说谢谢贾元元给自己一个赎罪的机会,方乐跟着贾元元也赶到机场,给了糖醋鱼一个拥抱后将他送走。

  方韵、贾元元、方向三个姐妹在一起喝酒聊天,方向觉得自己还是不能原谅尚北京打自己的事,坚决要和尚北京离婚,贾元元在一旁抱怨说自己也要离婚,让方韵很是无语。另一边尚北京和方乐、秦栓柱诉苦,还误以为尚北京生气是因为怀孕,觉得方向怀了别人的孩子,方乐也说自己的日子也过不下去了,两人觉得只有秦栓柱还算幸福,没想到秦栓柱却说方韵有外遇了,一下子惊住了尚北京和方乐。

  为了能重新做回电台主播,贾元元给金总写了五年内不生孩子的保证书,金总却不敢收下,劝贾元元好好想想再做决定,而方乐从尚北京口中得知贾元元写保证书的事情很是着急,他赶到电台大骂金总,说出了尚北京是自己妹夫的事情,之后当着电台所有人的面说自己要和贾元元离婚。

  方向和一群朋友在一起唱歌,尚北京去找方向时被她的朋友挤兑的非常难堪,方向觉得心疼,赶紧将尚北京拉走,还和自己的朋友们吵了起来,尚北京觉得都是因为自己才闹成这样,向方向再次道歉,决定和方向离婚。

  方韵将壮壮的遗物全部藏在了另一个小区,秦栓柱发现方韵经常独自去看壮壮的遗物后很是伤感,他觉得方韵他们两谁也没有从壮壮死去的阴影中走出来,决定和方韵离婚。

  方韵在过马路时偶遇帅气的酒吧歌手江南,两人还互留了微信。

  不知不觉间时间就过去了一年,贾元元重新当回了主播,方乐每个月都要找方大爷借钱还房贷,方韵则辞去了医院的工作帮朋友经营酒吧,秦栓柱受到了医院年轻漂亮的女护士刘佳佳强烈追求,方向的耳膜二次穿孔后听力越来越差。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