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霍元甲之冲出江湖剧情介绍

13-18集

青年霍元甲之冲出江湖第13集剧情介绍

霍元甲等人终于发现劫匪的行踪,听到腊梅高喊救命的声音,急忙冲过去把腊梅救下来。腊梅拉住霍元甲的衣袖提醒他被劫持的还有其他人,恳请霍元甲救下她们。霍元甲急忙追了过去,阿福和腊梅误以为刚刚被霍元甲打晕过去的人已经死去,想揭开蒙面纱巾查看那人身份,没料到那人只是假装昏迷,他把腊梅阿福打晕在地。霍元甲救下这些乡亲,返回现场,发现被打晕的劫匪早已逃之夭夭,只好返回小南河村。

静海县连续多位妇女失踪,县令恳请霍恩第同意让霍元甲到县衙就职,保卫静海县百姓的安全,继而县令亲自给女儿和霍元甲提亲。县太爷看到霍元甲初战告捷,心中更是高兴,越看霍元甲越是英勇,急着让婉容和霍元甲见面。霍恩第急忙告诉知县大人,霍元甲刚刚和王芷兰成婚,此时再提婚姻之事过于仓促。县令知道霍元甲和王芷兰结婚当天发生的事情,正因为王芷兰当日逃婚,她现在还不算是霍元甲明媒正娶的媳妇,自己要替女儿下聘礼。自己逃婚在前,又确实没有夫妻之实,王芷兰虽然爱恋霍元甲,不过现在也不好多说什么,县令又找到了让女儿嫁给霍元甲的理由。霍恩第告诉县令,王芷兰嫁入霍家在先,假如婉容嫁入霍家,身份着实尴尬,县令告诉霍恩第,西方早已提倡婚姻自由,这事要听听霍元甲的想法。霍元甲依据县令的恋爱自由之说,表明自己忠于自己和王芷兰的爱情。县令只好灰溜溜地离开,彭彪要把霍元甲抓到县衙和知县千金成婚。彭彪咄咄逼人,霍恩第只好让霍元甲到外面和彭彪较量一番。

刘捕快即将官复原职,急于立功,找到腊梅询问劫匪的情况,知道劫匪是故意让大家上钩。刘捕快想不明白劫匪这样做的目的,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向霍家挑战,还是向官府挑战?守在外面的衙役看刘捕快烟瘾大发,讨好似地让他吸食鸦片。

霍家天井之中,彭彪和霍元甲展开拳脚,霍元甲淡定自若,几招就把彭彪制服。急于表现的彭彪也算是班门弄斧,自讨没趣,霍恩第父子唯恐彭彪难看,顺势给他找了个台阶下。静海县令不愿意放弃这门婚事,要再给霍元甲一些时间想一想。

亲自提婚遭到拒绝,县令心中恼怒,不过还是不动声色,他让彭彪好好听自己的叮嘱。这时,刘捕快从后面匆匆追了过来,想要回官府当差,县令要他等待豁免书,不过,从现在开始自己就可以按时发放他的俸禄,作为回报,让刘捕快把霍家的消息及时告诉自己,除此之外,还要用一切手段让霍元甲到县衙上任。半路上,那群蒙面人拜见县令,告诉他一切顺利。

县衙人走后,霍元甲来到王芷兰的房间,想向她解释清楚。霍元甲说了好久,都没人回答,原来,王芷兰害怕霍元甲难以做出选择,已经离开了霍家,她要仗剑行天涯。霍元甲到处寻找王芷兰都没有找到,霍夫人让霍元甲抓紧时间到外面找找。霍元甲外出找王芷兰时,发现袁浩被人绑住。袁浩获得自由之后,告诉霍元甲,自己是被王芷兰所捆,所幸霍元甲没娶王芷兰,他劝霍元甲找县令千金成婚。

青年霍元甲之冲出江湖第14集剧情介绍

果不其然,蓝脸人仓皇逃到一线天,鲍眼人所找的帮手大疤脸听说霍元甲杀死了自己的手下,勃然大怒,要杀了霍元甲为手下报仇。为了更好地达到目的,鲍眼人想利用农劲荪逼出霍元甲。大疤脸还让人找到盘山老古怪重金聘用了猴群,猴王眼中只有金钱,自然答应帮助他们杀人。

一身书生气的农劲荪和仆从展鹏被大疤脸的手下抓到山洞中,展鹏吓得大惊失色,惊慌失措,一个劲地向大疤脸求饶,说这是农少爷而不是霍少爷。大疤脸想不明白展鹏怎么知道自己要杀霍元甲,不过,大疤脸告诉展鹏,自己现在要杀的就是农少爷。鲍眼人拿起一把大刀逼住展鹏,让他下山向霍元甲报信,展鹏急忙向山下跑去。

刀大疤脸受人指使找来猴王等人帮忙,想除掉霍恩第。猴王等人刚走,刀大疤脸就听到一条蟒蛇让他继续努力,务必让霍恩第死无葬身之地,他不知道,蟒蛇的背后还有一个背着箱子的赵二业。

霍元甲看到全家人都严阵以待,担心仇人寻仇,认为自己杀死那人是错误的行为。俞洪水告诉他,把他们杀了那是为民除害,避免让他们危害百姓。这时,展鹏过来报信,大家误以为是仇人来了,准备展开厮杀,展鹏在外面高喊起来,大家才知道农劲荪被鲍眼人劫持。

霍恩第找儿子们商议如何解决目前的难题,大家一筹莫展,展鹏急忙恳求他出手相助自己少爷。危急时刻,霍元甲这才明白父亲让自己读书的目的,准备将计就计,面对鲍眼人等人设好的圈套,只有设计一个更大的圈套战胜他们,才能救出农劲荪。

霍元甲等人赶到一线天谷口,刘黑山骑马挡在前面,告诉霍恩第,农劲荪就在里面,然后转身进入山谷。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霍元甲带着哥哥和刘捕快径直闯进山谷。霍元卿被敌人击倒,刘捕快被敌人用马拖着跑向远处,霍元甲稳下心神,击倒几个骑马山匪,救下刘捕快。首战告捷,霍元甲闯过第一关。刀疤脸得知霍元甲闯过第一关,让手下布下猴群阵,静候霍恩第等人的到来,希望以此耗费他们的体力。

霍元甲等人继续前行,遇到很多年少的孩子,他们模仿猴子的叫声和动作,结成阵法,袭向霍元甲等人,霍元卿和刘捕快先后再次倒下,霍元甲发现这群猴孩受猴王指挥,他明白擒贼先擒王的道理,飞身冲向猴王。经过激烈的战斗,霍元甲没有占得便宜,他想到父亲对自己的指导,用霍家拳见招拆招,终于把猴王击倒在地。霍元甲看到哥哥和刘捕快被那群猴孩缠住,逼着猴王让这群猴孩离开。哨声响处,这群猴孩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江湖险恶,霍恩第这才明白劫匪的目的不是杀掉农劲荪,而是要除掉自己。他们不知道,猴王带着猴孩们逃跑时遇到指挥刀疤脸的神秘人物,那人讥讽猴王刚才丢人现眼,要给他们一个既能挣钱又能扳回面子的机会,猴王自然答应下来。

霍元甲三人继续前进,他们走在山间狭窄的栈道上,刘捕快突然被刘黑山用独门武器抓走,霍元卿和霍元甲急忙出手相救,混乱中霍元甲跌落翻板,在狭窄的栈道下和蓝脸人展开肉搏,好不容易把他踢上栈道,一团火球从背后滚来,霍元甲于避无可避之处,飞身而起,那名匪徒全身着火,纵身跳下山谷,撕心裂肺的嚎叫震彻山谷。栈道上又有火球不断涌来,鲍眼人暗藏其中,霍元甲劝鲍眼人放下仇恨。

青年霍元甲之冲出江湖第15集剧情介绍

彭彪向师父解释请他出山的原因是霍元甲现在武功高强,自己镇不住静海县。白胡子要他们好好伺候自己,到时候会教给他们一些绝活,让他们在静海县雄霸一方。萧崇武和彭彪让白胡子看看自己抢来的民妇,白胡子不是很满意,一番挑选之后,白胡子才勉强看上其中一位。毓克明得知白胡子已经来到府中,让萧崇武和彭彪想办法留住白胡子,例如可以让他和霍恩第决斗。

霍恩第严格要求,精心指导弟子练功。这时,邻居阮大娘过来告诉霍恩第,因为自己的儿子吸食大烟欠了很多债,已经把儿媳和孙女卖了,现在,有人拿着欠条把自己的孙女抢走了,霍元甲要到烟馆看看情况。霍元甲赶到烟馆,看到阮大娘的儿子烟瘾大发,伸手借钱,就挥拳教训他一通。烟馆老板让霍元甲离开烟馆,别影响自己做生意。霍元甲告诉老板,官府不管,自己却要管一下这种祸国殃民的生意。烟馆老板让打手来教训一下霍元甲,霍元甲和疤脸人在烟馆中大打出手,狠狠教训了这伙帮凶。烟馆老板作势欲逃,疤脸人抓住老板,逼问他把女孩卖到了哪里。老板只好告诉霍元甲,此烟馆是毓克明所开,女孩也在毓克明家。霍元甲准备到毓府一探,这时,袁浩替毓克明送来请帖,让他到酒楼参加毓克明举办的酒宴。

酒店之内,毓克明一副求贤若渴的形象,和霍元甲称兄道弟。霍元甲告诉毓克明,父亲要求家人不准踏入江湖,同时也告诉他,自己已经把他开的大烟馆给砸了。毓克明谎称自己是替一个大人物经营的烟馆,至于那个女孩,是自己府里买的丫鬟。霍元甲恳请毓克明让自己把那个女孩带走,毓克明顾左右而言他,让霍元甲别因为这个女孩和自己翻脸。霍元甲不卑不亢,告诉毓克明这个女孩对她家人的重要性。这时,有人过来向毓克明耳语一番,毓克明急忙起身离开,至于那个女孩到时候再说。原来,毓克明得知陈龙在盘山抢了萧崇武押送的贡银。

毓克明回府知道贡银被抢,向萧崇武询问土匪的身份,袁浩知道这一定是陈龙所为,邀功似地把这一切告诉毓克明。

静海县令得知霍元甲砸了毓克明的大烟馆,很是欣慰,不过,彭彪又告诉他,盘山下来的土匪劫了一批货物,县令担心是那批贡银,想找毓克明询问情况,彭彪赶忙阻止,这时,衙役报告霍元甲来访。县令面对霍元甲反映的情况,表示自己无能为力,趁机劝霍元甲到衙门就职。这时,毓克明来访,县令告诉霍元甲,说不定还要在百姓身上重新搜刮一遍,说完拂袖而去。

阿福到县城探听到霍元甲的消息,被烟馆老板找人痛打一通。

夜里,客栈里的霍元甲思前想后,夜不能寐。突然,一把匕首扎到房中的木柱上,给霍元甲传来消息,让他到东城墙边见面。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霍元甲决意赴约,疤脸人在后面掩护。夜色深沉,虫声低吟,城墙边却是危机四伏。霍元甲看到一边拴着一匹骏马,有纸条让他上马。霍元甲纵身上马,尾随而至的疤脸人被一个神秘蒙面人用迷药迷晕过去。

霍元甲骑马赶了很远的路程,又发现纸条指示自己穿上夜行衣,按图行走。到了毓府前,一支箭射过来,让他翻墙而入。

青年霍元甲之冲出江湖第16集剧情介绍

霍元甲潜入毓府,看到萧崇武把白胡子引入一个房间,等萧崇武走后,霍元甲靠近发现白胡子即将糟蹋的正是自己苦苦寻找的阮秋草,急忙冲进房间。欲火中烧的白胡子自然不甘心手中的猎物就此被带走,二人战作一团。二人由室内战到室外,霍元甲想到俞洪水对自己的教导,知道现在面临生死决战,不容分心手软,趁着白胡子被自己打倒在地上的工夫,霍元甲冲进房间把秋草救了出来,骑马向客栈狂奔。听到动静而来的萧崇武认定救人的是霍元甲,要让毓克明处理此事。毓克明怀疑霍元甲得到有人告密,才知道阮秋草身藏毓府,加之贡银被劫,他怀疑内奸是袁浩。毓克明让白胡子到悦来客栈杀死霍元甲,然后让袁浩用匕首放再脖子之上,袁浩心惊胆战,只好小心翼翼地照做。

霍元甲赶到客栈,发现阿福被人绑着躺在地上,他猜测自己行踪早已暴露,此地不容久留,意欲抓紧时间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这时,白胡子已经赶到,霍元甲让阿福带着秋草离开,后面却被萧崇武截住,阿福只好带着秋草藏了起来。霍元甲以一敌二,形势危险,阿福看到少爷危险,冲过去凭借一身蛮力推开白胡子,这时,苏醒过来的疤脸人也赶到客栈,拦住萧崇武。霍元甲让阿福离开,生性胆小的阿福看到外面激烈的厮杀,吓得又躲了起来。激战之中,霍元甲看到萧崇武骑在疤脸人身上,一脚踢翻萧崇武,萧崇武假装昏死过去。霍元甲和疤脸人带着秋草,发现门外不知道何时出现的两匹马,翻身上马直奔小南河而去。白胡子在后面紧追不舍,萧崇武带着阿福回到毓府复命。毓克明不顾深更半夜,径直拉着袁浩奔向县衙。

深更半夜有人造访,县令勃然大怒,不过看到是毓克明,自己也无可奈何。毓克明让萧崇武把袁浩押进来,质问县令在自己安插眼线,因为当时县令怕在静海发生江湖凶杀案,故意把霍家支到盘山。为了再次避免霍家去而复返,县令一方面让彭彪搜集情报,另一方面收买袁浩让他接近霍元甲,劝他们不要回到静海。事实面前,县令强作镇定,哈哈大笑,承认自己收买袁浩只是为了盘山的事情,后面的一切都和自己无关。袁浩辩解自己投靠毓府,是因为看上了毓府的势力,为了表示忠心,袁浩用匕首把大腿刺得鲜血淋漓。事已至此,毓克明只好提出自己的真实目的,让官方出面替自己主持公道:霍元甲夜闯毓府劫走自己买来的丫鬟。为此毓克明提出两套方案。

小南河村,霍恩第埋怨儿子外出只会惹是生非。霍元甲告诉父亲,那些失踪的妇女也许和毓克明有关系,秋草证实了元甲的猜测。霍元甲想到县衙做巡检,凭借自己的力量把乡亲们救出来。霍恩第告诉儿子,单凭蛮力无济于事,自己原来让他考取功名正是为了让他发挥更大的作用,救出更多的百姓。霍恩第让霍元甲把秋草藏起来,自己则让大家做好应战的准备。

霍元甲带着秋草到了农家门前,下人出来迎接,原来,静海县令早已先霍元甲一步来到农府。县令见到霍元甲,就告诉他,夜闯毓府已经是犯了大罪,要想证明清白,只有到静海做巡检。霍元甲早有此意,这时更是慷慨答应。县令走到霍元甲跟前,让他把彭彪捆起来,原来,县令发现彭彪可疑,不过身边无人可用,处处受到掣肘,如今得到霍元甲的相助,县令才决定杀了彭彪。人之将死,彭彪也算一个汉子,把毓克明的阴谋全部说了出来。霍元甲听到毓克明如此狠毒,更坚定了为民做官的决心。为绝后患,县令要杀了彭彪以除后患,彭彪垂死挣扎,挣脱捆绑作势欲逃。疤脸人急忙追了过去。

青年霍元甲之冲出江湖第17集剧情介绍

赵二业见势不妙,拼尽力气爬向蟒蛇,让蟒蛇咬向自己。蟒蛇和他心有灵犀,完成了生命的绝唱,咬向赵二业。赵二业脸上突然青筋暴起,面目狰狞,功力大增,把霍元甲击晕在地。王芷兰看到情况不妙,急忙冲过去就霍元甲,也被赵二业重伤。霍元卿进来帮忙,也是无济于事,被赵二业打晕过去。霍元甲终于从昏睡中醒过来,喊出赵二业的名字——赵二业,然后拼命冲向赵二业。赵二业见势不妙,跳向高处,用钢钉射向霍元甲,王芷兰冲过来把霍元甲救下,二人合力再次和赵二业展开搏斗,赵二业逃向屋顶,拿出预先藏好的武器。

屋外的俞洪水和猴王展开激战,猴王虽然身手灵巧,不过哪里能在俞洪水跟前占得便宜。

霍恩第封住大疤脸的穴位,让霍元栋把他救下来。这边,阿福带着家人趁机逃了出来,霍恩第明白,这次浩劫幸亏霍元甲,儿子已经长大。霍恩第看到赵二业边走边退,怀疑他们另有阴谋,让霍元栋前去查看。

俞洪水最终把猴王杀死,赏金杀手走到了自己的人生尽头。而这时的霍元甲和王芷兰携手也把赵二业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何况霍元卿和刘捕快也过来帮忙,赵二业急忙逃之夭夭。

客栈危机尽除,不过怎么都找不到赵二业的人影,霍恩第印证了自己的怀疑,让大家仔细搜索。刘捕快突然发现一个洞口,大家推断赵二业就在里面。果然,他在里面要求霍恩第进来和自己谈判,霍元甲代替父亲进入黑洞和他谈判。

进入洞口,霍元甲发现这里是个酒窖,他按照赵二业的指挥小心翼翼地向前走去,看到赵二业拿着火把突然出现在面前。赵二业向霍元甲解释自己的身份,自己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霍恩第当年逼死了表弟的家人,自己要替表弟报仇。赵二业求证霍恩第就待在洞口,要点燃地窖里的酒来引燃预先放好的炸药,说完就要付诸行动。霍元甲急忙阻止赵二业疯狂的行为,二人又是一番激战。

赵二业看到不能取胜,不顾霍元甲的劝说,用一坛酒浇遍自己全身,他用自己的生命之躯引燃炸药。霍元甲急忙向洞外跑去,高声呼喊让大家撤退。大家刚刚跑出客栈,剧烈的爆炸就把整个客栈夷为平地。

大疤脸把大家引进自己的山寨,刘捕快向大家介绍这一切都是霍元甲的主意:原来,霍元甲在无可奈何之际,找到刘捕快和大疤脸,让他们劝鲍眼人配合,让赵二业相信大疤脸和刘捕快确实是绑架霍元甲,趁机冲进客栈,打破赵二业的约束,冲进客栈,才能扭转局势。刘捕快按照霍元甲的安排,劝说大疤脸和鲍眼人配合。然后一切都按照霍元甲的计划进行。鲍眼人得知这一切,埋怨大疤脸冲着自己刺了一刀。大疤脸让展鹏为了报恩杀了鲍眼人,霍恩第知道赵二业化为灰烬之后,也不知道他为何要置自己于死地。

静海县衙内,知县大人召巡检司巡检彭彪询问霍家的情况,得知霍家在盘山的情况之后,感到后怕,庆幸自己把霍恩第支出了静海县,县令夸奖彭彪办事得力,远比刘捕快强得多,知县大人让彭彪严密关注霍家动静。

霍元卿的妻子在客栈生下一个大胖小子,霍家上下暂时忘记了眼前的灾难,全家上下喜气洋洋。

青年霍元甲之冲出江湖第18集剧情介绍

晚上,展鹏看到大家熟睡,偷偷溜出屋外,然后拿出一封书信,借口是自己上茅房之际看到的。霍元甲看到书信中神秘人物邀请自己到药王庙决战,怀疑中间有奸细,思来想去,还是不能确定到底是什么人泄露自己一行的踪迹。虽然前途艰难,霍恩第还是要查查这个幕后神秘人物,弄清事情的前因后果。这时,大疤脸因为佩服霍恩第,要求和霍家合作,拜霍恩第为师,做个好人。俞洪水劝说霍恩第,大疤脸本质不好,最好拒绝他的要求,霍恩第担心大疤脸无路可走,再重新做回赏金杀手,愿意给他留条生路。霍元甲想到药王庙探听虚实,王芷兰愿意配合霍元甲探听情况。

王芷兰假装受了伤寒,让霍元甲背着走到药王庙门前,药童因为接到路人的信息,让他们进入药王庙。药王给王芷兰开了副药物之后,让他们到后院休息。霍元甲和王芷兰隐隐感觉药王哪里不对劲,不过一时也说不出来。

陈龙从静海县逃到盘山落草,他们打着梁山好汉的旗号杀富济贫,当陈龙得知盘山附近不够太平之后,担心有人前来抢占自己的山头。不过自己的山头刚刚成立,还是想避免不必要的冲突。

霍恩第带着家人们等到了山上静候霍元甲的消息,俞洪水和刘捕快以及阿福四处查看情况。

傍晚时分,药王设宴款待霍元甲,席间,面对暂时还不知底细的药王,霍元甲一直小心翼翼地防范。药王一直劝说霍元甲饮酒,盛情难却,霍元甲只好端起酒杯准备喝酒,这时,外面有人高声大喊,向药王庙索要野山参,不大会,静海县的卦师袁浩拉着阿福闯了进来。药王暗动杀机,药童偷偷地阻止药王,答应把野山参给袁浩。霍元甲急忙询问阿福到底怎么被袁浩绑住,阿福把自己查看消息躺在树上睡着才被袁浩捆住的事情告诉了霍元甲。霍元甲看到袁浩很是面熟,不过一时间想不起来他到底是谁。袁浩告诉霍元甲自己根本不认识他,然后转身离开,这时,阿福突然口吐白沫,倒在地上。

药童见状急忙把袁浩捆了起来,袁浩急忙辩解自己曾经在静海县见过霍元甲。药童不顾他的辩解,把他押到后院关了起来。

霍恩第等人等待的时候,药王庙的药童前来迎接他们,并且告诉他,霍元甲和阿福等人已经到了药王庙。

那股绿林好汉回山寨途中发现药王一家被人下毒,惨死于路上。他们推测药王庙进了坏人,老大让手下抓紧时间把事情搞清楚再说。

药王庙里的霍元甲也感觉到药王眼中杀气过重,怀疑药王的身份。这时,药童过来禀告,自己在山中遇到了霍恩第老爷,已经把他迎到了庙里,他们此时正在前厅用茶,霍元甲急忙过去。看到父亲和药王相谈甚欢,面对俞洪水的询问庙里是否来过生人,药王急忙解释说只有一个江湖术士过来,现在已经把他关了起来。刘捕快听到这里,想去审问一下袁浩。

刘捕快用尽种种酷刑:老虎凳、辣椒水、骑木驴……,袁浩受刑不过,只好顺着刘捕快的意思承认自己是那个幕后主使,整个药王庙都是自己的手下,目的在于杀了霍恩第。药童在外面听到这些,急忙回去告诉药王。药王听药童口中的情况,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让药童找少主询问究竟。

霍恩第等人也感觉药王庙杀机重重,一直小心戒备。霍元甲有点耐不住性子,俞洪水告诉他,江湖不讲王法,没有道德约束,只要动手,就要有必胜的信心,因为江湖人士没有第二次机会。说完这些,俞洪水趁机劝说霍元甲跟自己出镖,闯荡江湖,名震天下。眼前霍家的景象让霍元甲认为俞洪水所说极有道理,答应到时候跟他走。这时,霍恩第过来询问霍元甲和俞洪水谈话的内容,提醒霍元甲不能答应俞洪水的任何要求,一贯孝顺听话的霍元甲第一次顶撞了父亲,霍恩第勃然大怒,告诉霍元甲,必须按照霍家的规矩行事,霍恩第告诉霍元甲,武术的根本不在于狠,而在于意,不能逞一时之勇。霍恩第要把霍家拳传授给霍元甲,不过还是要他忍耐,不到关键时刻不能显现出来,看到父亲还是让自己选择忍让,霍元甲不愿意答应。

刘捕快自以为审清了真相,准备告诉霍恩第,刚刚走出后院,就被守候在旁边的药童打晕过去。

网络微评

李浩轩 刘真君  

导演:都晓

编剧:李林、王金涛、孙琪、苑思达、石头、陈佳佳

出品公司:星座国际传媒 魔山影视 北京经纬星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电视剧排行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