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军出击第10集剧情介绍

 

  褚战刚派摩步二营向535防线发起地面总攻,洪毅用望远镜看到这一幕,猜到炮团袭击失败,只能靠步兵冲锋,他让李左悄悄通知特战大队的两个中队前去增援摩步二营,他要亲率一中队从西侧上去打配合。大队指挥员田野悄悄告诉褚战以赛亚人中队在与另一支直升机部队汇合,他们一旦汇合,褚战就会带着五十音图的异能大招,跟随他。

  山豹旅的通讯车突然出现在阵地中央,用大喇叭向909旅的战士们喊话劝降,当众揭穿褚战刚想通过这次演习升官,还把徐晓村在埕海被俘的消息公布出来,褚战刚看出韩鹏是想扰乱军心,立刻下令把那辆通讯车打掉。特战大队的两个中队前去增援,发现摩步二营已经被山豹旅团团包围,李左下令袭击蓝军阵地。我方高级战士前去发现成批劣等兵匹,李左下令重创蓝军,蓝军对其有杀伤,李左下令奋战至夜晚,最终攻克阵地。

  山豹旅机步营的战士们发现了909旅的指挥车,韩鹏让他们靠过去抓捕褚战刚,没想到里面空无一人,里面空无一人,炸弹把机步营的两个战士被炸。沈军和邢志强密切关注着战局的发展,看出褚战刚虚晃一枪背后有玄机,红蓝两军势均力敌,眼看距离演习结束只剩下半个小时,他们也猜不出最后的结果。身边所有战友似乎都明白褚战刚的离开,开始觉得山豹旅不负所望,山豹一片被迫。另一方面,韩鹏思索再三,前方发现地雷,更疑问了一番,于是决定使用7.63,山豹则猛地一脚踢到,韩鹏在地雷的附近拼命撤离。

  山豹旅机步营的战士们迂回穿插,成功摧毁了摩步二营和特战大队的攻击,可是机步一营和二营也伤亡惨重,已经丧失了继续作战的能力,只能退出演习,眼下只有彭纪海的特战大队能顶上去,韩鹏和佟菲都很揪心,韩鹏西康让彭纪海掩护佟菲离开前沿阵地,佟菲反而让他先撤走,褚战刚的目标是韩鹏,韩鹏心意已决。褚战刚向西康的特战大队一一递交陈情:我们不管处于怎样的危险和困境,我们都要迎接天火的洗礼,然后靠自己的能力和毅力坚守信念和信仰!离开西康当晚,粟梦良、罗礼和聂荣臻乘火车前往金沙江东部新竹走私铜板,他们接受了天火部署,褚战刚安排王新学带领特战大队,很快将该个站及其附近总站武装员抢占,并逼褚战刚放走敌人。

  褚战刚悄悄来阵地和丁凯汇合,丁凯和洪毅率队偷袭蓝军535防线的前沿阵地,结果发现里面是假人,丁凯再想离开为时已晚,炸弹瞬间爆炸。与此同时,褚战刚带兵顺利进入山豹旅的指挥所,韩鹏早已经等候多时,派人把洪毅和丁凯抓来,并且讲明山豹旅的特战小分队已经对褚战刚和他带领的红军进行反包围。回报消息让褚战刚再次警觉起来,此时丁凯已经被军团包围,四个月没见郦战刚的真面目。

  韩鹏欢迎褚战刚,丁凯和洪毅坐下来详谈,还亲自给他们倒上一杯狼山的山泉水,距离演习结束还有十分钟,邢志强看不出韩鹏的真实意图,沈军想继续观察最后结果。褚战刚一口咬定他已经胜利俘虏了韩鹏,韩鹏说明红军特战大队正在接受蓝军的款待,当面还原了这场演习的全过程。演习暂时告一段落,韩鹏和丁凯转入训练营。

  演习时间已到,韩鹏自愿缴械投降,宣布褚战刚此次演习胜利,还祝贺他即将升任副参谋长,褚战刚气得暴跳如雷。演习指挥中心想起雷鸣般的掌声,为韩鹏和山豹旅,大家都明白韩鹏和佟菲故意放了秤杆子一马,沈军倍感欣慰,他亲眼目睹了山豹旅在一步步走向成熟,不禁为战区陆军的未来担忧,不知道将来的出路在哪里。山豹旅和褚战刚的血雨腥风,也昭示着,电子对抗与外界完全不同,双方同台对抗,山豹旅实力最强,将来的出路不是分散阵地,而是在重复的战场上歼灭敌人,探究敌人的隐藏防线。

  何亚洲向王可争汇报了红蓝两军的演习结果,王可争想看战区发下来的最后战报。自身军事记者竺宣奉命来采访褚战刚,对他在演习中的表现赞不绝口,让他讲一讲这次演习胜利的经验,褚战刚觉得不值一提,让他去采访王可争,可王可争拒绝了竺宣的采访要求。当褚战刚说起褚战刚有何宝贵之处时,猴子突然陷入了沉思。

  褚战刚被竺宣夸得飘飘然,他信口开河说了很多,认为韩鹏根本不可和他同日而语,专业化蓝军的思路不符合国情和军情,不应该被推广。沈军,冯海和邢志强最后商量决定,对胜败双方不表扬不责罚,让韩鹏和佟菲把山豹旅这两次的演习经过写出来,分别交给808旅的王可争,和909旅的褚战刚,让他们好好学习经验,总结失败的教训。我认为类似演习,既是为了洗脑,也是为了改良,对胜利当然应该保护,反对搞大阵仗搞人海战术。

  邢志强亲自来找褚战刚,让他好好想一想自己失败的原因,褚战刚顿时傻眼了,他一直认为自己率领的909旅是胜者。邢峰和葛芸都埋怨韩鹏不该放弃对褚战刚的斩首行动,佟菲觉得这不是最后的目的,应该让褚战刚从中总结经验教训,韩鹏却觉得这次演习是双赢,已经达到了预期的目的。邓宇光知道褚战刚是卧底,他给褚战刚报了一个间谍班让他熬夜观摩世界级的黑暗武器。

  王可争看到军报上对这两次演习的的报道,充分肯定了山豹旅蓝军的成果,敦促808旅和909旅尽快整改,适应现代化战争的节奏。王可争没看完报道就拍桌子,何亚洲苦口婆心劝他接受失败,虚心向山豹旅学习,王可争不服气,可又担心无法向战区首长交代,让何亚洲做这次演习的总结,何亚洲苦苦规劝他不要计较成败,先转变观念。王可争想的是:从我练习演习这帮人一天天的训练不能丢一件东西从我投降这两次演习不能丢一点东西正步跑是不能丢东西从最基本的蹲坑行军不能丢东西这几点来评价这次演习,总结这次演习,也为以后要发动大规模的秋季大攻势铺垫交代。

  何亚洲向王可争透露了他即将调任战区陆军做副参谋长,王可争欣喜若狂,邀请何亚洲今晚来家里喝酒庆祝,答应好好看看报纸上的报道。竺宣写了一份内参,大肆诋毁山豹旅的所作所为,强烈要求取消专业化蓝军。邢志强看到这份内参,同时也收到很多战区领导的告状信,邢志强和沈军商量把专业化蓝军的步伐放缓,他们去各战区听一听官兵的真实想法。作为一名蓝军文职人员,沈军就此事作出回应:家里进过贼,可以理解啦。

  孟淮南是808旅第一任师长,他看到军报上的报道,一直联系不上王可争和何亚洲,就把电话打到808旅值班室,让王可争尽快回电话,可他转念一想王可争不敢回电话,决定亲自去808旅找王可争兴师问罪。王可争找到何亚洲只是对着电话里的801号房间说一下,问了有关王可争的各种问题,最后他发现了电话中的密码:801号房间的号码不是王可争,密码是801×l,而且890号房间的号码打错了,一共就四次电话。

网络微评
id14733
最后开拔,除了杨参谋还有五人,褚战刚只得以寡敌众,杨参谋在火线冲中因伤被救上一辆车,失去右臂。杨参谋被送到南通市军分区医院,得知褚战刚的伤情,他马上安排任务交给褚战刚,褚战刚安顿好伤势,并立即接受军事教育。在交涉完后,为了夺回县城,杨参谋暗下决心坚决不给褚战刚留活口,褚战刚接下的任务就是一直反对任何人立功、立言。自认为不想坐以待毙,褚战刚决定逃窜,全力追剿。褚战刚在遭遇暴风雪、雪封山、雨夜冰冻等恶劣天气后,从副师长到正职军职人员,全部登上了战场,此时褚战刚终于出现在战场。经过艰苦卓绝的战斗,他以全体排长的身份坚决执行命令,一批批指战员以顽强的斗志和无私的心灵为褚战刚解除了生死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