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孩子剧情介绍

19-24集

嘿,孩子第19集剧情介绍

  

  尚北京秦栓柱是不是真的需要刘佳佳,这个问题一下子把秦栓柱问住了,但他仔细想想后,告诉尚北京他现在就需要一个女人一起过日子,而刘佳佳就挺合适的,尚北京无言以对,只能默默祝福秦栓柱。

  刘佳佳希望秦栓柱能尽快和自己回家见父母,还要求秦栓柱忘掉方韵,将方韵的东西寄还给她,好好的和自己过一辈子,但秦栓柱觉得方韵已经是过去式了,告诉刘佳佳他忘不掉方韵,之后转身离开。

  贾父将自己的体检报告拿给方乐,告诉方乐医院的治疗方案要求必须病人家属签字,他告诉方乐自己想要保守治疗,还说死也不进医院,之后又抱着方乐哭着说他没有活够,让方乐心里很是难受,

  刘佳佳来酒吧找方韵,劝方韵和秦栓柱复婚,说秦栓柱始终忘不掉方韵,现在依然保留着她所有的东西,哭着告诉方韵自己连睡他们那张床的资格都没有,方韵心里不是滋味,但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刘佳佳。

  方乐以贾父儿子的身份来到医院,医生将贾父支开,向方乐介绍了贾父的病情。

  方韵觉得刘佳佳是无辜的,决定劝秦栓柱好好对待刘佳佳,她将秦栓柱叫到酒吧,想要劝秦栓柱好好对待刘佳佳。方韵告诉秦栓柱他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说刘佳佳已经来找过自己了,让秦栓柱把自己所有的东西打包寄回来,还让秦栓柱和刘佳佳结婚,秦栓柱却生气的说要回去和刘佳佳分手。

  方韵求秦栓柱忘了自己,秦栓柱却反过来问方韵能不能忘了他,方韵没有回答,江南却在一旁替她说话,劝秦栓柱好好和刘佳佳过日子,之后方韵和江南故意在秦栓柱面前表现的很亲密,秦栓柱非常失望的离开了酒吧。

  秦栓柱对刘佳佳瞒着自己去找方韵的事很是生气,他醉醺醺的回家,质问刘佳佳到底为什么要去找方韵,还说只要他还活着就不可能让别人伤害方韵,刘佳佳很是生气,开始考虑自己这样跟着秦栓柱到底是对是错。

嘿,孩子第20集剧情介绍

  

  方乐和贾元元去民政局离婚,两人办了离婚证后,贾元元问方乐还有什么事情要交代,还说恐怕以后就没有机会了,方乐说自己求贾元元最后一件事,希望能背着贾元元出民政局,贾元元答应了他的要求,出了民政局后贾元元转身离开,方乐回忆起两人过去的点点滴滴很是伤心,看着结婚戒指痛哭起来。

  方韵的闺蜜们要给方韵介绍对象,让方韵趁着年轻去好好享受爱情,还劝方韵不如就接受江南,方韵觉得他们说的也有道理,开始考虑起自己的未来。

  方向很早起来为尚北京做早饭,但由于她不会做饭弄得一团糟,还将尚北京价格昂贵的茶叶拿来煮了茶叶蛋,尚北京很是生气,两人为此事争执起来。方向告诉尚北京自己这么闹就是想看看他还会不会像以前那样爱自己,还说尚北京要是实在受不了就离婚,但尚北京却说自己和她在一起是因为爱而不是愧疚,要和方向永远在一起,方向很是感动,抱着尚北京哭了起来。

  方向开始努力学做饭,还让方大爷教她怎么做鸡蛋羹,但方大爷却说尚北京欠她的,让方向不要这么辛苦,方向无言以对,只得放弃向方大爷请教的念头。

  生气的刘佳佳向医院请了长假后离家出走,还断绝了和秦栓柱的一切联系,秦栓柱无奈找尚北京支招,问尚北京他应该去哪里找刘佳佳,尚北京一时之间也猜不到刘佳佳去了哪里,只是劝秦栓柱好好对待刘佳佳。

  江南从酒吧辞职离开,方韵四处打听了很久也没有找到江南的下落。另一边秦栓柱去找刘佳佳,刘佳佳在闺蜜的怂恿下故意晾着秦栓柱。

  方韵再次回到她和江南相遇的路口,还戴上了之前她和江南认识时戴的墨镜,但这次江南并没有像上次一样出现,方韵开始在四周寻找,最终在一个地道里遇到了正在弹吉他的江南,方韵决定不再压抑自己的情感,和江南相拥在一起。

  刘佳佳现身和秦栓柱见面,秦栓柱向刘佳佳道歉后取得了她的原谅,刘佳佳主动抱住秦栓柱,两人重归于好。

  为了让贾父度过一段快乐的时光,方乐买了一台车和贾父一起自驾游,只给贾母留下了一封信说明情况。方乐带着贾父一起去了海边,贾父还不知道方乐和贾元元离婚的事,问方乐以后和贾元元怎么过,方乐只得骗贾父说没事。

嘿,孩子第21集剧情介绍

  

  贾父觉得方乐和贾元元还有感情,劝方乐不要和贾元元离婚,还说只要方乐想和贾元元在一起过一辈子,他就让贾元元给方乐写下保证书,但方乐却没有回答贾父,因为他自己知道和贾元元回不到过去了。

  方乐将自己家的大房子卖了,之后又让房产中心的人去看了方大爷的小院,方大爷很是生气,但又打不通方乐的电话。另一边贾母和贾元元看到了方乐留的信,知道了贾父的病情都很是担心。

  方乐把自己卖房的钱分别转给了方韵、方向、贾元元三人,方大爷却以为方乐将卖房的钱拿走了很是生气,他将方家人召集在一起,贾元元也说出了两人离婚的事情,就在方家人一起指责方乐的时候,方韵和贾元元还有方向同时收到了银行的转账通知,这下方家人知道误会了方乐,贾元元也想起了方乐的种种好处来。

  贾父问方乐恨不恨他,开始反省起自己的嫌贫爱富来,还说自己这是遭到了老天爷的报应,之后将自己一生的积蓄都拿给方乐,让方乐当成和贾元元以后孩子的教育基金,但方乐却不肯要贾父的钱,说要贾父亲手把钱交给外孙,贾父很是感动,打电话让贾元元到海边见面。

  贾元元得知贾父的病情,知道方乐这段时间一直在照顾贾父,她觉得自己以前错怪了方乐,很是感动的向方乐道谢,开始考虑两人离婚到底是对是错。

  贾父将贾元元叫到海边,说起她小时候的事,告诉她方乐是个靠得住的男人,希望她和方乐能在自己死前生个孩子,这下贾元元傻眼了。

  贾元元再次向方乐道谢,让方乐不要太把贾父的话放在心上,还提醒方乐以后做事不要太冲动,求方乐不要把离婚的事告诉贾父,方乐说自己知道她的意思,答应陪贾元元演好这最后一场戏,让贾元元很是感动。

  方乐和贾元元送贾父回家,贾母已经在沙发上等了很久,看见贾父之后她再也抑制不住心里的忧伤,抱着贾父痛哭起来。贾父进屋休息后,贾母感谢方乐能在关键的时候照顾贾父,但却指责方乐私自带走贾父太不懂事,贾元元赶紧劝贾母进屋,说自己有话要和方乐说。

嘿,孩子第22集剧情介绍

  

  贾元元将方乐叫进屋,说接下来可能还有很多事要麻烦方乐,问方乐两人还能不能再试试,看看能不能继续在一起,这个问题一下子把方乐问住了,虽然他很很想和贾元元复婚,但他更加知道贾元元是因为心存愧疚才会这么问,劝贾元元不要难为自己,答应一定陪贾元元演完这场戏。

  贾父告诉贾母自己还没有活够,说起这段时间方乐对他的种种照顾来,还说自己最大的遗憾就是不能陪贾母继续走下去了,但贾母要求贾父一定要好好活着,埋怨他这么大的事情还瞒着自己,贾父告诉贾母自己是怕她担心,劝贾母以后在孩子们的事情上不要那么强势。

  贾母要求贾元元和方乐一定要在这段时间演好恩爱的戏,贾元元却反问她和贾父这一辈子是在演戏还是真的恩爱,这个问题一下子把贾母问住了。

  方乐把贾父的病情告诉方大爷,说了自己和贾元元离婚的真相,还说了自己这段时间照顾贾父的事,告诉方大爷自己将卖房的钱给了贾元元一半,方大爷指责方乐不该这么大方,但又觉得方乐这么做很有情分。

  江南再一次回酒吧做了歌手,和方韵的关系也变得越来越暧昧,另一边秦栓柱也将刘佳佳接了回去,还将家里全部收拾了一遍,两人成功重归于好。

  方向开始每天早起做家务,还为尚北京做了一顿早饭,但她做的菜非常难吃,尚北京表情难看的说还不错,方向尝了一口后将菜倒掉给尚北京煮了面条。

  尚北京来找方大爷求助,告诉方大爷说方向最近不太正常,还说方向每天在家做家务他特别不习惯,方大爷却笑着说方向是想长大了,劝尚北京慢慢适应方向的转变,尚北京顿时无言以对,只得悻悻的回家了。

  尚北京不希望方向天天在家里折腾,于是带着方向一起去游乐场,没想到方向强烈要求尚北京去坐过山车,尚北京无奈的答应了。坐完过山车的尚北京面色煞白,但他也感觉到久违的快乐,之后尚北京陪着方向一起将游乐场的项目全部玩了一遍,让方向很是开心。

  尚北京结束休假回电台上班,金总来找尚北京,要把自己的堂妹介绍给他。

嘿,孩子第23集剧情介绍

  

  尚北京回到电台上班,金总不知道尚北京已经结婚,想把自己的堂妹金玲介绍给尚北京,尚北京本来想拒绝,但又听说金总的堂妹是学习儿童心理学的,他觉得和金玲接触可能对自己照顾方向有帮助,于是答应去和金玲见面。

  尚北京和金玲见面,假意说自己的女儿很叛逆,问金玲请教关于教育孩子的问题,金玲让尚北京蹲在地上,劝尚北京站在孩子的角度看问题,尚北京一下子明白了为什么方向会无理取闹,觉得自己平时忽略了方向的需要。

  方韵和江南的关系越来越暧昧,方韵的闺蜜们想要撮合两人,问江南有没有想过娶方韵,还问江南如果方韵老了还能不能要她,江南立马回答说要,还说自己只担心方韵会不会要他,一旁的方韵顿时不好意思起来。

  金总问自己的堂妹金玲对尚北京印象怎么样,还向金玲说起尚北京的种种好处来,金玲说自己对尚北京的印象不错,让金总介绍尚北京的女儿给自己认识,之后金玲去找尚北京聊天,尚北京对着金玲嘘寒问暖,一下子感动了金玲,金玲捂着脸大哭起来,尚北京赶紧趁机溜走。

  金总再次找到尚北京,说金玲对他的印象非常好,希望尚北京考虑考虑和金玲在一起,还让他们赶紧选个日子结婚,尚北京一下子慌了,以两人只见过一次面将话题岔开。

  方韵和江南的感情越来越好,两人还在酒吧里一起弹唱,刘佳佳再次来酒吧,告诉方韵说自己怀孕了,还问方韵她该不该要这个孩子。

  刘佳佳和秦栓柱聊天,告诉他方韵已经和江南恋爱了,还说自己亲眼看见两人在一起唱歌,秦栓柱的脸色一下变了,这让刘佳佳很是生气,她觉得秦栓柱还是忘不掉方韵,希望秦栓柱记住他已经离婚的事实。

  秦栓柱来酒吧找方韵,方韵劝他赶紧和刘佳佳领结婚证,还珍重的向秦栓柱介绍说江南是自己的男朋友,秦栓柱一下子生气了,而江南也很不高兴,告诉秦栓柱说如果一个女孩子怀了他的孩子他就必须要负起责任,秦栓柱顿时无言以对。

  秦栓柱单独和刘佳佳谈话,问刘佳佳是真的怀孕了还是想借怀孕为名让自己忘掉方韵,刘佳佳本来开心的神情一下子没有了,表情落寞的告诉他没有。但其实刘佳佳是真的怀孕了,她觉得秦栓柱还是忘不掉方韵,不愿意靠孩子留住秦栓柱,于是去医院准备打掉这个孩子,医生却要求她先和家属商量之后再做决定,刘佳佳无奈去找自己的闺蜜商量对策。

嘿,孩子第24集剧情介绍

  

  刘佳佳的闺蜜劝她把怀孕的事告诉秦栓柱,还让她赶紧和秦栓柱结婚,刘佳佳却说自己现在不想结婚,不愿意把孩子当成留住秦栓柱的筹码,决定隐瞒这个消息,但她越想越委屈,抱着她的闺蜜哭了起来。

  江南向方韵表白,说自己真的爱上了方韵,方韵却觉得两人年龄相差太大,认为江南很快就会变心,说江南要的是一阵子的爱情而不是一辈子的爱情,江南无言以对,但他也不认同方韵所说的话。

  尚北京和秦栓柱聊天,给秦栓柱分析他和刘佳佳的关系,让秦栓柱自己选择要不要一辈子和刘佳佳在一起,但秦栓柱却告诉他刘佳佳再一次离家出走了,说自己受不了这样的折腾,还说方韵从来没有这样过,尚北京劝他以后不要再在刘佳佳的面前提起方韵,好好和刘佳佳相处。

  贾母希望贾父做胃切除手术,贾父却要求保守治疗不肯做手术,担心自己做了手术后会拖累贾元元母女两,贾母无奈只得劝他安心休养,之后又将方乐叫来医院陪护。

  贾母说贾父的病就是被方乐气的,说等贾父病好后就让方乐和贾元元离婚,贾父激动地说只要自己还有一口气他们就不能离婚,还准备拔掉手上的输液管出院,方乐赶紧将贾父拦住,劝贾父好好配合医院治疗,让贾父把自己当亲儿子使唤,让贾父很是感动。。

  贾元元告诉贾母她和方乐早就离婚了,说方乐早已经不是贾家的女婿了,但还是对贾家人这么好,觉得方乐确实是个好人,但贾母却觉得方乐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金玲的闺蜜问她有没有见过尚北京身边的人,让金玲去试探一下尚北京。另一边方大爷发烧叫方乐回家照顾自己,但方乐却说他必须在医院为贾父陪护,贾父很是生气,觉得自己白养了这个儿子。

  为了试探尚北京到底在不在乎自己,金玲拦住了尚北京的车,说自己钥匙落在家里了,想去尚北京家里住一夜,尚北京却说住自己家里不方便,为金玲在酒店里开了一个房间。尚北京把金玲安顿好后想要离开,金玲以讨论孩子的事为由留住尚北京,但金玲也不知道该怎么试探,于是打电话给闺蜜求助,趁着她打电话的功夫,尚北京赶紧溜出酒店。

  尚北京的身份证落在了酒店,金玲去他家换身份证,还将屋中的方向误以为是尚北京的女儿,方向故意告诉金玲说尚北京已经离过两次婚了,一下子吓住了金玲。

  贾父再次和贾元元说自己最大的遗憾是没有第三代,贾元元希望满足他的这个心愿。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