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孩子剧情介绍

13-18集

嘿,孩子第13集剧情介绍

  

  方向的耳膜出现了二次穿孔,导致她的听力障碍越来越严重,听力出现问题后方向整个人也变得非常忧郁,她连续两天将自己锁在屋里,一句话也不和尚北京说,而且也不吃任何东西,尚北京很是着急,找来贾元元商量对策。

  方乐想要重回之前的健身会所上班,但却遭到了人事主管的拒绝,另一边贾元元得知方向整天不出门,质问尚北京是不是和他有关,还说要抽尚北京,尚北京却觉得自己非常冤枉,告诉贾元元自己才是受害者。

  江南加了方韵的微信,还在微信上约方韵一起吃饭,看出江南想要追求方韵,方韵的朋友们都觉得方韵既然已经离婚就应该有自己新的生活,劝方韵不如就接受江南,方韵却觉得两人年龄相差太大并不合适,但她对江南的印象还不错,还是赴约和江南一起吃饭。

  秦栓柱虽然每天刻意躲着刘佳佳,但有一天刘佳佳却冲进了秦栓柱的房间,非常主动的亲吻秦栓柱,架不住刘佳佳的主动,秦栓柱和她相拥着倒在了床上,但两人却不小心碰倒了方韵的相片,秦栓柱一下子清醒过来,他将刘佳佳推开后一个人瘫坐在角落里,刘佳佳失望离开。

  秦栓柱越方韵一起吃饭,还和方韵说了自己和刘佳佳的事情,觉得现在的年轻人太主动了,完全没有当年他们谈恋爱时那种感觉,没想到方韵却异常兴奋,还告诉秦栓柱年轻的女孩子要的是激情,两人讨论起爱情的定义,秦栓柱发现方韵的变化特别大,好像一下子就不认识方韵了。

  方向担心自己失去听力会拖累尚北京,收拾东西想要回小院去住,尚北京赶紧将她拦住,还从方向的行李中拿出了两人的结婚证。

  方乐想向贾元元借2000块钱还房贷,贾元元却说两人是AA制不肯答应,为了还高额的房贷,方乐只得将贾元元的很多衣服租了出去,贾元元觉得很是丢脸,认为与其这样不如将房子卖掉,方乐赌气的说谁不卖谁是孙子,之后将自己的东西收拾收拾回了小院。

嘿,孩子第14集剧情介绍

  

  方乐搬回小院暂住,还告诉方大爷自己为房贷和贾元元发生争执,说准备卖了房子和贾元元离婚,方大爷不希望方乐离婚,告诉方乐离婚不是小事,就算卖房子也不一定就要离婚,劝方乐好好想想。

  贾元元将自己家的房子挂到了房产中介那里出售,很快就有人来她家看房,而这个人就是之前经常在电台和贾元元吵嘴的傅波,傅波告诉贾元元自己从电台辞职后老公很能赚钱,对着贾元元冷嘲热讽,还问贾元元怎么还没有孩子,贾元元很是生气,告诉傅波房子不卖了。

  方大爷不希望方乐和贾元元为房子的事离婚,想要卖了小院替方乐还房贷,方乐心里不是滋味,坚决不同意方大爷卖小院,还说如果方大爷卖小院他就立刻和贾元元离婚,这让方大爷很是无奈。

  方韵得知方大爷想要卖小院替方乐还房贷的事很是生气,她告诉方乐房子的大小和幸福没有关系,如果真的让方大爷卖房替他还房贷那贾元元会更看不起他,还将自己的积蓄都给了方乐,让方乐好好和贾元元相处,方乐很是感动。

  方向辞去了自己的工作,整天在家里自言自语,二十四小时循环听贝多芬的音乐,尚北京觉得方向可能精神上出了问题,赶紧带着方向一起回了小院,将方向整天胡言乱语的事告诉方大爷,还说要带方向去安定医院检查一下,方大爷决定单独和方向谈谈再说。

  方向告诉方大爷自己的听力彻底没了,方大爷心里难受,决定卖房卖地也要治好方向的耳朵,之后愤怒的打了尚北京一个耳光。

  尚北京知道方向现在的情况是因为自己打她拿一耳光导致的很是内疚,他爬到了小院的房顶上向方向道歉,让方向报警将自己抓起来,方向却说自己不会告他,但却让方韵帮自己找律师,说想要和尚北京离婚,尚北京一下子从房顶上摔了下来,坚决不肯和方向离婚。

嘿,孩子第15集剧情介绍

  

  尚北京当着方家人的面向方向道歉,坚决不肯答应和方向离婚,恰逢方乐带着房产中心的人来评估小院的价值,方大爷很是生气,贾元元也为此事和方乐争吵起来,方韵觉得贾元元和方乐在合伙演戏,指责贾元元表里不一,随后方韵和贾元元都生气离开。

  方韵找刘佳佳聊天,问她和秦栓柱相处的怎么样,还问刘佳佳懂不懂秦栓柱,知不知道秦栓柱爱吃什么,刘佳佳一个也答不上来非常尴尬。

  方韵去医院拿方向的检查报告,秦栓柱告诉她方向的耳膜二次穿孔后很可能会变成聋子,以后要做人工耳膜,而人工耳膜的价格又非常昂贵,方韵决定去找尚北京算账,一定要尚北京给方向一个交代。

  秦栓柱问尚北京下一步怎么打算,看出方向现在的情绪低落,而尚北京又非常内疚,他劝尚北京和方向赶紧生个孩子作为情感的寄托,另一边方韵也劝方向早日走出阴影,先治好耳朵再去追求音乐梦想,让方向半年内先不要听音乐了,方向很是感动,哭着答应方韵。

  贾元元对方韵怀疑自己逼方大爷卖小院很是委屈,觉得在方家人的眼里自己永远都是外人,和方乐说起自己工作中的种种委屈,还说方乐但凡争点气她就不会受这种委屈,方乐心里很是难受。

  方乐和贾元元决定把房子卖掉,但方乐却一定要买房的人一次性交情全款,还拒绝了一对想交订金买房的夫妻,贾元元指责方乐不是真心卖房,方乐却说自己只是想把房子多卖点钱,贾元元生气离开。

  方韵伪装成盲人去和江南见面,江南为方韵唱了一首动听的情歌,还告诉方韵自己早就知道她不是盲人,想知道是什么样的原因会让一个女人不愿意看见这个世界,方韵没有回答他,只是缓缓的戴上了墨镜,江南又问方韵他什么时候来酒吧上班,两人相视而笑,都对彼此很有好感。

  尚北京拿着一块砖头来找方乐,想要就方向的事向方乐负荆请罪,没想到方乐却说方家人都知道尚北京不是故意的,并没有真正怪尚北京。

嘿,孩子第16集剧情介绍

  

  方乐告诉尚北京说贾元元这回真的要和自己离婚了,没想到尚北京却说方大爷用小院激励方乐是偶然事件,但贾元元和他离婚是必然结果,方乐觉得贾元元可能外面有人了,询问尚北京知不知道这件事,尚北京却说主要原因在于方乐整天在家打游戏,劝方乐振作起来。

  方乐劝方向原谅尚北京,好好过自己的小日子,还说砸锅卖铁也会帮方向完成她的音乐梦想。另一边尚北京问贾元元是因为什么和方乐闹别扭,到底是因为房贷还是方韵,告诉她这都没有必要,劝贾元元不要和方乐离婚,贾元元却告诉尚北京她这么做既不为房贷也不为方韵,都是为了自己的未来着想。

  尚北京到酒吧找方韵,告诉她方向现在的行为越来越诡异,问她接下来应该怎么办,方韵劝尚北京赶紧帮方向走出心理阴影,让尚北京骗方向说她完全可以治愈,两人商量后决定帮助方向建立信心。

  方韵和尚北京带着方向去医院复查,方韵让医生骗方向说她的耳朵可以治愈,还告诉方向要主意保护耳朵,没想到方向听了医生的建议后要效仿贝多芬在外独居,还在自家房子外面搭了一个帐篷,尚北京心疼方向,让方向在房子里住,他自己则住到了帐篷里。

  一向懒惰的贾父突然主动做起了家务,贾母觉得很是奇怪,问他是不是在外面做了什么坏事,贾父告诉她自己偷着藏了点私房钱,想要和贾母一起去拍个婚纱纪念照,两人商量后给贾元元打了电话,问贾元元有没有做摄影的朋友可以打折,贾元元将自己认识的一个姓吴的影楼老板的电话给了他们。

  贾父贾母和吴经理联系后去了影楼,两人如愿以偿的拍了一组结婚纪念照,拍完婚纱照后两人又聊起了贾元元的事,觉得方乐太不争气,认为贾元元和方乐在一起不是正确的选择,准备找机会再劝劝贾元元。

  贾父带着贾母一起去医院体检,贾母胆小不敢进医院,贾父去帮贾母拿体检报告,医生告诉他贾母胃里长了点东西,劝贾母再做一个详细的检查,但贾父担心贾母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没敢把这个消息告诉她。

  方大爷来酒吧看望方韵,在酒吧门口遇到了被方韵责罚搬酒的江南,还帮江南搬了几箱啤酒,江南得知方大爷的身份后很是尴尬。

嘿,孩子第17集剧情介绍

  

  贾母来找方乐,问方乐离婚后房子打算怎么分,没想到方乐却说房子是他个人的婚前财产,贾母指责方乐忘恩负义,让他把贾元元每月付的月供吐出来,方乐却说吐不出来,让她尽管到法院告,还说法院判多少年他都认了,贾母非常生气,将方乐从大房子里赶了出去。

  贾父得知贾元元和方乐分居后很是着急,问贾元元是不是在和方乐闹离婚,劝贾元元不要意气用事,但贾元元却不置可否,听不进去贾父的意见。

  由于天天住在帐篷里,尚北京得了急性肺炎晕倒,方向看到后着急的哭了起来,赶紧将尚北京送到医院,方乐到医院来看望尚北京,告诉她方向为了他住院哭的特别厉害,尚北京顿时高兴了,觉得方向的心里还有自己。

  尚北京告诉方乐过日子不能靠硬撑,说贾元元是个喜欢和她自己较劲的人,劝方乐凡事多顺着贾元元,方乐却告诉他自己已经想清楚了,这样死皮赖脸的赖着贾元元也不是办法,准备和贾元元离婚。

  刘佳佳来找秦栓柱,说她已经把他们两的事给自己母亲说了,秦栓柱却说两人年龄差距太大不合适,劝刘佳佳找一个年龄相仿的,没想到刘佳佳却说决定权在她手上,合不合适只有她自己知道,就在刘佳佳和秦栓柱腻歪的时候,方向从病房出来看见了这一幕,故意当着两人的面说些奇怪的话,让秦栓柱和刘佳佳很是尴尬。

  方向来找贾元元谈心,问她和方乐是不是真的没爱了,劝贾元元给方乐一句痛快话,要离两人就赶快离,要过就不要看不起方乐,没想到贾元元却直言现在就是看不起方乐,觉得方乐整天在家打电脑游戏太不上进,还说她和方乐之间现在已经没爱了,两人的爱情也已经过了保质期了,方向顿时无言以对。

  贾元元回家庆祝贾父贾母的结婚纪念日,贾父打电话将方乐也叫到自己家。

嘿,孩子第18集剧情介绍

  

  饭桌上,贾父回忆起他和贾母的爱情经历,告诉方乐和贾元元一生只爱一个人,劝他们好好过日子,但贾母却不赞同他的说法,觉得贾元元和方乐没有爱情应该离婚,贾父坚持说方乐是个好孩子,不肯答应方乐和贾元元离婚,方乐心里很是感动,给贾父深深的鞠了一躬。

  方乐和贾元元一起出了贾家,告诉贾元元他已经想清楚要离婚了,贾元元突然感到心里非常难受。另一边贾母对贾父自作主张劝贾元元和方乐在一起很是生气,贾父劝贾母不要再掺和方乐夫妻两的事了,就让他们小两口好好的过日子。

  夜晚方乐翻出了房产证,问贾元元是先去民政局离婚还是先去卖房子,但贾元元拿着结婚证却陷入了沉思,她骗方乐说结婚证暂时找不到了,说离婚的事等到结婚证找到再说,准备再好好考虑考虑。

  刘佳佳再次向秦栓柱表白,告诉秦栓柱她一辈子只喜欢他一个人,让秦栓柱娶了她,秦栓柱带着刘佳佳到酒吧做客,还告诉方韵说刘佳佳是自己喜欢的人,让方韵帮忙给个意见,方韵说要帮助他们操办婚礼,没想到刘佳佳却故意刺激方韵,还说她和秦栓柱以后的孩子就叫秦韵韵,秦栓柱生气离开,方云心里也不是滋味。

  伤心的方韵和江南一起喝酒,酒醉后两人拥吻在一起,但关键时候方韵还是推开了江南,江南告诉方韵她值得拥有更好的爱情,劝她早日将秦栓柱从心里放下。另一边秦栓柱和刘佳佳发生了关系,刘佳佳说秦栓柱今后就属于她一个人,秦栓柱苦笑着点头答应。

  酒醒后方韵向江南道歉,希望他原谅自己昨天酒醉后失态,江南却告诉她两人的相识是个美丽的误会,告诉方韵自己根本没有怪她。

  贾母问贾元元到底什么时候和方乐离婚,指责贾元元太过心软,还说贾元元和糖醋鱼非常合适,贾元元非常不耐烦的走开,但她仔细想想后告诉方乐结婚证已经找到了,让方乐第二天十点半去民政局离婚。

  刘佳佳为了沉底摆脱方韵的影子,将秦栓柱家里以前的床扔掉,这让秦栓柱非常生气,他去找尚北京诉苦,告诉尚北京自己现在非常痛苦,还说他必须对刘佳佳负责任。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