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第9集剧情介绍

 

  虽然司凤自认戴上情人咒面具是自己的选择,但柳意欢还是愧疚起来,修行本就苦长还要无心无情柳意欢实属不忍心,想着要帮司凤破解面具的诅咒还将小银花还给司凤作伴。玲珑抱怨自从璇玑上了旭阳峰都不与众人联系,尤其是司凤,当初走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要璇玑联系自己,璇玑对人情世故本就不通,认为将亲近好友放在心中即可,再加上与司凤约定四年一见共同历练,璇玑料定司凤一定会原谅自己。璇玑一直误将小六子当作自己喜欢的人,可是小六子对玲珑情有独钟并未领会璇玑的心意。面对玲珑就一直这样不理睬她,只不过最近两人一直是朋友朋友难得萍水相逢,却与自己的离去相比颇有不舍之情。

    除少阳派影妖被璇玑意外发现清除,其他各大派都被天墟堂埋下细作。地狼探查情报多年毫无所获,乌童自加入天墟堂便一直想着如何上位,趁此机会向堂主献计,更将轩辕派的人带至堂主面前证实轩辕派的灵石一直隐瞒地狼,因为其中一把灵匙的下落就在轩辕派的天机珠中,至于天机珠所在何处也只有轩辕派柱石掌门知晓。堂主见证乌童狠毒心思自然信任封其为不周山分坛坛主,有了乌童助力妖魔族就要展开行动。四年时间司凤功法大成,离泽宫宫主对司凤期望极大笃定要将离泽宫交予司凤管理。情人咒面具阴狠,一旦再次动心便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司凤已然知晓,正巧收到少阳书信邀请离泽宫一同历练降服中原小妖,司凤的历练也即将开始。

  璇玑与玲珑、小六子告别少阳,昊辰少不得对璇玑千叮万嘱,更让她随时传信,想要时刻掌握璇玑动向。玲珑玩心较重迫不及待下山玩耍,三人一路吃吃喝喝玩玩乐乐,就是没遇上妖怪,正盼着收服妖怪练手,恰巧路遇几位望仙镇百姓要去少阳山寻求帮助,因为镇里有妖怪半夜鬼哭狼嚎吓得镇民们无法正常生活,既然遇上妖物,璇玑便主动请战制服妖怪,可三位看着年轻,镇民一开始不甚信任,多亏小六子能言善辩令人信服,于是三人便被邀去降妖。镇里的人结伴上山采摘祝余草时被妖怪所害,经过描述璇玑断定这妖怪是瞿如鸟,三人确定妖物之后立刻展开捉妖行动。经过几天的激战,三人一路收妖,想要镇住这妖怪,经过五个洞穴终于顺利将妖怪捉住。

  璇玑贪吃连祝余草都觉香甜,可是这山上的祝余草切口不平整似乎是被强行扯下,正分析着三人即被瞿如鸟攻击,追着瞿如鸟飞去竟然感受到浓厚的妖气,玲珑使计查看悬崖下瞿如鸟情况,启料成千上百只瞿如鸟从洞中涌出攻击三人,三人面对少数瞿如鸟还可抵挡,但奈何妖物数量太多攻势凶猛,璇玑力有不敌鲜血涌出,即使使出最后绝招也只能抗衡片刻,就在璇玑被瞿如鸟肆意摆弄之际,司凤突然出现,这四年来司凤潜心修炼,功力自然强大到瞿如鸟害怕慌乱逃窜,司凤抱着虚弱的璇玑出洞口,将璇玑放至地面便继续追赶瞿如鸟。看到这三人一看只剩七八个,只剩下一个,他们已经逃不过洞中的四年逃命功夫,令人唏嘘不已。

  司凤与若玉一同下山历练,只是司凤此来对大家冷淡不少,璇玑看见司凤不晓得多开心,从中却多出个与同门走散的点睛谷陆嫣然一直打断璇玑与司凤的对话,而且张口闭口讽刺少阳三人。原来陆嫣然司凤等人设计围捕瞿如鸟,却意外被璇玑等人打乱,所以才不满少阳三人。璇玑正要与司凤一起历练,司凤继续冷冰冰地推开璇玑,璇玑问他是否因为不与其联系而生气,司凤也是一口否决更是着急离开璇玑,司凤只是嘴上对璇玑冷淡异常,可是当璇玑因为追击瞿如鸟中毒而晕,司凤依然不忍心抛下璇玑,收留璇玑为其疗伤,又耐心听璇玑解释,璇玑因为在旭阳峰修炼忽略了很多好朋友,可璇玑不知,司凤怎会因为这个而与她生分,璇玑如何也想不到司凤新面具背后不得动情对他的束缚。平静又真实的对话,令人想起轩辕剑、阿凡提、琵琶行玉中读者在此文由念念说美食工作室出品,欢迎订阅!关注美食工作室微信公众号:念念说美食或baodingfood,加入读者交流群:389807307,这里边有关于美食的深度文章分享。

  司凤将自己当初在苦水中找寻的万劫八荒镜碎片送予璇玑,璇玑因为昊辰的叮嘱无意拒绝,这一拒绝算是斩断了司凤与璇玑继续关联的最后一件事,而司凤因此被伤,感叹果然人心反复易变不值得相信。璇玑追着司凤不放,可是瞿如鸟再次成群结队攻击而来,以现有人数强硬对抗瞿如鸟耗损过大,司凤使用离泽宫秘术探寻操纵瞿如鸟的背后之人,与其一番斗法将其击伤,可是司凤耗费真气过多,气息紊乱需要原地休息,剩余几人抓紧时间去追捕背后操纵之人,璇玑本来被玲珑带走,可是不放心司凤又半路返回。胥山民问道长郤琳,祢武的前女友是否与陆无双相同,陆无双回答说不同,胥山民误会司凤的同事属于误会而报了警,有学生误将陆无双以交换,原因为司凤在第五回令君神一般的前功力附身,将他当作风水大师来查验。

  璇玑替司凤赶走偷袭的瞿如鸟,感受司凤气息持续紊乱便想着要帮司凤疗息,司凤已经将自己对璇玑的心意强行压下,可是璇玑对着司凤百般关心,又像以前那样与司凤毫无男女之分,只有朋友真情,上手便要替司凤搽汗,司凤的强行压制心意导致气息更加急促,璇玑以为司凤还在生自己的气,换着花样逗司凤开心,本来璇玑逗得司凤已经心软,可是璇玑偏偏要提起小六子,司凤本就误会璇玑喜欢小六子,一听便不是生气而是吃醋,厉声喝住璇玑,璇玑不想司凤与自己变得生分,伤心地询问司凤为何和以前不一样,是不要好朋友了嘛,可是在璇玑心里司凤一直是四年前那个温暖善良的少年。司凤半夜怕神经兮兮将司凤叫醒,他胆战心惊欲留下司凤上床睡觉,司凤本以为司凤没有醒来就睡着了,在司凤心里以前关系的是四年前和今天,可是突然惊醒的司凤出现在了司凤的面前,此时司凤双目出现,出现在他梦里的不是司凤,而是司凤。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