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个我剧情介绍

19-24集

柒个我第19集剧情介绍

沈奶奶派手下跟踪沈亦臻找到了沈淳后,将沈亦臻带回了沈宅。当书房只有两人后,她抬手狠狠给了沈亦臻一个巴掌,说是当初如果知道会这样,绝不会收留他们母子。沈亦臻一改之前的张狂,他连连道歉,解释说是因为太久没有见到爸爸,才会自作主张这样做的,请奶奶原谅。这前后截然不同的态度让沈奶奶心中又惊又怕。

沈亦臻又追问沈奶奶,自己小时候沈家是否有另外一个孩子?沈奶奶心中震惊,表面却强装镇定地说自己照顾他一个人都顾不过来,哪里还会有其他的孩子。

白欣欣追问白向荣为什么不能告诉父母沈亦臻以及沈氏集团的事情?白向荣结结巴巴的解释,一会说是为了保护病人隐私,一会说父母如果知道她的病人不是老头子,而是年轻小伙子肯定不会同意的。白欣欣就这样被糊弄过去了,恰巧这个时候白爸爸看到他俩还没离开,说白妈妈刚才不小心被切到手,白欣欣连忙去照顾妈妈了。

沈亦臻从沈奶奶那里一无所获,他想找母亲卢月询问,却从佣人那里得知是自己让母亲去国外居住一段时间,他只好悻悻地离开了。打的回家的时候,他偶然间看到出租车司机,却看到是爸爸沈淳的脸,吓得他几乎是连滚带爬下了车。

这一晚上一连串的惊吓让沈亦臻猝不及防,他不知道自己离开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在自己七岁那年究竟发生了什么?记忆片段里那个哭泣的小孩又究竟是谁?

回到家,惊魂未定的沈亦臻发现家里空无一人,他连忙到处寻找白欣欣,还好常伯谦及时到来,他告诉沈亦臻白欣欣只是回了趟家,正在赶来的路上,沈亦臻这才松了一口气,这时,他忽然想起了崔皓月曾经说过的话,急忙打电话给苏婉妍确认她的安全。苏婉妍自那次崔皓月深夜造访,一直忘不了他说的那些充满诱惑的话,她正跟母亲哭诉想要悔婚,接到沈亦臻的电话,她立刻跑到外面接听,却发现沈亦臻态度又变了,还说什么之前说的都不算数,让她十分生气。

另一边,沈栋杰的母亲看出白天试婚纱的时候,苏婉妍的情绪很不对劲,他教训儿子不要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就算工作再忙,也要抽空安抚苏婉妍的情绪,沈栋杰只好连连称是,还怀疑苏婉妍是不是得了婚前恐惧症。

这是第一次沈亦臻失去意识这么长时间,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这让他又懊恼又害怕。常伯谦鼓励沈亦臻,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才需要加倍的努力,去守护在乎的人,他会负责调查崔皓月和沈奶奶究竟发生了什么。沈亦臻这才拜托常伯谦去调查二十一年前,在火灾发生前沈家是不是还有其他孩子。

千辛万苦隐瞒了父母后,白向荣开车送妹妹去沈亦臻家,安慰她如果觉得太累,可以把沈亦臻带回来,父母和自己都会努力帮她的。白欣欣向白向荣介绍暴力人格崔皓月,而且说有一个比崔皓月更危险的人格莫晓娜,让他千万小心一点,白向荣一脸莫名其妙,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常伯谦刚离开,苏婉妍就开车到了沈亦臻家门口,而且一下车就紧紧抱住了沈亦臻,说自己真的要疯了。这一幕恰好被白欣欣看到了,她还以为是崔皓月不死心还想用苏婉妍报复沈亦臻,连忙跑上去拉开两人,解释说是因为自己和沈亦臻吵架了,他才会这样的,说罢,就揪着一脸懵逼的沈亦臻的耳朵拉他回家了。

一到家,白欣欣就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责问崔皓月是不是忘了和自己的约定!沈亦臻看着她如此维护自己,心里不由十分感动。得知是沈亦臻回来了,白欣欣这才抱着他又哭又笑,倾诉自己的害怕与相思之情。

两人情绪稳定下来后,白欣欣将自己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了沈亦臻。沈亦臻追问苏婉妍和崔皓月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白欣欣却无奈的说这一切只能靠想象了,因为崔皓月要白欣欣凭借对他的信任去想象,所以她觉得并不会很严重。得知暴力冷酷的崔皓月被白欣欣完全降服,还顶替自己去上班,沈亦臻十分惊讶。

第二天去上班的时候,沈亦臻恢复了自己的装扮,白欣欣却劝他风格一下子变化太大,会让人起疑心。她让沈亦臻按照崔皓月的风格装扮,让他去学习崔皓月发掘和散发自己的魅力。因为崔皓月已经迷倒了公司所有女员工,甚至连沈栋杰的秘书都特意模仿他的装扮和行为,这让一直为崔皓月收拾烂摊子的沈亦臻还真有点不习惯。

柒个我第20集剧情介绍

沈栋杰看到秘书模仿沈亦臻的打扮大发雷霆,秘书连忙说自己追查到沈亦臻在大学时期,有一个好朋友叫艾瑞克,但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决裂了,但是在决裂前,沈亦臻曾经给艾瑞克的账户上打了一大笔钱。

常伯谦调取了沈家住宅和疗养院周边的监控录像,沈亦臻立刻决定回家确认一下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两人没有通知白欣欣,而此时,白欣欣却被苏婉妍约了出来。苏婉妍告诉白欣欣,沈亦臻之所以和她在一起只是为了用她来刺激自己,白欣欣却一针见血地反问苏婉妍不是要和沈栋杰订婚了嘛?她并没有立场跟自己说这样的话,说罢,她接到沈亦臻的电话,就匆匆离开了。

沈亦臻从监控看到崔皓月和沈奶奶发生争执的画面,他从录音里听到崔皓月质问沈奶奶自己从来没有让沈淳救自己,他当时应该救那个孩子的话,这让沈亦臻对'那个孩子'更加好奇了。沈亦臻问常伯谦关于那个孩子调查的怎么样了?常伯谦却告诉他之前沈家老宅雇佣过的人全都消失了,相关资料也被刻意销毁了。正好这时,白欣欣赶回来了,沈亦臻一脸严肃地告诉白欣欣自己想和她谈谈,常伯谦见状找借口离开了。

沈亦臻询问白欣欣是否将和崔皓月发生的一切都毫无保留的告诉了自己,因为他得知上次母亲卢月私下找了白欣欣后,她就被崔皓月借故送到了国外。白欣欣见实在隐瞒不过去,才告诉他,崔皓月说卢月是虐待现场的旁观者,她拿这个当武器在沈家生存了下来,现在又拿这个当做挡箭牌,所以,沈亦臻很可能在童年被虐待过,之前自己不告诉他是怕他无法承受。沈亦臻虽然很难接受,但还是告诉她自己已经知道了这件事,而且他决定要强大起来,找回那些丢失的记忆和真相,他绝不会再逃避。

沈奶奶想到这段时间沈亦臻几次性格大变,她终于决定联系普安医院的关医生,询问沈亦臻到底得了什么病。关医生早就等待沈亦臻的亲人来,他一五一十地告诉沈奶奶,沈亦臻是因为童年受刺激,得了精神分裂,这个消息让沈奶奶十分震惊。

常伯谦告诉沈亦臻,堂叔沈澈和他母亲卢月也在找当年那个孩子。这时,常伯谦接到沈奶奶电话,让他立刻回家一趟。沈亦臻立刻联想到是不是父亲沈淳出了什么事情,这让他一下子情绪又激动起来,还好白欣欣及时过来安抚他,他才慢慢平静下来。

沈亦臻一脸凝重的到办公室去见沈奶奶,一见面他就问父亲有没有事,沈奶奶问他是不是想起自己对父亲做过什么?沈亦臻这才承认自己有精神障碍,沈奶奶早就知道了实情,她告诉沈亦臻自己不能将沈氏集团交给他这样的人,所以希望他回美国继续接受治疗。沈亦臻被她冷漠的态度刺激到,他不由追问沈奶奶,究竟有没有哪怕一刻,是将自己作为亲孙子而不是父亲的替代品去看待?

沈亦臻第一次鼓起勇气告诉沈奶奶,自己会离职离开沈氏集团,但会留在国内找回自己失去的记忆,他不是沈氏集团的看门狗,不是异类,只是沈亦臻而已。

沈亦臻见沈奶奶的时候,沈家的阿姨拜托白欣欣去酒窖里取酒。尽管酒窖里灯火通明,但白欣欣还是十分忐忑不安,她恍惚间看到一个小女孩不停地在墙上画画,等她转过头,她才发现那竟然是幼时的自己。沈亦臻从办公室出来得知她去了红酒仓库,立刻想起她对火和地下室有恐惧,他连忙下去找她,却看到白欣欣目光呆滞地坐在地上,看到沈亦臻她才清醒过来,却又一头晕倒在了沈亦臻怀里。

沈亦臻将白欣欣带回来,白欣欣做了噩梦神情十分不安,嘴里还不停喊着不要走,沈亦臻握着她的手向她抱着,自己以后绝不会再离开,会一直在她身边保护她。就这样,他在白欣欣床边拉着她的手坐了一整晚。心有灵犀版,远在白家的白向荣仿佛感觉到了妹妹的痛苦。

第二天一大早,沈亦臻醒来发现床上没人,连忙在家里到处找她,却发现她竟然拿着点滴听着歌在冰箱找东西吃。白欣欣说自己每年都会做几次噩梦,每到这个时候就会额外想念妈妈的菜,沈亦臻感到十分愧疚,因为自己白欣欣才欺骗家人,白欣欣这才告诉他不用愧疚,在崔皓月出现的那段时间,她已经跟家里人坦白了,只是隐瞒了沈亦臻的身份。

放松下来的两人一起去火锅店大吃了一顿,沈亦臻又提起做恶梦的事情,他提醒白欣欣如果每年都会做几次,她应该重视起来。白欣欣只好说每次做噩梦,哥哥白向荣会用作家的视角帮自己解梦的。

两人吃饱喝足回到家,白欣欣让沈亦臻有需要的时候叫自己,沈亦臻却问她为什么只能在需要的时候叫她,在她心中,是不是只把自己当做病人看待?除了医生和病人,他们是不是还能发展其它的关系,比如情侣。这话一问,白欣欣又忍不住痴笑起来,她几步跑了回去,就在沈亦臻有些失落的时候,她又跑了下来,两个害羞又别扭的两个人看着对方,白欣欣突然提出一起去旅行,这样就可以增进了解,知道彼此是不是适合当情侣了。

柒个我第21集剧情介绍

白欣欣和沈亦臻相约去旅行,沈亦臻正翻箱倒柜找衣服,却接到了苏婉妍约他见面的电话,他想要拒绝,苏婉妍却威胁他,如果不来就把那晚诱惑自己的所有话曝光给沈奶奶、沈栋杰,甚至是新闻记者。沈亦臻只好告诉白欣欣,因为苏婉妍的事情自己必须爽约了,白欣欣表面上十分理解,等他走后却只能在家喝酒解闷。

沈亦臻告诉苏婉妍这是自己最后一次赴约,喝的烂醉的苏婉妍直接用割腕威胁他。她不甘心,先提出私会的人是他沈亦臻,凭什么却只有自己一个人痛苦。沈亦臻只好解释说是自己一时失去了理智。沈亦臻护送醉醺醺的苏婉妍回家,谁知,这一幕却意外被沈栋杰的母亲看见了。

在车上,苏婉妍向沈亦臻表白,恳求他回到自己身边。看到一向自信的苏婉妍变得如此卑微,沈亦臻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一样的求而不得,却还苦苦哀求,不肯放手。沈亦臻告诉苏婉妍自己已经放下了,而且他的心里已经住进了别的女人,希望她能把握自己的幸福,苏婉妍却不知道还该不该相信他了。

白欣欣在家喝闷酒,她打电话给白向荣让他接自己回家,还告诉他自己又做噩梦了,让他帮自己解梦。回到家,白欣欣提起了自己的初恋,那个为了自己的笔记劈腿的渣男,当时白向荣为了保护她,还特意挡住她的眼睛,不让她发现渣男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画面。其实,当时白欣欣早就发现了这件事,但是因为哥哥的保护,才觉得不那么痛苦和难过。

白欣欣追问白向荣,对于男人来说初恋的意义,是否永远不能放下。这段时间她越来越混乱,做恶梦,出现幻觉,甚至冒出自己也不能控制的情感,但却又不能向比自己痛苦一百倍的病人倾诉,这让她很怀念在医院里的生活,只需要埋头苦干,什么都不需要想。

白欣欣不知道的是,她这一番话都被追来的沈亦臻听在耳里。沈亦臻心中十分歉疚,白欣欣在他面前一直都是坚强勇敢快乐的模样,而自己除了痛苦和灾难,还能带给她什么呢?

沈澈父子因为沈亦臻被解雇的事情十分志得意满,沈澈却意外得知还有人也在找赵曼的孩子,他不由感到了危机。另一边,沈亦臻母亲卢月得知沈亦臻被解雇,立刻从日本赶了回来,并且打电话质问常伯谦到底发生了什么。沈亦臻正好听到电话,他立刻约母亲见面,追问她当年沈家是否还有一个和自己一样大的孩子?卢月禁不住他再三询问,还是说漏了嘴。

白向荣打电话约沈亦臻见面,他希望两个月沈亦臻回美国后不要再和白欣欣有任何联系,沈亦臻十分难受,头痛欲裂,也就在这个时候,莫晓娜出现了。莫晓娜醒来发现自己正和梦中情人白向荣约会,她又娇羞又兴奋,喊着老公直接飞扑了上去想要强吻他,白向荣连忙向白欣欣求救,白欣欣只好一边安抚白向荣让他看住莫晓娜,一边保证自己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的。

莫晓娜恢复了粉红少女的装扮,她刁难白向荣和自己约会,还在大街上狂奔,白向荣被白欣欣再三叮嘱只好去追她,两人在街上打打闹闹,还好白欣欣及时赶到一拳将莫晓娜打晕,才中止了这场闹剧。

白家兄妹将晕倒的莫晓娜送到医院,白欣欣去拿药,吩咐白向荣看着她,谁知白向荣对莫晓娜已经有了心理阴影,他借机去买饮料还和几个护士聊得火热,很快就忘记了莫晓娜。

柒个我第22集剧情介绍

许莉邀请莫晓娜和自己一起逃出医院,两人一拍即合,假扮成护士和病人准备出逃,许莉还送了莫晓娜一只限量版的唇膏,立刻赢得了莫晓娜的欢心。但很快,出逃的两人被刘医生发现了,两女大闹医院,想尽办法躲避追捕,但最后还是被逮住了。

兄妹俩将莫晓娜带回了家里,幸好沈亦臻及时醒来了。他刚下楼,白欣欣就将他拉到一边要对口供,沈亦臻却第一时间摸了摸她的额头,说烧退了,这个举动让白欣欣十分暖心。白欣欣告诉沈亦臻,白向荣已经知道了他的病情,而且哥哥还见过了崔皓月,朱长江,莫晓娜,她叮嘱沈亦臻在白家先扮演朱长江,避免白父白母察觉异样。

白欣欣说了一大堆,最后,沈亦臻突然请求她在最后这两个月,让自己当她的男朋友,即使违反了合约,他愿意支付违约金。突然间,沈亦臻在院子的火盆里看到了半张照片,他拿起来看,发现没烧完的部分竟然是他户籍上的母亲赵曼。

卢月去沈淳的病房看他,在给他读他最爱的诗集的时候,她意外在书里发现了赵曼和一个女孩的合照。卢月早就知道沈淳从未恨过赵曼,甚至还深爱着她,但是她也知道,只有抓住沈淳才能改变自己和儿子的人生。卢月告诉沈淳自己绝不会让沈亦臻想起以前的事情,也不会让他找到那个孩子。

卢月到沈家老宅找沈奶奶,她认为沈奶奶是造成沈亦臻现状的罪魁祸首,沈奶奶却让她带着沈亦臻回美国,永远不要再回来了。卢月不明白沈奶奶为什么不能对沈亦臻好一点,当初沈淳要和赵曼离婚无处可去之时,是自己陪着他,甚至后来救了他的命。哪怕就当是还这个人情,她请求沈奶奶在沈亦臻彻底被毁之前召他回来。

白向荣告诉沈亦臻赵曼的照片是自己的,之前他准备以沈氏集团的家族史做原型写一部悬疑小说,但因为被白欣欣发现后给他好一顿骂,他就放弃了,所以才将这些收集的资料都烧毁了。沈亦臻却不相信他的理由只是这么简单,两人避开白欣欣,沈亦臻追问白向荣为什么这么关心沈家,到底是哪一部分让他如此感兴趣。白向荣无奈,这才坦言是沈亦臻爷爷沈景洪,父亲沈淳,以及名义上的母亲赵曼之间纠缠不清的关系让他感兴趣。正当沈亦臻进一步想要追问,白爸爸却突然出现,揪着两人的耳朵让他们到厨房帮忙去了。

剥洋葱、劈柴火、烤鸭子,沈亦臻一边做事一边接机追问白向荣《地下室的孩子》的事情,但在关键时刻白父、白欣欣总是会出来打岔,两人都十分无奈。忙完客人的饭菜,沈亦臻和白家一大家子热热闹闹地吃了一顿团圆饭,还一起拍了好多合照,让沈亦臻感受到了从未感受过的家的温暖。

吃饭的时候,白父一直劝沈亦臻喝自己酿造的小米酒,沈亦臻怕引起人格分裂不敢喝,这时,一旁喝大了的白欣欣站起来大声让他们不要再欺负自己的男人,还在一家人面前搂着沈亦臻宣告,从今天起他就是自己的人,说罢她就醉倒了。沈亦臻和白向荣争着要送白欣欣回卧室,还好白父在一旁调停,沈亦臻看着床上醉醺醺的白欣欣,想到她刚才维护自己的模样十分甜蜜,直到白向荣不停催促他才不情不愿地离开了。

白欣欣半夜掉下床醒来,想到自己喝醉说的话简直无地自容,她来到狗窝旁找大帅倾诉心情,白向荣知道她喝酒醒来就会在这里,一边吐槽她不自量力,一边却从口袋里掏出了准备好的醒酒丸。

柒个我第23集剧情介绍

沈亦臻睡醒发现白向荣不在房间,走出去才看见兄妹俩在庭院里解梦。白欣欣说梦到自己和一个小男孩玩耍,却被一个巨大的阴影吓醒了,白向荣就说那个小男孩一定是自己,那个阴影只是人形大气球。沈亦臻听到兄妹俩的对话感到十分搞笑,这时白妈妈却突然出现,她轻声招呼沈亦臻到一边,还给他准备了夜宵,这让沈亦臻倍感温馨。

白妈妈像丈夫娘看女婿一样,问了沈亦臻的工作情况,又追问他对白欣欣的看法,沈亦臻只能半真半假的回答了自己的情况。白妈妈又拿出兄妹俩小时候的照片给沈亦臻看,不知道为什么,沈亦臻看到小女孩的照片脑海里有一个小姑娘在问自己叫什么名字?趁没人注意,他偷偷拿了一张白欣欣小时候的照片藏在了身上。

白欣欣听白向荣一番解梦后果然心情舒畅,她追问白向荣为什么自己记不起小时候的事情,白向荣却记得一清二楚。白向荣只好说是因为小时候家里起过一场大火,白欣欣吸入了有毒气体所以才导致了记忆的缺失。

不管是白向荣还是白家父母,他们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守护着白欣欣的。

常伯谦打电话告诉沈亦臻,他查到有一位知情人,他是二十一年前火灾当天,也就是沈淳当上董事长,在家里开家庭聚会的时候的服务人员。沈亦臻让他继续调查下去,等自己回去再详谈。挂断电话,沈亦臻就逮到了在偷听的白欣欣,他将白欣欣带到了酒窖里,认真地告诉她,自己希望在她有任何需要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是自己,而不是白向荣。他坦言自己对地下室也有两次不好的记忆,一次是小时候,现在还没有想起来,另一次就是被白欣欣强吻未遂那次。两人互诉衷肠,甜蜜拥吻,用彼此相伴的美好时光抹去曾经不堪的回忆。

晚上,沈亦臻又做了那个梦,这一次,他看到了更多。他看见小女孩恳求小男孩不要走,原来那个小女孩竟然是赵曼的女儿。小女孩告诉小男孩,再过三天妈妈就会来接自己离开,小男孩却告诉她她妈妈已经死了。他看到小女孩告诉自己玩具熊叫星星,正当他追问小女孩名字的时候,父亲又出现了,原来,当年遭受父亲虐待的人不是自己,而是那个小女孩。

早上,白欣欣起床喂完大帅,去叫哥哥和沈亦臻吃早饭的时候,才发现白向荣还在床上呼呼大睡,沈亦臻已经不见踪影了。

沈奶奶生日当天,只有卢月冷清清的陪着她过寿,卢月一直劝沈奶奶尽快将沈亦臻接回来,避免沈氏集团落入沈澈父子手中。谁料,说曹操曹操就到,两人正说着,佣人过来禀告说沈澈一家上门了。卢月看见沈澈父子得意的模样,说了一大通阴阳怪气的话将沈澈夫妻气的变了脸色,随后到酒窖去拿酒招待'贵客'。

卢月到了酒窖,却发现沈亦臻一个人呆坐在酒窖的角落里。沈亦臻说自己已经知道当年地下室受虐的孩子,就是赵曼的女儿。母亲卢月是旁观者,父亲沈淳是加害者,硬生生将他这个受害者也变成了旁观者和加害者,沈亦臻告诉母亲,他一定会找到那个孩子向她赎罪。

沈亦臻来到客厅,看到沈奶奶和沈澈一家正在闲谈,他当着所有人面前质问沈奶奶,二十一年前这个家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而当时的沈奶奶在整件事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他全部都会弄清楚。说罢,他就毅然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沈澈夫妻一直在讨论沈亦臻说的二十一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卢月也一直在酒窖里回想着沈亦臻的话,这时,私家侦探打电话给卢月,告诉她已经找到了赵曼的孩子,并将照片发给了她。卢月打开照片一看,竟然发现那个孩子就是白欣欣。她心中一惊,立刻认出她就是沈亦臻新招的白秘书。因为害怕白欣欣是接近刻意沈亦臻,卢月当即吩咐私家侦探,不管用什么方法也要立刻将白欣欣抓过来。

白欣欣将自己进入沈家老宅酒窖产生幻觉甚至晕倒的情况,一五一十告诉了关医生。关医生听到她的描述也十分惊讶,他原以为白欣欣会对沈亦臻恢复记忆产生帮助,谁料却让她的记忆也出现了混乱。离开的时候,关医生让白欣欣和沈亦臻抽空一起到医院做一次咨询。

白欣欣送走关医生后被几个陌生男人强制带走,正好被正在遛狗的白向荣发现,他立刻开车去追,却还是没有追上,只好打电话给沈亦臻问他有没有什么线索,沈亦臻刚说了两句,白向荣就挂断了电话,还说如果查出这件事跟沈亦臻有关系绝不会放过他。沈亦臻听到白欣欣被抓走十分惊慌,他立即找到常伯谦,因为之前他在白欣欣的手机里安装了追踪软件。沈亦臻一路追踪信号找到关押白欣欣的别墅。

柒个我第24集剧情介绍

沈亦臻一路驱车到了关押白欣欣的别墅,看守的黑衣人将他团团包围,将他打的头破血流。打斗中,崔皓月一直要出来,沈亦臻缺坚持要自己面对,这时一个黑衣人用木棍狠狠给了他后脑一下,也就是因为这一次,沈亦臻看清了那个地下室小女孩的脸,梦中的场景和与白欣欣相处的片段交织,他骇然发现那个女孩竟然就是白欣欣。

沈亦臻在昏迷中一直反复回忆在地下室和小女孩玩耍的画面,他们约好每天晚上十点在地下室玩耍,小女孩因为自己犯错被父亲沈淳打的鼻青脸肿的模样,两人趴在地上一起画画的场景。每一刻都那么真实,那么残酷。沈亦臻寡不敌众被狠狠打倒在地上,但他想起白欣欣还在等着自己拯救,还是强撑着从地上爬起来,拼尽全力和四个黑衣人搏斗。

白欣欣醒来发现自己被锁在房间里,她一直拍打房门却没有人回应,她突然产生幻觉,看到幼时的自己也是这样被关在地下室,如此绝望而无力。她惊慌失措,像个孩子一样蜷缩在桌子旁边瑟瑟发抖。

另一边,卢月知道绑架白欣欣被发现了,她厉声质问私家侦探怎么办事的,撇清关系后就挂断了电话,私家侦探也只好无奈的撤离了。沈亦臻满头鲜血地找到关押白欣欣的房间,打开门锁。听到门被打开,白欣欣瑟缩着回头,看到是沈亦臻来救自己了,连忙扑过去紧紧抱住他放声大哭。沈亦臻却只来得及说一句'对不起,我来晚了',就彻底晕了过去,幸好常伯谦和白向荣及时赶到,将沈亦臻送到了医院。

沈亦臻进了急救室,白欣欣在门口不肯离去,白向荣却忍不住发火了。他责怪白欣欣只知道担心沈亦臻,却忽略了自己有多么担心她。白向荣离开的时候,听到常伯谦正在打电话追查绑架白欣欣的身份。白向荣立即追问他到底是谁,因为什么绑架了妹妹?常伯谦不肯明说,白向荣压抑的怒火再也无法控制,他警告常伯谦,如果白欣欣真的是因为沈亦臻才遭到绑架,他也不知道自己会作出什么事情来。

沈亦臻脱离危险后,关医生叫走了白欣欣。关医生得知白欣欣又出现了幻觉十分惊讶,他原以为白欣欣是沈亦臻回忆起过去的钥匙,现在却是白欣欣的记忆开始恢复了。

白欣欣确定崔皓月拥有沈亦臻没有的那段记忆的确有自己的存在,而且,崔皓月很可能就是在沈亦臻丢失记忆的那段时期产生的人格,这一切都证明沈亦臻很可能在幼时真的见过自己,所以她想要找回自己的失去的记忆。如果两人小时候真的相识,任何一方只要找回记忆,也许就能找到沈亦臻痛苦的答案了。她不知道的是,沈亦臻在门外将一切都听到了。

白欣欣回到病房发现沈亦臻不见了,找到天台看到沈亦臻站在天台的围栏上,她以为又是莫晓俊出现了,连忙一把将他拖下来,恳求他不要寻死,如果真的难过就等到明天再死,明天还难过就等到后天,这样一天天活下去,终有一天他会发现自己今天没有死是多么幸运。看到白欣欣苦苦哀求自己让沈亦臻活下去,沈亦臻忍不住流泪满面,他告诉白欣欣自己不会死的,因为他还有很多事要做,还有要守护的人。

两人冷静下来后,沈亦臻问白欣欣是不是为了自己才想要找回小时候的记忆?他请求白欣欣不要找回那些记忆,像现在一样开开心心的生活下去。白欣欣却故意说自己是崔皓月的初恋,很可能也是沈亦臻的初恋,说不定以前有很多甜蜜美好的回忆。沈亦臻听见她的话只觉得越发心酸难受,忍不住抱着她痛哭起来。

白妈妈去祭拜赵曼,她回忆起当年赵曼回国前给自己打电话将女儿托付给自己,说好了三天就会去接回女儿,但谁料到这一走就是永别。这一幕被沈澈派去调查的私家侦探看在眼底,他向沈澈汇报从二十一年前,白家一直收养着赵曼的女儿。沈澈再三叮嘱他不要被人发现,如果被发现,也一定要记得这件事与自己毫无干系,这说法与卢月一模一样。

沈栋杰妈妈去找苏婉妍,她轻描淡写地提起那次看到沈亦臻扶着喝的醉醺醺的苏婉妍走出去的事情。苏婉妍听出她话里话外的讽刺,忍不住反驳说自己之前还奇怪沈栋杰那么好面子是像谁,今天看来原来是像妈妈。沈栋杰妈妈没有接她的话,而且云淡风轻地说,自己相信她这么聪明的人,这种错误绝不会犯第二次。苏婉妍却摇了摇头让她不要相信自己,因为连她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了。

苏婉妍又找沈栋杰悔婚,沈栋杰愤怒地问她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悔婚究竟是为什么?苏婉妍坦诚地说因为自己心里有了想要拥有的人。沈栋杰气急败坏地追问他那个人是不是沈亦臻,苏婉妍却说始终没有明说。

白向荣去医院给白欣欣送生活用品,恰巧碰到白欣欣回沈家给沈亦臻拿生活用品了,白向荣只好说自己直接将东西交给沈亦臻。刚挂断电话,海哥就打电话过来了,说是查到关押白欣欣的别墅是沈亦臻的母亲卢月名下。另一边,沈亦臻也得知了真相,他让常伯谦立刻给自己办理出院,他要去找妈妈卢月问清楚。这时,白向荣愤怒地找到了沈亦臻,他揪着沈亦臻的衣领吼叫着他为什么不听劝告,自己早就说过他没有资格接近白欣欣,因为他是沈氏集团沈家的孩子。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