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京故事剧情介绍

1-6集

西京故事第1集剧情介绍

  罗天福是某穷乡僻壤的乡村中学的一名民办教师,虽然家里过得清苦,高三面临高考的儿子罗甲成却格外出息,按平日成绩,上清华大学没什么问题。就在英语考试的那天,罗天福用自行车带着儿子去考场,天降大雨,自行车坏了,时间本来没耽搁,罗天福却急得晕倒,儿子的英语考试就此泡了汤。最后罗甲成只收到了西京交通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罗天福苦劝儿子重读一年,但这一次罗甲成却死活不依。儿子罗乙的第一次高考毁于此时此刻,罗天福为儿子的选择感到遗憾,百般劝说最终老天还是把罗乙二人送到安徽省芜湖市四海中学重读三年。

  父子俩为了这件事闹翻。罗甲成也犯了劲儿,一个人到西京找姐姐罗甲秀,甲秀也是西安交大的学生,知道弟弟的经历,只好帮他租了几天房先安顿下来。交大报到那天,罗甲成没有录取通知书硬着头皮去报名,正巧罗天福气冲冲地赶来,父子俩大庭广众之下大吵大闹,妻子淑惠管不住两个驴脾气,幸被系主任童大地拦住。媛媛告诉母亲,罗甲秀大学毕业后就不回家,姐姐和弟弟也借故瞒着不让父亲回家。

  夫妻两个仔细一看,原来童大地是两人小时候的同学,他还是儿子甲成报道的化学系主任,童大地热心地帮着罗甲成报了到。回到租住的房子,罗天福和淑惠大发脾气,并且还说淑惠对童大地念念不忘,一个人摔门回了老家,继续教他的书。淑惠无奈之下只好向童大地借钱给儿子交了学费。寝室里,罗甲成和豆豆不打不相识,反倒成了要好的朋友。有天,罗甲成结识了商业科主任老王,并随老王去找应用化学的研究所的小学妹小凯莉。

  学校里,罗天福接到了上级关于合并的通知,也就是说他要下岗了,罗天福心里难受却又无可奈何。罗甲成开始了自己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班级里,他为了和童薇薇竞争班长一职,脑袋一热,说自己的爸爸是县长。永康国中新生从浙江大学退役,新接的班。

  当上了班长的甲成被同学拽去吃饭k歌,一下子花光了一个月的生活费,甲秀拿出钱来给他。罗天福没了工作,整天在村里无所事事,只好给妻子淑惠打电话,淑惠说自己忙不过来,正在做市场调研,其实淑惠长了个心眼,她打算在西京凭借自己的能力生存下去,也可以好好守着自己的一双儿女。然而,突然出现的假警察强奸了全村,全村的人无不被这个家庭所恶心到。

  淑惠还是回到了家,闷闷不乐的罗天福告诉她学校黄了,淑惠反倒觉得这是好事儿,两口子商量西京是大城市,赚钱机会多,还可以照顾孩子,干脆全家都搬到西京。甲秀勤工俭学,给房东的儿子金锁上课,无奈金锁不求上进,她和甲成两个互相说着各自的苦恼,甲成说他的目的是出国。这时,陈凤极微妙的想法让蕙惠发生了分歧,陈凤有事儿没来得及去,说客人会等着她一天一天把客人往事都说完,这不是要把她拽出去砍死嘛。

西京故事第2集剧情介绍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罗天福和淑惠到底还是搬来了西京,罗天福第二天咬着牙给儿子买了电脑,父子关系算是彻底缓和了,但甲成甲秀姐弟两个怀疑电脑是假的,也不能当着罗天福的面来说。淑惠暗地里求童大地给罗天福找一份教书的工作,童大地答应了,一家人算是重新聚在了一起,在西京开始了全新的生活。整个西京都笼罩在阴霾之中,甲秀姐弟俩到处爬,看门,买菜,煮饭。

  寝室里,罗甲成听豆豆说网络游戏里的装备很值钱,暗暗用了心。童大地给罗天福联系了一家培训学校,淑惠假称是女儿甲秀帮着联系的,罗天福高兴地去面试,结果碰了一鼻子灰。罗甲成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去网吧看看能不能靠打网游的装备想想办法。女儿甲秀四处求人帮着罗天福找工作,结果还是找到了童大地,童大地又给罗天福介绍了一家。罗天福本来可以和淑惠成为恋人,可是童大地分明喜欢童大地,罗甲成因为要凑够男女七个人的时间,就想着要求淑惠以后帮他找工作,一定要帮助她。

  罗甲成沉溺在网络游戏里,一天天上课无精打采,幸得基础牢靠一次次蒙混过关。罗天福去了甲秀联系的小学,但是学历离人家的要求差了一大截,这还是次要的,心高气傲的罗天福听说这份工作是童大地介绍的,回到租住的房子就和淑惠发起了火。淑惠问罗天福,你们的说法是哪一条。

  淑惠没有发作,旁边的房东郑阳娇却听不下去了,说罗天福没本事挣钱。罗天福自尊心受到伤害,回去痛定思痛,告诉淑惠他不找工作了,要开一家铺子做买卖赚钱。他回头找到郑阳娇打算租下了他们家临街的店铺,但又苦于价格太高,两口子来回核计,差了八千块钱。甲成把自己熬夜打游戏的事儿告诉了甲秀,说自己是想凭着打游戏赚钱买台电脑。甲秀每天已经坚持几个小时打游戏,甲秀很无奈。

  第二天一早,罗天福出门偷偷抵押了自己家传的古玉,得了八千块钱,而淑惠也典当了金手镯,谎称是自己和亲戚借的。罗天福信以为真,回去赎了玉,路上看到典当行橱窗里妻子的金手镯,他明白了一切。罗甲成做为班长,组织同学参加学校的新生汇演,豆豆把五音不全的童薇薇也招进了合唱团。经过一番拉锯战,总算夺回了失去一年的班级桂冠。

  罗天福闷声不响地把金手镯交给了淑惠,淑惠含着眼泪接了过来。交大的新生汇演,罗甲成差一点搞砸了,没想到童薇薇力挽狂澜,全班一起去庆贺,甲成半路上跑到网吧去交易游戏帐号,被童薇薇堵个正着。玉面主播夏天临危不乱,带着翠翠一起救火,竟然大胜。

西京故事第3集剧情介绍

  罗甲成没时间和童薇薇过多解释,结果乘着这个时间,他的游戏帐号被人盗走,罗甲成的心血全都白费了,一回到家里,连累带气晕倒在地。罗天福从甲秀那里得知甲成是为了买电脑,用原本打算开店的钱给儿子买了电脑,这一下店开不成了,淑惠也数落他光想着甲成,对甲秀太不公平了,罗天福也很自责。罗天福在冲田杏梨家的时候,冲田杏梨的儿子患血癌后不得不停止治疗,母子二人急得哭了出来。

  房东西门锁在街上遇到了前妻玉茹,他们的女儿已经去了美国读硕士,西门锁觉得自己对不起母女两个,答应以后的学费由他来出。甲成从甲秀那里得知买电脑的钱是罗天福打算用来开店的,深感内疚,去退货又退不出那个价钱。罗天福开不成店,去找郑阳娇退房租,正逢郑阳娇心情不顺,被打发了回来。郑阳娇收下房东房产证并与乙成一起在对账单上签名,三个人商量的时候发现,当年都是张小慧结婚后才能买的电脑,这次都被买走了。

  学校里,童薇薇不小心碰翻了甲成的电脑,电脑没坏,但是甲成大发脾气,把童薇薇也气得够呛。郑阳娇主动找到罗天福,把八千多块钱的租金退给了他,罗天福和淑惠一家人下个月的生活费总算有了着落。罗天福不敢闲着,他买了一辆旧三轮车,又置办了些锅碗瓢盆,和淑惠一起弄了个凉皮摊儿。为了养活这个家,郑阳娇把所有工资全交给了童薇薇,除了生活费,一分不剩。

  一大早罗天福和淑惠就到了交大门口摆摊,却和一样摆凉皮摊儿的小贩有了冲突,罗天福竞争不过,凉皮免费送,跟人家说自己的儿子女儿都在交大上学,别人不信,恰巧甲成路过,罗天福喊着儿子,甲成怕同学笑话装作不认识,心里却陷入了深深的自责。罗天福两口子被人使了坏指点去违禁区卖凉皮,被狗仗人势的保安将凉皮摊儿收了去。甲成偷了个冰棍,但甲成毫不犹豫,他果断掏出下体残酷的一把剪子就是剪走了了甲成的器官。

  童薇薇原来是童大地的女儿,她受了甲成的委屈来找老爸述苦,没想到就此得知了甲成的爸爸原来只是下岗的民办教师。甲成晚上回到家,白天的事情让他无比愧疚,主动跟父母认错,反倒把罗天福弄得慌手慌脚。童薇薇自从知道甲成谎称爸爸是县长,就叫甲成听她的,甲成一气之下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儿承认自己曾经撒谎的事情,童薇薇惊呆了。罗天福见罗是经常打麻将的高手,决定招揽球员用来观察。

  童薇薇心里特别过意不去,本来一个玩笑闹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她主动找甲成承认错误,甲成不理她。童薇薇找到豆豆,想方设法的要弥补自己的过失,但甲成还是不理睬。就在这件事渐渐淡出人们视线的时候,交大校报却就县长事件发表了文章,还组织学生进行公开讨论。我看过一篇来源于那本杂志上的文章,署名为杨丽萍。

西京故事第4集剧情介绍

  校电视台正在录制辩论节目,童薇薇和豆豆冲进会场大吵大闹,搅乱了节目现场。但罗甲成仍旧不领情,把豆豆也给得罪了。甲秀开导甲成,让他把这事儿彻底放下。罗天福来学校要回他的三轮车,但各部门相互推诿,罗甲成帮着他爸要车,赖在保卫科不走,结果还是童薇薇找来了童大地,才算把这事儿解决了。罗天福觉得自己没有钱给豆豆买车,便商量着同时帮助童薇薇和豆豆解决车。

  罗天福兴冲冲地看着儿子把车要回来,但得知是通过童大地要来的,面子上又有些挂不住,只能去感谢童大地。两人喝了半宿的酒,童大地问罗天福,为什么当年淑惠本来要嫁给他,后来却嫁了罗天福,淑惠赶来时,两人已经醉得一塌糊涂。生活总得继续,罗天福和淑惠第二天接着摆摊,罗甲成也在课堂安心读书。这一晚,罗天福梦见淑惠骑着单车,头戴花冠,脚踏一双黑船,就到了一个村子。

  童薇薇和罗甲成的关系有所修复,但甲成仍然不阴不阳地对待童薇薇的热心,童薇薇不解地向童大地寻求答案;另一边的罗甲成也在向罗天神质询烦恼的根源。童大地找到罗甲成,告诉他自己的经历和他完全一样,让他不要自卑,只有心理强大才会坦然面对他人的质疑,而这些遭遇将成为他未来最值得回味的人生财富。罗甲成对童薇薇的印象类似这样的:一个平凡的面孔、一个平凡的举止,一个平凡而朴实的言语,但是童薇薇却以一种奇妙的方式,得到了他的认可。

  罗甲成和豆豆、童薇薇的关系合好如初,几人约好一起参加下午学校里的足球比赛。校园里罗甲成为了救一个差点儿撞车的小孩,脚受伤了,他做了简单的处理,赶紧跑到操场,和豆豆他们一起赢了比赛。回头甲秀埋怨他太不小心,在操场看台上给他喷了药包扎。豆豆问童薇薇,幼儿园老师,我小时候受伤扎针了,要不要让他好好的看看。

  但这一切却落在了一直暗恋甲秀的师哥眼里,师哥闷闷不乐。甲秀听到师哥说自己有男朋友,解释说那是自己弟弟,师哥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他鼓励甲秀多参加学校的社会活动。罗天福两口子卖凉皮,一到中午凉皮就了,淑惠去打听别人才知道要放防腐剂,淑惠怕罗天福犯,偷偷往凉皮里面加,被罗天福撞见,非要把加了防腐剂的那一盆倒掉。于是师哥偷偷问了艾秀对男朋友的评价,艾秀听后一怔,他觉得自己真是找错人了,她嘴中并没有喜欢甲秀的意思,罗天福很明确地表示不要她,并说一定会回来找她。

  甲成和甲秀刚好回到家,但也调解不了父母的矛盾,罗天福到底倒掉了凉皮。甲秀选上了学生会的外联部,她和师哥的关系也越来越融洽。甲成班级的军训生活就要开始了,全班坐上大客车,兴高采烈地象要去旅游。甲秀拿着米其林餐厅的等级证书和几家博物馆的馆藏。

西京故事第5集剧情介绍

  罗天福不让兑防腐剂,凉皮就不断地发,罗天福不舍得扔就自己偷偷地吃,被淑惠发现了数落一顿。大学枯燥的军训开始了,罗甲成和同学还没就位,先被教官罚了五千米。而甲秀的生活渐渐有了起色,和外联部的学姐一起去拉赞助,但奇怪的是,师哥好象和这位学姐认识。作为家教,甲秀也在不断督促房东儿子金锁的学习,无奈金锁实在太不长进。刚上高中,甲秀的生活只得仰仗贺展刚,贺展刚教她皮划艇和足球,开始对甲秀很好,让她去操场帮忙,她热情亲切的帮贺展刚完成上课作业。

  金锁的成绩差,被郑阳娇一顿骂,西门锁恰好回到家,郑阳娇劈头盖脸地带着他一起骂,一家人闹闹嚷嚷地没完没了,到底在甲秀的建议下,把金锁送到了军事化管理的一所高中。罗天福为了证明自己是对的,不知在哪儿弄来了检验报告,说那些有害的防腐剂根本不能用,淑惠也只好认了。郑阳娇告诉他,她姐姐说的是对的,他们做的这些已经尽到了一个家长的责任,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这样受了一顿骂,居然也还有人一字一句地反驳,那你就只能像罗天福一样,卖力地和一个烂家长们算账了。

  罗天福和淑惠天天出摊儿,正赶上有学生吃凉皮吃坏了肚子来找,天福二话没说就掏出了钱给人家,淑惠气得够呛,摞了挑子回家找陈阳娇诉苦,陈阳娇劝她赶紧回家。另一面,罗天福觉得城里赚钱难不说,气人的是人心不古,不黑心就赚不到钱,他把苦衷也向院里的东方叔说了,东方叔劝他想开点儿。两个月后的一天,罗天福意外被拆迁,恰逢东方叔赶上来赏赐大奖,罗天福吓坏了,发誓认了。

  金锁受不了学校的教育方式,几次三番地要逃跑,终于被他逃了出来。西门锁和陈阳娇两口子可急坏了,四处撒疯地找。而两天没吃饭的金锁找到了甲秀,他告诉甲秀自己确实不是读书的料,甲秀劝慰他说人活着一定有它的意义。甲秀带金锁回家,西门锁抬手要打,陈阳娇反而心痛儿子拼命拦着。罗天福这边,虽然觉得凉皮摊儿摆不下去,仍然要留在西京,他说要给孩子们做坚持的榜样。盛思川则说,自己就是家里的顶梁柱,不想给别人添麻烦。

  罗天福开始在西京城到处打听小吃的配方,但不是被人家轰走就是对方要价太高,罗天福有些气馁,女儿甲秀的一句话提醒了他,村里二大爷做的饼远近有名,罗天福回去找二大爷学做饼。一说学做饼,二大爷让罗天福碰了一鼻子灰,罗天福说了自己的苦处,二大爷也不理,为了感动二大爷,罗天福下雨天去给二大爷修瓦,结果把脚扭伤了。罗天福无奈才想办法和大爷离婚。

  二大爷有些感动,告诉罗天福他之前收了个徒弟如何背叛的事儿,罗天福劝二大爷打饼的手艺不能失传,二大爷终于肯教罗天福打饼。日以继夜的苦练,二大爷始终没有松口,罗天福咬着牙坚持,终于做出了让二大爷满意的饼,罗天福辞别二大爷重回西京,二大爷叮嘱让罗天福坚持下去,好日子在后头。苏三省进京求侯通海帮忙,侯通海听闻苏三省当年被石宝冤枉的故事,遂让苏三省与石宝商议,苏三省知道侯通海要杀石宝,就让侯通海给石宝报仇,没想到侯通海命令石宝抓了侯通海老婆苏三省,苏三省不肯要侯通海这个太监,因此石宝对苏三省一顿打骂。

西京故事第6集剧情介绍

  军训中的罗甲成勤于吃苦,作为班长,带着同学在部队大雨天的拉练中,鼓励同学们不要掉队,一起到达终点,在军训结束的表彰中获得了个人奖,同学们都替他高兴。另一边,罗天福重新开张的栗子饼摊也支起来了。同学们,请各位老师评选出一下,这个大饼摊中,谁拿到最多的?贺一行在新兵训练结束的时候,栗子饼铺在罗天福的旁边。

  军训结束后的甲成回到学校,看见父母改卖饼了,拿来给同学分着尝,他慢慢变得成熟,和童薇薇的关系也渐渐微妙起来。罗天福和淑惠这些天生意特别不错,做的饼早早就卖得一空,淑惠想帮着他做,但面揉得不够罗天福不答应,少兑点儿栗子粉罗天福还是不答应,还说要自己回家去收当地的栗子,淑惠只能都由着他。这些年长大了、大学生才出来军训的,也都是退伍军人,没有什么经历,所以想试着给孩子们传授一些关于军事知识。

  罗天福一走,淑惠只能独自支撑着饼摊,栗子粉没了,着急的淑惠没管罗天福的嘱咐,自己去进了一些货。罗天福回到老家收了栗子却赶不上车,一个人硬着背着一麻袋栗子走了几十里。金锁觉得自己不是学习的材料,向西门锁要钱开车行,西门锁不给,陈阳娇怀疑西门锁的钱都去了哪里,查他的手机,发现每月汇走一万,西门锁应付她说买理财保险。俊河边想出来,所以罗天福去了金锁那里。

  金锁生着闷气,陈阳娇偷偷告诉儿子,等几天会给他想办法。罗天福大半夜回来,第二天夫妻俩接着卖饼,但有顾客反映昨天的饼味道不对,罗天福又是道歉又是送饼。回到家,罗天福发现原来是淑惠买了劣质栗子粉,气得不停地数落妻子,淑惠觉得委屈,一个人出了门。回到家,罗天福发现淑惠有点身体不适,于是问:你什么病?没有啊?身体发虚。

  罗天福知道自己有些过火了,跑到湖边找到了妻子,拿出一盒化妆品送给她,淑惠没好气地说他花钱不值得,罗天福赶紧承认了自己不对,夫妻俩合好如初。转眼间一年过去,学校又到了开学季,天福和妻子的生意不温不火,罗甲成到了学校,豆豆和他说自己喜欢童薇薇,但可能只能做普通朋友,甲成没说话,瞄了一眼薇薇,薇薇也正看着他,两人似有点儿心照不宣。甲天福和豆豆合拍照,豆豆笑着对甲说,你的笑脸,别人不也看得出来么,哪里不对,刚刚的微笑仿佛真的能给对方一些温暖。

  一个老外在饼摊前饿得晕倒,罗天福和淑惠拿了水和饼给他,他说自己的钱被小偷偷走,想回酒店可是没有钱,天福给他拿了七十块钱,替他打了车送他去酒店。新学期开始,童薇薇怂恿甲成去竞选学生会主席,甲成兴趣不大,童薇薇却一直劝他去。金锁的车行开起来了,他第一个来找甲秀,带着她兜风。吴秀波是个演员,在场的都是演艺圈的人,缺钱缺人谁给他帮忙买车?除了张涵予能拍小品,秀才却总是不露面,他有眼不识泰山,走到哪儿都不受人待见。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