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味道第20集剧情介绍

 

  陆一刀按照约定来到了有味餐厅,安文宇为他呈上了准备好的至鲜锅。陆一刀看着眼前的火锅,露出了不屑的神情,而餐厅里的其他人也觉得安文宇决定用火 锅来应战未免有些过于草率。但是安文宇却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告诉陆一刀尝过才知道。陆一刀认为,只要火锅香味足够浓郁,它就可以应对一切能和美食有 关的生理需求。火锅的这个全新的吃法对陆一刀来说既新鲜,又爽口,让陆一刀尝得如此酣畅淋漓,应该没有半点懈怠。

  陆一刀不相信这火锅还能玩出什么花样,但就在他将食材放进嘴里的那一刻,他被这火锅的味道折服了。原来,这火锅的秘诀就在于黑松露,八角、茴香、花椒 ,这些寻常的香料炒制出来的火锅汤底味道鲜辣,黑松露以特殊的隔水装置放在中间熏熟。食物进汤底烫熟,拿出来之前,一直在被蒸的黑松露香气蒸腾,香气 包裹住被涮得辛辣的食物,在起锅的一瞬间,将所有的香气都无限放大,可谓是天下至鲜。这道火锅是陆一刀的一段经历。

  陆一刀输得心服口服,安文宇表示想出火锅这个主意的并不是他,而是靳津津。既然安文宇赢了比赛,陆一刀就按照约定的那样把安家十二味的秘密告诉他。 当年陆一刀和安父安母也像这样赌菜,约定谁输了就告诉对方一个关于做菜的秘密。不料陆一刀三局三败,差点把家底都赔了进去,好在安父安母体谅他,不仅 没有到处宣扬,还告诉了他一些关于安家十二味的事情。安文宇忙问有没有关于石上新生月的事情,陆一刀只回答,安父安母说过,独特之处并不在于调料或气 味上,而是在于做菜的工具上。陆一刀以为这事没有关于菜品上的事情,于是坦率地说:从中国医学史来看,这事儿是有根据的。

  陆一刀知道的也就这么多,安父安母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他这么多年也没想明白。今天的事情使陆一刀也很赏识靳津津,他认为靳津津学习以西式打理的安家菜 会掩盖她的特色,就问她要不要跟着他学习中式料理。但是安家菜一直是靳津津的执念,再加上现在她和安文宇的关系已经明朗,就拒绝了陆一刀的邀请。陆一 刀答应她的就餐嘱咐就是说端上来的菜要去的尽可能晚去早做,又记得靳津津小时候身体不好,所以经常去酒楼门口买吃的,好的食材什么都第一时间想着往自 己口袋里揣,陆一刀就答应靳津津学习以西式料理,还不能说放多久她就想多等几天,这次为什么要提前几天回酒楼呢,只能说陆一刀担心的不是学习以西式料 理会耽误事,陆一刀说靳津津之前在西餐厅学了一段时间的西式料理,一切按时间来,要美味就要学会用料理法。

  今天赢了比赛,安宁就提议大家一起去唱歌庆祝一下,得到了热烈的反响,李菲琳还说要让安文宇公款报销。李菲琳把靳津津推到安文宇面前,让她和安文宇 说,没想到,安文宇竟然真的同意了。包间里,安文宇看靳津津和其他男生玩起来不管不顾,勾肩搭背,不由得吃起醋来,郁闷地一个人走到了包间外。李菲琳 看见安文宇,又看见包间里的靳津津,顿时明白了个大概,就跟靳津津说安文宇生气了,让她去看看。半天没见到包间了,老朋友又不在了靳津津一下对安文宇 的态度完全转变了,想到了过去的往事,不由自主地又与包间里的包间保安一起结伴去了包间。

  靳津津到卫生间一看,发现安文宇就是吃醋了,但是安文宇还嘴硬不承认。两个人嬉笑着抱在一起,这时,餐厅的其他人突然推开门,安文宇一把推开靳津津, 靳津津的头不小心撞在了马桶水箱上。回家后,靳津津有些生气,但是看在安文宇认错态度良好,就原谅了他。第二天,安文宇带着靳津津没去餐厅,而是说要 去约会。到了目的地,靳津津才发现是超市,安文宇美其名曰一边采购食材一边约会。不知什么时候,安文宇关上了餐厅的门,直接当着靳津津的面跳进了浴缸 里。

  超市里,安文宇大方地拉起了靳津津的手,靳津津调侃他现在不怕被人发现了。安文宇回答,他和餐厅的人说要去市场采购,而这里是超市,餐厅的人不会来的 。两人一边逛一边聊天,靳津津提起了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安文宇当然也记得,回忆着回忆着,气氛渐渐开始甜蜜起来,靳津津把安文宇壁咚在广告牌上, 闭上眼睛缓缓靠近安文宇,想要亲吻他。从此之后,安文宇生活在一种久违的温暖里,这种温暖不止在于对白中出现,在于处处与人交谈的温暖。

  这时,安文宇却看见了也来逛超市的古奇和李菲琳,连忙躲了起来。而古奇和李菲琳看到的就是一个人亲吻广告牌的靳津津,就奇怪地问她在干什么。走近后, 古奇才发现安文宇竟然也在,安文宇只能假装若无其事的样子,说自己是来超市考察的。于是两人相继离开,一路人打听超市的秘密。

    回去的路上,靳津津有些生气,就提出晚上要到李菲琳家借宿一晚。靳津津把自己的不安告诉了李菲琳,他们在同一个餐厅工作,不公开关系很正常,但是现在安文宇有些太避讳了,让她心里有些不舒服。李菲琳答应帮她想办法,却突然反应过来,靳津津之所以和安文宇闹别扭要住在她家,是因为靳津津已经和安文宇同居了。靳津津赶紧想解释,但是越描越黑,正在这时,电话突然响起,是蓝芮找靳津津要和她谈谈。

  蓝芮开车到李菲琳楼下,靳津津就上了她的车,而不放心的李菲琳也悄悄跟出来偷听。蓝芮拿出靳津津和安文宇签的互助协议,说靳津津对安文宇来说只是一个 工具。还说她会陪在安文宇身边,帮他找到最好的医生,到时候安文宇就不再需要靳津津了。靳津津倔强地表示,她和安文宇之间的事情他们两个最清楚,不需 要在乎别人的看法。听了这话,蓝芮问她,安文宇有没有公开过他们两个的关系。这个问题问到了靳津津的心坎上,她哑口无言,什么都没说就下了车。蓝芮叫 住她,让她好好想清楚。她只是问:我怎么会和安文宇一样?靳津津说:安文宇很的好,对我很好,但是对我之前的事情一无所知,只是听他讲了一些,我是在 玩游戏上面见识过他的,当时就不知道他对我的事情,如果说安文宇有什么可恶的地方,可能我那时候也要小心为妙。

  李菲琳听到两人的对话,开玩笑说如果她是安文宇,她也会放弃品位倒追靳津津的。这话无疑是雪上加霜,靳津津心中的不安感越来越强烈,问李菲琳是不是她 也认为安文宇是因为这个才和她在一起的。李菲琳连忙解释,让靳津津把这个理解成缘分天注定。蓝芮建了个群,将林暄、安文宇和靳津津都拉进了群里,约 他们周末去欢乐谷,还特地给靳津津发消息,让她一定要来。群里俨然成了靳津津的棋局,开心得不得了。凯旋的船子刚刚开动,就被一步步地掌控。它完全失 去了控制,每个人都在互相微弱的提示下走动,由于缺乏同步原因,大家互有取舍,在渐渐失去了对话的乐趣之后,就对话失去了实质性的意义。

  晚上,靳津津辗转反侧,她回想着在医院时安文宇的告白,又想起今天晚上蓝芮和李菲琳说过的话,心中也对她和安文宇之间的感情产生了一丝怀疑。此时,蓝 芮最终决定转院。靳津津回到医院去。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