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个我剧情介绍

7-12集

柒个我第7集剧情介绍

沈亦臻醒来后发现自己穿着朱长江的衣服晕倒在一家饭店的门口,他连忙到车上换衣服,却被买酒回来的白欣欣兄妹发现,白欣欣惊讶的问他怎么会在这,白向荣却脱口而出叫他长江。原来,当时沈亦臻是以朱长江的身份与白向荣一起返回的,两人把酒言欢,白向荣还邀请他来品尝自家的米酒。沈亦臻感动地说自己很久没有感受这种家庭的氛围了。

白欣欣奉命去酒窖拿酒,白向荣收到编辑的催稿短信先离开了,只剩下沈亦臻一个人面对白父白母。白欣欣发短信让沈亦臻找借口出来,谁知这个把戏被白父敏锐地发现了。

白欣欣将沈亦臻拉倒自己酒窖将门用木棒堵上才松了一口气,她犹犹豫豫的问沈亦臻是来找哥哥还是来找自己?沈亦臻只好说这一切都是朱长江的杰作。沈亦臻想问白欣欣关于崔皓月的问题,他将门口的木棍拿开,将酒窖的门关上了。谁知白欣欣着急地告诉他门是坏的关上后只能从外面打开,更要命的是,这里是地下室,没有信号,两人就这样戏剧性地被锁住了。

沈亦臻堂叔夫妻在家里讨论沈家到底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沈亦臻堂婶神秘兮兮的说,沈亦臻母亲卢月一直用这个秘密威胁着董事长,还声称赵曼的死另有隐情。沈澈也觉得当年的事另有隐情,赵曼这个女人根本是沈淳无法驾驭的,而且赵曼回国是当年的沈董事长亲自去接的,据说她还带回来一个孩子。但是,沈家大宅火灾后,沈奶奶就遣散了所有仆人,那个孩子也就彻底成为了一个谜,连是男是女都无人知晓。

白向荣到房间将稿子发给编辑后,告知对方自己准备续写之前的长篇小说,但沈亦臻的出现让他突然有了灵感,他看着书柜后面沈氏集团的新闻,露出一丝神秘的微笑。

白欣欣在酒窖里喝醉了,她一边叫着臻臻,月月,傻傻分不清楚。沈亦臻看着眼前醉醺醺的白欣欣有些无奈,又觉得她十分可爱。白欣欣告诉沈亦臻她对火和地下室有一些恐惧,所以白父从小就喜欢让她来地下室拿酒,想让她克服恐惧,有一次她偶然发现,哥哥白向荣也对地下室有恐惧感,也许这就是双胞胎之间的心灵感应。

半醉半醒间,两人越凑越近,沈亦臻突然问白欣欣是不是到现在还分不清自己和崔皓月,他可以帮她分清楚,正当两人就要亲上的时候,沈亦臻却又推开了她,白欣欣十分失落,拉着他的衣领问他为什么停下来,正当她压着沈亦臻准备强亲的时候,白向荣闯了进来,很快,这一爆炸新闻就传遍了白家。沈亦臻离开的时候,白家父母热情地给他打包了很多拿手菜。白向荣一直在一边说着风凉话,白欣欣害羞的不敢直视他,等沈亦臻离开,白家父母和白向荣立刻回过头指责她作为女孩子实在太花痴了,太不矜持了。

沈亦臻回到家洗完澡一觉睡醒,发现房间里一片狼藉,墙壁上用红色喷漆写着一个大大的死字。他回看监控录像才发现原来崔皓月又出现了,但由于沈亦臻将家里装的像监狱一样,导致他无法出门。崔皓月警告沈亦臻不要再见白欣欣,否则就会对苏婉妍不客气。

沈亦臻着急的立刻打电话给苏婉妍,谁知接电话的竟然是已经和她同居的沈栋杰,沈亦臻拜托沈栋杰千万看好苏婉妍,不要让她一个人落单,避免她发生危险。

沈亦臻刚挂断电话,视频里的崔皓月再次开口了,他早就料到沈亦臻会立刻打电话给苏婉妍确认她的安全。崔皓月再次警告沈亦臻不要再接近自己的女人,否则就会以牙还牙。沈亦臻气急败坏地将监控摔在地上,大骂崔皓月混蛋。这时,常伯谦出现了,他连忙让沈亦臻冷静下来,沈亦臻告诉常伯谦,他决定不顾一切赌一把。

柒个我第8集剧情介绍

白欣欣一直对昨晚差点和沈亦臻亲吻的事情难以忘怀,这天,她突然接到刘医生的电话让她立刻赶去医院。原来,有一个VIP客户点名找白欣欣面谈,刘医生让白欣欣去之前先签保密协议,白欣欣一看协议最后的落款竟然是崔皓月吓得魂飞魄散,她请求刘医生换一个人,却被他一把推出了门。

常伯谦开车带白欣欣到了沈亦臻家里,一进门,她就看见了崔皓月那部红色的跑车,她不由又想起了过去和崔皓月发生的种种。走进一片狼藉的房间,她看到的却是一个沉默不语的背影,她以为又是崔皓月玩什么把戏,没好气的问他是不是又想拜托自己二选一,让沈亦臻永远沉睡。

这时,沈亦臻才回过头来。原来,沈亦臻是故意以崔皓月的名义叫白欣欣过来,他想知道她是否会再次无视自己的警告。这样,他才好决定是将白欣欣拉倒自己身边,还是防着她帮助崔皓月。

沈亦臻说测试结果证实崔皓月和白欣欣之间的关系比他想象中更加亲密,他们彼此都是真心的,很可能有一天联手让自己沉睡,所以,他决心给自己找一条活路,邀请白欣欣做自己的秘密主治医生。原来,崔皓月到目前为止没有配合过任何医生,但却很听白欣欣的话,所以他觉得她来做这个医生是最适合的。沈亦臻希望白欣欣劝崔皓月接受三个月后去美国的融合治疗,白欣欣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沈亦臻却立刻打电话给院长将白欣欣停职三个月,白欣欣简直无语了。

苏婉妍得知沈亦臻有女朋友,想和自己划清界限心中莫名的不舍。她主动去找沈亦臻,却正好碰到气呼呼跑出来的白欣欣。沈亦臻在房间不断回想着和白欣欣相处的时光,常伯谦问他是否是想利用白欣欣消灭崔皓月,沈亦臻否认了,他只是想利用这种办法保护她。既然无法避开,就干脆将她找留在身边,这样对三方都有好处。

苏婉妍气急败坏地打电话给沈亦臻,她质问沈亦臻为什么要躲着自己,是不是因为她和沈栋杰订婚所以和自己赌气。沈亦臻觉得十分好笑,他坦言自己曾经是喜欢过苏婉妍,但是知道她和沈栋杰在一起后,他就已经死心了。苏婉妍认为他还在撒谎,因为她记得沈亦臻曾经偷拿过自己的照片,沈亦臻这才知道崔皓月手里的照片是如何得来的了。苏婉妍努力还想唤回沈亦臻对自己的感情,沈亦臻却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她的话,因为他知道,自己只是苏婉妍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罢了。

白欣欣找关医生诉苦,为什么自己的人生和事业都要掌握在另一个人手里。关医生告诉白欣欣这家医院是沈氏集团名下产业,而沈亦臻是沈家唯一的继承人,白欣欣十分无奈,只能请求关医生帮帮自己。关医生却让她不要记恨沈亦臻,他也不是无缘无故变成这样的,而是担心自己会伤害别人,离开的时候,关医生劝她趁机去外地学习进修三个月。

沈亦臻的堂婶始终担心传闻中赵曼带回来的那个孩子,如果他是个男孩,突然哪天回来了,这对沈栋杰也不知是好是坏。堂叔想了想,告诉她不管如何一定要让这个孩子和自己站在一边,必要的时候,可以先找到他。

白向荣为了创作向朋友打听沈氏集团二十年前的旧闻做素材,朋友说双诚娱乐最近正在疯狂地查马赛克的真实身份,想找他买版权改拍影视剧,但白向荣坚持希望他帮自己保密。另一边,沈栋杰却把这个烫手山芋丢给了沈亦臻,刻意想要刁难他。会议结束后,沈栋杰特意跟沈亦臻提到普安医院精神科的关医生,这让沈亦臻心中十分不安。

情绪激动下,沈亦臻的病又开始发作,他连忙跑进洗手间吃药,沈栋杰却跟了进来,追问他那天跟苏婉妍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沈亦臻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他告诉沈栋杰自己已经尽量不和苏婉妍接触了,是沈栋杰一直揪着这件事情不放罢了。沈栋杰见他语气不佳, 更是气上心头,他告诉沈亦臻,苏婉妍是绝不可能看上他的。沈亦臻离开后,沈栋杰在地上发现了一颗药丸,他决心将沈亦臻的病弄个清楚。

沈栋杰的父亲让沈栋杰趁集团股票上升期赶紧将婚事定下来。另一边,沈奶奶也给沈亦臻介绍了一个叫唐曼桐的女孩,因为堂叔他们想要利用唐曼桐外婆持有的沈氏集团的股份,动摇沈奶奶董事长的地位。沈亦臻只好说自己会按照约定帮奶奶守住沈氏集团,但是三个月以后自己会回美国去。沈奶奶告诉他现在的沈家已经经不起任何风浪了,沈家的耻辱有他母亲一个已经够了。

卢月在沈家一直没有地位,她整日里喝酒玩乐。这一天,她又到酒窖喝酒,突然看到角落里有个熊娃娃,芳姨说可能是沈亦臻带回来的,卢月连忙将芳姨赶了出去,自己走过去看那个熊娃娃,随后她看到了地上画着的'I"m 星星',惊觉难道沈亦臻想起什么往事了吗?她连忙将地上的画擦掉,将洋娃娃也带走了。

由于工作和生活上的双重压力,沈亦臻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 他疲惫不堪地支开常伯谦想在办公室休息一会儿,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不断在他脑海里穿插回放,他的另外一重人格自杀人格莫晓俊苏醒了。

柒个我第9集剧情介绍

常伯谦到书店翻看马赛克的书,白向荣一直在旁边搭讪,夸马赛克是一个有才又英俊的作家。常伯谦不知道本尊就在旁边,走出书店后,他立刻打电话联系马赛克的编剧,拜托他安排沈亦臻和马赛克见面。这时,沈奶奶却开车接走了他,向他打听沈亦臻是否有什么问题?

白欣欣犹豫了几天之后决定选择去进修,她打电话给沈亦臻道别,告诉她自己还是不能当他的主治医师,而是去海外进修三个月。莫晓俊听着她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串,等她说完了,才说白欣欣说了那么多,原来还是选择放弃了亦臻哥。随后,莫晓俊向她介绍了自己,还说关医生曾经给自己取了个外号叫孤独演奏者,他很喜欢这个名字。莫晓俊告诉白欣欣自己正在写遗言,他给白欣欣一个小时找自己,如果超过一秒他将带着所有人格一起消失。

白欣欣想要打电话给常伯谦,谁知常伯谦正在接受沈奶奶的追问没有接电话。沈奶奶一再问常伯谦,想知道沈亦臻是不是在美国交了女朋友,否则为什么之前迟迟不愿意回来,现在又说什么三个月必须回美国,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她不知道的原因。常伯谦哑口无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沈奶奶又告诉常伯谦,沈栋杰最近在打听普安医院的事情,她不想知道沈亦臻有什么秘密,但不希望他的秘密成为沈澈父子的把柄。

白欣欣只好打电话给关医生求助,关医生告诉她莫晓俊是一个天才的十七岁少年,他追求完美,喜欢音乐和绘画,讨厌一切丑陋的事物,才会认为死亡是一种永恒的美。白欣欣联想到天空和绘画,脑中灵光一线,决心赌一把。莫晓俊在天台的墙上用喷漆画了每个人格的画像,然后在天台边拉起了小提琴等待着白欣欣的到来。

也许是命运使然,在莫晓俊完成演奏,准备纵身跳下天台的那一刻,白欣欣来到了他的身边。白欣欣看到墙上栩栩如生的七个人格的喷绘,她努力劝莫晓俊冷静下来,而且告诉他,他并没有权利决定其他人格的生死。

无论白欣欣怎样劝说,莫晓俊始终不为所动,还说白欣欣既然想救人就不该迟到,规则就是规则,激动之下,白欣欣摔倒头磕在了油桶上,莫晓俊听到动静回过头去看她,却被她一把抓住,她拼命地的摇晃着他,想要唤醒沈亦臻,奇迹般的,沈亦臻真的在最后一刻苏醒了。白欣欣一把抱住他大哭起来,沈亦臻十分感动,忍不住回抱了她。

关医生委婉的告诉沈亦臻,他认为白欣欣并不适合当他的主治医生,这已经是她第二次面临生命危险了。沈亦臻这才红着眼眶说,就在莫晓俊占据自己身体的时候,他听到了白欣欣的呼唤,是白欣欣将他的本我唤醒的,这是他从未有过的经历。他哽咽着说,希望以后每一次被剥夺身体和时间,最无能为力的时候,能有一个像她一样的人将自己唤醒。

感受到沈亦臻的绝望情绪,关医生不知该如何安慰他,只好递给他一颗糖,他告诉沈亦臻,白欣欣曾经说过,人在辛苦的时候吃颗糖,心就不会觉得那么苦了。

等白欣欣出来,沈亦臻突然问她想不想变成有钱人,白欣欣吓了一跳,沈亦臻接着说,所有知道自己秘密的人,全都变成了有钱人,而且都离开了自己。他曾经不明白,为什么那些人都只想要钱而不和自己交朋友,但后来他知道自己只会给别人带来危险,就决心抛弃所有的感情。

沈亦臻告诉白欣欣,他现在收回让她当自己秘密主治医生的请求,让她远离自己这座孤岛,再也不要回来,他会用钱交换让白欣欣为自己保密。白欣欣又好气又心疼,却只能任他离开了。

沈亦臻的堂婶找私家侦探去找当年的沈家的那个孩子,她一再叮嘱他这次一定要小心,不要让任何人发现。

苏婉妍收到沈栋杰的电话,他又因为有事放了她的鸽子,这让她十分生气。走进包厢的时候,苏婉妍听到沈澈夫妻的对话,才知道自己只是沈栋杰当上董事长的一张底牌,而且沈奶奶正在撮合沈亦臻和唐曼桐。苏婉妍一气之下跑去破坏两人的约会,还在唐曼桐面前故意说沈亦臻已经有女朋友了,怎么时过境迁,沈亦臻曾经这么单纯的人,也学会为了利益而不择手段了。说罢,她就扬长而去,留下了面面相觑的两人。

白欣欣收拾好行李向关医生道别,正好撞上了来医院打听情况的沈栋杰,两人匆匆打了个照面。沈栋杰对关医生谎称是沈亦臻介绍他来的,而且装出一副很关心弟弟的好哥哥模样。他拿出一点药粉,追问沈亦臻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但没有什么收获。他随即去护士那里打听白欣欣的下落,却得知白欣欣已经停职离开医院。

柒个我第10集剧情介绍

去机场之前,白欣欣又来到救回莫晓俊的天台,她看着墙上七个人格的喷绘面前凝视良久,终于下了决心。她不知道的是,她走后不久,沈亦臻也来到了天台,还看到了她绑在上面的一大串画着笑脸的气球。

机场告别的时候,白父白母与她依依惜别,白向荣却送给她一双带着小翅膀的白色运动鞋,让她后悔了就逃回来,白欣欣看着难得正经的哥哥,感动地与他拥抱告别。

沈亦臻在家中的庭院里看着天空中飞过的飞机,不由心底有些感伤。他让常伯谦最好选个男的当新的主治医师,这时门突然打开了,白欣欣推着行李箱走了进来,原来,她是对外宣称去留学,实际却准备留下来当沈亦臻的秘密主治医师。

白欣欣告诉沈亦臻她留下了也是有要求的,第一不能再要求她消灭崔皓月或者谁的人格,她只能尽量保证不让崔皓月暴走;第二,如果沈亦臻想要和崔皓月交流的话,她可以充当公平的仲裁者,最后,她也会努力和每个人格交流,尽量让他们不要再干预沈亦臻的正常生活。

沈亦臻一直沉默不语的听着白欣欣的每一句话,直到最后,他才认真地告诉白欣欣,从这一刻开始,就再也不要放开他的手,他曾经给过白欣欣离开的机会但她放弃了,所以这一次他绝不会那么轻易地放手了。

沈亦臻将之前所有的治疗记录资料以及行为日志都交给了白欣欣,白欣欣有些无奈,只好说等自己回宿舍再看。常伯谦告诉白欣欣由于现在是股东大会的关键时期,所以需要她二十四小时全天监控沈亦臻,白天伪装成秘书跟随沈亦臻上班,晚上则是崔皓月和朱长江出现的高峰期,她需要随时应对各种突发状况。

离开的时候,常伯谦提醒沈亦臻,白欣欣是他这十一年来唯一能够放下伪装的人,请他务必要珍惜这个机会。

白欣欣看完合约后想要偷偷溜走,却被沈亦臻霸气地拎回了家。白欣欣吐槽沈亦臻简直是让自己签了卖身合约,沈亦臻却诱惑她如果愿意假扮她的秘书跟他去上班,诊金可以翻十倍,白欣欣十分心动,嘴上却还是不服输地拒绝。沈亦臻没好气地看着白欣欣,她现在已经进入了自己的地盘,就不要再想离开了。

常伯谦告知沈奶奶,沈亦臻雇了一个秘密主治医生,沈奶奶要求立即常伯谦将白欣欣的底细调查清楚,决不能出任何差错。常伯谦这才发现沈奶奶其实早就发现了沈亦臻的秘密。沈奶奶提醒常伯谦,自己当初之所以赞助无依无靠的他,不是因为他学习优异,而是因为他的谨言慎行,常伯谦只好黯然退下了。

沈栋杰仍然不死心想要从关医生那里打探沈亦臻的真实病情,关医生却只说,沈亦臻只是在大学时上选修课时,自己教过的一个学生而已。他派秘书盯紧沈亦臻的一举一动,随时向自己汇报。

这时,唐曼桐打电话给沈栋杰,告诉了他苏婉妍破坏她和沈亦臻相亲的事情。晚上回到家,沈栋杰让苏婉妍主动去给唐曼桐送礼道歉,好平息别人的闲话。沈栋杰指责苏婉妍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让他十分丢人,苏婉妍辩解说自己只是看不过去沈亦臻有女朋友还去和唐曼桐相亲,两人大吵一架,沈栋杰提出现在只有尽快订婚才能粉碎谣言,苏婉妍终于看清了他的真面目,她直言在股东大会之前是绝不会跟他订婚的。

沈亦臻认真地向白欣欣一一介绍自己每种人格的特点,以便她能在每种人格出现时,能够及时应对,他叮嘱白欣欣需要着重提防的人就是堂哥沈栋杰和堂叔沈澈,绝不能让他俩看出自己有任何的异常。

暴力少年,追星少女,自由骑士,天真孩童....这些截然不同的性格的人格共用着一个身体,将沈亦臻的世界搅得天翻地覆,他曾经以为自己注定孤独,但现在有一个人能够理解自己,不离不弃,这让他那颗在黑暗中沉寂已久的心仿佛得到了救赎。

柒个我第11集剧情介绍

苏婉妍看清沈栋杰的真面目后,开车到沈亦臻家里想要和他重叙旧情,她追问沈亦臻是不是只要和沈栋杰分手,他就能再回到自己身边?沈亦臻对苏婉妍的出现十分惊讶,为了让她死心他叫出了白欣欣。果然,苏婉妍狠狠给了他一巴掌后就愤然离开了。

白欣欣离开后,白家父母总觉得十分不放心,只有白向荣照样吃吃喝喝跟个没事人一样。嘴上说着不担心,白向荣回到房间还是不由自主打开电脑看起了妹妹的照片。想起两人一起成长的过往,他不由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沈亦臻和常伯谦在家里讨论下周马赛克书迷朗诵会的事情,一旁的白欣欣听到两人讨论马赛克的真实身份,听到常伯谦说马赛克的长相是吴彦祖级别的,她笑将水都喷了出来。因为常伯谦临时有事,两人只好让白欣欣陪沈亦臻一起去,白欣欣趁机提出,让沈亦臻每天给自己一个小时的谈话时间,沈亦臻拒绝说自己不需要心理治疗,白欣欣以离开作威胁,沈亦臻只好答应了。

卢月约常伯谦出来见面,她开门见山地问他定期与沈奶奶见面,到底是站在沈奶奶那边,还是在自己这一边。常伯谦张口想解释却不知如何回答,卢月只好警告他不要做出对沈亦臻不利的事,否则她绝不会客气。

沈亦臻和白欣欣如期参加了马赛克的书迷朗诵会,演讲者亚麻酸绘声绘色的讲述将他吸引住了,等到会议结束,他才跟身后全副武装的白欣欣说原来朗诵会还挺有意思的。

白欣欣偷偷告诉他自己需要对这里的一个人保密身份,沈亦臻只好说她现在这样才更显眼了。谁知道说曹操曹操就到,白向荣竟然也来了,他看见沈亦臻就主动上前热情地叫着长江和他打招呼,还好白欣欣趁机跑了出去,没有被发现。

沈亦臻告诉白向荣自己是来找马赛克的,只是没看到传闻中那个和吴彦祖一样帅气的男人。两人谈论起马赛克的小说,尤其是新书地下室的孩子,沈亦臻惊讶地发现里面的情节与自己的梦境十分相似,他开始呼吸急促,头痛欲裂,趁白向荣去倒热水的时候,白欣欣及时过来将他扶走了,白向荣追出去发现带走沈亦臻的竟然是妹妹白欣欣,他开车一路追随,但最后还是跟丢了。

在白欣欣赶回家的路上,她从未见过的人格莫晓娜出现了。莫晓娜一出现就不停地指责白欣欣长得丑,举止粗俗,还娇嗔着让白欣欣将发卡送给自己,这一切都让白欣欣想要抓狂。莫晓娜突然看到路边有家百货商场,她眼睛放光地冲了进去,还在化妆品柜台搔首弄姿,怪异的模样将店里的女客都吓走了。随后莫晓娜又进了一家内衣店,白欣欣只好用暴力威胁她,她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跑去祸害其它店了。

柒个我第12集剧情介绍

莫晓娜换了一身粉红色衣服,头上也戴着粉红色的发卡,模样十分雷人,她自己却十分满意。听到广播里有Magic Four组合的粉丝见面会,她两眼放光立刻冲了出去,倒霉的白欣欣只好一路追着她过去了。

莫晓娜又蹦又跳地赶到粉丝见面会的现场,她大声跟着女粉丝一起喊台上表演的明星老公,还想要冲上台去,幸好白欣欣及时赶到。两人进行了激烈的扭打,在最后关头,白欣欣操起板凳给了莫晓娜一下,幸好,昏厥之后,沈亦臻回来了。

路人们对穿着怪异的沈亦臻指指点点,只有白欣欣不嫌弃他,还敞开衣服挡住他的脸不让别人拍照。为了不让别人发现沈亦臻,白欣欣用购物袋套住他的头一路将他带回了家。

两人一起去吃日本料理,白欣欣看着换回衣服的沈亦臻,感叹还是这样的他看起来比较舒服。沈亦臻让白欣欣现在进行那一小时的心理咨询,白欣欣却一时还没有准备好。沈亦臻又为昨天苏婉妍的事情道歉,他解释说自己的确曾经暗恋苏婉妍,但是后来他发现,苏婉妍对自己好并不是因为喜欢,所以他选择了放弃。更直接的说,自从沈亦臻发现自己患上多重人格,他就再也没有喜欢过任何人。

沈亦臻追问白欣欣是不是很希望崔皓月出来,白欣欣笑着说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自己和自己吃醋的人。两人像普通情侣一样散步,沈亦臻突然追问为什么会决定留在自己身边,是因为同情,亦或是想通过自己见到崔皓月。白欣欣却说自己是因为莫晓俊,那天莫晓俊执意要跳楼的时候,她发现莫晓俊害怕的不是死亡,而是被抛弃,这何尝不是沈亦臻害怕的事情。

白欣欣说自己决定留下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沈亦臻,因为他在自己犹豫不决的时候抓住了她,这种被需要的感觉让她甚至还有点开心。如果有一天,所有的人格都被治愈,他们也不会消失,而是拼成了更完整更优秀的沈亦臻。

沈亦臻看着眼前对着自己微笑的人,忍不住一把拉过她想要亲吻她。在两人快要亲上的一刹那, 他的脑海闪过崔皓月的警告,但还是义无反顾地吻住了她。

白向荣没有追到沈亦臻和白欣欣十分不安,他才发现那个花钱想请白欣欣当秘密主治医生的有点钱,竟然就是沈亦臻。

一觉睡醒后,白欣欣想起昨晚和沈亦臻的甜蜜亲吻十分不好意思,她只好告诉自己也许那个人不一定是沈亦臻,甚至可能是自己喝醉酒出现的幻觉,另一边,沈亦臻也在不断回想着昨晚那个吻,因此而心神不宁。两人在楼梯口撞见,白欣欣试探的问沈亦臻是否一切正常,有没有失去昨晚的记忆,谁料沈亦臻却清清楚楚地告诉她自己全部都记得,而且那个吻不是她喝醉做的梦,而是真实存在的。

白欣欣羞愤地不想面对沈亦臻,她借口想出去醒酒,沈亦臻却说自己需要24小时看护。两人在院子里打打闹闹,沈亦臻看着面前笑颜如花的白欣欣,宠溺承诺带她出去吃饭。两人去吃了白欣欣喜欢的大餐,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样子,沈亦臻这一刻觉得自己如此幸福,他在心里默默地请求崔皓月不要再出现在白欣欣面前,作为交换,下辈子自己可以将所有的时间都给他,甚至做他的幻象也在所不惜。

沈栋杰的母亲约见苏婉妍想安抚她尽快和沈栋杰订婚,还说和沈栋杰相比,沈亦臻简直一无是处,苏婉妍只是默不作声没有回答。另一边,沈栋杰的秘书将跟踪拍到莫晓娜的照片交给了他,沈栋杰对这些意外的收获十分满意。

第二次心理咨询,白欣欣选在了院子里,她特意点了香薰蜡烛,摆了甜点,准备和他做一次朋友间的谈话。她一本正经的问沈亦臻是不是特别依赖自己,害怕自己离开,对自己有一种特别的执着?沈亦臻不明白她为什么问这个问题,白欣欣告诉他,他现在这种心理是出自对医生的依赖,也叫作正移情作用,她不希望沈亦臻将这种虚假的感情误解为爱情。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