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个我剧情介绍

13-18集

柒个我第13集剧情介绍

白欣欣面对沈亦臻了然一切的目光十分不自在,她借口去泡茶想平复自己的心情,谁知出来的时候,沈亦臻已经不在了。看到桌上的画写着'I"m 星星',不过这一会功夫,沈亦臻的幼年人格星星出现了。

怀着焦虑的心情,白欣欣匆匆跑上了楼,很快,她在自己房间看见了穿着自己可爱睡衣的莫晓娜。莫晓娜一见她就出言挑衅,还阴阳怪气地说自己就是比她好看。白欣欣看见沙发上的玩具熊,指责莫晓娜是不是她拿出来的,莫晓娜却否认说是星星拿出来玩的。两人打闹过程中,莫晓娜看到白欣欣放在床头的家庭合照,她对帅气的白向荣一见钟情,还追问白欣欣要电话号码,白欣欣自然不肯,两人追赶抢夺手机时,莫晓娜不慎从楼梯摔了下去。

沈亦臻醒来的时候,看到客厅里一片狼藉,而白欣欣正敷着面膜坐在沙发上缝补崔皓月送给自己的熊。白欣欣一面无奈地告知他事实,原来,她将昏迷不醒的沈亦臻送上床后,到半夜却听到客厅有动静,出去才发现是朱长江出现了,他一边偷酒喝一边坐在客厅桌子上研究炸弹。为了阻止朱长江,白欣欣只好配合他跳了几个小时的牛仔舞,好不容易将他累倒睡着,刚上床没多久,就听到一阵琴声。

白欣欣寻声找到院子里,才发现是莫晓俊醒来了。莫晓俊告诉白欣欣死亡是对音乐灵魂的升华,白欣欣却说自己感恩他活了下来,因为这样,她才有机会听到莫晓俊这样美好的演奏。最后,莫晓俊感谢白欣欣阻止了自己,最近大家都很开心,而他最近也没有了想死的念头了。听完这一夜的经历,沈亦臻追问白欣欣崔皓月是否出现过,白欣欣告知他并没有,他有点不相信,回到房间查看了录像后他才确认了这一切,心中对崔皓月的缺席十分好奇。

苏婉妍自从知道沈栋杰的真实面目后对他一直不假辞色,上班的时候,两人还在闹矛盾,沈亦臻突然进来了。电梯里,沈栋杰又开始挑事,还说出了自己去普安医院调查,得知沈亦臻将女朋友送到国外的事情。沈亦臻只好说这一切不用他担心,自己已经将人藏在很安全的地方了。这时,电梯到了,白欣欣焕然一新地迎在电梯门口,向众人打招呼。沈亦臻煞有介事的说自己将人藏在身边了,希望他们能为自己保密。

沈亦臻和苏婉妍的脸一下子黑了,苏婉妍一气之下让沈栋杰公开订婚的消息,沈栋杰反而十分不爽起来,对于苏婉妍敷衍的态度更是火气直冒。到了办公室,他狠狠地将秘书骂了一顿后,让他将白欣欣的档案拿过来,他对白欣欣突然出现的目的表示十分好奇。

白欣欣和沈亦臻回到办公室,却发现了等在办公室里的沈母卢月。卢月听到她是新秘书,立刻追问是不是常伯谦背叛了沈亦臻,得知他只是去了影视基地才松了一口气。母子两人在办公室谈话,白欣欣只好尴尬地等在门外,突然,她看到沈奶奶带着两个秘书朝这边走过来了,连忙上前打招呼。

办公室内,卢月正在追问沈亦臻相亲的事情,听到是对方没看上沈亦臻,她立刻大放厥词要找对方麻烦,这时,外面听不下去的沈奶奶推门而入,追问卢月怎么会出现在公司。说了两句,卢月和沈奶奶又不自觉开始争吵起来,沈亦臻感到十分头疼,幸好这时白欣欣冲进来,以工作为借口将沈亦臻拉走了,她紧紧地拉着沈亦臻,生怕下一刻朱长江就会抱着炸弹跳出来了。

卢月主动要求和沈奶奶谈一谈,她提出希望沈奶奶尽快巩固沈亦臻的继承人位置,因为沈淳已经没希望了,假如赵曼的儿子找回来复仇,到那个时候,事情就再也无法收拾了。沈奶奶被她气的身体都在颤抖,她厉声让卢月赶紧离开,拒绝回答她的任何问题。

堂叔沈澈得知另外还有人在追查赵曼儿子的下落,他连忙让对方跟进这件事情。这时,沈栋杰将秘书偷拍到莫晓娜的照片群发到公司高层,想要破坏沈亦臻的形象。沈奶奶看到这些照片表情越发严肃,她知道局势正如卢月所说,已经越发不好控制了。

常伯谦找到还在外面喝茶的沈亦臻和白欣欣,得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连忙赶回董事会想要解释,却被沈奶奶一顿斥责,看见投影机里莫晓娜的滑稽照片,以及旁边添油加醋的堂叔,他的心彻底沉了下来。沈栋杰看见沈亦臻难堪的样子十分满意,这时,沈亦臻却拿出一个U盘,声称这件事只是一场彻头彻尾的诬陷。

柒个我第14集剧情介绍

沈亦臻告诉所有董事,刚才看到自己出丑的照片全都是被处理过得,事实上, 这些都是自己陪女朋友逛街时被偷怕的照片,是用来勒索自己的。沈栋杰不敢置信,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沈亦臻又度过了这个难关。

紧急会议结束后,常伯谦连忙追问沈亦臻为什么不告诉自己这件事。沈亦臻告诉他,关医生早就提醒过自己沈栋杰到医院调查的事情,所以那天之后,他和白欣欣特意到那天莫晓娜去过的店重新拍了一组照片,就是为了应对沈栋杰的揭穿。常伯谦得知真相后不由感叹,沈亦臻再也不是那个得知自己人格分裂只知道逃避的大男孩了,沈亦臻安慰他没有告诉他并不是因为不信任,而且怕他为难。

关医生得知白欣欣留下了后约见了她,他坦言自己十分纠结该不该支持她,白欣欣却苦笑说自己这个决定必须要隐瞒很多人,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两人聊起了莫晓娜,关医生告诉她这一类型人格常常被称为痛苦管理者,因为他们往往很单纯,不计较,所以才会真正快乐。

随即,白欣欣告知关医生沈亦臻的所有人格,除了崔皓月,在一夜间全部出现了。关医生迷惑地说自己掌握沈亦臻所有人格花费了很多年,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他想起沈亦臻曾经说过白欣欣可能是所有人格转换的开关,而如果白欣欣曾经见过沈亦臻,那她很可能就是他治疗中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常伯谦接到白向荣的消息,说明他想单独约见沈亦臻谈小说影视化的事情。进了包厢,沈亦臻看到马赛克独自站在窗前,他主动做着自我介绍,等他转身后才惊讶发现马赛克竟然就是白向荣。白向荣告诉沈亦臻除了家人和编辑,没有任何人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沈亦臻却犹犹豫豫的问他究竟什么时候知道自己的身份的,而且,为什么一直不揭穿自己?甚至,他怀疑白向荣是否有意接近自己的。白向荣解释说自己是从家族新闻得知沈亦臻的身份的,不揭穿只是没有必要。

白向荣告诉沈亦臻,原因不重要,他同意将从没影视化的小说版权交给沈亦臻,但有三个条件:

第一:剧本的执笔和润色需由他亲自完成;

第二:对外需要宣称他是马赛克的助手,维持马赛克的神秘形象;

说道最后一个条件的时候,白向荣却说要先吃饭,沈亦臻只好无奈地同意了。两人吃饭时,沈亦臻问起了《地下室的孩子》的结局,白向荣告诉他男孩害怕地下室其实是因为对女孩的爱,但久而久之,这份伪装就变成了真实,可惜的是,这是男孩长大后才明白的事情。可惜的是,男孩也一直没发现女孩害怕地下室的真正原因。

分开的时候,白向荣突然提出自己想要见白欣欣,确定她过的好不好,这是他最后一个条件。沈亦臻有些惊讶,但也只好答应了。

白欣欣接到沈亦臻的电话,到了地方才发现等着自己的竟然是白向荣。白欣欣一见他就知道糟糕了,兄妹两人打打闹闹了好半天,白欣欣才被白向荣逮了回去。白向荣得知白欣欣一开始就没有上飞机,而是去了沈亦臻家里后大发雷霆。白欣欣苦苦恳求他只有这三个月时间,看见她古灵精怪的样子白向荣还是忍不住心软了。

沈亦臻回家后,想到地下室的事情触发了他心底被隐藏的记忆,他昏昏欲倒,头痛欲裂之间又想起了崔皓月的话。白欣欣回到家,就发现沈亦臻正躺在床上满头大汗,尽管在睡梦中也十分不安的样子。沈亦臻梦到童年的记忆突然一下子拉住了她的手,白欣欣只好留下了。

白家,白妈妈看着手里的照片发呆,她不由自主地问丈夫,自己当初将赵曼的孩子带回来是不是做错了,因为她发现白向荣对欣欣可能不只是兄妹的感情。白爸爸却说白向荣跟赵曼没有任何关系,他是自己的孩子,也会是白欣欣的好哥哥。

崔皓月醒来看见白欣欣就躺在自己身份十分抓狂,他追问白欣欣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白欣欣连忙解释说自己只是答应做沈亦臻的主治医师。白欣欣努力想要安抚崔皓月的情绪,但崔皓月却坚持说自己和沈亦臻之间需要的只是其中一个消失。白欣欣只好告诉他沈亦臻从未要求让他消失,而自己只是希望成为两个人格之间沟通的桥梁,她不会袒护任何一方,也不会做出任何二选一的抉择。

崔皓月始终坚持沈亦臻将白欣欣留在身边是不怀好意,他告诉白欣欣沈亦臻绝不只是一个单纯的人,还丢给她一个笔记本。白欣欣好奇地打开笔记本,还没看就看到崔皓月换了身衣服准备出门,她连忙拦住他,崔皓月却告诉他因为沈亦臻违反了规则,他不可能再与沈亦臻和平共处,他要用自己的方式惩罚他。

白欣欣惊慌地抱住崔皓月追问他到底要做什么?崔皓月才说沈亦臻留住白欣欣是想要用她当人质,为了威胁自己,守护他的女人。所以,他要做出惩罚,让他回来后再也无法收拾下场。说罢,他就轻易地出了门,反而将白欣欣锁在了屋里,开着跑车找苏婉妍实施自己的报复了。白欣欣看到笔记本里崔皓月留给沈亦臻的威胁录像,才知道崔皓月是去找苏婉妍了。

苏婉妍对即将到来的危险并不知悉。她看着眼前的拿着定制戒指向自己表白的沈栋杰,努力想高兴起来,沈栋杰也发现了苏婉妍的不对劲,但他还是努力认错,并为她戴上了漂亮的戒指,两人终于重归于好。

柒个我第15集剧情介绍

苏婉妍送沈栋杰出门的时候,沈栋杰无意间看见路边停着的红色跑车,他一眼认出是沈亦臻的车子,特意在临走时给了苏婉妍一个热情的告别吻。这一切都被崔皓月看在眼中。

苏婉妍回到家喝着红酒看着手上的订婚戒指心情十分复杂,这时,她突然接到了沈亦臻的电话。她冷言冷语的告诉沈亦臻,自己已经和沈栋杰订婚了,让他不要再联系自己。崔皓月却假意说自己想她了,而且自己就在门外,苏婉妍不知怎的,竟然还是让他进门了。

白欣欣匆匆赶到苏婉妍的住宅,恰巧碰到崔皓月从苏宅出来。她追问崔皓月到底对苏婉妍做了什么,崔皓月却冷冷的让她凭对自己的信任去想象,因为他不在的时候,也只能凭借对白欣欣的信任,去想象她和沈亦臻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崔皓月指责白欣欣背叛了自己的信任,白欣欣无言以对,只好恳求他不要再继续胡闹下去。

两人回到家,常伯谦正焦急地等着他们,但面对面色不善的崔皓月,他也只能悻悻地离开了。崔皓月心情不佳的借酒浇愁,看见白欣欣等在旁边,他直接告诉她,如果是在等沈亦臻回来就不必了, 因为尘封的记忆被重新打开了,那些被遗忘的过往都会被慢慢记起,而他崔皓月就是为了承受那份痛苦而产生的。

白欣欣追问崔皓月沈亦臻那段被封印的记忆是否有自己的存在,崔皓月却说除非她选择自己,否则他不会告诉她。正是因为白欣欣迟迟没有做决定,沈亦臻的意识也会一点点崩塌,他会亲手摧毁他。

苏婉妍清早醒来就看见了穿着打扮完全不同的沈亦臻出现在自家门口,她追问崔皓月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崔皓月却说他是来取回自己的车。看到完全不同的沈亦臻出现在公司,所有的人都十分惊讶,尤其是女员工们纷纷被他的帅气迷倒。

崔皓月径直来到沈奶奶的办公室,他看着墙上爷爷的大幅照片,冷冷的和他打了个招呼。常伯谦和白欣欣到处在找崔皓月,崔皓月却在会议室和大家开会,会议上他哈欠连天,看得众人目瞪口区,白欣欣和常伯谦也只能将错就错了。

沈栋杰召开全体主管会议,轮到沈亦臻发言的时候,他却只顾着玩笔画爱心。沈栋杰追问他马赛克的进展,他完全不知,幸好常伯谦打圆场说沈亦臻已经拿下了马赛克的版权,而且已经签约了。沈栋杰没料到他们居然真的能搞定神秘的马赛克,面色十分难看,他想将这个项目拿回来,沈亦臻却嚣张地表示不满,见两人又要呛上,常伯谦才说马赛克签约的条件就是合约所有跟进必须由沈亦臻全权负责。

沈亦臻的母亲卢月主动找白欣欣,送给她一个名贵包包,条件是让她随时向自己汇报沈亦臻的情况。白欣欣趁机向她打探为什么沈亦臻会失去七岁到八岁记忆,还问她沈亦臻小时候有没有什么同龄的朋友。卢月十分惊讶, 崔皓月却及时赶到了,他一把将白欣欣拉走,还警告卢月再也不许接近白欣欣,卢月看着变了个人似的儿子,惊慌地以为他已经知道了一切。

崔皓月对卢月的态度十分恶劣,白欣欣追问他原因,他却说一个人肉体被伤害总会有三种角色,加害者,被害者和旁观者,如果这三种人有一种人消失不幸都不会发生,卢月就是那个旁观者,而且还借这件事在沈家生存了下来,所以他憎恨卢月。

白向荣最近一直在反复思考沈亦臻的种种异状,他终于想通沈亦臻就是白欣欣提过的那个多重人格障碍患者。另一边,沈栋杰派秘书调查白秘书,但只查出她曾经是个精神科医生,她的档案还在普安医院,这令他十分不满。

柒个我第16集剧情介绍

回家后,白欣欣一直追问崔皓月为什么不将沈亦臻丢失的记忆说出来?崔皓月却认为沈亦臻是绝对无法承受事实的,假如恢复记忆,也许他会选择结束生命。白欣欣忍不住问万一沈亦臻能够克服呢,崔皓月怒吼着回复她,如果那样死去的将是他们,因为,沈亦臻的所有人格都是为了替他承受痛苦而产生的。白欣欣说是否在沈亦臻缺失,崔皓月拥有的那段记忆中拥有自己的存在,崔皓月却沉默不语,转身上了楼。

白向荣突然出现想要带走白欣欣,他得知真相后立刻赶来,就是不想让白欣欣再继续卷入这场纷争,两人正要离开,却被崔皓月发现了。崔皓月质问白向荣不是白欣欣的亲哥哥,有什么资格带走她?白向荣咬牙说因为自己是她哥哥,而且比起自己,崔皓月更没有资格接近白欣欣,因为他是沈氏集团沈家的孩子。说罢,白向荣就开车扬长而去,留下崔皓月静静地站在原地,神色既愤怒又哀伤。

白向荣将白欣欣强制带回家,而且让她辞掉沈亦臻主治医师的工作。白欣欣生气的转身就走,白向荣却叮嘱她不要再父母勉强他提起沈亦臻和沈氏集团的事情。白欣欣回到家,关医生正在白家做客。得知真相的白家父母十分生气,还好关医生及时打了圆场,白爸爸斥责白欣欣不应该隐瞒父母,因为一家人就是应该要相互信任,相互包容。

饭后,白欣欣告知了关医生沈亦臻的现状,因为尘封的记忆被打开,所以也许如崔皓月所说,沈亦臻真的回不来了。关医生只好安慰她也许蛰伏之后再归来的沈亦臻,会比现在更强大,现在他们能做的,只有相信他。

崔皓月决定去清算过去,报复那个让自己成为异类的真正凶手。他找到沈奶奶的办公室,开口让她将整个沈氏集团交给自己。沈奶奶觉得莫名其妙,却又有些惊恐,只好愤怒地让他离开。崔皓月气急之下看到桌上父亲沈淳的照片,拿起来问沈奶奶是不是还放不下对父亲沈淳的执念。两人在争执中,崔皓月将相框摔在了地上,沈奶奶气的想要甩他耳光,却被崔皓月抓住了手,他告诉沈奶奶,自己会帮她了结这份执念。

崔皓月找到了父亲沈淳的病房,他看着躺在病床上带着氧气机的父亲,责怪他当初不应该救自己,他才是造成如今苦果的元凶,说罢,他伸手想要拿掉沈淳的氧气罩。很快,沈奶奶得知在疗养院的沈淳和沈亦臻离奇消失了,她下令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找到两人。

崔皓月打电话约白欣欣出来,却被在阳台上烧毁沈氏集团资料的白向荣看到了。白欣欣追问他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崔皓月却没头没脑地问白欣欣想不想要沈氏集团,如果他想要的话,自己可以抢来给她,否则他就彻底毁掉它。崔皓月卑微的请求白欣欣不要杀了自己,他不想消失,哪怕是做沈亦臻的幻象,只要能够留在白欣欣身边。白欣欣被他感动了,这时白向荣却突然出现强硬的将白欣欣带了回去,只留下崔皓月看着两人的背影既愤怒又无力。

白欣欣对白向荣最近的行为十分不解,白向荣却情绪激动地告诉她自己是为她好,以后她就会知道的。这时,白向荣的手机响了,原来是他派去调查沈奶奶王慧珍的人有消息了,他告诉白向荣,当时有流言说当时沈氏集团董事长沈景洪和儿媳妇赵曼之间有不寻常关系。沈景洪亲自将赵曼从国外接回来,对她委以重任,而他的儿子沈淳在沈氏集团十分没有地位。白向荣分析,如果当年沈景洪和赵曼的车祸不是意外,而且流言属实,王慧珍和沈淳是想让白欣欣消失的最大嫌疑人。

沈奶奶查看出事当天的监控录像,她看到崔皓月在镜头里故意向自己挑衅,忍不住心脏大受刺激,连忙吃药才慢慢缓和下来。

白欣欣追问白向荣为什么要把自己强留在家里,就算沈亦臻患有人格分裂也不应该像躲瘟神一样躲着他。白向荣不知道怎么解释,他只是希望保护妹妹,让她能够一直像现在这样快快乐乐的生活下去,不要受到伤害。白向荣见她执迷不悟,只好丢下一句不准就离开了。

柒个我第17集剧情介绍

白欣欣坚持自己应该对沈亦臻负责到底,她拿着小时候的照片找到白向荣,告诉他正是因为有了哥哥的保护,自己才学会了勇敢和担当,但是这场游戏她已经无法抽身了。白向荣终于还是心软了,他将白欣欣送回了沈亦臻家门。

白欣欣走进门却发现崔皓月缩在沙发边上,她问崔皓月为什么这么晚还不睡觉,崔皓月却说自己不能睡,他害怕睡着后自己就会消失,就再也见不到白欣欣了。这段话让白欣欣又想起了过往中,崔皓月和沈亦臻其实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正是因为这样,她一直都希望两人能够达成和解。

堂叔沈澈告诉沈栋杰沈奶奶昨天昏倒了,这正是他们抓住机会拿下沈氏集团的大好良机,所以一定要不惜一切拉近每一个动摇的力量。沈栋杰将那天捡到沈亦臻药片的粉末让秘书去医院继续调查,秘书却犹犹豫豫地说,沈奶奶发现他在调查沈亦臻后,告诉他有些事不知道比较好。

常伯谦打电话给白欣欣询问沈亦臻是否变回来,得知仍是崔皓月后,他对白欣欣说自己会对外会宣称沈亦臻去外地出差了。谁知,他们的对话被沈栋杰全听到了。常伯谦只好说沈亦臻病了,沈栋杰讽刺了两句,命令常伯谦叫沈亦臻不要装病,立即去他办公室。

崔皓月见白欣欣一直无法在自己和沈亦臻之间做选择,他做了一个转盘,自己占了99%,沈亦臻只占了1%,还说是让老天来做决定。白欣欣只好无奈地配合他,谁知,转盘转了大半天,居然在如此悬殊的情况下还是停在了沈亦臻的位置。白欣欣欢呼雀跃,崔皓月却难以接受。

白欣欣趁机提出崔皓月想要自己选他,应该要展现出沈亦臻拥有的魅力,她趁机提出让崔皓月遵守三个约定,第一不许生气,第二再生气也不许使用暴力,第三就是不能破坏双方名誉。崔皓月只好无奈接受了。

苏婉妍在两位母亲的陪伴下去挑婚纱,但沈栋杰却因为工作缺席了,苏婉妍在试婚纱的时候一直有些魂不守舍,她忍不住不断回想沈亦臻那晚和自己说的话。沈亦臻告诉苏婉妍自己爱的人只有她,所以他给她选择的权利,即使她和沈栋杰订婚,自己也愿意做她的地下情人。 

在白欣欣的监督下,崔皓月穿的西装革履的去公司和沈栋杰见面。沈栋杰想要刁难沈亦臻,告诉他公司男团组合Magic Four的队长季易的合约马上就要到期,他本身演技很渣,却提出想要在公司的大电影中担任男主角的续签条件,这让公司十分为难。崔皓月十分不耐烦沈栋杰的这些小把戏,但是他记着和白欣欣的条约,不能生气不能使用暴力,只好忍气吞声答应了。

白欣欣得知崔皓月要负责季易的续签工作,立刻联想到上次莫晓娜疯狂的追星行为,心中暗叫不妙。到了会议室,季易耍大牌一直在玩游戏,看见崔皓月的脸,他立刻认出了他,一旁的经纪人连忙告诉他这是公司的沈副总,误以为他是为了续签才假扮粉丝闹场,随即就转身想要离开。

柒个我第18集剧情介绍

崔皓月对季易的不礼貌忍无可忍,他径直追了上去,从后面掐住他的脖子将他按在了墙上。季易起先还以为他在玩笑,感到身体的痛楚后才忍不住求饶。白欣欣追上去以为大事不妙,谁知道崔皓月却问季易是真的很想演电影,还是为了不续约找的借口。季易告诉他这是自己的梦想,崔皓月决定给他一个试演的机会。果然,试演时季易的演技十分浮夸,连续换了几种类型他都无法驾驭,看的白欣欣他们直打哈欠。崔皓月却出人意料的为他鼓掌叫好,还同意让季易出演男主角,并且成功和他续约。

白欣欣见状忍不住指责崔皓月将事情弄成一团糟,最后收拾的人还是沈亦臻。一直隐忍的崔皓月立刻爆发了,他只是想给沈栋杰吃点苦头,而且他已经很努力去配合了,谁知白欣欣还说这样的话。白欣欣见他发怒立刻连声道歉,这才将他的情绪安抚下来。

崔皓月带白欣欣到游乐场疯玩,两人一起开赛车,夹娃娃,投篮,拍大头贴,像一对幸福的小情侣一样玩得十分痛快。随后,崔皓月又带白欣欣到化妆品店,给她做美容护肤,白欣欣还特意给莫晓娜也带了一套护肤品。

约会的最后,白欣欣忍不住提出一个请求,她希望崔皓月将那些回忆和沈亦臻一起分享。崔皓月却十分不屑,他认为沈亦臻十分脆弱,白欣欣却说沈亦臻一直处理着其他人格留下的残局,他已经十分强大了,强大到可以承担痛苦。听到白欣欣一直说着沈亦臻,崔皓月十分不爽,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就像三个人在谈恋爱一样。

两人刚回到公司,常伯谦就找了过来,他告诉崔皓月是家里出事情了,沈奶奶正急着找他。崔皓月心知肚明是什么事,他和常伯谦回沈家,让白欣欣待在办公室,不要忘记随时和自己保持联系。

白欣欣意外发现白向荣竟然在沈氏集团上班,而且有自己的办公室。送走崔皓月后,她接到白妈妈的电话让她回家一趟,于是找白向荣送自己回家,兄妹俩打打闹闹,却藏不住对彼此的亲昵。白妈妈给白欣欣准备了一大堆菜让她打包回去,她支开白爸爸和白向荣,追问她到底是给哪个有钱人家做主治医生?白欣欣记得哥哥的叮嘱,只好对妈妈说要保密。

回沈家的路上,常伯谦一再告诫崔皓月,绝不能让沈家人发现沈亦臻多重人格的秘密。

沈奶奶避开所有人,打开了书房暗室里的保险箱,用指纹解锁取出了里面的一份遗嘱确认书。崔皓月气势汹汹地走进书房,问她考虑的如何。沈奶奶立即向他追问沈淳的安危,崔皓月趁机让她将沈氏集团交给自己,这样就可以退休安心陪儿子了。

沈奶奶气愤的指责沈亦臻怎么可以对待自己的父亲,不管他记得什么,将他从火场里救出来的就是沈淳。提到这件事,崔皓月心里的情绪再也控制不住,他怒吼着自己从来不需要沈淳救,他应该去救另一个孩子。而他会亲手将沈氏集团交给那个孩子,来为他们过去的所作所为赎罪。崔皓月让沈奶奶在沈淳和沈氏集团中间立刻做选择,沈奶奶颤抖着说自己绝不会将沈氏集团交给他,崔皓月随即愤怒地离开了。

白欣欣看到白向荣的书房乱成一团,她好心帮他整理,却发现了白向荣收集的沈氏集团的资料和报纸。这时白向荣进来了,白欣欣忍不住追问他到底和沈亦臻有什么关系,而且他不允许自己在父母面前提起沈氏集团到底是为什么?白向荣只好解释说自己只是想要为下一步小说取材罢了。

崔皓月受到沈奶奶的刺激又想起了童年的记忆,他一直不断重复说沈淳当年不应该救自己,而应该去救那个孩子。回忆里,他看到两个相伴玩耍的孩子,沈淳举起手想要打他,他不断哭喊求饶,却扑到另一个孩子身上保护他。

又一次的记忆错乱,也许是想到白欣欣的话,崔皓月退了出去,沈亦臻终于再次醒来。

沈亦臻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竟然坐在沈淳的病床旁边,他下意识退到房间的角落缩成一团。他隐约记起幼年他钢琴弹错时,父亲总是打骂另一个孩子惩罚他。可惜的是,他始终记不起那个女孩的样子。沈亦臻听到脑海里崔皓月的声音,他努力镇定下来,告诉自己绝不会输给他。正在这时,一堆黑衣人冲了进来,一部分人查看沈淳的情况,一部分人将他制服并拖了出去。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