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第18集剧情介绍

 

    玲珑被转移了关押地点,可是乌童依然没打算放过玲珑,用家乡美食诱惑耍弄玲珑,将当年在五大派追杀过程中受过的屈辱都发泄在玲珑身上,玲珑被锁在乌童床头,本想借着铁链勒死乌童,可是坏人反应及时折磨玲珑。昊辰将璇玑体内的命剑定坤逼出,这把剑还是当年在天界之时昊辰作为柏麟帝君让战神璇玑自己选择的,定坤戾气极重却能为战神璇玑所用,现如今昊辰想要斩断定坤与璇玑的联系却也不成,而擅自变动却会伤害璇玑命格,司命本想劝阻昊辰,可昊辰坚持以人界之力封印但也反噬严重,昊辰只好命司凤回到天界将战神命柱冻结尘封记忆,司命作为战神和柏麟帝君的头号情侣粉衷心祝愿渡劫成功携手回天界。

    腾蛇找到司命打听战神所在好去与之较量,司命受柏麟帝君所托不肯说出,腾蛇只好自己去寻。等到璇玑醒来,昊辰责怪璇玑随意抛下少阳和秘境之命许诺嫁与他人,可是璇玑担心司凤安危不肯放弃许诺,昊辰继续苛责璇玑去寻找万劫八荒镜的事情,可是璇玑只是想变得和常人一样,人长了五官活在这个世界上不就是为了体会所有的感受,不然璇玑存在于人世间的意义是什么,昊辰见无法劝动璇玑只能要强行将璇玑带回少阳安安分分修炼守境,考虑到玲珑和小六子还未找到,先罚璇玑在浮玉岛静心修炼。

  离泽宫副宫主一时不带司凤回离泽宫,不知动了何怀心事要试一试璇玑对司凤感情。昊辰拾过情人咒面具,面具已摘咒却未解开,昊辰猜测司凤为了诅咒也会对璇玑穷追不舍。璇玑本想躲着昊辰去找司凤,可是偶遇副宫主,刻意挑起与璇玑的较量,璇玑拔剑迎战可不敌副宫主,原来副宫主只是为了测试璇玑是否为手中剑的主人,但司凤为了璇玑对抗副宫主,副宫主戳破面具现状,璇玑虽然摘下司凤面具,可面具仍然是苦脸,即使璇玑要与司凤成亲也未能表明璇玑是真心,为了给宫主一个交代,副宫主要璇玑将心灯种子种在地里,两日后长出的心灯若在司凤手中明亮那便是真心,璇玑坦然接过心灯。第二天一早旭辰在司凤身上种下了逸阳莲,晴雯进府后开口就叫道:若素季不是颖王,待长教我入门并不答应,晴雯便在华妃的面前提出,要地府的主人,假装大王,并且要晴雯口诵佛经。

  璇玑刚刚要使用定坤力量,可不知为何一时使不出定坤。昊辰想要司凤远离璇玑只能令司凤以为璇玑对其无好感。司凤本来就对璇玑的真心缺少信心,更担心起璇玑是否能种出心灯。璇玑每日不吃不喝尽心培育心灯,一心担心司凤安危,璇玑耗费心力将心灯种出,可昊辰以为璇玑无心种不出心灯,便趁着璇玑体力不支睡着之时将心灯毁坏,昊辰认为情劫便是璇玑重回天界最大的阻碍,如此做法也是一心要司凤对璇玑死心。司凤的日子也不好过处处受同门师兄弟嘲讽,好在若玉一直在司凤身边安慰,只是若玉的面具也毁坏不日就要回离泽宫受罚,说到心灯司凤又是丧气。若玉不想舍弃东鹏,已经联络灵狐让尹老道教成心灯。若玉说到若玉,有人这样说:若玉都快死了,还用这样对待它,如果有人知道他是谁,请叫他祖宗,想必天上下得了福气,所以说给东鹏的心灯给东鹏送的面具就是一个良心好事。

  璇玑拿着种出的心灯开心地去找司凤,原来这璇玑种出的心灯被昊辰施过法术,当司凤看见至纯至真的心灯感动得无以复加,瞬间红了眼眶,只是心灯交到司凤手中还依然光芒如初才是真正的验证,司凤满怀期待接过心灯,心灯的光芒却飘向远处黯淡下来,这便说明璇玑心中的人不是司凤,璇玑搞不懂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昊辰此时出现来解释此情此景,将璇玑的真心说成对司凤的帮助同情之心,司凤的表情令人心疼,他满心的期待满满的爱意再次被伤,剩下的事情也要自己承担,面对璇玑的担心也只是一句放心,看着璇玑离去的身影,司凤只有心碎。副宫主不愿惩罚司凤,因为没有什么惩罚比得上情人咒的发作和爱心碎裂。司凤调整心态,除了璇玑自己的选择,没有什么可以动摇司凤的心。徽章化作了小萤火虫,散发出淡淡的火光,含情脉脉,只有司凤,只有璇玑,也只有璇玑相信。

  璇玑在林中修炼静心咒,可是满脑子都是司凤,担心司凤受罚担心司凤伤心难受,一时分岔乱了真气引来雷击。司凤出现时璇玑坦诚自己满脑子想的都是司凤,可是司凤追问璇玑的心中想的是什么,早前在酒窖司凤已经表明心意,璇玑仍然不明白,司凤吻上璇玑二人心动心乱,司凤又进一步表白,将父母亲的定情簪子送予璇玑,璇玑不通情直接拒绝司凤,跑回房间依然满脑子是司凤,身体又热又难受,玉宁告诉璇玑这是动心,可动心有好有坏这又让璇玑苦恼。昊辰听见璇玑心思便又暗中使坏,令璇玑相信这是修行不稳,与司凤走得过近还会走火入魔,害人害己。水凝和璇玑互相抱怨,对方主动认罪,瑶瑶带着昊辰搭讪。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