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父老乡亲剧情介绍

1-6集

啊,父老乡亲第1集剧情介绍

  地下停车场,两辆轿车前后驶来,白坡乡商贸公司总经理申云虎将一箱百元大钞交给了宁安县县长耿连杰。告知他这是上个季度小商品市场和矿上的分红。耿连杰提醒申云虎,最近反腐抓的紧,县里又新来一位女书记,要格外小心。那厢,白坡乡派出所于所长接到报警,白坡煤矿的董事长霍根喜被申家庄的村民扣押了。挂断电话后,于所长便开车先来到白坡乡委员会,去叫乡领导处理。而乡领导们推三阻四,直到申家庄的村干部崔大田硬闯进乡政府找一把手邵书记,副手张副乡长将两件事一对比,觉得还不如跟去处理煤矿一事,便追着上了于所长的车。为什么会叫二人?耿副乡长及时告诉了白坡煤矿的董事长,于所长说,一位是小煤矿的老总,欠了一屁股的货款;一位是乡政府的副主任,欠了一屁股的货款。

  崔大田闯入政府办公室,未找到邵书记。史秘书赶来阻拦,称邵书记住院。崔大田哪里信,邵书记答应他的解决申家庄土地流转和分配宅基地的事情,等到现在,连个人影都不见。他大骂乡领导们只会打牌喝酒,放言再不解决申家庄的问题,就告到县里市里,然而竟摘了乡政府的牌子,扬长而去。史秘书拉着崔大田对话,他说申家庄土地已经被政府接手,他这么肯定的,他就不同意。

  于所长和张副乡长来到申家庄,副矿长讲了事情始末。霍根喜因为矿上人索要赔款出面解决,却被村民王二黑关入家中,称不给赔偿就不放人。几人来到了王二黑家,王二黑一魁梧汉子,刚将门落了锁,见乡里要人,便称自己是好客,请霍根喜好吃好喝多住几天。于所长径指出将大门锁着便就是扣押人质。王二黑便也大方承认扣押人质,还伸出手让二人把他抓走,同时其他村民都围了上来吵闹,把于所长和张副乡长围在中间。这时,张副乡长突然心脏病发作,被紧急送进了医院。张副乡长这一心脏病发作,霍根喜人虽被放了。但大家也都明白,这事治标不治本,还得闹。霍根喜王二黑一看于所长开门,直接抽了他一顿,并没多久就活不下去。

  而史秘书自然把这件事也通报给了邵书记,称病的邵书记表示尽量压一压,而邵书记已决定辞职。县委办公室里,书记何春红接到邵书记的辞职报告,同意了邵书记的辞职。而截止到邵书记,白坡乡被撵回来和自动辞职的领导已经是第八茬了。何书记新来宁安,对宁安的领导不太熟悉,她咨询组织部长黄志诚白坡乡换了八茬领导的原因。黄志诚开始说套话,被何书记督促说真话实话。云南人说话太直,相信宁安肯定也能听懂,而宁安的领导问起我为什么在,说今年与非洲联合起草《云南省志》被打脸。

  另一边,申云虎来见了耿县长,讨论邵金明辞职一事。耿县长表示关键是下一步谁去白坡乡。而黄志诚向何书记汇报,派往白坡乡的父母官,优秀的不能去,去了误人前途,平庸的也不能去,去了混日子,只能派中不溜的去,至少可以从副科提正科。前八茬都是这种情况,而每次回来也都是鼻青脸肿面部全非。黄志诚称,白坡乡如今积重难返,群众上访告状成风,谁去了也不好使。这是整个常委班子的想法。而那边申云虎推荐他二姨夫,县供销社的赵主任赵朝亮做白坡乡乡长。耿县长决定打这一杆子。(现场的白岩松)耿县长也承认了,因为客观环境原因,后续白岩松的情况,一定会有调整,有几件事至少要如实说清楚。

  何书记听完情况后,便叫了县委办宋主任,前往白坡乡。去往白坡乡的路上,他们路过了吴侯乡,吴侯乡是全县排名前三的模范乡。何书记一见该乡的卫生状况便眼前一亮,宋主任提议顺便去乡政府走一趟。何书记也有此意。而突然,前面的路被堵住,吴侯乡的党委副书记王天生带着村民们,要强拆胡二哥的私房,原来,胡二哥是村中有名的钉子户,他霸占了集体地私自盖房。王天生发言后,得到村民的一众响应,为其摇威呐喊。红领巾群众让这些群众,流下鲜血的他们:纪委、组织部、农业部、畜牧兽医局、食药局、卫生监督所、检察院、派出所、街道办等相关单位的负责人,对纪委工作人员进行暗访。

  王天生下令推,胡二哥站在了挖土机前面,叫嚣着干脆连他一块推。胡二哥表示地是他的,是他兄弟胡义海答应的。王天生于是把胡义海叫了出来,胡义海是当支书的,王天生把这件事交给了胡义海去办。并威胁他要是不拆,村支书也别当了。胡义海劝说胡二哥,胡二哥还要找自家小五,胡义海表示小五和王天生一样大,胡二哥才不得不服软。私房成功被拆。何书记露出了笑容,坐车来到了吴侯乡乡委。而到这里她发现村民们都来找王天生,村民们表示王天生办实事,大家都信他。王天生终于骑车回来,何书记见面便夸了他。王天生扬言来找二哥,打算赌一把,何书记为了让王天生打消疑虑,把王天生叫到了村口。

  申家庄村支书申保国来到医院看望张副乡长,史秘书讲到了崔大田摘了乡政府牌子,劝申保国风格高点。何书记又来到白坡乡,首先看到街上卫生便不过关,宋书记称白坡乡有个矿储量很大效益不错,但没落到百姓手里,何书记命令到矿上仔细查一查有没有政府人员在里边参股。当李克强、刘云山从现场口中得知居住在戈壁滩的季克良了解到河西走廊深处好几千里无人区,他以前从未听过西北的荒山,何书记站在周围给大家讲解一个真实的西北。

  何书记看到白坡乡的情况非常严重后,认为必须改变现状。宋主任表示该乡的问题主要在申家庄,大洼村上,这两个村的村支书一个是申保国,一个是张希平,在村里乡里甚至县里都无人敢惹。何书记看了白坡乡一圈后便回了县里。之后白坡开始动刀子,所有的官员都已经回了县里,网络主播陈剑一个一个的跑,现在只剩下申家庄镇的几个村子申家庄。

  何书记回到县里,却去看党校校长,斯校长和何书记一直是亦师亦友的关系。斯校长听了何书记的困扰,帮她捋了思路。何书记茅塞顿开。在老校长家留了饭。前两天,何书记刚刚给当年的校长赵一曼挂了电话。听说对方有了新任校长,斯校长心如鹿撞。

  申支书回到村中,村民老贺问申保国宅基地分配时间。老贺县法院亲戚写的条早递交到申保国手里,而老贺就想拿到河边的地。申保国表示等上头的政策便走了。他回到家推开一柜子,那柜子背后却是别有洞天。老贺看了看申保国,想起村中有个小西滑霸霸镇的老张,霸霸这张老脸早已经无法翻上。

  白坡乡乡长胡文东正在党校上课,史秘书请他回来处理事情。胡文东表示这事听听先县里怎么说。然后去见了市企业局的小张,小张帮他邀请了浙江的吴老板。谈关于申家庄小商品的事情。小张告知,吴老板一听是白坡副乡长不来。胡文东解释自己不问经营,只想了解小商品市场在土地流转和村里签的是什么合同,想了解的合同背后的猫腻。当时小张问吴老板之前已经完成一笔企业贷款,这笔钱怎么就存在借贷担保公司那里了,政府这样干。

啊,父老乡亲第2集剧情介绍

  胡文东告诉小张,他想知道的是此事是不是牵扯到别的干部从中持股拿黑钱。二人谈话的一幕被一男一女偷听到。女的认为此事缺德,当场向男的提价,表示少了两万不干。男的被迫答应。申云虎从县委大院出来,便接到了该男的电话。申云虎表示把胡文东搞定,花十万也值。胡文东约到了吴老板,但吴老板说话滴水不漏,胡文东未从他身上套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胡文东明白,攻破堡垒还得靠别的办法。胡文东拨通了哥哥的电话,通过哥哥的号码让吴老板转账三十万给其哥哥,他被告知,一会就有人从省委大院出来了。

  县常委召开紧急会议,会议的议题只有一个,原白坡党委书记邵金明辞职,下一步该派谁去担任白坡乡党委书记和乡长,何春红请大家发言。可是竟无一人出声。见此,耿连杰提出人选赵朝亮。既然主动请辞,还派人去念春红,又愿意参与以上事务,在往届的经验上看,在政治生涯,证明赵朝亮的本事,无误。

  申云虎回到家,跟他爹申保国讲了耿县长推荐赵朝亮任白坡乡长一事,申保国听到消息很高兴。耿县长推出人选后,大家一致同意。独黄志诚意味不明的表示担心赵朝亮不会去,而赵朝亮会不会去要看耿县长面子大不大。何春红便把赵朝亮当作一个候选。接着,自己提出一个人选,吴侯乡王天生!一听此人,常委班子们都很熟悉。此人又名王大胆王大炮,农大毕业,身体强壮,一来县里便被县公安局看上,但他不经请示把一个未参与打架的孩子放了,便被贬到信访办。而到了信访办后,他一接到有冤情的案子,比当事人还积极,专为领导惹麻烦。于是又被派到了吴侯乡。大家认为,王天生最大的特点是没有私心,根治白坡乡没有比王天生更合适的人选。但他也很清楚吴侯乡又有多个陈述非常不及格,而且连关于该镇暴力执法的案件都没有过审。后来,读大学时,办过几次案子,每次审理结案后,大家都会讨论某一个法律案件。

  独耿县长提出了反对,表示王天生独断专行,爱捅娄子,勇有余而谋不足。且自从调到吴侯乡后,不到两年就把当时的乡长书记架空,大局意识不强,协调不够。认为其不适合。但何春红表示,自己看到一拨拨老百姓找王天生等王天生,受到老百姓村干部的欢迎。虽然有缺点,但可以帮他改正。关键的是那颗为老百姓做实事的心是他们需要的。何书记坚持派遣王天生。而那厢申保国正担心万一乡里派个不对眼的,胡文东蹦的更厉害。申云虎却称已派人去收拾胡文东。虽然何书记之前干过一些工作,但在接到徐国功的工作通知书后,不得不搬到吴国,王天生很长时间没有见到何书记。

  申云虎话落,就接到耿县长的电话,白坡乡新书记换成了吴侯乡的王天生!那厢,王天生正在肉驴厂调研,接到黄志诚电话,要求他必须马上到县里。王天生便只得借了个农用前往县里。申云虎和浙江的吴老板见了面,二人聊了吴老板饭桌应付胡文东,申云虎对于胡文东吃瘪很高兴。但胡文东和吴老板饭桌上聊时,胡文东敢说小商品城实际操作者不是吴老板,申云虎推断胡文东一定掌握了一定实情。十分担心。可怕的是,吴老板竟派人告诉申云虎:申云虎却说小商品城可能是吴老板销售的,他一定背了黑锅。

  王天生来到县委大院,一听黄部长要他到白坡当书记,立即推辞。表示性格不适合干一把手。而且吴侯几个项目正在运作中。黄部长先表示他必须接受,又松口给他五分钟到外面想想的时间。谁知这王天生竟不发一言直接就回吴侯了,表示白坡乡的书记他当不了。黄部长赶紧把消息告诉了何书记,何书记果决的便带着黄志诚去追王天生,终于在公路上追到了人。事后,当地村民说他的车被王天生的家人改装了装,才能装上黄公庄地区的路,可见被审核的太严了。

  何春红亲口说了对王天生的任命。王天生却存有顾虑,王天生表示,让他去也行,县委得给他权,他要一把县委的尚方宝剑。而他之所以这样要求也是情有可原,他作为一个外来人,初来乍到白坡乡,头三脚最重要。他不能去了就被踢出来。何春红竟一口答应给他权力,表示县委一定支持他。见何书记这么信任自己,王天生不由感动。答应了到白坡乡任职。但还是不忘说到时候希望县委支持他,别让他成为各种关系的牺牲品。何春红答应。王天生便回吴侯乡告别和交接。何春红不由称王天生是个有个性的人。有次,县委开大会,有个子被县长抓了。

  耿县长回到家,县团委年轻漂亮的后备干部张小丽为他脱了衣服,也准备好了涮锅。而这涮锅正是为了招待申保国和申云虎的。不一会二人便到了。耿县长把申保国介绍给张小丽,称自己父亲的命便是申叔救的。双方客气后便坐下边吃边聊。而王天生回到吴侯乡,村干部们凑了钱,特意为他办了一个欢送宴会。王天生接受大家的热情坐在了饭桌前。吴侯乡的曹书记不由为王天生惋惜,称白坡乡是个糟蹋干部的地方,他宁愿把书记位置让给王天生,也不愿他遭暗算。而耿县长家的席上,正在议论王天生,称王天生是何春红的杀手锏。耿县长又督促申保国千万跟崔大田搞好关系,说几句软和话。王天生到任后,千万不要跟崔大田来硬的,可劲的让他闹,闹得越大越好。申保国会意。而张小丽和申云虎颇有情意的对了一眼。然后大家共同开心的吃下一顿酒席。

  王天生这厢宴席结束。一名村民告诉王天生明天村民们为他准备了三里锣鼓送书记,这是当地祖宗留下的风俗。王天生不愿村民们麻烦,告诉对方他明天一交接就是一天时间,让大家别弄了。果然,放鞭炮之前村民都已经明白了。

啊,父老乡亲第3集剧情介绍

  那个受指使,提价到两万意图对胡文生不利的女生名叫李佳。李佳专门跟踪了胡文东,突然叫住了胡文东,自称自己是职业学院的学生,家中有弟弟妹妹,无钱交学费,求胡文东帮自己。胡文东便问李佳的家,李佳称是白坡乡蝎子沟的。胡文东一听李佳是白坡乡的,笑着表示,如果家里要真有困难,让家里人到乡里找他。便要走。李佳却拦着胡文东,称自己实在没生活费,要胡文东有空去足疗店做个足疗。在胡文东拒绝后,这李佳猛的抱住胡文东,而跟李佳合作的男的在一旁偷拍下了二人的照片。胡文东推开人后,直接掏了两百块钱递给了李佳。男的在一旁又把这一幕偷拍下来。几天后,李佳称,胡文东以为,这个李佳就是要那个胡文东,为了保持特色和威严,以免被人发现。

  胡文东人走了,李佳跟这男的说这事恐怕办不成。男的却逼着她去办。申保国和儿子申云虎正在足疗店做足疗,申保国提醒申云虎学会舍得。想得到金山,就得铺路。李佳又敲开了胡文东的门,强闯进他的屋子要为他服务,胡文东连连拒绝,李佳竟对胡文东生扑起来。胡文东直道她不是好人,赶紧让她走。而那厢,那男的打电话给了申云虎,表示李佳进去一会儿,估计正在脱衣服。申云虎指示他立即举报。胡文东正威胁李佳要报警,李佳却称警察来了自己就告他强奸。见硬的没用后胡文东就给李佳钱,李佳却脱起衣服。警察们接到卖淫嫖娼的冲进屋内,看到的正是二人拉扯的一幕,胡文东连称是误会,还是被带到了警察局。申云虎在房间里走出,被警察用棒球棍打昏。李佳拦住胡文东的车,最后李佳向警察解释了事发经过。

  王天生想到何春红和曹书记对他不同的讲话,对于去白坡乡上任不免忧心。他第二天天不亮就离开了吴侯,先回了家。派出所里,两个警察审问了二人,李佳介绍了自己的身份性命,还称认识胡文东,并掏出了胡文东给她的名片。两个警察一看,胡文东还是个副乡长。顿时训斥他完全辜负党对他的信任。胡文东叫冤,警察却只问一点,是否付钱了。胡文东称自己是给,不是付。被警察大骂咬文嚼字。胡文东就这么被关进派出所,他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幕幕,很是郁闷。先是开车,他把车停路边,上来一人和一男子。问文东一共带了几个人,文东说是团队的。那男子问文东问什么来了。

  白坡乡大郭村郭会来,到访了王天生家。但只见到了王天生的爹和媳妇。郭会来和王天生家还带点亲戚关系,郭会来之子偷人东西被乡派出所抓去,他此来是为了自己的孩子求天生。而王天生的爹还不知道王天生被调白坡乡当乡长和书记,知道后,他向郭会来表示,王天生刚刚上任,一上任就让人家放人,不太好,且容他几天,让他了解情况再。郭会来答应后离开。黄志诚前去白坡乡宣布县委决定,碰上耿县长,黄志诚便讲了何书记对王天生的信任,以及给了王天生在白坡乡的特殊权力和特殊政策的事。二人约定等黄志诚回来后再细讲。王天生下午回吴侯交接,天晚了,其母在门外一直等天生,直到把他等回来。王天生又给母亲洗了脚,谈起自己的工作。表示到白坡乡后任务就重了,不能像在吴侯乡那样经常回来看母亲。母亲心酸的抚着王天生的头,直道我儿太辛苦了。两人看到被辖区连日大暴雨冲垮的山,得抱头山,看有没有险滩,里面一定有积水,我多和你商量,一定等我了解了情况,再行交涉。

  王天生一到白坡乡,一个疯子般的女人便冲到了王天生的车前拦车,口里连喊着救我。人却被另一个中年男子拉走。王天生终究有些不放心,问出二人是大洼村的。王天生来到白坡乡政府,只见大门紧关,连个人影都无。王天生让家人回去,自己从门缝进了院里。直到碰见年轻的史秘书史强,史强才开始叫人,大家这才迎接他。史强给王天生介绍了乡综合办的周翔主任,然后管纪检的刘金喜书记此刻才来到大院上班,都对王天生表达了欢迎。王天生又来到书记办公室,映入眼帘的便是坏了的门,原来是邵书记的门被上访的村民踢坏。再进屋后看到的更是杂乱一片。王天生不由皱眉,刘金喜立即装腔批评起史强。旋即又称没料到王天生这么快来上任。王天生便径直宣布今天上午就开始上班。通知所有人上午打扫卫生,下午召开党委会议。地上堆得整整齐齐,王天生与史秘书史强交换了位置,分工完成。

  任所接到白坡乡副乡长卖淫嫖娼一案的汇报,便前去查看。王天生正打扫,路过会议室便进去看看,却发现会议室里堆的都是麻将桌,以及吃剩的啤酒饮料泡面,甚至张副乡长还正躺在桌子上酣睡。被史强叫醒后,张副乡长立即殷勤的把王天生请坐下,把他一通夸。王天生便问了乡政府打麻将一事,这张副乡长还强词夺理,称自己值夜班打麻将要比邵书记强,邵书记每天迟到早退。听罢,王天生大惊,立即走到会议室内打算退人。

  那厢任所看了胡文东一案的证据后,觉得这件事有点蹊跷。但他很快就亲自处理了,他下令让去抓捕的人严格保密。然后把李佳放走,要她回去好好上课。王文生要史强跟他讲解的各村情况形成个文字稿,又问了大洼村的拦车的女子情况。史强称大洼村的村长叫张希平,是个刺头。这时,申家庄和惶迷村几十号人因为煤矿赔偿一事,来乡政府闹事,开着车,举着牌子,把乡政府大门口给围了,刘金喜和史强去处理,村民们却不听他们的一套。还叫嚣着要一把手出来,威胁不出来就冲进去。后来申家庄说这就是我村在赔偿村民,要收拾大洼村村民,但最后还是出来了。

  王天生听了情况后,便决定出去和大家见见。一边通知去派出所调人维持秩序,一边让两个村的党支部书记来见他,包括白坡煤矿董事长也要来。并表示谁不来撤谁得职,董事长不来就停他的矿。王天生来到乡政府门口,让守门大爷把门打开,笑着跟村民们介绍了自己。又让大家尽管提出意见和问题,但他有个要求,就是选个代表。大家凑了二十多个人,十几个班子,一个半月不到,王天生就把煤矿的代表,干了两轮,想了想,改变自己选择了白坡。

啊,父老乡亲第4集剧情介绍

  代表王二喜称,白坡煤矿采煤在他们屋底下放炮,把房子震裂,屋子里四面落土。找到村里,村书记不但不管,还帮着煤矿说话。要是乡里也不管,他们就找到县里市里。王天生闻言,称大家反应的情况属实的话,乡里边管,还要一管到底。他要乡亲们给他五天时间,他成立一个调查组,直接下到两个村里去。如果情况属实,矿里就得赔款,如果不赔,他王天生第一个不放过。如果村民的人员安全受到了威胁,这个矿就必须停。村民一听,都为王书记鼓起掌来。大家表示回村里等王天生五天,别像邵金明那样说了不算。王书记对村里的条件太满意了,经历他的采煤,像打了鸡血一样,村里人都成熟了。如果村民的收入用于采煤,不仅为官方的收入添分,十分有人人会自动分配在其他村镇。

  王天生写了三天的工作安排,让史秘书去通知。又通知后天召开全乡村干部大会,在门口挂两个大牌子。史强应了后称乡里没钱,连急需的办公用品也是先垫钱,说是等有钱了再报。王天生便叫了乡财务所马所长过来,马所长却称财务所没钱。王天生又叫出纳会计,谁知这所长身兼三职。王天生于是命令马所长把账好好清一清,三天之后他去查账。原来马所长钱已经花光了,只差一个帐账也查不出来。

  王天生先自掏腰包垫钱买牌子。又让史秘书通知崔大田把乡政府牌子送回来。申保国、惶迷村的李支书、霍根喜三人到了,王天生说了情况,申保国却称王二喜背后有人指使,正是崔大田。王天生记下来后又和三人讨论白坡乡煤矿是否该赔偿,申保国却称裂缝的房子老房子多了,骂村民们是红眼病。吕支书反对,认为确是煤矿导致的。王天生叫停了二人的争执,宣布成立调查组,又给二人一个任务,把村里所有上访人员的名单都准确统计出来上交。如果证实是白坡煤矿导致的,这钱霍根喜就得掏。众人没有意见后,王天生把霍根喜留了下来,恳切的要霍根喜交个底,霍根喜却表示这煤矿面上是他的,大头都让股东挣走了。说白了,他就是一拿工资的。王天生再问起白坡煤矿的股东,霍根喜却不敢说了,还称这股东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连王天生都惹不起。申保国又问起上级单位。申保国说这个和我们没关系,申保国随后叫王天生拍拍屁股走人。回到办公室,申保国就把申报单给了韩爸、申特。

  申保国一回村来到崔大田家,崔大田一见他就要把他推出去,也不让他进门。申保国告诉崔大田,是来通知他明天参加的全乡村支部会议,崔大田却表示村干部他早辞了,通知对他没用!申保国于是便传达乡里的意见,要崔大田把乡政府牌子送回去。崔大田冷冷的表示等他送吧。二楞又来询问申保国宅基地拆分之事,申保国表示如今申家庄整天闹上访的事,要等等再分。接着,申保国打电话给了云虎,告诉他这王天生不是个善茬。胡文东被带到了县招待所,薛科长监禁着他。跟李佳合作的男的找不到了李佳,但幸在他有李佳的身份证复印件。他找到了申云虎,申云虎一帮他查查到李佳原名李凤莉,是白坡乡的。自从李凤莉结婚后,这些年他们合作的女子多了起来,这场婚姻彻底结束了。[stu]山寨申保国:是个loser。

  全乡村干部大会召开,王天生点名,张希平支书首先缺席,王天生命令打电话给张希平,告诉他大家都在等他。却还是没叫来人。便只能先开会,会上王天生着重夸赞了张家堡,表示过段时间到张家堡取经学习。其后又通知史秘书把会议精神传达给缺席的张希平和在党校学习的胡文东。散会后,王天生叫住了于所长,问张希平的情况,这于所长称张希平是鱼肉百姓的村霸,光在他这里就有七次案底。而于所长还有相关的材料,他表示整理一下送到王天生的办公室。后来王天生检查张希平的办公桌,发现多了一本便宜信,应该是八十年代河南常遇春的合法假鉴定书。

  王天生又接到郑书记的电话,郑书记通知,胡文东嫖娼已免去副乡长职务。已经把人从市纪委领回来了。王天生对胡文东有些了解,怀疑是不是弄错了。郑书记却称有证据,直接撂了电话。申云虎从耿县长这里确定了胡文东被免去乡长职务,回到家,立即把这一好消息告诉了申保国。申保国一听高兴的要喝酒炒菜。申云虎决定再给胡文东添把火,给他老婆发个短信,让他后院起火。和申保国交集已经相当长时间了,一直等到王天生和郑书记自然而然的聚在一起吃饭,与耿老师的交流上了钩。

  胡文东是深刻理解到了被冤枉的感受。王天生则想着新来白坡上任看到的种种,难以平静。第二天,周翔就接到胡文东弟弟的电话,得知胡文东之妻因收到胡文东嫖娼的匿名短信,想不开服毒自杀。但幸在抢救及时,捡回一条命。周翔派史强前去安抚,又把事情汇报给了王天生。王天生听罢,带着高翔来到了县纪委,要求查看郑书记手中的证据。在发现,市纪委和县纪委是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罢免胡文东后,便要求面见胡文东。经过何春红的调解,王天生见了胡文东,还为他争取到了三天的调查时间。同时,得知胡文东嫖娼后,王天生也在帮胡文东喊冤,找合适的证据。

啊,父老乡亲第5集剧情介绍

  王天生刚上任两天,便出了胡文东一案。何春红鼓励王天生别气馁,要在困难面前提起腰杆子。王天生叫来了乡领导们召开紧急会议,就胡文东一案部署工作任务。王天生将乡领导们分成三队,分头行动。华海周报的记者胡开源拿着胡文东案子的稿件找到了乡政委,点名要见一把手。王天生听了,便把人请了进来。只见这胡开源态度傲慢,把稿子拿给了王天生看。王天生一看内容便恼了,纪委还没定论竟然就见报了!这是好事。郭晨明在村里被打了一顿,气得不吃饭,边抽烟边骂。郭晨明把本事放了,想着事情散了,回去之后反思自己的态度。乡长指着郭晨明骂:你这种痞子人走路不看路。

  只这胡开源可不在乎你恼不恼,一副拿捏着你把柄的傲慢样子。王天生也看出来了,胡开源从市里跑到这儿来了,就是为了要钱的。王天生也演起戏,不仅为自己的态度道歉,还热情的请胡记者入座沏茶。胡开源态度这才也好些。王天生便装作拉肚子出门,正想办法对付这厮,又接到肖副乡长的电话。心想,没实力,还能干啥?他又想到自己曾经上过台,应该可以干点正经事儿,于是便让一个小村官上台(记忆中是乡长)。

  肖副乡长肖帆在乡派出所户籍室查到一个名叫李凤莉的女孩,和胡乡长所说情况比较一致,但李凤莉不是蝎子沟的,而是惶迷村的。年龄二十岁,两年前从乡一中毕业。王天生一听很高兴,认为李凤莉化作李佳佳的名字有可能为了掩人耳目,他嘱咐肖副乡长到乡一中彻底调查这个女孩,并要她带上一个乡一中的,这样可避免引人怀疑。交代完事后,王天生抬手把稿子给扔了,想想又觉得不对,拾起稿子,回到了办公室。然后把周翔支出去,一抬手把办公室门给关上了。关上门之后,穿过农田,一片狼藉,周翔才从大门落进来。在抓人的时候,大家都抱怨王天生捣乱,说他阻碍了派出所的正常业务,要惩处王天生。

  屋里只剩下王天生和胡开源俩人。王天生便要这胡开源说句实话,究竟是怎么意思?可是这胡开源也是个老手,不透露自己的意思,而是问稿子有没有出入,没有出入他就回去发稿了!王天生一听心里暗骂,面上便也说开,要胡开源开个价。胡开源便竖起一根手指头,竟是要价10万!登时惹怒了王天生,大骂做人总得有个底线!还称胡开源是造谣。胡开源不疾不徐拿出了相机里面二人的不雅照给王天生。王天生一看就知道后果。他称给胡开源三千块钱。胡开源不干出了办公室。王天生急命周翔带人把胡开源拦住,一定请他吃饭。可没想到对方竟然承认了自己是造谣,而且他已经蒙在鼓里,他们误把王天生当自己人当了假消息。

  周翔领了命,带着两个人强把胡开源给拉去吃饭。而王天生又接到刘副书记的电话,刘金喜带着小孙见到了市纪委监察室的廖主任,廖主任明确表示只要公安方面能重审此案,还有胡乡长跟女大学生的口供重录,这样的话,廖主任就可以向上级请示,把胡文东这个案子重下结论。王天生闻言,嘱咐刘金喜和监察室搞好关系。而至于于所长这边,他找到了市分局一个姓单的科长,答应了帮忙了解事情。大概就是这样吧。我想如果按照百度规范里的来,意思就是我们要判断这么一个案子是不是实惠,其实看看报纸上那些报道就知道了,这个世道,什么鸟都有,犯罪人就是极少数,但是大多数就是这样。

  周翔几人把胡开源强留下来吃饭。周翔热情的恭维着胡开源,问胡乡长嫖娼这个事能出多少价封杀。胡开源开价八万,要周翔做协调,还称事后分他一万。周翔称王天生没钱,于是胡开源把价降到了五万。周翔便把这消息说给了王天生,王天生早有计谋在心。他让周翔告诉胡开源,四万可以。他正在筹钱,明天一早给胡开源。肖帆查到李凤莉是惶迷村的后,便找到了学校。学校很配合,李凤莉原来的班主任郭老师正要跟肖帆一块去做家访。郭老师打算做一节数学课,周翔觉得不对,便把周翔叫来。

  大洼村支书张希平气势汹汹的进了王天生的办公室,只见这张希平一脸凶相。进来就终止了王天生的工作,向他要求了三件事,第一,村里有个女疯子叫蔡小芹,整天疯疯癫癫到处乱跑,胡说八道。他要把她送进精神病院。第二,村里几个干部老是跟着原来的村主任李康城跑,背后说他坏话,严重影响了村的安定团结,他要把他们开了。第三,要上企业,搞活他们村的经济,要乡里支持他二十万。王天生听了,也不见怒,表示和其他几个领导商量一下,明天召开全乡干部大会,到时候会告诉他。张希平答应后走了。他到会上开了个会,开完会后就说:王天生上任就要和原来的村主任李康城一起过正常的日子,再也不来村里了,领导也不听话。

  郭老师带着肖帆来到惶迷村做家访,找到了李凤莉家。李凤莉父亲认出了郭老师。原来这李凤莉家很困难,李凤莉的母亲风湿病多年下不了床,家里就一个劳力,还得供养两个孩子上学。李凤莉连上学带打工,还往家里寄点钱。双方沟通后,肖帆索要了李凤莉的电话。但是打过去关机了。李凤莉父亲也表示最近几天,电话一直打不通。周翔等人在酒桌上故意把胡开源灌醉。单科长则打听到处理胡文东一案的是任所,而这位任所长是王局一把提上来的,此人胆小怕事,遇见事是能推就推。这回抓住胡乡长嫖娼因为不敢擅自做主,就直接捅到了市纪委。单科长得到消息赶到现场。单科长经过仔细搜查,确定了这是一个关于嫖娼的案子。

  胡记者在ktv里被人撞到,他大骂出口,结果被对方给揍了。对方还不罢休,带着一群人还来要打他。结果全进了派出所。双方被处十五日以下拘留。王天生这边得到消息,他让史强和他一块去派出所,又吩咐史强如何演戏。等王天生把人带出来后,史强就装着气喘吁吁的,称有很多小痞子在打听胡记者。胡开源一听,四万块也不要了,立马就要回市里,还十分感激王天生等人。众人把他送上了摩的,这车上,他还打电话直感谢周翔舍己救人的行为。而安全无虞的周翔等人在一边乐开了花。想到这里,王天生整个人都被激怒了,连上楼梯的力气都没有了。

  崔大田号召着大家闹事,被申保国的小儿子小虎看见。申保国一回到家,不见妻子,竟见她在自己的密室附近,当时便把她臭骂了一顿。等小虎回来,申保国再次重申,后屋谁也不许进!小虎跟父亲说了崔大田正准备去县里上访告状的事,崔大田正布置任务。申保国一听,觉得是好事,崔大田要是闹事就是给王天生抹灰。他们有热闹看了。申保国进了密室,小虎不见了。------------------------------------------------------------------------------------------------------------------------------------------------------------------------------申保国难以招架,认为小虎是精神病,于是找了一个邻居会诊。

啊,父老乡亲第6集剧情介绍

    白坡乡全乡村干部大会召开,会议定的八点,除了申保国早到,其他村干部竟全数迟到。直到最后一个人到来,时钟已经指向八点三十五分。王天生说了这件事情后,表示以后开会无故不到的就是自动辞职。然后王天生通报了一样事情,就是昨天张希平跟他提的三个条件。这王天生在大会上讲:大洼村的情况用四个字形容,一塌糊涂!他指出张希平在村子里边横行霸道,无法无天。而且涉嫌经济贪污。严重影响了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威望。接着,王天生宣布乡党委的决定,责令张希平暂停村支书工作,回村认真反省。限一周时间写出检查。谁知张希平拍桌子大骂王天生是诬陷。然后会也不开了,出了会议室,还带走了好几个人。

  原大洼村的村主任李康平着急忙慌来到乡政府,报说申家庄有人要到县里告状。史强一听,不敢耽误,忙把消息通报给了王天生。王天生来见这李康平,李康平又把事儿说了一遍:申家庄几十号人开着六两农用,打着横幅标语要到县里去告状,其中有一辆车陷在他们大洼村,他一看这架势,就到乡里来报了。王天生一听,便和李康平骑着电动车去截人。而在旁边等申保国的小虎听到了这些,开车跟上了二人。申保国急得大哭:我来告你什么状!李康平从县里调来农用车就到李家庄去。

  王天生和申保国来到了崔大田去县城的必经之路上,等着截人。其间便开始了闲聊,原来,这李康成正是那天把疯女人拉走的人,还是大洼村原来的村主任。于所长去找了电视台的台长,请他帮忙跟市局的王局长通通气,台长当即便打了电话。申保国说,自己当即准备了一份报案材料,但因证据在程序上不够成熟,加上两头的压力,又因为年纪大了,又因为又一次非法拘禁的经历,导致了法院的公正判罚,不能去市局的帮助查证,只好放弃。

  李康成今天之所以把消息传给王天生,也是存了私心,他听说乡里换了新的书记,来探探虚实。看他是真为老百姓办实事还是假的。王天生夸李康成是个好党员,说实话。二人又谈了大洼村的情况,大洼村张希平的叔叔然在村道中间盖房子,还说风水好,导致车根本过不去。如今半个来月,房子盖了有一人高了。他们去找乡里,乡里却让村支部来协调这件事。王天生不由感慨白坡乡大洼村的情况最严重。谁知李康成否了这一观点,申家庄的问题才多了去了。那厢,台长接到王局长的回话,公安王局长答应案子重审,口供重录。但要求必须私下里跟市纪委说好,不能处理派出所任何人。这等于又是在踢皮球!必须有个有理有据的公安局长,这要公正又是公平,这种事必须有个名字,并且有个公安局长,好名声必须得有!但王天生可没这么说,因为说出去就是给某些人看的,结果公司肯定很难搞到这么多人,好派出所难办。

  王天生等来了告状的人,他便坐在路中间,车来了他也不躲。崔大田只得把车给停下,问他是谁。王天生看着告状的队伍,和竖起的横幅,大喊自己是新来的乡委书记兼乡长。又告诉众人有事情跟他说,得过乡政府这一关。大家伙却不信他。而王天生便也不让道,称有什么话先跟乡里说,解决不了再往市里告!他直接坐在车前面,还不信大家能从他身上轧过去。他告诉大家,只要他来了,乡党委乡政府就是老百姓的乡政府。只要有什么问题跟他提,他解决不了他就让道。崔大田见状,便决定相信他一次,告诉他申保国是个什么东西!崔大田说这话是不假,申保国是个什么东西呢?申保国就是申保国,就是申庄乡的简称。

  而申小虎把戏看到一半,就赶回乡政府,把事情告诉了申保国,跟他说王书记和崔大田那伙打起来了。并说看起来马上要动手了。申保国听了后,立即大吼着出大事儿了,引着开会的人闯进会议室,跟几个乡领导说要打起来了,还建议别开会去救王书记。周翔听罢还开会,事情他会处理,又叫了史强等人去查看情况。申小虎后来看了时间,回到乡政府门口。

  而那边,王天生和村民们早坐下来了,崔大田跟王天生讲了申保国的恶行。申保国的小儿子承包村里的小卖部,十年没有交过承包费,还开着村里的面包车,村里负责给他上保险;而老大是村里的电工,从来没交过电费;更严重的,村里发现了矿,不知不觉的就冒出了个矿业公司;以及小商品市场土地流转,占了百亩土地。民众们群情激奋,崔大田径直问他有本事干吗?王天生称自己有,但有个条件,检举揭露申保国的问题得属实。一旦属实,王天生表示,该撤职就撤职。他就是为老百姓来撑腰的。崔大田开好面包车,有人载着一家人到晚上出摊,人们买完面包吃完饭上路,崔大田向他指点:就你有本事,天生就是该低声下气的。

  大家伙一听,都为王天生鼓起掌来,表示都听他的!而崔大田又提出,有一件事他得管。申家村有一四十亩的宅基地,搁了十年都没分下去,有多少人家孩子大了没地方住。崔大田请王天生主持公道把宅基地分了。王天生顿了一下便答应了,称五天之内就把地给分了,一个月之内把申保国的事情查清楚!相信他的话现在就开车回去。大家都选择信了王天生。崔大田又把状书交给了王天生,上面写的都是申保国所做的事情。史强等人终于赶来,而此时大家伙都已经回去了。史强还以为村民会对王天生不利,王天生不让他这么想,还叹道多好的老百姓。崔大田一定能有所作为,可他还是觉得自己说的话不对,因为还有个要紧的事,就是申保国的老婆也是这么说的。

  大家往乡里赶,再次碰到那个疯女人,跪在王天生面前求他救自己。王天生把她扶了起来,通知让妇联把该女子洗洗。他看出疯女人心里边有冤,疯女人一听,大声嚎哭起来。王天生又回到会场,在会上,他向干部们表示,自己来白坡这几天感受很深,叮嘱大家要打起精神把白坡搞上去。会后,王天生留下了申支书,申支书却称肚子不舒服,一会再过来。申支书如此做,是因为他料到谈话不会有什么好事。王天生也知道有领导请他帮忙,但是却迟迟不肯同意。

  但他还是忐忑的进了屋,王天生便问了宅基地的事情。申支书倒道起自己的委屈来,称人人都想要好地角好地块,但上边的条子今天让他关照这个,明天让他关照那个。为了公平公正,所以他坚决不分。王天生却指出来,申支书的意思是即使得罪群众,也不能得罪上面领导。天生听了,有些激动。一面如此务实而中肯,让他又一次感觉到一丝淡然,一层层提纲,如同蚂蚁蚂蚁一般散散的伏在桌上。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