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境铸剑剧情介绍

1-6集

绝境铸剑第1集剧情介绍

    上世纪二十年代的中国,山河破碎,风雨飘摇。劳苦大众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在男主人公李化成的家乡闽西,地主们雇佣佃农们做牛做马,收割的粮食还不够交租。活不下去的农民就联合起来抗阻抗绅,但却行动失败,作为领头人之一的李化成面临被埋的绝境。

  李化成是大地主陈家长工的儿子,他在陈家大少爷陈天佑的暗中协助下,跳入了漆黑滚滚河流中,从民团的枪口下死里逃生。自此,靠着两块大洋在外闯荡,一别三年,等再回到家乡的时候,已经是1928年的春天了。在现在的东北三省,出现了一支不大不小的考古队伍,他们在发掘木石,锯伐牛角,研究斧头,挖掘挖掘,这对于不错来说的确不简单。

  故事正从1928年的春天开始,李化成回到家乡,首先去了陈家,可刚走到陈家门前的巷子里,就发现民团的冯秃子正打算朝陈天佑开黑枪,李化成大喝一声,吓到了冯秃子,枪没有打中,冯秃子扔下枪跑了。李化成捡起枪,转而来到农协会。农协会主席溪兜大姐正慷慨激昂的给大家讲土地革命的意义和好处,溪兜大姐还主张,土地革命要从方圆几百里最大的地主陈家开始,陈家的老子虽然死了,但儿子还在,虽然陈天佑没干过什么坏事,但是正所谓父债子偿,就拿陈天佑开刀。溪兜大姐和陈天佑是高中同学,那时候他们全校闻名,陈天佑刚从省立高中毕业,念本科,溪兜大姐这时候又通过高中的考试进入了华东大学。

  李化成听见这,立即大声表示反对。为害乡里的土豪乡绅那么多,为什么要拿陈天佑开刀?除此外,李化成还说了冯秃子刚才开黑枪的事,表示民团想要以此挑起陈家和农民的对抗,让其他豪绅坐收渔翁之利。如果他们拿陈天佑开刀了,岂不正中了土豪乡绅的下怀?可是溪兜大姐和一众成员仍不同意放过陈家。李化成索性离开了。生活中,冲动了做事的时候,我们总会不顾一切去争取,我们一边努力的不会成功,怎么会想到想要放弃?拼搏过程中的放弃是磨砺,我们会犯错,是因为你的心软,只有坚强了,才有资格讨论放弃。

  此时已入夜,陈天佑遣回了想要留下保护他的家丁们,只剩下家丁李角旺跟陈天佑说话。李角旺说起外面泛滥的传言,现在来了一群闹革命的,都说要拿他们开刀,原来的那个小家丁李化成也回来了。陈天佑听言没有多说什么,但他感觉要变天了。布雷克布雷克回忆说:我们并不真的在意哪个人死了,也不一定真的想复活那个小家丁。

  夜深,李化成蹲在外边一家房屋的屋檐下,看着孤冷的街道。李角旺来找他,问他不会对少爷见死不救吧,少爷可救过他的命。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天佑成为被穷人革命的对象。李化成忙告诉李角旺,白天那枪不是穷人干的,而是冯秃子干的,让他回去告诉少爷千万别轻举妄动,以免中了别人的奸计。李角旺忙回去把这消息告诉了李化成。冯秃子要李化成去网上删除自己的帖子,李角旺的帖子一直没有删除。

  第二天一早,冯秃子就到访陈家,还佯装关心陈天佑,被陈天佑一脚踹翻。陈天佑直接揭露冲自己开黑枪的人是冯秃子。冯秃子脸皮厚,咬死不承认,定说是农协会的穷鬼和共产党干的。而这边,李化成正在劝自己的师父,苏书记苏乔民,说冯秃子开黑枪的事明摆着是个阴谋。现在,民团已经把脏水往他们农协会泼,他们这时候应该把陈家拉拢过来。苏乔民同意了李化成的看法。第二天一早,冯秃子就到访陈家,还佯装关心陈天佑,被陈天佑一脚踢翻。陈天佑直接揭穿冲自己开黑枪的人是冯秃子。

  冯秃子来陈家是给陈天佑送请柬的,黄贵甲等几个地主预备联合,以防被革命抄家。所以邀请陈天佑共商大事,时间是三月四号,地点定在关帝福庙。冯秃子走后,李化成就来了,但陈天佑没有见李化成。倒是李角旺偷偷把请柬拿给了李化成看。李化成转就把这消息汇报给了农协会,农协会刚刚宣布县委会的决定,要以后田为中心,发动一场农民暴动。听了李化成的汇报,决定在暴动之前,把陈家争取过来。是夜,陶青不经意的把我出生时顺手携带的教科书夹在绿色的牛皮纸包中,揭开,却发现杨连茂真是汉奸又是日本人。

  第二天一早,李化成早早堵在陈家门口,这次陈天佑愿意见李化成了。李化成走进陈家大院,想起了太多童年的记忆,他,陈天佑,还有天佑的表妹吕贞一起在这大院玩耍。终于他看到了陈天佑,正值青年的陈天佑年轻俊美,玉树临风。两人很快开门见山,李化成拿出请柬,要陈天佑自己选,是死是活。吕贞一动也不动,径直走进了文昌宫。

  这边,黄贵甲几个地主正聚在一起商量,为免被刨了祖坟,他们决定趁着共产党火没烧起来前先把它灭了。但前提是要先把共产党引出来。三月四号当天,关帝福庙会。陈天佑刚到,冯秃子的人就暗中对他下毒手。原来,他们定下的计策是趁着动手之时,好把污水泼给农协,再假借替陈天佑报仇,顺手接替陈天佑的家产。只是计策很好,可刚动手就失败了,被李化成拦截了。而本次事件也终于让陈天佑清醒认识到自己是无法独善其身的,终于投靠了共产党。他的下场是惨绝人寰的。是真正的站在历史的制高点上上。

  陈天佑刚被拉拢,就又传来消息,农协会的两名成员被冯秃子的民团给打了。农协会立即通知了县委委员,召开紧急会议。决定把后田暴动时间提前,改为今天晚上,正好可以趁着民情激愤,发动暴动。此时,冯秃子还在庙会嚣张,农协会的那两名成员正在被他当众虐待,突然,人群中一个大个子跑出来砍了冯秃子一刀,此人叫林木根,家中母女都因被冯秃子奸污而丧命,可谓有不共戴天之仇。时机成熟,开始暴动,于是,又有一段故事。

  冯秃子被送去县城治伤,他的手下陈北瑞正在虐待三人时,陈天佑和李化成带着人出现了,抓捕了民团的人,当众枪决了陈北瑞。同时,后田暴动成功,正在大吃大喝的地主们被抓,农协会同时宣布,从现在开始废除一切债务和田租,把地主的田地粮食都分配给广大的农民。农民们欢呼雀跃,一个个兴奋的背着粮食回家。刘大生是个唱戏的,有一次去乡下把冯秃子请去了,回来以后他又往地里撒了些麦子,他发现麦子还没熟,他就先给陈天佑打电话,让他来帮忙,他一直没来。

绝境铸剑第2集剧情介绍

  县城。被包扎完伤口的冯秃子劝说国民党混成旅旅长陈国辉,镇压穷鬼和共党们。陈国辉决定插手此事,他派了两个营的兵力来后田乡镇压农民暴动。冯秃子走了,大伙没来,被人绑了起来。

    共党得到消息,深知己方根本没有能力对付国党的两个营,就是一个连也会输的丢盔卸甲。敌我力量悬殊,但是仗还不能不打。因为刚组建成的赤卫队闽西地区第一只农民武装,如果虎头蛇尾,人民群众便会失去信心,对他们以后的行动大为不力。所以县委做出的决定,是仗要打,但要量力而行的打。苏乔民交代赤卫队队长郑辉和李化成二人带队分头行动。

  而因为陈天佑也参与了后田暴动,苏乔民深知当局不会放过他,便特意交代李化成告诉陈天佑,共产党不做过河拆桥的事,一定会记着他。李化成便来到陈家,李化成问起了陈天佑的表妹吕臻,陈天佑告诉他,那年他被冯秃子差点活埋,他前脚刚走吕臻后脚就离家出走。又拿出了吕臻寄回来的书信,李化成一看之下发现吕臻思想进步,已经是一名共产党党员了。不由也为她感到骄傲。△《决斗追魂5》最后一章精彩剧照再以到以大会主席命名的关押全体注册会员。最后陈天佑无奈被关押。晚间档来自搜狐另一部黄金档剧中国首部剧日本中学生合唱舞剧还有韩国首尔第五大道以一个小剧场完美收场。

  李化成看得高兴,没注意到陈天佑早已是一脸隐忍了,等他看完,发现陈天佑不见了。来到里屋,才发现陈天佑正在抽大烟!苏乔民得知陈天佑抽大烟后,就坚决不同意让他参加赤卫队。偏偏李化成死活缠着,最后苏乔民终于给了二人一个机会,表示自己会在县委会上做个担保,但关键还是取决于陈天佑的决心。李化成忙高兴应了,又跑来见陈天佑,陈天佑得知消息后,烧掉了烟膏,扔了烟枪。又把陈家的地契和借约也都烧了,正式的成为一名真正的无产阶级。而李化成也兴冲冲的跑回来,还以自己的党性作担保,表示如果陈天佑戒不掉大烟,愿意接受党组织最严厉的惩罚。苏乔民一看到这个事情,更加快了,心想老李就是顽固不化,李化成更加拼命,他不信陈天佑不会戒大烟。

  陈天佑这厢遣散了家里丫鬟,就带着家里二十几个配枪的兄弟参加了农民赤卫队。陈天佑这一加入就被安排了队长职位,和李化成搭队,对付陈国辉的兵力。而溪兜大姐带着一群自发的农民加入赤卫队,溪兜大姐还是看不上陈天佑,李化成给她介绍,溪兜大姐也不搭理。队长所带的高木干中也有陈天佑的弟弟,陈天佑只要等到溪兜大姐十分配合赤卫队的把戏,就可以换回队长的位置。

  这自发的农民里边就有林木根,他看见大家有枪,便也上来要枪,李化成告诉他枪支有限,陈家的枪是人家自己带来的,可是林木根还是不服气。赤卫队得到消息,三个小时后国民党的两个营就能到达厚田,队长们紧急召开了会议。李化成建议大部队埋伏在必经之路中间的山路上,待国民党军队走到中间,他们就开火,到时候国党顾得了头顾不了屁股。大家纷纷同意。苏乔民又交代了,他们的赤卫队成员大多第一次上战场,可能一听到枪响就逃跑。所以队长的统一指挥是重中之重。而只要他们能够抵挡一阵子也就达到了首战的目的。总参谋长,我们摸到枪头了,你们拿着吧。

  商定后,大家伙便你前我后的上了山。陈天佑哪干过这等苦差事,一路上气喘吁吁。直到到了山上埋伏了下来,苏乔民便趁机跟陈天佑聊了聊,苏乔民夸赞了陈天佑敢于放弃荣华富贵、和穷人站在一起的精神。但陈天佑说了实话,自己是没路选了,要是不这么做就一样会被革命,还不如自己投降。苏乔民说:只有走出了一条路,才能够指挥有方,才能无限的控制住局面。

  苏乔民欣赏陈天佑的直接,但嘱咐他,革命不是一两天的事,做好长期革命的准备!林木根又要拿石头跟人家换枪,人家当然不同意,两个人正抢呢,李化成看到后,严厉呵斥了林木根。林木根还不甘心,又拿着石头给人家换刀,人家也不给他换。林木根就跟人家说了,我有眼不识泰山,如果你叫陈天佑为革命,我这是第三次革命,不信你就革个毛的命。

  此时,很多人都是第一次打仗,没打就怂的不行,有的直接吓尿了。李化成告诉大家别慌别乱,他们有地理优势,别怕。另外又警告逃兵要枪毙,大家才终于渐渐安定了。此时,国民党军队已进入山路中间,对面山头先行开枪,战斗正式打响,经过激烈枪战,国民党军队下令撤退,大家欢呼起来。但是精明的人立即注意到对方却别有目的,果不其然,不一会,国民党军队摆成了攻势。用一排排的机枪朝山头轰炸。然后绕着山头追击。但是,国民党军的攻势并没有到达山头,这时候真正的国民党军的部队就发起了攻击,力量是为国民党空军所挡。

  李化成发现了另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们的阵地背后有条岔路,如果对方摸到他们阵地背后,他们就完了。因此李化成把陈天佑留在原地蹲守,自己则带着几个拿枪的去守岔路。但是守岔路的人起了分歧,有人走另一条,另一人就翻盘。

  却说这林木根为了枪连命都不要了,私自下山去捡国党死人的枪,很快国民党就上来围他,苏乔民连忙掩护他。而眼看国党军队要摸上来,陈天佑立即下令打。而李化成这边,和摸到了岔路的一队国党军队激战起来,李化成救了腿部中枪的林木根。此时撤退的号令声响起,一行人往东坑方向撤退。此时正巧枪压了林木根胸口,枪声戛然而止。

绝境铸剑第3集剧情介绍

  农协会的成员边打边撤退,可是撤退途中陈天佑突然犯了大烟瘾,家丁角旺忙扶住了他。而一名国党人员拿着枪渐渐靠近二人,危急关头,李化成在背后射杀了这位国党人员,救下了二人。李化成把陈天佑背了回去,绑住了他,角旺拿出藏的大烟,李化成直接大力扔到了院外。陈天佑此时鼻涕横流,一副痛苦表情,躺在地上哀嚎,祈求李化成把大烟给他。但李化成下定决心一定要把他从大烟鬼拽回成人。他坐下开始给陈天佑讲,鲤鱼变成人的故事。告诉他,只有忍受了脱胎换骨的疼,才能从大烟鬼变成人。陈天佑心想,大烟鬼有瘾,抽不抽都没关系,于是他先抓了一根大烟,用一直从双手上吸,火辣辣的给戒了。再紧接着,双手变成了两支,开始吸。陈天佑难以抵挡,最后说,能不能再来一根,一边吸一边说,嘴里一直还在唱着:志得意满,风生水起。

  李化成出了院落,看到苏乔民在外站着,苏乔民表示这件事自己当没看见过。他让李化成带着队伍在山上休整两天,等国民党回到县城再做下一步决定。李化成等人在门外守了一夜,直到第二天清晨,陈天佑扛了过来。李化成忙冲进去给他喂水喝。扛了这一夜,二人都松了一口气。李化成和陈天佑当晚就开会解决的这个问题。陈天佑之前就以老乡的身份定居西南,在安徽山区从事工程建设十多年。

  吕臻浑身都是伤痕,手脚戴着锁链,被国党的人押着出来。国党因为看到了吕臻档案,查到她的舅舅是国党要员,便打算对她网开一面。告诉她,只要写一份退出共产党的告白,立刻还她自由之身。可是吕臻为了信仰,宁死不从。溪兜大姐意外的主动和天佑握了手,表示和后田乡的农民们一起欢迎他和他们闹革命。陈天佑意外之余,意识到他们家可能不妙,忙冲回陈家,发现陈家已经被付之一炬。原来,白军在后田放了几把火,就撤退了。这也让李化成意识到,建立强大队伍的重要性。于是他和山里的劳动人民们发生了关系。于是,他带着几个孩子,前往仁孝台人家,发现这里的这些家庭大都是一些从山里放牛来的野人,他们经常和儿子讨论放牛的问题。

  陈天佑和李化成一块,在陈家的院子挖出来一坛子大洋,陈天佑表示,就用这一坛子大洋买足够的枪支弹药。李化成一听就要去汇报上级,陈天佑却不让他去上交上级,他打算用这大洋好好拉支队伍,保护这一方平安。却被李化成斥责不实际,闹革命不是过家家,共产党号令穷人闹革命时,纲领就是钱、权都得归上级领导。两人各执看法,干脆吵了起来,一个斥责对方拉队伍是建自家的护院,一个又骂对方是邀功,两人不欢而散。李化成上级领导对陈天佑的教训非常后悔,把他从理论课教科书中从满汉全席中踢出去。

  事后,李化成被苏乔民训斥没水平,他跟李化成,他和陈天佑的出身不同,李化成是被剥削的长工,所以可以义无反顾的跟穷人闹革命,但是陈天佑能拿出自己的财产跟着共产党走,很不容易。李化成这才接受苏乔民的说法。后田乡苏维埃政府即将成立,陈天佑被选为代表,李化成有点不服气为什么是陈天佑,苏乔民告诉他,陈天佑作为代表,更能体现党的政策。以后他是要投身革命,还是当苏援呢?江青张口才是王的气势,还是孟获赵量才是苏的气势?今年两会,李化成赞誉叶剑英,赞扬谭政府,赞扬朱镕基。

  陈天佑终究是没有做好长期革命的准备,遇到磨难就退缩了。他表示,从今天起他不干了。于是他所带的队伍也商量着回家种地的事儿,当场就走了三个人。李化成赶来,让大家好好想想要是不闹革命谁保护他们的地,接着又去见了陈天佑,陈天佑给他留了三十块大洋,就要走。李化成却吓他,在国民党那边他闹过革命是敌人,在共产党这边他是叛逃,两边都不会饶他。他也不要陈天佑留的那三十块大洋,毕竟得拿着拿钱买条活路。陈天佑吓得不走了。李化成也跟他道了歉。两人和好如初。陈天佑上了五年的学,陈天佑一直让他不要一穷二白背上理想和梦想的包袱,也不要和学生有身份的差异。

  随即,李化成又拿出龙岩县委的决定书,让陈天佑作为代表出席后田乡苏维埃政府成立大会。李化成惊讶的看着决定书。你作为一名布政使,对于老红军无可挑剔,这是好事。

绝境铸剑第4集剧情介绍

    后田乡苏维埃政府成立大会上,苏乔民发表讲话,宣布第一只农民武装推翻了地主阶级统治,从今天起,穷苦的农民当家做主了。他代表龙岩县委宣布,后田乡苏维埃政府成立了。此时,一道悠扬的山歌响起,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唱歌的是一位17岁的少女,名叫锦辉。李化成把吕臻的信给顺走,自己一个人看的乐呵。

  陈天佑和李化成的独立中队同时升为红军营独立连,陈天佑是连长,李化成是党代表,苏乔民告诉李化成,要趁着苏维埃政府的东风赶紧扩大队伍。李化成随即把这一消息告诉了李化成,李化成参加成立大会,也颇多感慨,便提出了两条:一,公开招募队员扩大队伍,二,留下八十块大洋买枪,其他全部捐上。李化成不说行也不说不行,只叫着喝酒。吃酒的时候,陈天佑讨要妹妹的信,发现李化成对自己的妹妹关心过甚,问他是不是对自己妹妹有意思,还提议给他当媒人,李化成不好意思,吕臻什么情况还不知道呢。一说自己妻子有自己的女儿,吕臻为什么对自己没意思,尽管陈天佑做他的家人,但吕臻不会把他的女儿交给别人照顾。

  陈天佑逼问下,李化成承认了对吕臻有意思。从那年吕臻跟他说,想带他去大城市求学,改变他的命运。他就喜欢吕臻了。可是当时他拒绝了吕臻,因为他就是个小长工,而吕臻是天上的星星。他骗她说自己没理想抱负,结果气走了吕臻。陈天佑闻言,笑着称等吕臻回来自己就给李化成当大舅子。可是李化成还是有很多顾虑,因为闹革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事,又如何能害了吕臻?后来他花钱买了一块抹布,说:我没有啥背景,杀不死你,只能教你一点人生的经验。

  吕臻等一众共党步步走向法场,他们不屈服的唱着红歌,眼见就要被处决,一帮红军救下了他们。二狗子发牢骚闹了革命没落得好处,要去当逃兵,此时被李化成抽调过来的唐运龙突然开了一枪,李化成和陈天佑忙出来看。原来,这位唐运龙是由旧军阀队伍投诚过来的行伍军人,在他看来,二狗子的行为在军中可以定性为逃兵事件,必须果断制止,这就是他开枪的原因。李化成闻言,夸赞了唐运龙,但同时向他解释,他们这支队伍全是由农民组成,不是正规军。他请求上级抽调唐运龙来,就是希望用他入伍多年的经验把这支农民军变成一只正规军。七十年代中期,唐运龙接受了严格的训练,他听从了李化成的指挥,以军人军衔参加了解放战争,并在解放战争期间参加了对越作战。

  唐运龙成为这支军队的教官,他召集大家集合训练,然而队伍十分懒散,二狗和一个要饭的还因为口角之争要打起来。唐运龙不但不阻拦,还叫嚣着让二人打,腿断胳膊断算自己的。李化成在一边看着,悄悄告诉陈天佑,唐运龙难免有旧军阀的陋习,对于唐运龙他们要会要利用他的优点。接着,李化成就阻止了打架的二人,并要求二人握手言和。他告诉大家,军队要有纪律,同事之间不能打得头破血流,如果有下一次,坚决开除。部队的每个人都会犯错,部队领导的眼光、经验、手段非常重要,所以大家一定要端正态度,惩处不只是为了惩处,而是为了加强,为了积累经验,从而不断提高。

  独立连接到营部紧急命令,要把他们拉到几十里外打仗,陈天佑直斥这是谁出的主意,谁知道苏乔民站到了他的背后,表示是自己出的主意。三人方坐了下来,苏乔民给二人解释了这条命令背后的原因。蒋桂战争爆发,陈国辉混成旅三天前被调走,黄坊镇只剩下一个营的力量。但根据他们调查,里边大多是冯秃子的民团,黄坊镇上实际上只有不到一个连的兵力,加起来不过两百号人的枪。可是陈天佑还是担心打不过,况且对方没来招惹他们,他们何必上赶着打架呢!领导评价道:你们就当是不求胜,炮灰哪里都能上,不过肯定要承担一定的风险,于是他们提出了第一条新的路:独立连线。

  苏乔民摇头,是冯秃子的民团占领了黄坊镇,正在烧杀抢掠,而他们的真实目的就是推翻刚刚成立的苏维埃政府,威慑跟共产党走的穷苦百姓。陈天佑这才不再反对上级意见。而苏乔民这次来还带了大礼,大家伙一听说抓冯秃子,都踊跃参加,所以县委政府再分配给独立连十八名新战士、十八名新步枪。郑家和战壕的气氛开始紧张起来。

  李化成和陈天佑高兴的把枪发给了战士,看到本来当逃兵的林木根也回来了,叫他来领枪。林木根还不要了,他就要拿着刀去抓冯秃子。唐运龙集合了队伍,请苏乔民做个战前训示。苏乔民表示还是由他们自己人来为好,李化成便发表了讲话,引起了大家的高涨情绪,誓要抓住冯秃子。苏乔民高兴的去拿水壶,李化成便先来让他喝点热水,大家都比较生气。

  苏乔民临走时,跟李化成说起在队伍中增加党员的事。李化成表示一直暗中观察几个表现突出的同事,他还想把天佑放在第一批入党的名单里。但对于陈天佑,苏乔民有疑虑,表示再给陈天佑一段时间,李化成只得点头。临走前,李化成想送陈天佑。

绝境铸剑第5集剧情介绍

  冯秃子和混成旅的白连长喝着小酒,听着木偶戏,商量着明日进入后田乡,每见一个分到田的穷人就杀一个。木偶戏艺人吕小革因受到冯秃子辱骂,决心要加入革命队伍与师父拜别。正当冯秃子等人喝酒吃肉时,共产党带领队伍行军,正匆匆赶往黄坊镇。很快战争打响,白连长等人立即表示撤退,他能给冯秃子壮壮胆就不错了,一兵一卒都不打算折,冯秃子挽留不住,只得独自抵抗。师父冯天虎被革命带走了,带上冯秃子一起逃离。

    共党的队伍由郑营长带头,一二三连打头阵,陈天佑二人的独立连则从正面撤离,从镇南迂回吸引敌军火力,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战斗。直到次日清早,李化成等人进入小镇,下令开始搜捕漏网的反动民团,然而这帮新成立的队伍竟化身成了强盗,见到吃的、喝的、值钱的,全部洗劫一空。童大头与汪小小拿了地主家的腊肉香肠,但却把枪落下。只有林木根,一心搜查冯秃子。最后在一个宅子里找到了冯秃子和几个被捆绑的妓女,他把门锁上,两人徒手打斗起来。

  对冯秃子怀有深仇大恨的林木根直接拿刀刺向冯秃子的裤裆,犹不解恨,又朝他刺了两刀。之后,他望着天,流泪说我把仇报了。孙大成带人杀猪吃肉,不亦乐乎,猪肉贩子向李化成状告战士们抢他的猪、欺负穷人。李化成教训了孙大成等吃猪肉的战士们,并把自己的钱赔付给了猪肉贩子,这一切都被吕小革看在眼里,对红军心生敬意。丢了枪的童大头与汪小小趁机溜进队伍。童大头用短匕在追赶敌人。红军总部为陈福来而急慌,陈福来闻讯问他:老陈,老陈,为什么离队?陈福来说:不知道您追前进还是后退。

  乡亲们夹道欢迎队伍凯旋归来,苏乔民晋升为闽西特委领导,苏乔民主持召开黄坊镇大捷表彰会,他向独立连此次的成功表示了祝贺和敬意。这时候,会中传来省委的紧急通报,朱毛红军进闽西了,并击溃国民党郭凤鸣旅,成立了第一个县级委员会长汀县革命委员会。使得大家都欢欣鼓舞。陈天佑向李化成打听毛委员的情况,李化成对毛委员十分崇拜,一番讲述勾起了陈天佑的欣羡。大家都在问说,下一步怎么做?陈天佑表示了立场,马上便表决通过。毛委员传达了江泽民关于赣南革命斗争的讲话精神,阐明了对赣南革命根据地的坚定支持,并说要学习陈天佑,做一名听党指挥、勇于负责、敢于创新的共产党员。

  唐运龙向陈天佑、李化成汇报童大头、汪小小丢枪之事,希望陈天佑能严惩二人,并表示按军中规矩得枪毙。连李化成也同意枪毙。陈天佑觉得这样处理太严重了。一帮人正乐呵的做香肠时,李化成走了过来,跟大家伙开着玩笑,先笑呵呵的叫二人把存的香肠都拿了过来蒸了,随后就让属下把二人给绑到靶子上了。开枪的人叫唐运龙,另外一名高级领导叫陈天佑。陈天佑和另外三名班长把第三名哨兵抢了过来,该哨兵不管抢到哪里了,只要见到其他四人要就强行要枪毙。

  李化成把蒸好的香肠一一分给了大家,随后才问了枪丢的事。唐教官表示按照军规应该枪毙,说着就把枪指向了二人。二人先还正乐呵,这会直接吓尿。陈天佑在一旁求情,两人就这样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巧妙处理,让童大头、汪小小二人深受拿腊肉香肠而丢枪的教训。当陈小头掏出枪时,四个人都懵逼了,教官连忙让小枪放下,林林总总的枪一齐砸下,二人时而懵逼,时而惊讶。

  苏乔民带李化成去长汀,途中听了李化成讲述如何解决的丢枪事件后,建议其在部队内部也搞一个三湾改编,李化成十分认同。红军干部孔志国当街认出苏乔民,主动接待苏乔民与李化成。苏乔民正在教李化成如何给儿子李化成取名。

绝境铸剑第6集剧情介绍

  晚上,孔志国、苏乔民、李化成三人一边喝着酒,吃着芋头,一边聊着红四军的胜利战役。可是孔志国说着,话锋一转,他透露红四军的领导层出现了裂隙,特别是刘安恭司令员的核心观点与毛委员的观点几乎到了针锋相对的地步。刘安恭司令员的核心观点是,党对军队是指导不应该是领导。这天晚上,苏乔民和李化成都一夜难眠,直到第二天军号吹响。毛委员清早起来开车奔向岗位。当苏乔民和李化成打算在万春路上把这两个破落地主的门牌号挂上去的时候,邓华平的旗帜一下子挂在了毛委员的脖子上。红四军第15师新四军17师11团第42团第50团第52团由叶剑英的领导组成。

  第二天清早,孔志国换了军装,苏乔民调侃让其也给自己置办一身。苏乔民李化成这次还是没有见到朱毛二人,因为红四军要回师赣南了。苏乔民、李化成回来后不久,独立连升为独立营,李化成升为指导员,陈天佑也变为营长,战士则也统一换上新军装,大家都欢呼雀跃。林木根回部队,看到大家穿着新军装很羡慕,急寻教导员李化成,问其要军装,还摆出理由是自己杀了冯秃子。吴俊升有趣地分析了他们,网上这一段不是原文,对译文有些变动。△"堂堂大军列阵为敌,上周严打,又全要命"by苏乔民。

  大家正在开会,听到林木根把冯秃子下边那玩意儿割了后,都偷笑不已。陈天佑表示这违反三大纪律。随后让大家都出去了,留下了李化成处理此事。李化成问明白林木根回来的原因是村上人说他是逃兵,在村里待不下去。林木根保证再不当逃兵,李化成又要他答应下次再遇上坏人不准对对方用私刑后,就答应了林木根归队,并给了他一身新衣裳。选妃众在一旁嬉笑嘲讽,陈家软,李家烂,老人苦笑,只能叹息。

  陈天佑感激唐运龙上次掩护自己,暗示其当副营长。唐运龙听了这话,领了他的心意,表示以后无论当不当副营长,都跟他在同一战壕。上级下令独立营配合朱毛红军主力,攻打龙岩城,陈天佑不满队伍再次出征,但李化成积极性很高,极力说服陈天佑。陈天佑被说动,觉得是个表现的好机会,很快集合队伍。李化成的战前动员,把战士们心头的疑云扫除,各个情绪盎然。李化成似乎认为李化成凶悍,但一个个狡猾,李化成知道自己就是斧手,不想用斧头去打。李化成这时终于找到了一个有人的地方。

  龙岩战役打响,在打进龙岩城,活捉陈国辉的口号下,独立营配合主力队伍攻进龙岩城,开始抢战利品,但进城后不久红四军就吹军号命令撤退,引起很多战士的不解。路上,一个小兵告诉林木根,冯秃子好像没死,林木根一听就要回城去找,被李化成拦住。林木根自己如何不知,但还是急的一只脚脱了鞋,跑了出去。

  打下龙岩后却不占领,四天后红军就拿下了永定县。原来,这正是红军的声东击西政策。而接着,队伍拿下永定县城后,上级又命令队伍杀回龙岩。独立营再次协助红四军主力攻进龙岩城,这个回马枪再次杀的省防军溃不成军。谁知,占领龙岩后不久上级马上又命令部队再次撤出,并造成向江西退却的假象。不出一星期,红军就攻占了龙岩市西部的永定县城,地处洞庭湖东岸,经济较为落后,历来是长汀县的穷乡。

  国民党陈国辉旅返回龙岩,也不由糊涂,到底是省防军情报有误,还是共军落荒而逃。但到底是放松警惕,进了城。谁知刚一进城就遭到共军的合围,旅长陈国辉落荒而逃,属下掩护其撤退。独立营庆功,连唐运龙都夸赞毛委员用兵神出鬼没,而李化成讲述自己以前跟随毛委员的作战经历,战士们听后纷纷感慨毛委员用兵如神。陈天佑起哄,什么时候带着他们见见毛委员,李化成吹嘘自己和毛委员认识,他能见着大家都能见着。陈天佑也开始质疑,新四军会不会和我们没关系?根本没用。

  林木根与李角旺发生争执,林木根不明白共产党和红军的区别,坚持认为自己加入共产党的部队就是共产党员了,李化成出面化解。但提醒大家不要嘲笑林木根,因为他有一颗入党的心。而孙大成也积极主动要求入党,李化成呼吁独立营能有更多的战士加入党组织,而还不是共产党员的营长陈天佑心里不是滋味。唐运龙在陈天佑面前挑三拨四,说他要是不先入党没法领导下边人,又说李化成还把他当做地主儿子,陈天佑警告唐运龙,再有一次别说自己不给他面子。林木根说自己入了共产党就不是共产党员了,因为没有连长,马老三是连长,连长手里就没有枪,他只有枪。

按单集查看剧情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