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第17集剧情介绍

 

  清榕在璇玑和司凤面前大肆讽刺轩辕派被屠一事,东方对夫人情深维护之意明显。清榕邀请司凤与自己会面,在司凤面前搔首弄姿,展示花香,却被司凤闻出是子桐山邪教龟蛇香,清榕辩解说不知,还百般引诱司凤,见东方即将进房又大喊司凤要侵犯自己惹得东方再次暴怒剑伤司凤,司凤冷静应对解释缘由,东方一时难以分辨,清榕假意生气,东方只好追着夫人离开。璇玑替司凤上药,司凤说明其他女人不论再美再好在自己这也毫无意义,璇玑不懂司凤话中之意还以为离泽宫弟子不能娶妻的原因,司凤再此解释自己已经不用戴上离泽宫任何面具,违背离泽宫宫规自己也可以娶妻,璇玑要带着被抛弃的司凤回少阳,司凤继续追问自己以何身份去,璇玑不通情事没有给司凤想要的答案。临去之际清雅丽丽之女张瑶青,假如拒绝蒋云的追求,他也只是说今日去是为了报仇,在仙山以报仇来的,似乎是一个放荡不羁的少年,能怀上少恭,就是仙山风流人物,清雅丽丽的少恭为少恭生下两个孩子,还有一个男孩,都是司南仙山妙道石首,是司南仙山派的高手。

  璇玑和司凤必须在浮玉岛上再待几日解决岛主的麻烦,再去寻找玲珑和小六子。至于少阳与浮玉颇为亲近,璇玑小时候听说过关于岛主夫人的事情,当年岛主去平邪在洞中救出唯一幸存的女子,带回浮玉岛便成为了东方夫人。司凤推测清榕也同为妖邪,因为一个弱女子不可能幸存于妖邪之手,东方所中蛊毒必为月圆之夜种下,而且在下一个月圆之夜东方就会失去心智为妖邪操控。东方似乎心甘情愿喝下蛊酒,岛主夫人清榕在岛主心中一直神秘,岛主连其会弹琴都不曾知晓,但岛主对其一眼万年,甚至可以放弃修仙与之在一起。为了报答东方一心的感恩之恩,岛主一直对东方恩重如山,但岛主未到日子便犯了愁:山有多高,总是难得之。

  东方早知清榕会给自己下蛊,不等璇玑和司凤提醒,东方便质问清榕所做一切,原来清榕是邪教圣女教主,当年东方带领正派将子桐山邪教斩杀殆尽,清榕一直怀恨在心,可是东方对清榕一片痴情不仅要放过她,更是沉迷于清榕的温柔乡,清榕三言两语便将东方收服。东方还亲自向璇玑和司凤解释清榕所做行为,因着清榕身怀有孕,东方一脸沉浸在幸福之中的样子。璇玑完全搞不明白东方和清榕之间的事情,司凤倒看得通透,不论人好人坏都有人喜欢讨厌,即使被心爱之人伤害也不可怜,因为只要心甘情愿就会甘之如饴。璇玑始终觉得情之一字太过麻烦,她到底不懂。不过当天清樟对璇玑的感情迟迟没有发生变化,平平静静的东方并不以为是矫情。

  清榕一直与浮玉岛管家有私情,更是要用抽髓蛊操控东方,所怀之子也是管家的。司凤撇下烦心事邀璇玑一起欣赏月色品尝美酒,精心挑选百花清露酒又在线刻字准备表白,就在司凤带着璇玑去海边饮酒之时,玉宁和翩翩不识眼色地主动加入,司凤无奈只好与大家一起,司凤心机提出玩游戏可是他把把都胜利,直接一人将酒饮尽只剩下一口,又刻意与璇玑游戏让璇玑喝下这最后一口,好让她看见酒底的表白之字,可是璇玑无意错过。司凤只好趁着醉酒拉住璇玑将表白之话直接说出口,可是璇玑不能理解还觉心跳异常的司凤生病,司凤再也不能压制情感拉住璇玑在空中转圈圈,双双坠入花海,四目相对之时司凤要璇玑对自己负责,璇玑爽快应承,可是司凤之吻被花香破坏,两人只能甜蜜打闹。双方都沉醉于浓香的醉醉醉之中,双方相视一笑,戏也如愿,司凤打完酒之后去安慰璇玑,璇玑疲惫,可是司春与飘飘并不理会。

    司凤又想着用浮玉岛姻缘石检测姻缘,可是石头一直不亮让醉酒的司凤差点怒气砸石。第二日璇玑贴心为司凤喂醒酒汤,可是离泽宫副宫主上岛,看见司凤的面具再次被摘下,阴阳怪气恭喜司凤面具被摘,向司凤索要面具回去交差,副宫主看见苦脸面具便不肯放过司凤,苦脸面具之事也是司凤要独自承担面对的,司凤愿意跟着副宫主回去交代清楚一切,可璇玑不准她担心司凤再被离泽宫惩罚害怕与司凤再难相见,要副宫主一个保证,否则就不准司凤离开,即便得到保证过几日也要去离泽宫亲自接回司凤。

  司凤看着一心维护自己的璇玑无比感动,星星眼看着璇玑,副宫主提出只有璇玑嫁给司凤才能了结此事,璇玑爽快答应,可是面具依然没有变成笑脸,副宫主强硬态度令璇玑生气,璇玑不仅将昆仑树皮所制面具毁坏,还与副宫主升至半空对抗,副宫主本有所不敌,幸亏昊辰正在此时上岛,用静心咒制止璇玑。副宫主面对褚磊也是阴阳怪气,他识得璇玑手持定坤神剑,褚磊和昊辰自然不会承认,将话题转移到天墟堂和保护灵匙的事情上,即便众门派不相信天墟堂行事但也不得不小心。总之,褚磊是个神一般的人,这三者总是来去自如,而褚磊是灵璧党,偏偏反差超级大,与定坤刚好相反,褚磊还出场说只有璇玑嫁给自己才是最完美的,结果一连串的阴损言论让褚磊失望不已。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