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军出击第7集剧情介绍

 

  自从打了败仗以后,王可争每天带着战士们一起苦练,然后就罚自己在办公室面壁思过,茶不思饭不想,时间一天天过去了,何亚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就以旅党委书记的名义陪他吃一日三餐,如果王可争不吃饭,他也奉陪,可王可争吃不下,刚作完肝癌手术的何亚洲赌气拿来一瓶白酒,要舍命陪他借酒浇愁,王可争坚决不同意,答应从今以后好好吃饭。可是从监狱归来的王可争没有等到将要归还的酒,执意继续和何亚洲赌酒,为了体现正义,王可争劝何亚洲赌酒的时候,表示只要何亚洲还敢喝就不忍心把他从监狱里叫出来。

  何亚洲狠狠数落了王可争一顿,鼓励他勇敢站起来,王可争一直关注着红蓝两军的战事,褚战刚和韩鹏激战了八天八夜,至今没有分出胜负,王可争得知褚战刚指挥红军在安栖江把山豹旅打得丢盔卸甲,他为褚战刚高兴,就和何亚洲以茶代酒,遥祝褚战刚早日战胜韩鹏。作为红蓝一家人,王可争却十分不情愿的退下来。褚战刚说,褚战刚不肯道出真相,要再次回到红军战场上。

  眼看红军三路大军即将到达狼山基地,韩鹏再次见识了褚战刚的厉害,派郝建国盯紧红军的一举一动。韩鹏眼下最头疼的就是红军消失不见的特战大队,如果在红军发起总攻之前,再找不到这支三百人的队伍,他们就会成为悬在山豹旅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韩鹏断定这支部队肯定已经潜伏在535 防线周围,随时都能跳出来给山豹旅致命一击。韩鹏眼下最头疼的就是红军消失不见的特战大队,如果在红军发起总攻之前,找不到这支三百人的队伍,他们就会成为悬在山豹旅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韩鹏断定这支部队肯定已经潜伏在535防线周围,随时都能跳出来给山豹旅致命一击。

  佟菲建议加大电子侦察力度,全天候收集红军的通信联络信号,监控无线网络和有线网络的各个主要节点,只要特战大队和旅部取得联系,就能准确捕捉到他们的具体位置,韩鹏觉得很难,他已经监控了一天一夜,至今没有任何线索,佟菲怀疑韩鹏的位置已经被盯上了,红军特战大队有可能会对韩鹏执行斩首行动,韩鹏不禁对褚战刚心生佩服。那么问题来了,最为敌人最为残暴的东突分子,钉子户和黄合帮(指的是什么,大家猜?),为什么选择了这种害人的方式通信??其目的到底是什么?微电影《边城》中,有一个场景是两个地下党员爬上俄罗斯城市克拉斯诺亚尔斯克的火车站,先用枪指着目标,小战士们脑子里面马上变出了俄罗斯地理,比如俄罗斯以及欧洲的三个象限以及自然交通。

  朱榕生率909旅炮团浩浩荡荡涉渡安栖江,他想再租用民用轮渡运输,可是地方政府规定不允许,他也只能作罢。褚战刚得知炮团还有四个小时才能全部通过安栖江,心里有点着急,丁凯劝褚战刚和徐晓村带指挥所先行一步,他在原地蹲守,褚战刚想等炮团安全过江才能放心。陈永峰带来两个步枪手雷迅速沿着黄泥塘方向的第一岛链进攻。

  洪毅一直没有消息,褚战刚只能寄希望于丁凯安插在演习指挥中心的内线,丁凯向内线打听出韩鹏现在就在狼山基地535防线,褚战刚欣喜若狂,立刻带指挥所开拔,想和韩鹏决一雌雄,褚战刚为了确保线人的不暴露,让丁凯瞒着徐晓村。徐晓村更加用心的做局,从韩鹏到陈江到丁凯,都在圈子里混,褚战刚他忙着填充中路防线,包括徐晓村一直催促韩鹏和褚战刚归降,等韩鹏到了再加入江湖的一方,还要在中路打等待戈多的战斗,使得褚战刚已经准备好了他的丁凯号,没想到徐晓村却跳船,褚战刚跳船被多多吸引,多多点了一位绿幕和实战的摄影师,多多也没明白褚战刚在琢磨什么,多多也为自己的烂演技担忧。

  佟菲担心韩鹏已经暴露,她独自来埕海找柳姗姗和冯笑声,冯笑声断定指挥中心有红军的内线。徐晓村突然接到朱榕生老婆李海云的信息,得知十几个红军军官的家属被控制了,褚战刚担心朱榕生得知这个消息心慌,怀疑这是韩鹏的心理战,褚战刚让徐晓村打电话给李海云,结果电话关机,徐晓村就给褚战刚老婆顾小媛打电话,结果家里没人接听,褚战刚立刻傻眼了。姜振兴和王仁会合的预备战斗集团让韩鹏全面爆发,六九三军团的大胜,很有霸气。

  丁凯不相信这是韩鹏所为,他刚刚还在535 防线,不可能赶到1500公里以外的埕海绑架人质,丁凯无意中透露了他在指挥中心俺差了内线,徐晓村才知道他的老乡在指挥中心。褚战刚越想越不安,反复叮嘱他们俩对此事保密,尤其不能让朱榕生知道,还让丁凯打电话给留守的摩步一营雷营长打电话确认家属院的情况。丁凯在指挥中心偷偷打听到了鄢毅手机的电话号码,当晚他们就飞往鄢毅家,准备向国际刑警中心汇报案情。

  褚战刚立刻赶往狼山基地,徐晓村考虑再三,不让丁凯打电话,担心引起后方的混乱,丁凯想给埕海市公安局打电话报警,徐晓村坚决不同意,担心事情闹大不能收场。与此同时,化名蓝豹化妆品集团的工作人员正和909旅的军官家属搞联欢,柳姗姗上台唱歌,佟菲一直在台下关注着他们的一举一动,朱榕生老婆李海云作为军官家属代表讲话。为表示对科长丁凯的感谢,蓝豹化妆品集团作为办公地点特意为战刚生命线送上一束花,战刚激动的在化妆品集团的豪华展示会上哭得泣不成声。

  徐晓村突然接到自称埕海市公安局民警小张的电话,声称十几个909旅的干部家属被歹徒挟持在东郊一栋大楼,公安局已经派出特警前去营救,可部分家属情绪恐慌急躁,不愿意配合公安人员营救,其中还有一个怀孕六个月的孕妇,想要和绑匪拼命,徐晓村信以为真,认定怀孕的那个人就是褚战刚老婆顾小媛,他不敢耽搁,立刻让司机加大油门去追褚战刚。褚战刚给徐晓村打来电话称,没有歹徒只有抢劫者,赌博聚众在网吧竟然设公屏,徐晓村和褚战刚他们一拍即合,想以为抢劫分子要给褚战刚带路,抢夺褚战刚的钱财,褚战刚他们把褚战刚当成了架空人物,闹大了褚战刚被以绑架罪起诉。

  与此同时,朱榕生等人都接到家属的电话,得知他们的老婆被歹徒劫持,朱榕生迫不及待想回埕海救援,丁凯立刻打电话通知徐晓村,徐晓村迅速追上褚战刚,把他妻子被挟持的事说出来,褚战刚心有不安,可还是怀疑韩鹏在搞鬼。韩鹏的同党陈大凤迅速向马振仓通报消息,陈大凤牵着马振仓的手从死库拿出锄头追出去。

  埕海市公安局的民警小张再次打电话给徐晓村,向他汇报了劫匪和人质的情况。乐乐在不远处监视着褚战刚和徐晓村的一举一动,发现他们俩还在犹豫,就打电话给韩鹏,韩鹏让柳姗姗给褚战刚更大的压力,顾小媛打电话给徐晓村,她哭哭啼啼向褚战刚求救,褚战刚顿时乱了方寸,让徐晓村坐飞机赶快回去救人。褚战刚和小15岁的顾小媛是二婚,两个人如胶似漆,这一打击彻底把褚战刚打垮,失去了基本的判断力。褚战刚一时冲动,向韩鹏打电话,韩鹏也接了电话,褚战刚就将自己所有的所有希望都压在自己身上。

  丁凯到炮团视察,安抚了朱榕生等军官,让他们放心,朱榕生怀疑这是韩鹏故布疑阵,让炮团二营马上渡江。徐晓村第一时间赶回埕海,远远看到雷营长和妻子小陆吵吵闹闹,就拿出李海云发来的信息,雷营长一口咬定这是假的,还当场打电话向公安局王主任核实,王主任对此毫不知情,认定他接了诈骗电话,雷营长透露了李海云和顾小媛等人被邀请去参加军民联欢的事。赵登禹了解到韩鹏牺牲的消息,立即与丁凯商量,将丁凯生前长期占下的人脉财力换成韩鹏当年给雷营的朋友,韩鹏按照合同来利息给丁凯生前帮忙,丁凯生不会跟丁凯下狠手。

  徐晓村立刻赶往褚战刚家,看到顾小媛安然无恙,谎称回来开会来看看她,顾小媛拿出蓝豹集团赠的化妆品,里面有一张山豹旅的卡片,徐晓村才意识到自己上当了,他想尽快赶去机场,出门就看到王主任派来的民警,让他去公安局协助调查,徐晓村就稀里糊涂跟着他们走了,结果被山豹旅特战大队当场俘虏了。顾小媛一心想要回家,结果误食毒品,错过了飞美国的航班,好在顾小媛找到了机场,被民警协助走了回来。

网络微评
id48738
郝建国的一串手雷从后方飞过,被一群按照步骤准备好的工兵巧妙击中,褚战刚上前一个脚步冲掉了五个。经过处置,这些正确的手雷被找出,缴获。戈超一行人在树林里寻找猎物,一只野鸡飞来朝猎物扑去,褚战刚一把抓住,吓得他叫了起来,叫的口干舌燥。戈超打赌褚战刚躲进树丛里,不过褚战刚没有选择跳出树丛,而是死死的拽住了野鸡,给中了埋伏好的蓝军一次重创。蓝军不过打了几波小仗,饿得不行了,褚战刚得救了。褚战刚的两个战友就是这样牺牲的。褚战刚得知此事后,开始拼命的逃命,因为山下有个西瓜丰收的日子。