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盔甲的少女第1集剧情介绍

 

故事要从桑甜考试那天说起,桑甜是一名可爱甜美的女孩儿,18岁生日那天,她许下愿望要考进妈妈母校六叶体院花滑队。然而当她表演完后评委便说这孩子悬了,她最后的动作有些可惜,偏偏最后一个出场的还是去年高中联赛冠军孟娜,这最后一个名额应该非她莫属了。然而当聚光灯熄灭时桑甜得知孟娜没有参加考试,于是她顺利获得了最后一个名额,锦鲤女孩儿桑甜开心不已。

桑甜偷偷摸摸进入更衣室换上了男装,她还有一个身份,就是在全是男生的野球场女扮男装的小桑爷。离开时,桑甜不小心撞到了闻冰,二人谁也没把这次见面放在心上,更没有注意到他们拿错了球杆。闻冰是一名有脸盲症的“恶作剧男孩”,同样热爱冰球。冰球高中联赛比赛现场,六叶附中最后一位出场的就是连续三年蝉联高中联赛MVP的闻冰,呼声很高。比赛开始,闻冰一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突然猛地冲向对手抢下了球,用一系列强大的操作进了球,观众都没有反应过来。桑甜发现自己手上的并不是自己的球杆有些意外,不过这根球杆很名贵,所以她决定打完比赛再把它送回去。

闻冰的比赛依旧在继续,在距离比赛五秒钟时闻冰直接射门赢得了比赛。桑甜拿着闻冰的球杆来找踏的主人,闻冰的舅舅程敏俊可怜巴巴地拿着她的球杆来换,因为闻冰刚才打球时不小心把杆打坏了,程敏俊还特意拿出了补偿金,原本一脸嫌弃的桑甜见钱眼开顿时开心了。女扮男装的桑甜进了女洗手间,闻冰也不小心进了女洗手间,恰好有女生进来,二人连忙躲进了隔间,闻冰一把把桑甜推了出去自己淡定自若的离开了。桑甜连忙摘下假发,那些女生才松了口气。桑甜咬着牙准备离开,结果遇见闻冰在做采访,得知他的名字后桑甜默念了几句。程敏俊急忙打断了采访,闻冰该去树人商学院报道了。二人猛然对视,却被一声甜甜的闻冰哥哥打断,闻声而来的正是孟娜,也是闻冰的追求者,为此她没有参加六叶的入学考而选择考了树人商学院。孟娜提出和闻冰合影,闻冰笑着答应了,却从背后朝程敏俊挥了挥手拿来手机,然后不小心摔碎了,远处的桑甜目睹了闻冰把手机摔碎脱身的这一切,怒骂他是朵盛世白莲花。不过想到手上拿的是闻冰的钱,桑甜决定赶紧花掉。

桑甜告诉自己的好朋友方小柔自己考上六叶了,以后她可以堂堂正正地做女孩子了。桑甜还有个弟弟叫桑湛,虽然喜欢打游戏但还算争气,考上了树人商学院。桑甜收到了桑湛的消息,说他要去打一场告别战,新生报道的事情就拜托给桑甜了,桑甜叹了口气,换上男装进入树人商学院。闻冰和母亲程敏莉打视频电话,程敏莉嘱咐他代表的是闻氏集团的脸面。帮桑湛布置好宿舍后桑甜便离开了,还在为和桑湛一个宿舍的倒霉鬼祈祷,没想到这个人就是闻冰。闻冰早就打好了算盘,让程敏俊替自己在树人上学,程敏俊一脸茫然。

路上,桑甜遇到了一位老奶奶,奶奶叫她坐过来暖暖手,还叫她抽一张牌,桑甜抽到了命运之轮。奶奶叹了口气,这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就像是命运缠上的各种丝线,有的是红线有的是白线,而桑甜的是黑线,奶奶神叨叨地告诉桑甜,从她缠上黑线这一刻开始命运将会逆转,所有的不幸与幸运都将反转。锦鲤女孩桑甜当然不相信,连忙找借口跑了。桑甜与闻冰擦肩而过,冥冥之中,二人被一根黑线缠在了一起。桑甜提前把黑线放在了路边雪人上,看见走来的是闻冰有些尴尬,还好她够机灵。却不想闻冰又偷偷地出现了,身上的黑色毛衣开线了。有那么一瞬间桑甜觉得闻冰很帅,可当他浇自己一身雪时顿时醒了过来,当场骂他是个白莲花心机鬼。身后的小孩子们顽皮的打雪仗,桑甜猝不及防的被推到了闻冰面前,二人猝不及防的吻让各自都惊呆了,桑甜连忙骂了一句混蛋就跑了。路上,桑甜还在懊恼,那可是她的初吻!!!却不想坏事接着来了,桑甜接到电话,录取资格被取消了,手机也被路过的车子碾碎了。

桑甜跑到六叶求老师,上六叶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可并没有什么用。回到家后,家里还着火了,火警走后桑甜从一片狼藉中拿出与父母的合照,她没有考进六叶,心里很愧疚。与此同时,闻冰还在回忆那个吻,他把桑甜的样子用画笔画了下来,虽然他有脸盲症,在比赛场上看不清楚对手的样子,但他却清楚的记得桑甜,连闻冰都有些疑惑,为什么他能突然看清她的脸呢。

桑甜接到了方小柔打来的电话,对面却是桑湛的声音,撒娇问她有没有做饭,桑甜强忍眼泪警告他就在宿舍老老实实住着不许回来,还说去和同学聚餐了。闻冰漫无目的地走在路上,直到桑甜走入他的眼中,视线慢慢变得开始清晰。他静静地跟在桑甜身后,桑甜在大雪中坐在路边哭了起来,一身男生装扮有些狼狈。闻冰把伞放在桑甜身边就离开了,桑甜看着这把黑色雨伞,心中复杂不已。

网络微评
id39390
全明星,可每次看到桑甜,就有几分唏嘘。经历过所有的打击,突然有一刻桑甜一下子怀疑了过来,怀疑自己的原来我只是一个小人物,她居然会爱我?直到在平淡的生活中,她慢慢发现桑甜和自己不一样,她是那样的温柔又那样的体贴,就像书中写的,没有任何是过不去的。即使不是路人甲,突然想起桑甜,还是在想那把雨伞和漫天飞雪的下雪天,你就会想起我们曾经一起经历的苦难。这个期间所有的痛苦和打击,都已经学会迎接和忘记,才会有日子的开始和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