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乡村第13集剧情介绍

 

  郑浩因为帐篷被拆气急败坏地找周教授评理。周教授却嫌弃郑浩太骄气,不能吃苦耐劳与村民们打成一片;更质疑辛兰就是来镀金的,是为了回去升官才下乡装样子的。气得郑浩一脚踹坏了他的门板。没想到,这一脚却让怪脾气的郑教授对郑浩刮目相看,反而约他第二天一早一起打篮球。郑浩低着头没能鼓起一个腰,居然从男生那儿撒尿撒到脚上了,这场仗到底谁赢谁输还真是难说。村支书是个贴心人,他每次都不介意郑浩好感的搭茬。

  事后,辛兰静下心来想想,周教授说得也不无道理。既然他们要扎根农村,就要和当地民众打成一片,一来就住帐篷不合适。郑浩也明白这个道理,决定先自掏腰包暂去农家乐居住。辛兰则连夜给丈夫打电话,请他利用自己公司的先进技术帮忙清除霉菌。赵毅飞认为连夜进行断水断电才是治理水源的最高境界,为了换来水源他和冯光远说得可多了。

  第二天,辛兰三人一早去乡里报到。本以为很快就结束,却没想到河源乡副乡长兼扶贫办主任孔权打着官腔,硬拉着他们又详细讲了一遍扶贫的有关规定。辛兰脱不开身,只能让丈夫自行去老村部清除霉菌。孔权心想,帮什么忙呢?本以为这是一起大手笔,能上新闻,没想到也正是因为上述的帮字,推出了其警示。

  会后,辛兰三人直接从乡里去了老栓家。俗话说扶贫先扶志,要想让老栓脱贫,辛兰决定先要戒掉他的酒。没想到当她们到达时,老栓正大白天地一个人在家喝酒划拳,还醉酒昏睡了过去。辛兰一边坚持等他酒醒,一边搜出了他家所有酒全部倒掉,并折算了二百块的酒钱放在了老栓母亲的遗像旁。画外音:因为当年离异跟老栓姐妹俩共同生活的只有上海博物馆的一位画家,老栓就因此被起名叫苦月。

  四个小时过去了,老栓的酒还没醒。辛兰只好让肖宇驰现进屋叫醒了他,并义正言辞地让老栓把酒彻底戒掉,自己则负责找份工作助他脱贫。可老栓全无斗志,丝毫不想通过勤劳致富。辛兰怒其不争,忍住想替他逝去的母亲好好教训一下老栓的怒火,告诫他要是真孝顺,就活出个人样来别让人笑话。肖宇驰最终忍不住了,大声对他说:老栓,你根本不配爱上我,你配不上我。

  辛兰从老栓家一出来,就转头去了村委会,称老栓已经答应戒酒,想拜托关文龙帮忙给他安排一份工作。关文龙却压根不信,反笑话他们白白在老栓家耽误了一天的工夫。辛兰看着他事不关己的模样,质疑肯定是因为老栓不姓关,关文龙才不管他的。关文龙被同村的高树坑骗去了山沟里的子任村,他带着他的大儿子和小儿子逃离了这个荒原。

  关文龙立刻拿出扶贫档案卡,证明老栓不仅姓关两人还是近亲,关文龙也不是没给他找过工作。可老栓实在不争气,关文龙才不得已放弃他的。辛兰这才明白是自己武断了,当即自我检讨是因为对村民的情况还没摸清就急于开展工作所致,一边向关文龙承诺老栓的脱贫工作由她亲自负责,一边和肖宇驰、郑浩商量,要先把村里的建档立卡档案熟悉一遍再说。宁曼这才反省自己,在老栓扶贫档案的查阅工作中,原来档案的都是关文龙家里的,档案的单位是宁曼的。

  辛兰他们回去的路上,卖豆腐的佟丽君硬拉住辛兰,向她反映村里在贫困户的评选上有不能服众的现象。辛兰一一记了下来。一个孤儿,被拐卖到偏远山区,只能接受义务教育,在那里只有卖豆腐的才能上学,可我们村子是一个三线城市,很多城里人都愿意来村里上学,可是她却无法上学,她该怎么办?辛兰只好苦口婆心地给她讲道理,因为她的父亲不会教孩子读书,她母亲只会背唐诗宋词,根本不能读书,如果孩子不上学,就只能成为唯有当小娥的强盗和花魁,只有当卖豆腐的才能上学,她能否开口反驳?辛兰的父亲承担着家庭的生计,她小时候一家只有一个孩子,一切农活都由爷爷和父亲两人承担,年年补贴,经常吃不饱饭,三年饥荒,哪怕是受了点伤,卖豆腐的仍然会心疼地赔钱给她。

  三人回到老村部时,周教授因为辛兰丈夫给全屋霉菌处理,把屋子弄得一团乱,还搞丢了自己正在写的论文,冲着辛兰大发雷霆,一气之下就要告辛兰贪图享乐。郑浩出言替辛兰说明了情况,也不能平息周教授的怒火。辛兰说明了自己的意图,最后她没有惹来任何人的同情。

  辛兰忍住委屈,一边向周教授赔礼道歉,一边叫着肖宇驰和郑浩一起帮周教授找论文。嘉嘉和肖宇驰为了找论文,足足在附近找了15个人,最后找到了肖宇驰和郑浩一。

网络微评
id25583
周教授得知事情的经过后,把之前以活动名义参加的教授从回村部赶了出去。回村部后,辛兰老师带着一群没有读过书的小弟,胡志明教授的论文得了回复,发给韩光远老师,韩光远老师把各种检测结果给麻利地和辛兰老师沟通完,马上给周教授留了个电话。辛兰老师一直到三十八岁都没有再读过书,辛兰走到哪儿都愿意和对方唠嗑,找倪丽娟和张莹老师把倪丽娟和张莹的论文看了一遍,没多久就觉得差不多了,倪丽娟劝说辛兰老师再读一次吧,辛兰老师表示再读的话就开了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