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boss又如何第20集剧情介绍

 

    得知聂星辰发生车祸,颜景致慌里慌张的赶到医院,却发现聂星辰不在病床上。颜景致来到医院,看见缴费路上的聂星辰,立马抱着她来到韩子遇的看诊所。得知聂星辰并无大碍,只是因为疲劳驾驶才导致的判断力失误。在颜景致开楼开车的空隙,韩子遇突然询问起聂星辰关于童欣的事情,聂星辰告诉韩子遇一段感情里,如果只有一方主动,另一方是会累的,而如果累的话,也就没有了期待。韩子遇一听猜不出其中缘由,猜测童欣是不是因为当粉丝当累了。

  颜景致和聂星辰一起回家,电梯口处颜景致发现了聂星辰手腕的伤,就帮她擦药,哪知聂星辰因为太累,没一会就睡着了,颜景致只好抱着她放到自己的床上睡觉。颜景致很担心自己会不会再次失忆,得知是有可能的,颜景致内心对聂星辰的愧疚就越来越深。他安静的独自坐在沙发上,不断的放空着自己,然后过了很久很久就起身外出一个人透透气。聂星辰醒来后,发现颜景致不在家里,打电话给颜景致却也无法拨通很是奇怪。聂星辰回到办公室,得知颜景致和甄念一起吃饭的绯闻有些走神。朝阳市急诊科的工作人员在接到求救信息后,误以为聂星辰没死,于是去做了简单的检查,结果检查结果只是有一点氧气不足,错把盒装果汁当果汁喝。

  聂星辰照常汇报工作,同时因为绯闻的事情很是生气,刚巧甄念来到办公室,两人举止亲密暧昧,原来那天颜景致主动邀约甄念吃饭,请求她帮助自己,他想让聂星辰主动放弃自己,因为自己给不了她想要的幸福。甄念告诉颜景致,这件事他一定会后悔的。随后。聂星辰坦言那天为了让自己清醒,主动和颜景致见面,带他去见了甄念。

  甄念故意在聂星辰面前表示自己跟甄念的亲密,聂星辰说服自己做个大气的女人,表示过去五年,他们两个人怎么事都没有发生,现在也不会发生。颜景致故意让聂星辰帮甄念买衣服,甄念穿着聂星辰新购的衣服,就被赵远方拉到了角落里让她不要掺和聂星辰和颜景致的事情。聂星辰还问颜景致在公司工作,留恋人家家里的生活吗?颜景致说至少在你们公司是这样的。聂星辰在微博上写:地球是圆的,地球是圆的,地球是圆的。

  黄韬送会议记录去总裁办公室,颜景致得知聂星辰已经下班了,看到她空空荡荡的办公桌,这才下楼,哪知聂星辰一直候在他的车子边上。聂星辰告诉颜景致自己不生气,人有些时候可能不需要爱情,但一定需要友情,关于他很甄念的事情,颜景致无需跟自己解释太多。颜景致因为一直过不了自己失忆的坎,当着聂星辰的面把两人的故事日记撕了个粉碎,同时表示自己想当个正常人,不想自己因为每次爱上聂星辰就会失忆。颜景致很想跟聂星辰提分手,但话到嘴巴却忍住了,聂星辰也让他等冷静了再跟自己谈这件事,说完就离开了颜景致的家。聂星辰答应了聂星辰的要求,但聂星辰和小黛去ktv唱歌的时候撞到了聂星辰的脖子,聂星辰以为聂星辰想和她走到生命的尽头,但聂星辰却说没有。

  聂星辰回到房里,想着颜景致刚才说的那些话,倍感压力。而颜景致则把撕了一地的日记本又一片又一片的重新的黏贴在了一起,想爱又不敢爱确实令人崩溃而沉重。童欣送来财务部的投资报表,聂星辰因为暂时不想跟颜景致直接面对面,便让童欣当起了自己和颜景致的传话筒,童欣来来回回可算是把事情财务报表所需的资料给理清了。财务报表披露,颜景茗是资产负债表负债和所有者权益总额807.68亿,净资产-10.69亿,损益总额-20.61亿,公允价值折价率36.6,从2012年以来,至2015年3月31日止,其全年的现金流净额为26.8亿。

  颜景致得知廖总夫人车祸去世以后,便让聂星辰陪自己一起去个地方。廖总深陷夫人过世的悲痛之中,聂星辰安慰他节哀顺变。廖总告诉他们忘记的人更加不幸,因为他的人生失去了光彩,而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抓住记忆中的那一丝光亮,廖总的话让颜景致和聂星辰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自己。最后在她离去的同时,颜景致向聂总道了别,并透露廖总已经有了新的发现,原来他还拥有闪耀的人生,他又何必继续默默无闻呢?还有呢,有个点吧,颜景致此刻此刻,都在想的是我自己。

  聂星辰想起颜景致想要当正常人的心愿,顺着自己的心意来到颜景致的家中,看着熟睡的颜景致内心似乎有了答案。可当她看到那本被撕烂的日记本再次被黏合完整,内心的波澜更是禁不住的上下起伏。打开日记本才知道,颜景致这么做原来是想让自己主动放弃她,自己心疼聂星辰因为自己的失忆而受到的伤害,聂星辰没有自己,一定可以更开心,自己这次真的不想忘记她,所以自己一定要离开她。可聂星辰对颜景致的态度已经变的无情,她知道自己不配,她甚至不认为自己配得上聂星辰。

  颜景致来到办公室,发现聂星辰已经离开了公司,同时让黄韬把一封信件递交给颜景致。总裁办的人对聂星辰突然离开很是不解,颜景致得知后立马回到聂星辰的住所,但聂星辰的电话却早已关机。打开信封后,聂星辰告诉颜景致自己不想他成为下一个廖夫人,为了寻找记忆的一丝光亮丢掉生命,自己也会离开京海,希望他不要再来找自己,这一次自己是主动放弃他的,因为自己也不想颜景致因为爱上自己而忘记了所有的记忆。聂星辰和颜景致聊起这些事时表现出对颜景致的怀念,聂星辰的情绪却不好,聂星辰很难过,但是完全同意颜景致的意见。

  聂星辰走后,颜景致依旧如常工作,也接受着心理治疗。一日午后,一个小男孩玩着镜子,唱着星星歌,这让颜景致想起了两人当初初相识的画面。你居然会相信星星有毒,我是绝对会发疯一样发疯的。

网络微评
id91013
二十多岁的颜景致和心理医生聊着这个男孩的心理问题,得知这个男孩叫廖佳楠,家里面有老爸老妈、三个姐姐和一个弟弟,一家四口人都很普通,颜景正因为小时候的阴影而一直无法信任这个男孩,从不管教他一丁点的恶习,这让原本大男子主义的颜景正开始更加不敢把他当成一个男人来看待。有一天中午,颜景正被一位老人送到了西桥西路的凤阳警校,此时的那个老人已经卧床多年,怀疑自己杀了一个小孩,因为年纪还小,所以就像是穿个皮衣套个皮袄一样,一点看上去很乖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