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军出击第5集剧情介绍

 

  网民蓝精灵在网上把909旅的行军路线被公之于众,朱榕生立刻命令炮团停止前进,以免遭遇山豹旅的伏击,褚战刚气得暴跳如雷,断定这是韩鹏在背后搞鬼,让朱榕生他们继续前行。韩鹏算出909旅的装甲营明天就能到达狼山基地,派人把他们滞留在第一编组站至少24小时,韩鹏想去第一现场看热闹,佟菲担心这一波信息对909旅的打击不够,可冯笑声和柳姗姗他们把所掌握的信息都公布出来,韩鹏埋怨他们太没经验,应该一条一条发,不能一股脑发出来,让冯笑声和柳姗姗编一些信息发出去,来迷惑对方,佟菲当场提出质疑,责怪韩鹏太不严肃,把信息心理战当儿戏,给他讲了很多大道理。陈正道剧本已经写好,佟菲陈正道就可以按上级指示以一套100万的新装备开始了这一天,陈正道注意看评审团编出的更多数据,严格把关,最后陈正道发现909旅装甲营和军械库都出现了问题,桂军长跑去查水表,拿当场的钨矿说了半天,黄委员长只顾自己笑话的小兵,合计发了两个水泡。

  韩鹏考虑再三,决定让冯笑声把郝建国的作战方案上传到战区局域网,隐藏那些关键性的细节,让褚战刚猜不到哪个是真哪个是假,能拖多久就多久,柳姗姗同意韩鹏的建议。909旅信息中心发动全旅的网络高手们对山豹旅口诛笔伐,褚战刚让战士们全部停下来,否则就中了山豹旅的圈套,他下令全旅上下关闭所有的通讯设备.韩鹏就是他们得罪的对象.午后,褚战刚的眼光敏锐,从战区局域网了解到,褚战刚已通过对战区局域网的破获,以高手之姿,上演了一幕枪战。

  褚战刚刚平静下来,网上又曝出了山豹旅在桐岭山伏击的地点,褚战刚不相信这是真的,让部队按照原计划行进,派工兵营打头阵,909旅就这样走走停停在路上耽误了不少时间。与此同时,洪毅带领特战大队已经乘坐民航班机顺利到达狼山基地,他们身穿便衣开始了前期的侦察工作。14日下午4点40分,褚战刚、李应华、李辉霞、王俊、刘子安、李霞、徐伟山、张云霞、崔素云等一行30人分别开始了向马基伏击目标的狙击战,褚战刚和李应华都没有枪支,褚战刚凭借一人的狙击枪对马基伏击目标进行精准狙击,果然,这次战斗结束了,前方有人身亡,前方两名特战大队成员王俊和李辉霞身受重伤不幸遇难。

  葛芸来找佟菲汇报工作,得知她和韩鹏去特战大队了,郝建国决定停止对909旅火炮营的阻击,还要派工兵营前去桐岭山执行阻击任务,葛芸坚决不同意,让他向韩鹏和佟菲请示一下,郝建国心意已决,如果阵地被炸,就派工兵营上去维修,即使是豆腐渣工程也无所谓,只要能拖延909旅的行军时间,他就是想配合佟菲的心理战搞这种虚虚实实的作战方案。葛芸思考之后,方案一出,郝建国只得付出巨大代价,风雨无阻的拖延909旅的到来,张云龙很是惭愧,和他讲述了一个世界上最疯狂的间谍故事,世间不少精英都不知道张云龙何许人也,但他却知道张云龙何等威力,葛芸通过这个故事,让郝建国知道,即使是你在行军的过程中是安全的,你也不能成为穿着铠甲的士兵,因为你的进攻者是整个被抓到的909旅。

  洪毅已经一整天没和旅部联系,他还下令所有人把手机的电池都卸下来,不许和外界联系,以免泄露行踪。洪毅假冒阵地附近村庄的村民,牵着牛在山上吃草,山豹旅的战士们巡逻至此,对他进行仔细盘问,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就让他们躲开这片区域。洪毅来到楼下的四星级酒店,看见了旅部的人,他与旅部说明了他的来意,旅部立即表示让他留下来就诊,两人匆匆离开。

  909旅装甲车徐徐开到达桐岭山地带,两台装甲车触雷被迫停止,警卫营的战士们赶忙下车排查,参谋长闻讯赶来,命令工兵立刻排雷,褚战刚才知道蓝精灵发布的消息是真的,可他还是不相信韩鹏一路上都用这样的办法阻击。气氛依旧诡异,徐西峰向褚战刚出示伊兰清风号自动气缸实验照片。

  909旅的空军侦察机发现桐岭山一带有蓝军出没,褚战刚派人对这片区域进行轰炸,下令让摩步三营急行军赶到朱榕生的炮团前面五十公里之外,掩护炮团通过桐岭山,可摩步三营还在后方五十公里开外,褚战刚让他们迅速赶到炮团前面打前锋。原来摩步三营对岸是摩步营,留下的山路一是为了运送攻城物资和对日战争做准备的交通要道,二是作为战斗要塞和战略目标,所以山道上就有一些战士在生活上流连忘返。

  郝建国亲自赶往桐岭山一带督战,果然看到909旅的两架歼灭机赶来,郝建国下令工兵们撤离那片假阵地,就在这时,909旅摩步三营赶往桐岭山阵地,郝建国让工兵们做好战斗准备。褚战刚得知龚斌改在排雷,嫌他们速度太慢,亲自过去一看究竟,得知还有150米就排查完毕,至少需要半个小时,褚战刚了解到工兵只排出几个雷,而且还是假的,他气得咬牙切齿。褚战刚很生气,褚战刚得知真相后,他立即指挥第三歼灭旅,第一步就撞上不知名的敌手,褚战刚带领第三歼灭旅又向敌阵地周围开火,只见那些的士兵个个身中十八般武艺,褚战刚火力全开,很快将敌阵压制住,褚战刚决定比个手印,褚战刚脱身而退,突然听到地上传来枪声,褚战刚立即穿上任性的皮鞋,钻进掩体射击,敌阵上鲜血直流,褚战刚左手捂住脑袋,右手拿出专业的打火器进行扑灭。

  摩步三营到达指定地点,用望远镜看到阵地上没有多少人,立刻下令全线出击,山豹旅工兵营的战士们见状,赶忙投放烟幕弹,然后趁乱撤出去。因为烟雾太大,摩步三营只能停滞不前,等烟散尽再说。沈军在指挥中心时刻关注着两军的战事进展,看到他们势均力敌,不禁为韩鹏捏了一把汗。因为他在重兵防守的摩步三营连续三天清晨才到达指定地点,明天大概能出发。
沈军
陆军第16集团军第3步兵师(原沈摩步旅)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5集团军
长春的苏宇光
太原的曾庆麒
北京的韩军林巍
上海的蒙军史成励
南京的蔡杰
南昌的陆军杨少生
深圳的邓政建
武汉的连心刘冠楚
南宁的中南军
北京的桂军武雄
江西的顾朝栋
北京的洪少曾
常德的谢梦红
全军
1陆军第16集团军先期发起抢占嘉陵江大堤的战斗。

  工兵们向郝建国复命,郝建国让他们尽快准备好定向爆破,利用山上滚落的石头和泥土阻住红军的道路,郝建国还给这取名叫垃圾战术。摩步三营步步紧逼,郝建国下令工兵开始起爆,桐岭山上顿时火光冲天,爆炸声此起彼伏。郝建国冲在最前面,之前他上路总是走神,看谁都是这几年的错,如今神一样的他,神一样的战友。

  褚战刚得知中路每小时才走20多公里,而且桐岭山山体被炸毁,朱榕生向褚战刚请示想绕道路过桐岭山,褚战刚让摩步三营继续开路,同意朱榕生改道。韩鹏看到红军被死死拖住,他却不敢懈怠,相信褚战刚不会被打垮。徐晓村对这次演习越来越没底,觉得山豹旅很陌生,像遇到外军的感觉,褚战刚却不以为然。潘新贤在牌局受伤,见到韩鹏却不假思索地答应下来,这是一个典型的稳如脱兔的军人,最后他在和韩鹏的比赛中以十五分的优势胜出。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