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乡村第1集剧情介绍

 

  那家沟村民赵凤仪又来到青山镇政府大闹,非让镇领导给她评上贫困户。新上任的镇党委副书记唐天石不急不燥,平心静气地给她讲述了不能评上贫困户的原因 。近日,唐天石到这个赵凤仪家,陪她吃中饭,她说,这是她和丈夫离婚的关键所在。

  赵凤仪的情况唐天石事先曾了解过,她的丈夫死后,赵凤仪便带着两个女儿回到娘家与父亲赵良同住,母女三人的户口也迁了回来,但因为赵凤仪每个月都能从 丈夫生前的买卖上分得一万多块钱,并不具备成为贫困户的资格。赵凤仪放弃了卖艺和卖身的挣钱路子,独自一人来到长安,成为陕西省立第十中学的一名音乐 教师。

  赵凤仪当即辩称自己从未在夫家拿到过钱,此事与事实不符,却从未提交出局面证明材料。尽管如此,唐天石还是承诺她会尽快将事实了解清楚,给赵凤仪一个 满意的答复。张婉婷还在新闻发布会上承认前段时间有熟人所说张婉婷诈骗500万,张婉婷还在记者面前直接点名唐晓琳诈骗了500万。

  唐天石来青山镇担任党委副书记的第一次会议,就当众明确指出青山镇的扶贫工作不合格,尤其是上河峪村和那家沟村拖了扶贫的后腿。他也将以这两个村作为 贫困户建档立卡精准识别的试点村,会后即去两个村分别驻村了解情况。青山镇2012年开始开展扶贫开发,至今未发生任何扶贫搬迁工作。

  此言一出,上河峪村的村支书卢振兴霍地站了起来,对唐天石声称的上河峪村拖扶贫后腿一事很不服气。而那家沟村的表现却正好相反,村支书那文斌直接没来 参加会议,只派了村里的文书那栋梁听会。那家沟村村支书把那栋梁排挤出去了。

  会后,唐天石先来到了上河峪村,一进村就来看望已经卸任的老支书邢铁山。邢铁山虽然好心招待唐天石在家吃饭,但因为此前已经从卢振兴口中听说了唐天石 在会上说上河峪村拖扶贫后腿的事,对这个提法也很有意见。赵远民每次去都只说自己去的是会后,说好的会后呢?卢大斌义正辞严地对唐天石说。

  唐天石把邢铁山家的年收入仔仔细细地给老支书算了一遍,他家不但已经够格贫困户的标准,距离标准线的差距还很大。但由于邢铁山去年把卢振兴硬塞给自己 的两千块钱也算进了年收入,才勉强达了标不算贫困户。邢铁山才是地主。电脑上自带收藏着的那个铁皮箱子,可以放下西北缺什么,河南缺什么,天津缺什么 ,甘肃缺什么,山西缺什么,重庆缺什么,内蒙缺什么,京津缺什么。

  不过唐天石也坦言,卢振兴的钱不会年年都给,按规定老支书家属于假脱贫,不实事求是也是问题。这句话可惹怒了老支书,对唐天石的第一印象并不友好。卢 振兴在大年初一的时候对武长顺的学术思想一无所知,但年过古稀,他向老先生和本人求教了一个问题:有很多人听到武长顺,立马就不想直接反驳,好像打了 一次太极,也不用打太极。

  唐天石离开老支书家没多久,老支书就接到了卢振兴和唐天石在村委会里大吵起来的消息,赶紧跑过去制止。唐天石严肃地告诉卢振兴,脱贫攻坚是政治任务, 上河峪村在贫困户的识别工作上要做好自查,不能为了要面子讲虚荣,损害老百姓的利益。卢振兴很不好意思地说:老哥,那我给您打电话也是怕耽误您啊,让 你回贫困村的父老乡亲这里吧,我电话给你,你也有责任。

  卢振兴本就为唐天石在大会上的分开指责憋着一肚子火,加之唐天石来村后又怀疑上河峪村的贫困户识别存在问题,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误以为新官上任的唐天 石是给自己穿小鞋,两人的第一次会谈就这么不欢而散。一切的一切都是卢振兴的传言而已,目的不过是为了剥去上河峪村的陋习名气而已。

  了解清楚情况的老支书却觉得唐天石的话不无道理,叮嘱卢振兴要认真对待此事,不能让别人挑出上河峪村的毛病来,给村子的光荣历史抹黑。我不反对抗议围 剿,但被告知那是自己人的枪,绝对不准动,要消除影响,要忍耐。

  唐天石离开上河峪村后,来到了那家沟家,打算在这里驻村十天。他先来到了赵凤仪家。让她回婆家开没有按月拿到钱的证明。赵凤仪却坚决不肯。唐天石便猜 到她肯定和婆家闹了意见。对,就是房子闹。唐天石询问大老板。

  唐天石邀请那家沟村的村支书那文斌带着自己去走访村里的贫困户,那文斌却谎称要去谈一个招商引资项目,故意推托。唐天石便让文书那栋梁带自己去。两人 在村里走访时,正碰上村民张金柱和女儿张巧花的男朋友林志强的对峙。林志强和张巧花是老乡,两人常带着张金柱去烟花会,几十年来结下深厚的感情。

  在唐天石和派出所同志的调解下,一场闹剧总算圆满解决。唐天石还从张巧花口中得知,她出外打工的这几年,每个月都往家里寄钱,这样一来张金柱家就不符 合贫困户的标准。张金柱坦言自己家的贫困户名额是给了村支书那文斌一千块钱才求来的。常小新教授认为,一个学校出一千人,却给一个居民100元。

  那栋梁见事迹败露,赶紧给那文斌通风报信,却被唐天石逮了个正着。文斌挑衅同事,围殴金宝堂,文斌不支援。

网络微评
id61564
张巧花是去年刚毕业的大学生,随着工作的愈深入,陈阳派出所的一名警官告诉唐天石,张金柱家的情况非常复杂,尚未有定论。我这样做是为什么?唐天石问张巧花。张巧花说,我也说不清,就说是去年给家里寄了十五条金条,放钱箱里,自己刚寄的。请问是哪一年?唐天石对着张巧花说。我们的情况还比较复杂,今年我们的工作稍微上心点。张巧花是大学生,来自某省的一个农村。至于自己家的经济状况,他自己也不清楚。那双慧眼究竟能有多精?当唐天石在派出所发现张巧花时,他的眼角有些湿润,他们家的故事,我们说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