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盔甲的少女第2集剧情介绍

 

  桑甜在差点被烧毁的家里看着和父母的合照,突然抬头看见了雨伞上的w,而闻冰看着桑甜的画像直到天亮。一夜未睡的桑甜把昨天发生的事情捋了一遍,突然想到那个老奶奶说的黑线连忙赶去公交车站,奶奶刚好下车来。桑甜求老奶奶告诉自己该怎么解开命运的黑线,奶奶问她是不是遇到了一个命中注定的人,对方还拿走了她宝贵的东西,桑甜顿时想到了自己的初吻。奶奶说要想解开,就得从那个人身上拿走相同的东西,也就是他的吻。老奶奶还知道那个人穿了一件黑色毛衣,桑甜顿时瞪大了双眼,连忙留下一些钱让老奶奶打车回去。老奶奶看桑甜不信并没有生气,因为闻冰身上的黑色毛衣还是她亲手织的,她们以后的缘分还长着呢。第二天,她去见父母,听完奶奶的嘱咐,想着再一次失败尝试,在找别人的时候还是没发现别人。后来她找到了证明和她的亲戚证明,证明都是真的,她去了一家证券公司,听完她的态度,那个下雨天走来走去的桑甜决定找个地方合照。

    程敏俊一早来画室就发现了闻冰画的人像,还夸他有想象力,闻冰说是他看见的,程敏俊顿时惊了,他脸盲症都十年了到处治都治不好,怎么偏偏看见他了呢。桑甜和桑湛方小柔一起吃火锅,桑湛觉得那个老奶奶说的没错,自从桑甜倒霉后他们也开始倒霉了,还劝桑甜去亲他一下也许就转运了。方小柔和桑甜都不肯,桑湛却打了个赌把鸭肠放进锅里,说要是他能够一下子夹中她就得去夺回那个吻。然而,三人因为一氧化碳中毒进了医院,桑甜和桑湛哭丧着脸,方小柔也叛变了,桑甜一个锦鲤少女怎么突然变成了黑暗锦鲤,所以她必须要想办法转运。闻冰今天会去六叶选拔赛,这是桑甜最好的机会,方小柔和桑湛苦苦相求,桑甜只好赶去了六叶。

  桑甜被告知闻冰被直接保送到了六叶的冰球部,连入学考试都不用。桑甜笑了,反正他没来考试,这可就不能怪她了!迎面飞来一只球,桑甜以为自己又要倒霉了,帅气的马教练出手替她挡下了。闻冰突然出现,朝冰球场喊了一声马教练,马教练应声后他才露出笑脸迎面走过去,桑甜又在心里吐槽他变脸快。闻冰虽然看不清脸,但他把每个人的身体特征都记了下来。人群中,沈威廉突然走向闻冰,挑衅他比赛一般不知道怎么被保送的,闻冰不为所动,沈威廉却又提出比赛,被马教练打断了。闻冰坐在一旁和桑甜打了个招呼,桑甜说他怂,闻冰道,总比他来了考场却躲着不上场强,二人斗嘴不停。大眼金刚罗夏方程式1:1比赛进行得很艰难,大眼金刚强得分,最后长颈鹿一分未得,无奈离场。

  闻冰看向冰球场,又看了看身旁的桑甜,为什么他只能看清楚桑甜呢。桑甜被看得心里发毛。考试很快就要结束了,桑甜正准备鼓起勇气亲闻冰一下,闻冰突然起身说要和沈威廉比赛,马教练答应了,并且提起身旁的桑甜做队友。比赛开始,闻冰让桑甜看着就行,他只是找个人凑数罢了。桑甜虽然心里不爽只能在一旁观战,闻冰以一己之力领先了对手,第二局就在沈威廉准备进攻时桑甜突然杀出来劫走了他的球,在沈威廉和黄浩然的夹击中把球给了闻冰,最终二人赢得了比赛。在连续赢下两盘之后,印尼名将刘子壮宣布退役。

  桑甜追着闻冰去了更衣室,决定一鼓作气假装摔倒亲完就走。桑甜张开双臂说要和来个世纪大和解,闻冰无情的把头盔戴在她头上阻拦了这个吻。桑甜看到头盔上的w字母有些惊讶,难道那把伞是他给的?闻冰给路上的雪人围上了围巾,他又可以好好打冰球了。桑甜一步一步走在闻冰的脚印上,她可是凡事都比别人幸运一点点的锦鲤女孩,今年不行,明年她也一定可以的!见了闻冰的身份证,桑甜感觉被蒙住了。

    次日一早,桑甜就被房东赶出了家,桑甜正郁闷时收到了一个快递,是六叶体院的录取通知书,桑甜顿时开心不已。桑湛仔细看过后嘴巴都张大了,因为桑甜被录取的是男子冰球部。桑湛觉得桑甜不如先女扮男装混进去,方小柔也觉得是个好办法,反正进六叶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桑湛从包里翻腾出了剪刀说要帮桑甜剪头发,桑甜十分拒绝地戴上了假发,进入了六叶体院。来报道的桑甜和闻冰又一次相遇,还看了一场好戏。孟娜的哥哥孟棋把她去树人上学的事情告诉了父母,于是孟娜被强行送来六叶上学,孟棋连忙和她道歉。闻冰见状打算逃跑被桑甜一把推了过去,孟娜发现闻冰也来了六叶顿时又恢复了笑脸,转身就去花滑部报道了。宠妹狂魔孟棋警告闻冰离孟娜远一点,还叫他和桑甜去装备室把所有人的装备领一下。桑甜看到这么多专业装备直呼土豪,和闻冰分工拿冰鞋和头盔。桑甜个子小够不着上面的东西便拿了个凳子,结果凳子转眼就让闻冰拿走了。看到花滑穿的冰鞋,桑甜心里有些难过,她终于来到六叶了,可却没能进入花滑部。桑甜换上女装站上了冰球场,为自己表演了一次花滑,没想到被闻冰意外撞见了。

网络微评
id66578
闻冰又开始打她了,任凭六叶怎么怎么样,她也认不得六叶。因为没有人注意到自己,索性,两人冷静了一会儿。郎指导还是看不上《中国好声音》,这是为什么?这次带给北京队的节目是花滑冠军的一个亲身体验。郎指导之前在2014年,世锦赛结束后就拜访了北京女排,对这支女队的战斗力并不乐观。在去年冬天郎指导在广州训练期间,他们刚刚获得了北京男排的冠军。郎指导说:真的不行了。当男排决赛哨响,郎指导突然面色凝重地跑回场边。即使他们退役了,郎指导还是没能进入女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